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點唱機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Beth Gibbons - L'Annulaire

 琴聲像冬天最凜冽的水滴般,觸碰湖心,沈入記憶的底層,敲醒一份曾經漂浮的存在或者不存在,稱做「戀上忘情的慾望」;女聲如稀薄的空氣般低吟沙啞,女主角在來回的鞦韆上擺盪,慾望挑起,慾望飄離;頓時世界整個漂浮,這個時候,好像唯有接近一種不完美,才能稱得上是一種完美。

 過往的感覺和記憶,在「忘情實驗室」(電影《無名指》的主要場景)裡被完整的封存。在那裡,因為專門幫助人們將痛苦的記憶製作成標本,幫助逃離悲情,接近失憶,所以名為「忘情實驗室」。電影裡的女主角,因為失去了的無名指,因為紅鞋,因為標本,因為謎樣的醫生,而再度挑望起記憶中那份莫名的,深深渴望的情感。

 那樣的封存,然後沈澱,直到再度憶起,絕對不帶任何具毀滅性的痛苦。就像我終於找到了Beth Gibbons為《無名指》所唱的〈L'Annulaire〉一樣,雖然沙啞的歌聲真是夾帶著無限憂鬱,如晶瑩水滴般的鋼琴聲也烘托著一份怔忡;但是,那樣的聲音卻不具任何殺傷力,反而有種完全、貼近,以及滿足感。因為我知道,那些記憶終究是我的年華,我的身體的一部份,就如切掉的無名指肉塊,切割(分離)時是痛苦,但記憶卻會自動隨著時間消除痛苦的真實感而只剩下影像,直到被製成標本後的某年某月,再被拿出來觀看時,反倒具有一種被保存完整的美感。

   ﹡   ﹡   ﹡   ﹡

 看《無名指》這部電影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前的事,但我始終無法放棄找尋這首還未公開發行的歌(找到的這首歌也不是完整版,應該不會被殺吧!)的慾望。能夠找到這首歌,真是這個週末最開心的一件事。

   ﹡   ﹡   ﹡   ﹡

 然後女聲不見,琴聲置換。忘情實驗室旁的樂譜掉落在黃色點唱機上,凝重被拋開,低吟沙啞也轉換成溫暖明亮,類似的旋律卻在不一樣的鏡頭底下,被詮釋成像陽光燦爛般的愉悅。

 所以我在《小太陽的願望》的一開始,就愛上了那首電影配樂〈The Winner Is〉。當然,整部公路電影,的確是有趣溫暖又溫馨到一個不行,愛上選美的小女孩;發誓不考上空官就不開口說話的哥哥;研究普魯斯特第一把交椅也是GAY的舅舅;愛吸毒愛開黃腔卻又有滿腹人生哲理的爺爺;過度膨脹與與過度樂觀的爸爸;以及唯一比較正常的媽媽。這家人在一個前往選美比賽會場的黃色小巴裡經歷到了無限的衝擊與挑戰,但是導演運用逗趣幽默的手法,來化解這些危機,並讓這些轉機適時改變了一家人的古怪個性,也帶給了觀影者正面積極又溫暖的啟示。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文/藍川芥(原文2005.10.23增補)

現在進行式

 漂浮於空氣中,企圖以無數個寂靜相互碰撞出的溫暖,乘坐空靈之姿,和所有嗜聽類動物慢慢嘶磨。Mondialito重反光榮殿堂,聖誕節的大小慶典首次俯首稱臣,當人類又開始擁抱法式呢喃,關於甜蜜與憂傷的一切,12/24晚上,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邀您傾聽Mondialito乾淨到流淚的聖誕獨白!

過去式

 迷離動聽空靈到揪人心弦的Mondialito要來野台開唱了,開唱隔天,也將在7/29(六)PM3:00假信義誠品蔓延發聲舉行簽唱,喜歡他們的朋友可以去聽聽,感受他們音樂的純淨魔力。詳情請參閱→
前衛花園網站


 在很不經意的情況下,跨入了littleoslo的殿堂,點選他的推薦歌單,因為很好聽的緣故,就這樣聽了一整個晚上。生活的磚牆在層層剝落中,夜晚需要新的刺激類似音樂這種東西,來填補。

 醒來之後,決定從他的歌單中,向下探詢更多好聽的歌曲。所以我找到了日本團體Mondialito,他們被喻為是日本的Club 8。Mondialito兩位成員都是不折不扣的日本人—男成員Toshiya負責所有作曲、演奏、監製的工作,女成員Junko則負責歌詞和主唱。日本 + 法國 + 長髮美少女 + 耳語式唱腔 + downtempo的冷靜樂風,空靈的感覺,就像詩一般的讓人迷眩而舒緩,這也是吸引我去聆聽的最主要原因。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文/藍川芥

像白色冰原上唯一可以攀附的聲線,是分辨存在與不存在的驚蟄,乾淨到容不下一絲雜質,因為那極有可能破壞了他適切而剛好的憂傷純度。如果有什麼可以拋下一切讓人義無反顧的追尋的,那一定是這個來自極簡國度,沙啞到能撫慰人心的天使之音。

去年冬天,心緒沉溺在一個憂傷的氛圍裡。分不清天光與黑夜,也走不出思念與不思念的迷障。什麼都好像死寂了,什麼也都好像瞬間冰凍,直到遇見了Maximilian Hecker。

為什麼有比憂傷更憂傷的聲音?為什麼那種憂傷竟然能夠消弭自己的傷痛,像是獲得了輕輕撫慰般,然後便不知不覺的愛上了他。

那的確是天使的聲音。第一次聽見Maximilian Hecker的聲音,就很自然的愛上他。那是去年某次到誠品的時候,也是第一次我毫無畏懼的直接就詢問店員,「請問這張專輯是誰唱的?」當下突然覺得自己很勇敢,在那種對世界充滿敵意,對人產生畏懼的時候,竟然能鼓起勇氣對人說話。因為在那個場域的那個氛圍當中,我因著這個聲音而對世界重新有了知覺,我知道世界上還是有很美好的事物,自己並不是孤單一個人。

今年冬天,我復原了,並且有個機會能夠站在當晚世界最美的地方,貼近Maximilian Hecker,聆聽「不那麼憂傷了」的他的音樂。為什麼「不那麼憂傷了」呢?那絕對不是他的憂傷純度減低了,有一部份原因可能是當晚人潮很多,Maxililian有時興致一來就搞笑了起來;另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我的心緒完全的復原了,感謝上帝,更感謝祂差派這個美好的療傷聲系進到我的生命裡,讓我可以那麼快的好起來,重新的更愛這個世界。

謝謝卡羅讓我有這個機會聽演唱會,也謝謝前衛花園的老闆Loou的款待,讓我可以上到二樓好好的欣賞Maximilian Hecker的演出,並且可以超近距離的拍他(和他的朋友比利),並默默在心裡面感謝他。還沒認識Maximilian Hecker的人請一定一定要認識他,因為他是天使,而且是很帥的天使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衛花園:→點這
麥斯米蘭官網:→點這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像夏日的柳橙汁;像仲夏夜的燦爛煙火;像封面那白皙透亮的光線,捎過背光的邊緣直接親吻肌膚、輕繞瞳孔、再穿入心底。那音符如光線微粒侵襲,所到之處無不歡欣鼓舞。憂鬱的展露了笑顏;悲傷的眼淚幻化成夏天美麗的花朵;歡欣的更加歡欣,心不隨之起舞,都難!

 初聽Advantage Lucy,會直接的聯想到Mondialito,但他們不若Mondialito那般冷靜空靈,反而是在略帶沙啞而甜美的歌聲中,注入了歡慶的元素。若要為Advantage Lucy的音樂下定義,可以很敷衍地為他們貼上「澀谷系」的標籤,但和典型澀谷系那種開心無傷花俏的聲音,還是可以察覺到些微的不同。

 出道前的Lucy,已經產出過九張作品,95年成軍的Lucy,迷倒眾生的原因不外乎那可愛如小孩又略帶沙啞嗓音的Aiko。所以無論是多麼輕快活潑的曲風,讓他唱來還是略帶了成熟且淡淡憂傷的味道。不過,整個來說,那種憂傷無傷大雅,因為太過完美無暇總是離真實的人生有點距離,百分之八十的歡樂加上百分之二十的憂傷,正好可治療現代人強加於身的美麗缺陷。

 默契音樂的文案推舉〈Anderson〉一曲,說它跳脫而伸縮自如的Fizzy小喇叭縱貫全場,外加咆哮的電吉他醒神程度不在話下;然而我還是比較青睞如〈Everything〉、〈splash〉、〈planetaria〉這類慢板而悠揚恬靜的曲風,尤其是〈Everything〉一曲,開場的搖鈴聲直接搖醒我們陰鬱已久的靈魂,接下來加入的輕盈電音以及進行曲般的節奏鼓聲,更如俏麗名伶拉著我們的手跳起輕快舞步,髮絲在飄揚、衣裳都旋開成碎花片片,熱鬧,又甜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Advantage Lucy已經確定來參加今年暑假的野台開唱,所以此次野台有他們的加入,勢必會讓這個夏季掀起一波高潮,因此喜歡Advantage Lucy真的可以去現場感受一下那甜死人之後再被沙啞嗓音輕輕包裹的獨特氛圍。他的魅力會讓你忘了你的存在,而當你忘了自己的存在的時候,那你便是愛上他了!

 我在右邊的FLASH播放器放了《Echo Park》(2005)專輯的三首歌,另外也放了《Oolt Cloud》(2001)專輯的三首歌(Oolt Cloud、Sakuranbo、hibikasete),可以聽聽看。而這頁面最下方的則是《Station》(2000)年的〈shuumatsu〉,總之,我的部落格已經被Advantage Lucy包圍了,就是這麼好聽這麼愛,大大推薦!

◎默契音樂:按此←  |  ◎出過全碟:按此


advantage Lucy - shuumatsu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團名/音樂下載(2006/4/15更新)

The Workhouse
1.Peacon / The End of the Pier
專輯下載

2.Ricketts / The End of the Pier專輯

3.Coathanger / OneMusic session


相關資訊:連結點

Tizzy Bac / 我想你會變成這樣子都是我害的
4.我又再度依戀上昨天

5.You'll See下載


Tizzy Bac官方網站:連結點

相關資訊:連結點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雨天聽The Innocence Mission是最好不過的了。

在一個不用上班,所有事情告一段落,天有些陰,心情有些低,但卻可以無限時間的窩在床上,聽一下午的The Innocence Mission,其實是人生中還算幸福的享受。

其實我是比較喜歡《Now The Day Is Over》專輯的,那些過往的事情的確已算過往,但是當〈Over The Rainbow〉、〈Moon River〉或者〈My Love Goes With You〉又從老舊記憶中被重新翻唱時,低緩溫柔的歌聲,配上鋼琴、吉他等輕輕的伴奏,空間會有溫黃透光的明度,而心情也會暫時獲得安撫。

聽《Befriend》專輯時,樂風轉為輕快,聲音多了點甜度,如同〈Beautiful Change〉歌名一樣,過去的已然過去,而現在應該懷抱著愉快的心情,來個美好的改變。不過老實說,我真是有些忘卻了「友善」是什麼,或者必須在這個年紀,重新定義「友善」是什麼?

我突然非常同意「將期待放在人身上,是會有很大的失落感」的這句話。所以當聽到〈I Never Knew You From The Sun〉或者〈Look For Me As You Go By〉的時候,會有所感傷,會心有戚戚焉。因為那美聲是真實,那歌名的宣告是真實,快樂與失望,也都是建築在「友善」而來的真實。

嗯!所以下一步要怎麼走呢?在一切達到了某程度的標準,當自己所會的都漸漸應用在日常或工作上而有那麼點小小竊喜時,我還是需要比較友善的對待,來維持一定的思緒,一定的感知,和一定的人生方向。不過,我怕我會繼續,對人失望....

雨天聽The Innocence Mission是最好不過的了,因為那是一個可以把所有人都想像成友善的氛圍,像上帝所希冀的仁慈與善良,也像陽光灑在罪惡與歡慶的每個角落的公平。也許今天下午太閒了些,不知道要作什麼,或者根本不想要作什麼,才會進行這單純聆聽、發想、沉澱、再出發的必要過程。

三月天了,太陽還是快點出現,這樣對整個世界比較「友善」,也會對我發呆一個下午過後的明天有所幫助。至於現在,好好聽The Innocence Mission仍是比較安全且適切的選擇,至少對心,對情緒,對毛細孔,或對方才對嘴接觸的瓶口的吻痕等來說,真的是這樣沒錯!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Save in a crazy world》-Corrinne May

文/藍川芥

 雨天的光線褪去了金黃而顯得白皙,透過窗簾灑在白色棉被包裹著白色的夢境的我。拿起喇叭像蓮篷頭一樣,歌聲透過網狀物,灑下一絲絲足以潔淨心靈的水花。

 Corrinne May的歌聲溫暖而且清澈透明,給人很安定、soulful的感覺。就像白色的溫暖光線,即使是在黑夜,或者容易讓人陰鬱的雨天,也能夠像他那首歌〈Save in a Crazy World〉一樣,讓我們在瘋狂的世界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靈光,安全地度過每一個可能讓人心傷的時刻。

 Corrinne May是新加坡人,卻在異地美國闖出名號,她渾然天成的創作才華更感動了民謠之母Carole King及超級製作人Babyface。蔡健雅的〈默契〉,以及張韶涵在「海豚灣戀人」裡所唱的〈Journey〉都是出自Corrinne May之手。

 非常感謝。沉靜湖水藍。介紹的這張專輯,也感謝一些朋友在這段時間大量介紹好聽的音樂給我。不但有轟得腦暈讓人不想傷心事的搖滾樂,也有這類像貼心的好朋友的溫柔暖語。這讓我察覺到,原來除了許多好聽的K歌之外,比較小眾或非主流的音樂,就像非好萊塢電影一樣,也能質地精緻亦感動人心。

 右邊的Flash MP3 Player(1-10)可以聽到她的第二張專輯《Save in a Crazy World》的十首歌。另外Vienna Teng的幾首歌(13-15),經由音樂大宗來源,沒有音樂活不了的Mori小姐的強力推薦,據說比Corrinne May好聽,不過我覺得兩者的樂風好像不是很相同,但絕對都是屬於「白色」溫暖系列的Soulful音樂。



ps.如果有好聽的音樂,也請多介紹給我聽,謝謝!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從這個白色場域,進入另一個白色場域之後,一樣有兩管熾的日光燈照著我。外面那個臉色發的女孩,今天看起來靜默地格外優美;裡頭那臉色發的男人,精神已經幾近飽和狀態,差一點,他就要奪窗而出,變成變態五星級的鳥爸爸了。

 今天的夜晚是白色的,只是他披了件黑色的披風,連月亮他都不饒過。車燈熄了,白色的街也出現了許多怪理亂氣的顏色和人種,我必須蛇行,並且脫下白色衣服搖晃著假裝臣服,才能順利脫逃。

 回到了屋內,白色的牆在我和綽號兀鷹的強力粉飾下,終於有了一點血色,不過還是氣如游絲地在喘息,他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窮緊張、揪著心,默默地掉著淚,好像在等著什麼似的。我和流浪漢輕輕地撫摸他,想給他一些溫暖,他說他忘了溫暖是什麼顏色。

 Dolls是紅色的你不知道嗎?尤其他們最後死在銀世界的枯樹上,你可以想像有紅色的血從山邊掉下來的那種恐怖吧!流浪漢說,不會啊!菅野美穗皙得像洋娃娃一樣,她的靈魂和吐出來的血也會是白色的。

 秋天是白色的,夏天過去了,風捎來了白色的髮絲,期待也變成了白色。默默地,我在彩色的桌布中塞了個白色的圖層,圖層與圖層之間失去了點層次感,妳終於察覺了出來,妳終於察覺了出來。

 白色圖層噗嗤一笑,他說我和流浪漢都被耍了,站在專業角度以及職場上打滾的經驗而定,白色其實是現實透頂的O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野武電影Dolls官方網:http://office-kitano.co.jp/dolls/(音樂久石讓)下篇著手來寫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午後的天空開始陰沉,天漸漸掉落彷彿會壓死人的雨。你說,少穿黑色的衣服;我回答到,黑色是有其代表意義的。穿亮一點的顏色表示心情很好;穿暗一點的顏色表示心情甚差,我沒有很多暗色系的衣服,所以黑色也象徵著由淺至深,各種摸不透的的糟心情。

 不信基督教的社長燒了冥紙給信基督教的婆婆,我突然想聽周杰倫的黑色幽默;剛放晴的天空在我步入了電梯之後才從我快閃的記憶中亮起,最後一朵烏雲應該已經移動到公司正上方,它應該很快就會飄走,我的心在壓壓的字裡行間奮鬥,忘了確實驗證。

 塞完許多餅乾之後,因飢餓而發的胃終於得到舒緩,步出黑色建築之後我踩到了今晚第一個黑色夜影。地上有幾處積水未乾的窪地,猛地踩下濺了我一身,噢!我忘了今天穿著黑色的衣服,不過直覺總會有一次準確,百分之一的機率,算準就在今日。

 終究我還是步上了返家的樓梯,樓梯的轉角掛著十五瓦的黃色小燈,燈在晃動感覺鬼影幢幢,從落地窗外看出去的夜顯得格外蕭瑟。我用黑色的LUMIX FX8拍下了穿著黑色衣服的我。絕美,對著窗向某某某懺悔,今日不該說黑色的壞話/你的沉默不語/殺死了我許多思念的腦細胞/這樣是有損健康的/還好你遞給我了魔法般的笑。

 《點燃生命之海》的蘿莎,在業餘的廣播主持當中,點了首歌給鬥志高昂,一心求死的勒蒙;死與目前的我的意志搆不著邊,但那音樂真的會讓人有安祥至死的錯覺。點這首歌給今天的你和我,給今天的困窘與黑色衣服,那首歌就叫做─〈黑色憂鬱〉。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喜菡文學網第一屆散文獎佳作


文/藍川芥

3-1.台北二一

下午三點十分,我步出藍川大店於河的左岸緩緩前行。左岸印象在陽光的曝曬下,阿宏的愛的機車被蒸發,俊的親情與微微的男男之戀被蒸發﹔小瑾的眼淚和花園被蒸發﹔所有的擁抱蒸發,所有的親吻蒸發。是啊,我繼續前行,在第三十三個街角處轉彎,進入了紅色小酒館的紅色巴檯前的紅色的妳的面前。牆上的英文字改成了「在失憶的城市裡,愛情是唯一的出路。」我說,世上的快樂總是那樣永恆的短暫,他們以及我們,真的,滿適合蒸發的。

3-2.盆地通行

我說,要通過這個盆地,從西到東,抑或是從北到南,戴上耳機通行是安全的。由於這個城市正逐漸變形當中,我們可以明顯從下半身是破西裝褲上半身是魔術隊McGrady的1號球衣並搭著大便顏色的小牛皮鞋的胖哥哥這身穿著﹔坊間書刊集大優與大劣的兩極化狂賣現象﹔〈香草把噗〉的歌曲從視訊妹妹的口中唱出,並喚醒了都市人的集體記憶下樓向汗流浹背的賣冰老人買了一支冰﹔還有車停在路邊都會不翼而飛地只剩下殘破外殼和貼著小小標籤的色情電話。從以上總總還有總總以外的總總來看,盆地通行確實需要戴上耳機,而且,越大越好。這樣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才能安心,才能靜靜的想自己,作自己。

3-3.雨中的桂花釀

從南庄回來,我遇見了來自南庄的男女。你們為什麼來這個地方?你們的穿著明顯與這城市極度吻合,像這城不可或缺的小齒輪般原地旋轉工作著。可我一眼就能看出你們來自南庄,因為你們的笑還殘存著一絲絲山上的雨滴所漾出的甜蜜,像桂花釀。行道路上,桂花香隨著他們的身影飄搖於坊間巷弄,然而氣息漸漸微稀,然而有誰知道他們想不想回家,然而山上的雨下的很大,然而山下的男女,只能在頹廢的人造公園旁,用親吻回憶,並靜靜地喝下一百CC瓶裝殘存的桂花釀。

3-4.結界

應該是日本語的翻譯,也就是所有原本相通聯的人事物頓時間各自結成了小小地域,像裹著大氣層或者糖衣一般,牢不可破且無法進出。這個詞,是從日本卡通上面得知的,當天堂的靈魂使者來到地獄幫忙閻羅王打破結界之餘,除了日式幽默外,就是一次次符碼化的再現現實、象徵現實,或者神話著現實。早晨的陽光和煦,然而從那一戶、另一戶,以及上頭那一戶走出的人類們,每個人的臉上裹著光鮮亮麗的厚厚的彩妝,就像糖衣一般,有的笑得假裝,有的面無表情,有的眼眶裡還留著謊稱昨夜被煙醺了一整夜的眼淚。而陽光開始和煦得飢餓。

越光鮮的地方總是越容易存在著結界,我又挖出這個世界,企圖逃跑的一個矛盾。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A.投籃機

投籃機氾濫的這個時代,一種發洩以及暫時放空的習癖被妳全然窺見。被妳全然的窺見並沒有什麼不好,因為妳或許也被習癖所傳染。我們就這樣,擁有雄心壯志的投著、好勝的投著、無意識的投著、累癱了的投著。兩個人,快樂的投著。快樂構築在專注以致於麻痺所逃逸出的強大能量而圈置出的小柏拉圖世界。

文化工業並沒有想像中邪惡。今天手癢癢的,這幾天忘了尋覓投籃機,投籃。

B.金像獎

我忘了它了,國軍辦的。其實我沒忘了它,只是有些排斥的不想去寫它。無心嗎?只是你要求我在反骨的悲傷下像作一百八十度的迴旋般寫出正面又極具陽光性的文章,噢!你知道那種不能隨心所欲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的心裡糾葛是如何的彆扭以及不安嗎?

可是他們就吃那一套,可是他們就愛繼續光鮮著腐敗下去,可是他們就愛在衛星的邊緣捧著假的衛星環繞,可是他們就愛..

C.象形文字

筷子娃娃的正面繡上了我的妳的英文名字,白色的線條在紅色的衣裳上特別顯眼。筷子娃娃的背面繡上了看不太懂的象形文字,一個圈圈裡有橫的閃電、五條直線彎彎曲曲的躺著。我猜一顆蛋還有比較確定的「水」。都呼之欲出了我還似低能般露出傻傻的表情問著妳這中文系的小女子那到底是什麼?

「噢!原來。」這個聲音出現的同時,妳喊著我傻瓜的同時,我們的雙手捧著筷子娃娃的同時,我們共同營造著許久未見的四目相接的同時,我們都傻傻的笑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於是,快樂的記憶成為了具有保存年限的可樂﹔而悲傷的記憶卻釀製出了陳年的苦而甘醇的紅酒。我們不要去探究人的腦部結構與意識是如何矛盾的處理這一切,我想我們只要「用心」便好。用我們的心去觸撫所有的快樂,用我們的心服貼於所有的痛苦,溫度便全然的被我們保存著,任意操弄在時間的流裡,直至,永遠永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01.Intro

海裡面有一間夾層屋,石板的。海,指的是腦海。一個以現代的方法去解釋,那便是夾層屋經過浪襲或造山運動而沉入了海浬﹔一個比較後現代的說法,那便是有人吃飽沒事幹,跑進海裡面去築屋,或者是海浪變成綠藻,綠藻毒死魚,魚吐出魚骨頭,魚骨頭變成石板,然後壓成了夾層屋。一個比較印象派的說法,那便是我看過某某海裡面的東西而將它意識化成我腦海的夾層屋。一個比較浪漫派的說法,那便是某某族的某某不被社會道德所接受的情人,一同相偕到海裡面打造自己甜蜜的家園,打算在最急迫以及最高潮的時候,永久沉睡於海底。

一個比較解構派的說法,把每一片夾層拆下,我的腦海是否就淨空?而那些不規則的夾層,七千六百四十三萬片,喀喀啦啦的相互推擠,聽起好來像是一首泣訴人生的歌,一首〈藍色悲傷一號〉。

02.Facing Window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