目前分類:分鏡品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reation2.jpg

文/藍川芥

1.車上

我們正前往試映會的路上。車子,黃色的;路旁的樹,綠色的;天空,藍色的;電影,是靈光,無色的。一群人正前往欣賞由光組成的藝術品...

2.下車前

挑出口袋的零錢,「請給我一張收據,幫我填一填。」我不能剽竊司機的誠實,但我卻希冀剽竊路上的誰誰誰,或者這部電影的一些「靈感」。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8784-pola.jpg

文/藍川芥

早上的新聞說,霍金博士可能找到了穿梭時空的證據。他相信,連最平整的桌面都藏有一定的隙縫,因此他相信時間也是存有裂縫的,靠著這個裂縫,人類可以找到時光隧道,而這個隧道,霍金博士將它稱之為「蟲洞」。

*    *    *    *    *

-等待的裂縫,叫失去

我還記得電影《新熟女時代》的第一個故事,它講一個女孩一直在等待一個男孩的故事。男孩發現女孩很奇怪,她哪都不去,也不會自己去買吃的,只是關在房裡,睡著醒來,醒來又睡著,一直要等到男孩回來買飯給她吃,她才進食。每次女孩看見男孩回來,總是笑容燦爛,連吃著便當的表情都充滿著幸福感。男孩很納悶,這女孩是怎麼了?因此有次男孩決定今晚不回家,女孩會不會真的就待在房裡哪也不去,直等到他隔天帶著便當回來才進食?果真沒錯,男孩隔天早上帶著便當回家,發現女孩真的一直窩在床上哪也沒去,仍然笑容滿面的迎接他回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將瞳孔裡的靈魂借給雲朵,讓耳裡的顫動借給風,將手伸出窗外,感受一下陽光的溫度、微塵的觸撫,這城市喧囂過後的寂靜,微小而巨大的心跳聲。外頭總是躲藏著許多,我們可以借放的寄託,所以有人出走,有人離開,好像,哪怕只是暫時的,都好!

1.
 車窗外,房裡的窗外,辦公室的窗外,教室的窗外,便利商店的窗外;夕陽下孩子的臉龐充滿幸福感,母親牽著他的小手在河堤旁的草原散步,風輕吹,樹影搖曳,歡笑聲包覆整個光陰,其實這個世界,原本就可以,安穩的律動,健康的活著!

2.
 只是,不知道怎麼的,許多人,一眨眼,關於幸福的什麼,就不見了!

3.
 電影片段裡的窗外,教堂的窗外,博物館的窗外,鏡頭裡的窗外,監獄的窗外,醫院的窗外;這次看起來,又別有另一番滋味了;那是真的嗎?那是假的吧?那樣的祈禱太過莊嚴,莊嚴得就像博物館的大衛雕像,我們只能從鏡頭裡偷偷觀看,因為稍稍一直視,我們的形象都可能瞬間消失。這是極有可能的,因為看看監獄裡,以及醫院裡的那群人,便可以知曉了!

4.
 是真的吧!因為我們明明在凝視的時候清清楚楚地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是假的吧!因為那心跳聲又彷彿被大物重擊所產生。於是兩千多年了,人們始終還是分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於是只好繼續,望向窗外...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屬算猶太曆,一年將盡。海的那端的城市,正如火如荼準備著節慶,高聲敬拜、將一張張心裡面的願望塞入西牆的隙縫中,在最接近天堂的屬地,哭泣代求;而海的這端呢?好像離天堂也沒那麼遠,尤其這幾天只要稍稍將頭抬起來,就可以看到爆藍的天空,似乎在陳述著-天堂,我們也可以摸著一角。於是就這麼走著,這麼望著,這麼深思著:新的一年,怎麼過去的;怎麼接下走。

老朋友。

 他們的臉孔沒有什麼變化,不仔細瞧那細紋的話,錯覺會說我們昨天才見過面,一起在教室上課,然一起在校園瞎晃。只是當第一句話說出口後,字句的長度儼然像線的兩端慢慢將我們拉遠,才會真正驚覺,我們真的已經不同,甚至是處在兩個不相關的世界。可能我們會走過同一條忠孝東路或中山北路;可能我們會進到差不多擺設的連鎖便利商店;可能我們會跟朋友聚餐,到同樣的風景區拍下差不多的照片。但其實,心裡面的世界,跟夢想,價值觀,好像真的不一樣了呢!

老朋友2。

 然後我想問,你們還好嗎?聽完了每個人在工作上、社會上的成就,有時我會覺得羨慕,羨慕那樣的際遇與衝勁;羨慕你們眉飛色舞的表情。然而每當回過頭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時,我又不那麼覺得自己要像他們那樣才會滿足,才算美好的人生。至少,我現在有快樂,有自己很喜歡的工作,有價值,有生活的品質,有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有神,這樣就很足夠。

離開。

 從校園離開後,我們接下第一份工作;從第一份工作離開後,我們放了長假來趟旅遊又接下另一份工作;從另一份工作離開的同時離開了曾經很愛的人,搬離了傷心的地方進駐另一個療傷地段,順便又找到另一份工作;好不容易離開了社會新鮮人甚至是二字頭的歲月後,不知不覺好像也離開了夢想、離開了熱忱,也離開了笑容。離開了悲愴找下一個美麗來滿足;離開了無解混沌的社會機器找一片安靜屬地來做自己;離開了低谷找可以往上攀爬的線索;離開了纏累多年的身心病痛找一份愛好好依靠好好一直到老。

 人生會有很多不斷不斷的離開。有時,離開是好的,只要別忘了-不要往回走就好。一直離開,也等於一直在尋找。只是尋找到最後你常常會發覺,我們只是繞一個圓,走回到小時候那樣單純的快樂而已。離開,有時當然也充斥著不甘願與無限惶恐,只是人生當中,有很多東西需要平衡,而什麼都平衡的生活才是好的生活;什麼都平衡的人們才真正能充滿喜樂,才有從心發出的自由。

平衡。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我跟你說喔。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標題,但其實腦海中每天每天還是有很多話和想法,像泡泡一樣莫名的從四面八方就冒出來。所以,我決定接續前些日子的那篇文章,繼續來寫「我跟你說喔」續集,因為這句話真的很可愛,而這樣寫也真的比較口語話,比較有像夏天,什麼陽光啊、海風、星空等都直接襲來的感覺。比較有FU啦!

 我跟你說喔。我回家後繼續喝了今天的五杯飲料,不喝都不行,因為是室友給的。冰。蜂蜜蘆薈。$30。養顏美容。挑TEA。我開心的問他說,怎麼這麼好?他笑笑的跟我說,這是恩典囉!曾幾何時,我忽然覺得恩典離我有些遙遠,但是你知道嗎?我的冰箱裡面還有兩瓶飲料是人家送我的。當我正想著今晚終於有機會喝的時候,卻又收到室友送的飲料,真的,怎麼這麼好!打開冰箱,一邊喝著那飲料,一邊看著人家送的兩瓶飲料,整個心莫名的滿足起來。真的是恩典耶!

 我跟你說喔。我是很認真的跟你說,如果有一天你先到天堂去了,我會很難過很難過。我會像《當櫻花盛開》的男主角一樣,用不熟悉的動作去完成先前兩個人建立起來的慣常作息。一個人穿上原本有另外一雙手為你披上的毛衣;一個人做兩份早餐;一個人走在曾經兩隻手牽伴過的街道;一個人躺臥在偌大的雙人床,看著另一半床位任由深藍的月光侵佔。感覺這東西,你總是比我遲鈍一些;但或許,有時間,你真可以認真想像一下那種感覺。真實的,會痛的,在未來的某一天。於是我們會彼此更珍惜對方,於是我們從今天起就要建立雙方不哭泣不怕孤單的勇氣,於是你就會體會到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

 我跟你說喔。責任分工清楚之後,我也有較多時間可以寫文案,漸漸的又能找回當初寫出好文章的感覺,所以今年夏天,我又準備好要向文學獎殿堂進攻了。就像今天晚上分享的時候說的,以前的不務正業,現在卻都能結合活用在工作上,這真的是上帝美好的旨意,不讓以前的每一個努力、每一個時日所流下的汗水是白費。所以我真的很開心,可以做跟自己興趣相符的工作。雖然薪水不是非常多,但是這份工作所創造出的利益價值是遠超過金錢所能衡量的。不稍縱即逝,也不汲汲於營利,人生的價值應該就是體現在創造更多人的愛與幸福上面吧!

 我跟你說喔。因為你的勤勞,因為你的細心,當我走入那空間時,真的有眼睛為之一亮,讓人想鼓掌叫好的感動。你很棒,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

 我跟你說喔。《仲介愛情》大舌頭結巴亂軋羅蜜歐與朱麗葉那段,真的真的太好笑,你也學得很像,期待搬上福音活動,你要好好來詮釋這個角色喔。另外,謝謝你帶我去看這部舞台劇。是啊!誰說陽光開朗活潑好動愛熱鬧女孩就不能跟文藝氣息搭上邊?可以的可以的,在人不能,在神凡是都能啊! 阿們嗎?

 我跟你說喔。昨天累翻了,加上辦公室冷氣壞掉,回到家竟然狂睡十五個小時。慶幸自己的工作可以晚點到,慶幸自己其實每天都可以睡飽,也慶幸自己在完成每一項任務之後都有很滿足的感覺。不過沒冷氣真的有些痛苦,因為很悶,更不可能像在家裡打赤膊。心想,如果打開窗戶可以吹到來自墾丁的海風,那該多好!想太多了~還是好好工作才是。

 我跟你說喔。搭公車的時候,看到一個中年老伯,穿著白色有點發黃的汗衫,搭配一條格子狀有點皺的休閒褲,露出白襪子,配上一雙有點後的皮鞋。台北的街頭的中年老人,跟鄉下的中年老人好像沒什麼不同;跟香港或日本的中年老人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差異。這跟經濟狀況有差別嗎?還是人到了中年或老年,就一定會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穿衣的「風格」?這就像你那天說的,如果老的時候還穿粉紅色衣服、短裙、塗睫毛膏、化濃妝,這樣我能不能接受一樣。當然無法接受。什麼年紀就應該有什麼樣的打扮。不過我老了絕對也不要淪落到剛剛那樣的裝扮,太矬了!

 我跟你說喔。這個氣候太適合睡覺或者出遊了。睡覺跟出遊是兩種極端,一個超靜態,一個超動態。原本我是非常喜歡待在室內的,但是因為你,我從開始勉強外出,到現在漸漸喜歡在外面「拋頭露面」的生活。其實還不賴,因為好天氣的出遊可以拍美美的照片,世界周遭因為你的笑容變得更亮麗,也更甜蜜。世界有很多東西都是可以取代的,睡覺可以用休息取代;出遊也可以用夢遊取代。但是唯有你是獨一無二無法代替。眼神、鼻息、舉止、笑容、口頭禪、禱告、愛心等等,拆開來什麼都不是,結合在一起才等於你。

 我跟你說喔。好像真正的戀愛現在才開始...因為磨過了,所以懂你了,也就更珍惜你,更愛你了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搖搖晃晃的公車上,看著窗外的世界,也跟著搖搖晃晃起來。在這個每天不到十分鐘的車程中,好像是我碰觸到這個世界時,能夠最清醒,又最安靜的接近夏天的時刻。不管在白天,不管在夜晚,我看著那群人上上下下,摸著自己的心噗通噗通正常運轉。偶爾想想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偶爾想想妳像初夏陽光的笑臉。然後我想起《夏天的尾巴》裡的一首歌:「很想跟你說/你孩子般的笑臉浮現讓人好快樂...」十分鐘到了之後,我再度走近佈滿塵埃的世界,帶著一點溫暖的力量,繼續跟自己,跟白天,跟夜晚,跟世界奮戰。

-夏天的尾巴-

 那歌聲說是藍色的尾巴,然事實上偶爾又記不清某個夏天的結束到底該是屬於哪種顏色的記號。循著淨白如詩的畫面在做一場青春記憶的腦內祭典,好像這種渴望有什麼事情發生的夏天併發症,跟年齡的大小無關。世界永遠有奇怪的大人在設定一些詭異的價值觀;而世界也永遠有一群大人在尋找那個幾乎消逝的夏天的尾巴。好像來一趟墾丁、去一趟校園、騎上腳踏車、穿上當年青春的衣服就能夠再度療癒般。這場電影在陳述一些事實,也在進行一場療癒。說時間不再的事實,做短暫的青春再現的療癒。

-The Moment-

 天又快亮的時候,是入夏以來最涼爽的時刻。可以想像成東台灣外婆的家;可以想像我在度假;可以想像我已經從這個世界遠離。可以想像,自由也能很廉價,但那也僅僅限於這個夏天的這個清晨的這個時刻。而已。

-麻吉-

 這類的朋友,或者說得更精確一點,這個朋友,從大學時代就消失了。偶爾會在社會上再度接觸到許多人,偶爾又會在電話中、MSN上收到老朋友的求救信號-好像我的角色就是一個安慰者,就是在他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才偶爾會想到我-也許是我錯了,沒有在每個能製造歡笑與革命情感的盛夏時刻,留住屬於青春友誼的光年。所以這個朋友,在大學時代就消失了。
 
-風鈴聲-

 這是你房裡,我記憶深刻的一個聲音。除卻風扇聲、笑語聲、還有偶然被風吹起的紙張的聲音之外,這個聲音,像一滴水在觸動心海。有時漾起簡單的漣漪,有時深深沈到海底。這又好比我們的感情,時而濃烈,時而恬淡。但我們總是有默契的知道,只要有風在的時候,風鈴聲就永遠不停歇,我們會靠在彼此的身上聽著這聲音,並且一直一直地溺愛下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歡迎回來,親愛的你。正當你從世界的另一個角落,起飛前行回到屬於我們共同的角落的同時。我剛從一場睡夢中醒來,洗洗澡,聽聽音樂,晃到平常都會去看的部落格瞧瞧,也晃到很久沒有去的部落格檢查是否有新鮮事。看看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的人們是否安好,默默的關心,是一種低調的不與世界脫離的小小伎倆。

我在想I

 這幾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好像發生了好多事情,好像這樣的短暫分離別有用意。我都忘了自己是怎麼度過這些天的?但我也覺得這些天好像回到了我單身時一個人的恣意生活。有愜意,有無助,有想望,也有得著。

我在想II

 總共通話時間加起來不到半小時的這些日子,我一度以為你離開了我的世界。夜晚作夢時我似乎總是很難過,但還好睡醒時一切都仍是那麼的世界和平,還好仍有一個尚且能支撐我走過這幾天的確據,那就是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的你過不久就會回來。

這幾天

 我會想知道,這趟的旅程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對你跟我的關係有什麼助益?
 如果我的想念是「白雲被天空藍吞噬」,那你的想念又是什麼?
 我有一些想跟你討論的事情。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在有雨的夜晚,平安摻雜淡淡的憂傷,如同剛復原不久的疤,如同和著雨聲的雜質音樂,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感覺?你懂嗎?好像人生永遠是一張洗不淨的紙,你的純淨和我的純淨,定義永遠不一。若是真正達到了所謂洗淨的程度,竟還會牽扯所謂的下一個憂傷,那一定是因為那張紙看起來已經十足的,皺巴巴!

AM3:10

 我夢見我出了車禍,車子不是我的,有點名貴,車頭全毀,但我沒事。只是一直擔心著其他的什麼,我忘了。只知道在夢裡出了車禍。但那種恐怖程度也沒有比前幾天夢到綠色魔女更加令人恐懼了。綠色的衣服、綠色的眼球、綠色的毛髮、綠色的魚鱗般的皮膚,我整個人快被綠色革殺。是關於異象抑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總之,這幾個夜晚,我常常作惡夢!

AM5:30

 陽光透過窗簾,暗藍,微微刺眼。翻身,再翻一個身。把頭埋在光所無法企及的黑暗裡。「沈睡」竟成為了我這陣子以來最大的願望,並撩撥起無窮的企圖心。

AM7:00

 用意志力撐著自己的靈魂甦醒,再撐起自己疲憊的身子起床。梳洗之後敲房門叫另一個人起床,出門前再叫另外一個人起床。在捷運上、在機車、在汽車行駛過的路上,我總是望著那頭的太陽,希望它落下。這個年歲和這個時代,已經沒有過多的任性可以妄為。「所以你可以落下嗎?」我總是呼喊,我需要安靜的沈睡。「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而那聲音竟也慢慢成為絕響!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1.

今天的電影好看,妳的髮很美,臉蛋很清秀,笑容是甜。雨滴落的聲音,從這個路口延續到下個路口;從妳的出現延續到妳的離開。接著轉身,進入我的腦海。思念像是一種假動作,反覆演練,反覆演練,但始終還是躲不過,妳的身影,如雨思綿密襲來。

2.

像倒滿的一杯水,再多一滴,就要流淌出來。

3.

妳在的日子,開始排演妳不在的日子的思念排解;妳的聲音用什麼替代?妳的笑容用什麼替代?妳的關心用什麼代替?妳的體溫用什麼代替?少了妳的日子,作什麼都難一點?少了妳的城市,一磚一瓦開始崩解,風景開始片片褪色。

4.

像風中少了妳的髮香;像雲少了純白;像麵包店少了等待的貓;像海灘少了夏天的足跡;像愛缺了心;像我少了靈魂;像世界走向毀滅。

5.

然後鏡頭轉向頭一次令人厭惡到底的不知名機場,專門載走具實驗性格的冒險家們。我眼睜睜看著一條線繩從窗口拋下,一頭繫在妳的心上,一頭繫在我的心上。接著那令人厭惡到底的機身越飛越高,線繩越拉越遠,越扯越細,思念的吊牌不斷顫抖。過頭了,會痛;過痛了,會流淚...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就像是平衡的導航器,當生命擁有了愛與力量之後,祂將繼續帶領我往下一個里程前進。我的注意力不是分散了,而是有更多的敏銳,去注意到身邊的人事物,包括陌生的,包括你的,也包括自己的。詭異本來不是屬於我的,寂寞也不是屬於我的,只是因為突然站在同一陣線而感覺到莫名的蕭瑟而已,只是我想用耶穌的愛來向你們證明,祂的愛確實能除去一切的恐懼與寂寞!

-久違-

 兩個禮拜前,我遇到了一位研究所同學。其實,不是我遇到了他,而是他先發現我,叫住我的名字,才讓我們的生命再度有了小小交集。應該有三年沒看到他了,臉蛋比以前消瘦許多,氣色也沒以前好。我們聊了過去,聊了現在,聊到感情,也聊到耶穌。我問他我跟以前比起來有什麼差別?他說我變開朗許多,髮型變了,氣色也好很多很多。倒是他沒有問我他跟以前比起來有什麼差別?只是我在心裡面思忖著,他的問題過了幾年依然存在,好像當年那強大的孤單和寂寞仍繼續圍繞著他。兩個禮拜後,我想起那個久違的燦爛笑容,摻雜了些許不甘心的線條。那時我跟他說,有機會來認識耶穌吧!「祂有完全的愛,能陪妳走過風風雨雨。」他說好啊!我點點頭。所以我會跟他聯絡!

-倔強-

 孤單與寂寞,無助與徬徨,說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專屬品,其實也是每個人的每個年代的美麗與哀愁。每個人都嚐過,但每個人也都用自己的一套方式企圖掩蓋。然後噘著嘴,倔強的說,那根本不算什麼!

-過幾天,另一個他這麼說-

 「你的信仰好像很棒,心靈上的良藥與慰藉,是我這陣子非常需要的。」其實我們可以發現那句話的逐漸成立,「慾望的最後,就是為了尋見上帝!」所以我會陪在他身旁,默默的,直到基督的話語成為動聽,直到慾望的空洞渴望完全的愛來填滿。讓信仰不是信仰,而是讓祂走入關係的生命。

-其他深刻的浮光掠影-

 一個個從我面前走來,又一個個從我身旁溜走。有原本熟識的,有本來陌生的,有至親的,也有不討人喜愛的。就在愛與力量增強的時候,浮光掠影的世界孤寂竟會深刻的烙印在我腦海中,以及每個吐納的嘆息裡,拋都拋不開。我相信一天二十四小時可以思想的事情很多,自由意志也可以幫助自己選擇性思想、選擇性記憶。但這陣子竟沒來由的會想讓身邊的人更多的認識祂,或者讓即將溜走的回過頭重新愛上祂。我承認,這的確是讓我不舒服的問題所在,就好像身子與心靈走向兩極的拉扯,我的理智好像在宣告「我無能為力,我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作!」但是心靈卻不斷思想著那些浮光掠影的深刻孤寂。

-所以-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冬季的雨像音符落下,城市持續潮濕,聲音像水流動,我們的心倒是溫暖得足夠,滿心雀躍。據說,晴天暫時到上帝那度假去了,他說過幾天會帶更大的太陽,更大的溫暖來到地球。到時候,花兒不委屈了,孩子不哭泣了,心不陰鬱了,嘴都笑開了。所有人開始歡唱,所有人開始輕輕敬拜,為自己,為彼此,為世界,也為親愛的天父!

-按鈕-

 通往草原的,通往低谷的,通往秘密城,通往未知丘,有爆怒之湖,有爭鬥曠野。有群魔亂舞在一旁拉扯,有天使在牽繫和好的繩索。再過去是犯罪之河,再過去也有應許的彩虹。一定是祂啟動了某個按鈕,讓屏障消除,讓天空撥雲見日。所以我們歌唱,所以我們敬拜,所以我們感恩,所以我們在心頭化上了虹似的漾妝。

-葡萄口味維他命-

 把甜放在味蕾上蔓延,讓能量在身裡活躍,閉上眼睛享受愛,靈魂在滿溢的溫暖裡輕輕歌頌,盡情的敬拜。甜是簡單愛的語言,營養像晴天裡堅貞不敗的太陽花,用熱情在抵抗世界黑洞丟出的頹喪。送給你一份愛,送給祢一份全心敬拜;當血液與靈魂融為一體,美麗便成為了永恆的代名詞。

-Missing-

 是一個人的心綁住另一個人的腦細胞;是無聲的敬拜,在作最巨大的告白!

-不碰水金魚-

 你的一口氣息,就賜給他形體,美麗,以及生命。只是不能碰水,但你說他有生命就有生命。於是愛有時必須小心呵護,它的與眾不同只在於你用什麼眼光去看待!

-晨禱-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Martha Munizzi ~ Come Holy Spirit

 

文/藍川芥

 今天,其實也只是一生年日當中平凡的一天而已。

 但是,這一天就像是被許多人莫名的訂為「出遊節」一樣,他們一致認為今天的天氣非常好,有入秋的涼爽,有夏季退去前的餘溫。陽光很清澈,天空很藍,街道很閒適,心像慵懶的貓,想窩在有清風吹過的綠草上,想奔跑在可以對著藍色大海吶喊的沙灘上。

 每個人都有願望。想某件事情想瘋了。在這樣的天氣底襯之下,每個人都有願望。瘋了的想著某件事情...

-中間偏下-

 好些天了。我的心很沈靜,就像我跟很多人形容的,中間偏下的那種心情。我不太知道為什麼,但又好像也知道是為什麼。總之,天氣都好了,心也應該像上帝說的,換換方向,多愛自己一些。

-露出一-

 露出行動一,跟同事一起去Subway買Subway,老實說我是想曬曬太陽,完成一下可以散散步的願望。他們的講話聲很吵,但很有趣。我想我還蠻感謝他們陪我散散步的,雖然他們不知道幫我成就了一個願望讓我十足開心,但就像沒有人知道今天的風喜歡親吻每個人的臉一樣,微不足道但自己珍惜就好!

-HOPE-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上架下架,上架下架。那是進入秋季前的某個夜晚,腦海中不斷浮出的畫面。

-移。狀態

 可以用專業術語說那可能是聖靈的提醒,不然你也可以直接稱他叫做「夢」好了。那當然也不全然是在睡著時才浮現的體驗,就算我眼睛睜開,腦筋清楚一段時間好了,仍然可以清楚感受到,那種在體內有什麼東西移過來移過去,外頭可能有鋪貨車等著鋪貨,或又送錯貨,或有人貿然進入,讓一整個身體不那麼適切有趣的狀態。

-貨到不付款

 每個被免費贈送「歡迎光臨」的人們,都開始流行貨到不付款的季節性行為,因為老闆有開始賣錯東西的傾向。

-消失的電影票

 副作用叫做「感動」的那種。翻箱倒櫃的找就是找不著,最後被掃地伯伯在茶葉蛋旁的資源回收箱底下找到。有鞋痕,有被雨水滴暈後的模糊,皺巴巴的,隨即我用一顆茶葉蛋跟掃地伯伯換回了電影票。接著我將它捧在心裡,用雙手,然後有種被重量壓到心疼的感覺!

-收銀機。過於輕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Planetshakers - Angels Cry Holy

文/藍川芥

 像是親臨久違的藍色大海,陽光在遞送溫暖,海風捲起鹹鹹的思念。恬靜的姿態,可以在這個下午,全然的享受。沒有別的聲音,沒有繁雜的人事,沒有擾人的煩憂;旋轉木馬現在來到「平靜安穩幸福站」,有天使歌唱,有我們在微笑;有人哭泣了,但幸運的是,那些眼淚都正蛻變成一顆顆,明亮的星星。

應許1。

 「當你仔細回想,你會發現,某些幸福快樂的事情,其實是你在早先之前就已經祈禱過,只是你忘記了。」

應許2。

 還有請記得,「身邊會有某些好事發生,一定是有人在遠方為你默默禱告著。」

應許3。

 當我說,「我願意」的時候。一些新的任務會交托在我們手上,一些未曾遇過的光景也許會像「地獄之門那會刺痛人的黑暗」一樣向我們襲來。但是在「我願意」之後,加上「我不怕,因為有你在」的宣告,信心頓時會像十座山那樣牢靠,並且祂也會帶著我們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安然度過。「生命是不斷奠基於我們不想作,我們感到困難與害怕的事物上」,不過我真的不怕,因為我知道,我有應許的天使,我有應許的軍隊!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Starflower - You Are Not Alone

文/藍川芥

 看完《大狗民》的夜晚,台北城彷彿變成了電影中的曼谷城-大家彷彿也都長了尾巴(追尋飛黃騰達卻孤獨的一群)。其實沒什麼太大差別,只是語言與膚色的稍微不同,或者說語言與膚色只是滿足觀光業發達的一種偽裝。所以,這裡到底是哪裡?有那麼點陌生,又充滿了另一種雀躍的感覺。情緒紛陳交錯的同時,一個女孩悄悄地在光點巷口的某片磁磚上畫上了一隻俏皮但又「孤獨」的兔子,署名「Hama Huang」!

零錢1

 在房內的櫃子上,有一個玻璃小瓶子,裡面裝滿了零錢,孤獨的被擺放在最角落。平常並不會覺得它很孤獨,只是當我再次意識到有它的存在時,那種孤獨感確實會讓人不舒服一整天。況且,小瓶子的主人原本並不是我,但曾是與我關係蠻密切的人。每一枚銅板,原本都充滿著清亮的聲音,就像是「我想你」之類的,緊緊的被包覆在瓶子內,等待著「我也想你」的時候,能將它開啟,然後投遞到電話筒內,讓「我想你」的聲音可以順利傳遞到對方的耳朵裡。

 因為那是「原本」充滿清亮,就表示過了那麼久的時間,它現在是一點聲音也沒有,而是靜悄悄地擺在角落,成為記憶當中永遠的封印。我曾經想過讓它看起來不那麼孤獨,不過我目前還沒想到方法,所以只好讓它暫時在擺在角落一陣子,時間更久一點,也許就有什麼來跟它作伴了也說不定!

零錢2

 在某次談話中,因為談到「母親」這個話題,讓我驚喜的翻出了塵封已久的記憶。這個記憶並不怎麼好,也不怎麼有趣,但對我而言卻仍充滿著無比雀躍的意義。

 小時候的許多夜晚,母親總會問我,「帶你去散步好不好?」;「走,買糖買飲料給你喝!」;或者直接說「跟媽媽去巷口買點東西!」這些話其實都是真實的,她的確帶我散步,買了糖和飲料給我喝,也真的買了許多東西。但是這些真實話語的背後,總是帶著更大的真實,就像是她每次總會帶著好多好多零錢,然後站在巷口的電話亭,對著電話那頭的外婆,訴說更多令人難過的真實那般。

 有時候夜很深,整個街道充滿著安靜,零錢從投幣孔滾落到公共電話底部的聲音非常的清晰,並且有時那聲音就像穿著黑衣服黑皮鞋的男人,一步一步走來要將我擄走那樣,充滿著恐怖的感覺。所以我總是緊抓著母親的裙襬,一邊吃著糖然後哪也不敢去。以致於她的哭泣聲,我總是聽得徹底,而且就算訴苦的內容我都記不得了,但那種啜泣到像孤立無援的孩子的哭泣聲,是至今憶起都還印象深刻的。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文/藍川芥


Ben Tankard - Close Your Eyes

  「只有在完全的寂靜之下,我們開始用耳朵聆聽;只有在沒有語言的時刻,我們開始用眼睛感受。」而閉上眼,哪怕是死亡,都只是為了保有最完美的,那一瞬!

-呼吸-

 大雨過後的下午,天邊出現一道虹,陽光的味道在釀一個思想。不屬於現實,但屬於追憶。男孩深深呼吸,然後閉上眼。五分鐘,或者十分鐘那麼長。世紀都像星般隕落了,最後他終於選擇,跨出證明這個世界還活著的,那一步。

-童言-

 像是為這世界仍存在美麗下了註解,童顏;像是在宣告純真是滋養愛的語言,童言。男孩望一望車外如櫥窗展演的世界,然後閉上眼。什麼跟自己有所牽連的都隔絕了;什麼跟自己有所隔絕的也都牽連了。

-淘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文/藍川芥

 自從室友搬走之後,夏天多了一份寧靜與安詳;就連晚風,也多了一點空間,可以進到屋內,可以進到心中。偶爾,我會站在那已搬走的空蕩的房間環伺,「這空間我應該可以鋪個地毯,放張沙發,以後邊聽音樂邊看書,或當作專屬禱告室是再棒不過的了。」至於室友之後的未來會如何,隨著物品的搬離,好像也漸漸與我無關,而或許,他的未來本來就與我無關。除了有時幫他禱告,許多時間我還是在打量著這多出來的空間我可以如何使用?就像應該完成我已經遺忘而原本很想要有的夢想一樣,心裡的藍圖開始像夕陽黃昏下的麻雀般雀躍起來!

別忘了。那首歌

  某天晚上,在晚風最涼爽的時候,我翻著以前妳寫給我的信。老實說,那是一個心裡面需要安慰,或者想要感受一點點甜度的時刻,而我知道在那裡面或許可以找到一些,遺失的美好。

 信裡面,妳總會交代每天的生活,幾點起床,幾點出門上班,在圖書館借了哪幾本書,還有什麼時刻會想起我。寫了很多很多之後,妳會給我兩個選擇題,第一-美麗工整的字只寫一張;第二-潦草太小不一的字寫很多張。當然答案鐵定是霸道又可愛的第二選項。

 妳說,我總是會在很舒服很愜意的時候,放著好聽的歌。有一次放了藤田惠美的〈First of May〉,但卻因為帶著一點淒涼悲傷,又剛好旋律或歌詞觸動了心弦,讓妳開始憂傷掉淚。其實我大概可以回想起是因為什麼話題加上這首歌而讓妳難過起來。只是,當我在一樣的舒服時刻,再次聽著這首歌時,已經沒有機會回覆妳那個話題的正確答案了!

別忘了。喜歡的

 像剪短了的頭髮,開始去梳理最原始喜歡的什麼,然後將它變個更喜歡的形式,大方的曝光在夏天炙熱的陽光底下。喜歡電影,不過討我喜悅的越來越少,因為太多違背了我認知的真理,但我還是喜歡電影,除了勵志和不詭異的文藝劇情片之外,我開始可以接受很「消費性愉悅」的好萊塢片,因為那忽然變成我不使用大腦又可不被偏頗價值觀壓榨的放空時刻。

 喜歡文字。在我被迫必須降低心智年齡寫些國高中生能接受的文章後,我忽然驚覺我再這樣下去,會變成一杯騙小孩的即溶咖啡,而且粉末都還攪拌未均勻的沈澱在最底下而凝固起來,象徵著我原本「很深層」的思想都被固態而一點用處都沒有。所以我又開始大量閱讀,希望找回之前寫文章的感覺。我想可以再試試文學獎,但我最不想失去的仍是用文字宣教的初衷!

 喜歡音樂,喜歡籃球,喜歡唱歌,喜歡拍照;喜歡觀察,喜歡浪漫,喜歡感動,喜歡創意;喜歡你的話語變成良藥,喜歡妳的微笑成為心靈相通的暗號;喜歡靜默的思想成為震動地球最大的力量;喜歡祢的愛,從起初到末了,永遠的擁抱著我。別忘了喜歡的,別忘了自己的喜歡與被喜歡,都是獨一無二的

別忘了。愛與勇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在冬天寄送一片SIGUR ROS的CD,好在夏天的時候,可以換得PINAN的專輯,這樣冷冽可以少一點,然後多些恬靜的氣氛。不過,這個夏天真是比以往都酷熱許多,酷熱到思緒都快蒸發,酷熱到快呼吸不到氧氣的感覺就像感覺被綁架,暈暈眩炫的,然後只能作些傻瓜般的思考,像青春期的大男孩傻裡傻氣的衝向寧靜的藍色大海,高喊我愛你一般。

1.電影

 就像小男孩手裡把玩的玩具一般。他偶爾會有出乎意料的奇觀,或者天馬行空的「遊戲手法」,但我卻可以清楚的知道他始終不會偏離某些「他那個年紀」所能構思出的「劇情」,我變得可以輕鬆掌握,在他一出手的那一剎那。然而相反地,全部摸透的感覺也遭透了,這個夏天的電影,真的就像一堆繞著圈圈的玩具,使不出什麼有意義的花樣來。

2.謝謝妳

 如果要讚美某個女孩穿著打扮很漂亮,我的回覆是「妳今天比平常更漂亮!」這樣就是間接地稱讚對方平常就很漂亮。或者稱讚對方今天氣色很好,但是對方回答是化了妝的時候,就懂得回答「看不出來化了妝,原來化不化妝都一樣好看!」或者對方問我他有沒有變瘦的時候,一定要「一點猶豫也沒有」的馬上回答「恩!有啊!」或者誇張一點的說「妳有胖過嗎?」

 也許有時摻雜些謊言存在,也許對方也知道自己是不是漂亮,有沒有變瘦,這話在對方身上也許不那麼受用,但至少不討厭。這個夏天,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有時候都會想到妳。謝謝妳的「教導」,謝謝妳讓我可以不做作,且很有誠意的跟對方說出這些「平和的」、「悅耳的」話。不過我不是對每個人都這麼說,我只對真正值得稱讚,平常不欺侮我的人說呢!所以,妳已經不欺侮我了;所以,我要說,謝謝妳!

3.默默

 像後頭樹上的果子掉落在地上般。「叩!」的一聲,然後就默默的落地、乾枯、瓦解、變成下一株果樹的種子或肥料;或默默的被撿走而餵養了一個飢餓的流浪漢;或者砸在某個孩子頭上,讓他成為了下一位天才。默默地到底能成就什麼事情?或者默默地能夠被誰發現嗎?默默地會不會敗壞了哪些事情?默默地到最後會不會演變成孤獨?

 默默其實本來就很辛苦,辛苦到每天都只有夕陽西下拉長的影子陪著自己走回家。有時我會難過,有時我就靜靜坐著,看著自己長長的影子,然後突然發現自己的影子其實很美。如果我用人的角度看自己,我一定慘不忍睹;後來我學會用神的角度看自己,而神的角度,就是讓影子美麗的那道光!

4.日劇裡的「約束」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文/藍川芥

 每天中午到教會的路途中,那個正在蓋樣品屋的工人總在同一個桌上睡覺;每天跟同一位便利商店的店員買飲料;每天管理員伯伯總要問我一次到幾樓去哪裡;每個夜晚在全家前面總又會有一個老伯伯坐在那吃東西或打盹。每天日頭升起,每天星月相伴,每天的生活好像都一樣,但是在經歷那每個相同點的過程中,總是不一樣。甚至我要說,每天都能保持一樣良好的心情來面對同樣的人事物,那是難能可貴,也必要是心裡有平安。

之一

 在我正愁著要往那個方向走?或者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祂已經幫我找好了路。就如同我跟小妹說的,親愛的天父總會幫我們除盡身邊的旁枝錯節,好叫我們走在合神心意的路途上。怎麼來判斷我們聆聽到的是神的聲音呢?我跟她說,只要妳覺得心裡平安,那就是了。當我們走在原本向他祈求的路途上時,真的會發現,縱使再辛苦再累,我們都甘心樂意作祂的僕人,來愛人,來愛這個世界。因為祂配得!

之二

 是的,請不要再說我屬靈了,我想說的是,每個人本都屬於上帝靈魂的一部份,只是在於你有沒有發現,或者願不願意讓你的靈魂乾淨而已。我總是用很簡單很白話的方式,用屬世的語言來和這世界的人溝通。我知道什麼樣的話你們聽得進去,什麼樣的話你們聽不懂,所以我已經盡了全心全意給了你們最好的。於是你們會反問我,我說的就是真的嗎?那些話有憑有據嗎?是的,當然,有憑有據,且我親身經歷。只是神的話你們不愛聽,但我總會在談話的最後稍稍略帶一提,「我說的不算,但若我是代神說的就算。」不過人總是背逆,總是驕傲,總是短暫的熱情,然後反過來說,「我自己說了算!」

之三

 人的慾望無窮,但慾望的底限就是尋求神的面。

之四

 好像走在一個轉型的階段,我承認我好像開始扮起了黑臉。因為同情的、安慰的人多,打強心針的人少。因為是打針,所以會痛,會不舒服,會切中要害,但也是對症下藥。我知道有人不喜歡這樣,我也不喜歡這樣。但是對於一直走在「惡性循環」中的孩子們,也請原諒我在有限的時間內,只能作出這樣的幫助與回應。但是對於「懵懂無知」的孩子,我當然會按照正常步驟,傾聽、安慰、陪伴、良好關係的建立、給予意見等,我要說我還是很「和藹可親」的。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文/藍川芥

 愛從來不知道他有自己的深度,除非等到離別的時刻!

ㄉ-意外。

 等待小組開始前的幾分鐘,走進書房裡隨便逛逛。有價位落差極大的十字架項鍊,有會變換顏色的天使小燈,一個轉身,像在樹叢裡找遺落的球似,也不知道在翻什麼?這種蒐集特別酷卡和書籤的習性近來愈是發作,好像打定了非找到些「寶物」不可的心態。最後我挑中了一顆愛心球,以及兩張小書籤,六十五塊買個意外,而意外總會帶動更多意外,其一的書籤就寫著上面那段文字!

ㄓ-離職。

 這就不是意外了,對旁人來說也許是,不過這的的確確是我自己的事。離職後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好,充裕的睡眠、教會的服事、看電影、聽音樂、多了很多時間關懷別人並與神親近,唯一的缺失只是荷包少了點。沒有離別時的太過痛苦,也不會好似慣犯樣的責備自己,我相信現在自我的判斷,因為世人是看外表,而神卻看我們的內心。離職,其實只是多了一次紀念的機會。對我而言,也的確是如此沒錯!

ㄕ-紀念。

 生日過了兩天,我還是要跟你說聲「生日快樂!」沒有為你準備什麼特別的禮物,預定的驚喜也沒有達成,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體會我願意放棄「最左邊最前排的位置」然後坐到屬於我們的位置陪你的貼心吧!這樣的生日其實很安靜,安靜的讓你想想自己,也安靜的想想什麼是真正的快樂?有顆敏銳的心的你,我想你一定都懂。感動也許很瞬間,但流過淚的靈魂卻值得我們時時紀念呢!

ㄋ-紀念2。

 你生日過後一天,我參加了一個告別式。這樣情緒的轉變很大,但都一樣感人深刻。其實,這是我頭一次參加告別式,什麼都不懂,呆呆的站在會場外面。我聽著會場裡傳出的聲音,有點煩躁,太陽很大,身體開始過敏!不過當我走進會場裡,看著她流過淚的雙眼,聽著那些為媽媽放的老歌時,眼淚卻也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天氣真是夠熱的了,但流淚卻讓原本煩躁的心頓時安靜了起來。是啊!好像真正離別的時候到了,才發現愛的深度在哪裡?我想她的愛與不捨一定比我深好幾千百倍,到一種無止盡,想要一起墬入的地步。

一-因為。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