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極簡品 (5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1.jpg

 文/藍川芥

有時候我們會夢見,那個也許稱得上是精采的輝煌歲月。它過去了,但又推著現在往前。忽遠忽近、模模糊糊,餘留一盞光,手往前伸的時候,依稀還可以觸撫到光的弧線,還有攝氏28度的溫暖。

呆坐在那,好一會了,然後好幾個客人來了又走,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年。畫裡的人像都忍不住現形,嘀咕的說:「你到底在幹嘛?」然後又倏地回到畫框裡,恰巧不到位,因而讓人看了,暫時性失焦。

過去推著現在往前,那麼往前在哪?

我一直會模模糊糊地想起那個只能假裝是夢的九0年代,最近一直來找我。只是,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三十幾歲的任務,南宮博士不會有指示,很多情勢都已經改變,穿上了科學小飛俠的舊裝,老飛俠不會飛...

已經好一陣子,看著那畫都要溶解了,而我也快被過去給溶解在往前的道路上。那關於該聚焦的什麼?告急的什麼?關於飄忽不定的,但比南宮博士厲害,會帶人飛翔的祢的聲音,到底又在哪裡?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1608_451684064597_714804597_5125153_6383677_n.jpg

文/藍川芥

離開沖繩前的最後幾個小時,出海觀看珊瑚和游魚的船正緩緩入港。那天的天空多雲,偶露

陽光,水面上波光粼粼,感覺一切就像暫時停止的世界和平。

從很遠的地方,就可以看見港口邊一輛白色箱型車旁的一對父女,應該是父女沒錯吧!父親抱著女兒,然後靜靜地,眼神放空的朝水裡望;這對女兒來說也是短暫的世界和平的恬靜時光。

我想到電影「不能沒有你」的那對父女。在社會邊緣角落被人遺忘了尊嚴。女兒因為無法報戶口,基於法,必需被迫與父親拆散;但是基於情呢?誰知道他們比誰都還需要彼此。其實,這世界並不是真的到了日本或者美國,身份就會尊貴一點。一切其實都相同,有人不能沒有錢,有人不能沒有權,有人不能沒有狂歡,有人不能沒有哭泣。

短暫的世界和平在下了船上了飛機之後,又開始混亂起來。在雞犬升天雞飛狗跳的城市裡,只是在在證明-生存之道,除了錢權狂歡哭泣日本美國墨爾本巴黎之外,還是不能沒有你!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7342_429493659597_714804597_4713509_1703119_n.jpg

文/藍川芥

吐一口氣。一口氣拆穿凝結的空氣。空氣拆穿富麗堂皇的詭異。坐穩的臀在拆椅的假面。二郎腿晃啊晃,在拆一絲絲的心虛和眼角餘光的飄忽不定。

拆腦袋拆聲音拆你的照片拆時間;拆轉角的咖啡店拆卡夫卡拆一份白淨無暇的紙張上穩妥的黑句逗。

沒人瞭,猜與拆到底怎麼決鬥?謊言摻雜愛,愛又摻雜恨;白裡摻了些黑,黑中又摻了些白;信心中摻了些狐疑,狐疑底下又摻了些自信。沒個準,猜不齊!於是只能由外到裏再由裏到外,拆拆拆。

拆累了,猛回頭看,上帝對我們發笑,而我們此刻又拆到了什麼?猜。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ure2.jpg


文/藍川芥

 妳不適合詩,畢竟比詩俐落簡單;
 妳不適合日劇浪漫,擁有理智,妳擁有生活的姿態;
 妳不適合哭,妳的微笑會讓淚水,徹底解散;
 妳不適合讀羅蘭巴特,因為妳說食譜比他更會烘焙愛;
 
 妳不適合獨居,群居比較是你的菜;
 妳不適合睡前冥想,因為快速入睡更顯恬香;
 妳不適合獨立電影,獨立在八點檔,也可以學習成長;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ola2.jpg


文/藍川芥

 像是《一頁台北》的追趕,重重迷宮的環繞;每早晨醒來,總覺得一切又是新的,有涼風吹拂,有光在洗滌靈魂,NO MUSIC, NO LIFE的經典名言在我按下PLAY鍵後,活了過來;還有那杯咖啡香,簡直探到了心靈,慵懶的最深處。

 而夜晚總是最引人遐想的。可以是犯罪的大本營,可以安靜的作自己,也可以把腦子裡皺巴巴的片刻記憶,從層層封鎖當中,緩緩撬開。總是有那麼多的怎麼做、該怎麼做,以及什麼的什麼,和不怎麼樣的怎樣,像深夜Discovery頻道的龍捲風特輯般,震懾得我無法招架。

 是可以在它掃過的路徑上發現些什麼吧?或是禱告出某某某的險路勿近?時針分針的追逐戲碼總是既緊張又刺激,誰知道腦子有多少片刻呈現缺氧狀態?該如何做才是合宜?或者稱得上是為你而不是為我?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雨像謊言覆天蓋地,好幾天過去了,房內都瀰漫著窗櫺腐朽的氣味,又或者,也許是遠一點的瓶罐內被困住的雨水混雜著汗水、露水、路人走過濺起的泥巴的味道。好幾天過去了,覆天蓋地的總該被拆穿了,就像是憋壞了的孩子,嚎啕大哭後,他需要尋覓一道光,好好地,深呼吸!

她將頭壓得很低,淚眼也一滴滴的滑落。「妳知道嗎?那比起外頭覆天蓋地的雨水,的確真實多了!」有溫度、有記憶、有情感,還有渲染得妳周遭的人都跟著哭了起來。那真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當年我就站在妳那個位置,然後頭也是壓得很低,手緩緩舉高,然後哭得不能自己。

小小殿堂外面,雨持續像謊言般覆天蓋地的下著,關於易感的紫陽花的香味,映射著朝陽的彩色糖果,純淨晶亮的露水,以及天空藍的天使詩班,全部都凝聚在小小殿堂裡,打造一道光。我們眼睛閉上,親吻天堂,掬一瓢光,深深埋在心底。

我們活在這世界上,卻不屬於這個世界。覆天蓋地的雨開始破了個洞,謊言在覓光之後,漸漸地,都釀成了天邊那,絢爛得過份真實的彩虹!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Night Fly

如果我在夜裡,飛走了。我會掬一把小王子遺忘的紅玫瑰,到未知名星球上,摘植。假裝這裡還是地球,還是家園。

如果我在夜裡,飛走了。像垃圾袋的無知與,視若無睹。那彷彿在唱那首,垃圾袋的愛情,也是另一種美。

如果我在夜裡,飛走了。我不會穿鞋。或穿鞋不綁鞋帶,或綁鞋帶懷著漫不經心的假正經。其實,飛翔不應承載任何偽裝。

can't find heart, can't find light, cant't find tears, cant't find God.

如果你開始歌唱,如果不用謊稱巨大莫名的哀傷,如果心靈底層都有一座停屍間被正名,如果他去死,如果他復活,如果愛的代價深重...

如果我在夜裡,飛走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覺得不夠富有,是因為心太貧窮。」想出這個標題的時候,覺得開心,但也覺得沮喪。因為雙面人的影子依然不斷存在這個軀殼裡。一下子光明,一下子黑暗;一下子將自己的恩賜才幹發揮得淋漓盡致,一下子又犯起要不得的過犯。

 我查「貧窮」是什麼?我查「富有」是什麼?有時刻意把字面的意思讀得再字面不可,但是求好心切的代價,就是必須用自己的生命當賭注,必須傾心傾力才能作得好。所以是你吧!用溫和的方式在告誡我。

 採訪藍又時的時候也一樣。哪裡來的一個基督徒藝人,開口閉口頌揚神的愛,的確就像她引用聖經上所說的:「光一來,黑暗就要除去。」她的字字句句,像講了一篇道一樣,這讓我想到剛認識上帝時的火熱;但也對比著如今備感扎心的我。

 其實,跟剛剛認識,或者認識很久沒有太大的關連性。我想。也是有很多人,一路愛耶穌愛到底的吧!因為我身邊,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自覺。那裡有一段距離,要跳躍;會安然爬升,也會掉落山谷。但山谷總有個彈簧床,可以一直跳一直跳。但彈簧床總也是有個限度,跳垮了,靈魂就滅亡了。

 愛的容量,是無限的;但愛的等待,有週期更有期限。不要浪費了白白的救恩,我想著,我撐著,我會繼續朝有光的那方向,前行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純白,怎可能用一層層的灰,堆疊起來?
笑容,怎可能用一道道的淚眼,勾勒?
還有春天的嫣紅,竟像極了冬天街道上,彩色的塑膠花
我寫的背地裡,忘了真實到底是什麼
還有當年的滿腔熱血,還有最心底的愛

消失。接著。模糊。逐漸。再消失

你的話,就像服役的天使射下的一根箭
關於那些屬於罪性的什麼,我突然感到解脫
但忽地又像被赤裸裸的揭開什麼 偽裝的 透明

走入天堂前的新身份,有時讓我不得不佯裝雙面人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SO FAR AWAY。無盡。天光排遣夜的黑。葉凋零成漫天飛灰裡的一座枯城。

 護衛。TEARS IN HEAVEN。淚馳騁出一道筆直的尊嚴。洗蒙蔽的眼。

 前方的風沙湮滅光來過的軌跡,天開始下起深紫色的雨。

 越過一個年,到過最湛藍的海,去過最蔚然的山;第一道曙光,以及每天的,最後一道曙光。規則的律動。不安於室的躁動。光如果能停止就好了;不過光仍然選擇律動。選擇背對著什麼。

 所以寂靜都要凝止得碎裂了,就算是起身,風服貼般的觸撫,都有可能形成一場,安靜的溫柔,溫柔的冒險。

 而關於那場不再禱告的禱告,關於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年、那些差點要了命的傷痕。全部都混入了魔幻時刻,只能遠遠的望,靜靜地欣賞。

 是可以成為墊腳石般的武器的。不過這麼看似簡單的伎倆,連貓都說牠學不會。只能搖搖尾巴喵個兩聲,然後蹲坐在枯城裡繼續望著。

 樹葉上的內容是一種看不懂的答案。知道有答案,現在無法懂。所以貓說牠要帶著樹葉繼續冒險,直到樹葉聽得懂牠的貓語,彼此都感動到哭為止。

 於是乎,世界的時間開使由冒險組成,一秒瞬間的表情總和等於...後腦杓;他們都在趕路,貓和葉子也都在趕路。而或許,只有到死,在祂殿前,時間都拆毀後,我們才能果敢斷定,哪張表情是冒險成功的證據!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掛完電話的下一秒,眼角莫名的流下了眼淚。好像原本忍住的什麼,完全的潰堤,然後足足的哭了好久好久。我記得那時候是閉上眼睛的,然後腦海中就像放映投影片一樣,很多畫面一幕一幕閃過。有這一年來的畫面,有去年的,還有前幾年,好幾年前的。

 我的工作,我的感情,我的封閉,我的改變。一些還是在胡同裡的景況,一些已然改變的壞習慣。一些簡短的怨懟,一些簡短的感謝。訴苦。與愛...

 這幾天,我一直用很合理的解釋,用很屬天的眼光告訴自己,這一年是很「豐盛」的一年。然而,我口裡這麼宣告,我腦子裡這麼想,心裡卻好難過;這種難過,好像就回到了幾年前,那種沒有人會懂,沒有人能體會的難過;雖然我知道,你或你或你,會拍拍我的肩膀,或者看著我的眼睛,耐心的跟我說:「你很棒!你的心情與難過我都懂!」但是我心裡面實然知道,有些破碎的經歷,除了神和自己之外,沒有人能懂,也沒有人能幫我解決或承擔。

 跨年前一天,很適合反思,更適合很尊嚴的掉眼淚。因為這些眼淚,我相信不來自暴戾與苦毒,只是委屈,只是我覺得我並沒有不努力...我並沒有不努力!

 我並沒有不努力,然而「潰堤的時候,只能用意志力告訴自己要相信」難過的紛陳的腦海中,硬是夾雜地跳出這句話,好像正是對我說「我給你解決困難的方式,早先都已為你預備好了」只是,我沒想到要用到「意志力」來支撐過去。也許只能這樣吧!在方大同的〈愛我吧〉的歌聲中,我默默的,默默的,用意志,慨然接受!

 跨年前,一天。我習慣用長時間的安靜來整理厚重的心情。淚流完了,心情就要好了。總是,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未來仍會充滿盼望。謝謝妳的體諒,謝謝妳的以及祢的愛。今年雖然看起來在很多事物上面,真的不豐盛富足;然而唯一可以大大誇口的就是,神把親愛的妳放在我生命中重要位置,陪伴著我、安慰鼓勵著我。至少愛情,是豐盛富足的,我是這麼百分百確定著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上帝要我們走的路,不是平步青雲的大馬路;祂帶領我們走巷弄小徑,為的是訓練我們敢於冒險,於最終見著別人所見不到的綺麗風景。」禮拜六青崇的這段話,我仍然深深記得。

 從台北光點旁的小巷弄拍下這張照片(當然這圖是原照片再處理合成過)後的一個禮拜,我著實過著宛如走小徑的生活,我指的是工作上。那裡突然變成一條彎曲難走、充滿不舒適感的小路,我又爬又滾、又拜託又憤怒、偶爾驚喜偶爾沮喪、滿是衝勁後又幾乎快筋疲力盡。我腦子忽然閃過一句話:「我是不是太好欺侮了?!」

 謝謝妳跟我說:「不是!」謝謝妳瞭解我,在我的無力感中為我添加勇氣。妳知道嗎?能夠在沮喪的時候又露出笑容,就像在無味的奶茶裡添加了顆冰糖,妳就是有那種神奇的魔力,也是我特定的專屬解藥。讓我下一秒鐘又能繼續站起來,在工作上任勞任怨,並在信心中看見未來的成果是豐收滿溢。

 最近在某本福音小書裡看到一句話:「信仰不是為了解釋人生,信仰是為了能夠承載人生。」尤其這是指基督教而言,我心有戚戚焉。關於人生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那樣?這件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那件好事為什麼完全與我無關?人生,何其複雜?如何解釋?就算解釋都寫在聖經中,都存在知識庫裡了,但重點在於我們願意放手被承載,重點在於我們願意敞開心胸被引導。腦子懂了,但身體行為上過不去,這樣也是枉然。於是甘心樂意的承認自己的不足,願意順服的被引導、被淬湅,這樣獲得的成果才會很榮耀!

 雖然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些挫折,但是很開心的是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摩擦越來越少,少到我都覺得有點不習慣的不可思議。就像那時候我們很神奇的在一起一樣,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被打通了,一切就通順了。老實說,這樣的快樂仍然是大過於工作上帶給我的小小沮喪,很多很多的呢!

 謝謝上帝給我的一切,謝謝祂帶我走大馬路然後開始轉進羊腸小路,有時候雖然痛苦難受,就像路上會遇到荊棘碎石一樣,但是祂總會給人承受得起的試煉和引導,牽著祂的手走過了,祂就遞給我一串彩色的氣球,告訴我說:「孩子,這一切都是屬於你的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送妳回去後,搭上捷運昏昏欲睡,過了約莫兩站的光景,車廂不遠處傳來一陣嬉鬧聲,原來是一群國外的街頭藝人在車廂內表演了起來。有一個台灣的年輕學生,鼓起勇氣也跟著下去表演,並且拎著帽子跟車廂內的人要點賞金。還真的有人大方的就給他們一百塊,我覺得好酷!

 這樣的演出,讓原本冰冷的面面相覷的車廂,頓時熱鬧了起來;而剛剛結束的葛福臨青年之夜,也才讓整個台北城溫暖起來而已。總是覺得,今天晚上,是個很棒的夜晚。有很多人認識耶穌;有很多人因為願意敞開心胸接受正向的氛圍而充滿喜樂;因為妳陪在我身邊,讓我遲來的晚餐吃得特別滿足;然後拎著妳為我買的麵包晃啊晃的走回家,街道雖寂靜,但整個心裡面是滿滿的雀躍,而後備覺平安。

 今晚,因為一直在拍照,所以沒有很認真聽陶喆演唱的歌詞到底是什麼。後來我記得妳跟我說,〈蝴蝶〉這首歌很好聽,於是我就上網聽了歌,並且查閱了歌詞。記憶中猶然記得,他說那首歌創作的背景,就是源自於上帝對他的愛,以及,他對上帝的愛。現在聽來,真的是非常好聽呢!

 「每次一想到你/像雨過天晴/看見一隻蝴蝶飛過了廢墟/我能撐得下去/我會忘了過去/是你讓我找回新的生命」仔細的推敲歌詞,才真的發現這天堂捎來的祕密,原來每一個基督徒的創作者,真的就是不知不覺中將耶穌的愛注入在作品中,有著感恩,充滿力量,沛然的愛!而我也期許自己能夠像他們一樣,讓每個作品都是有上帝的愛在裡頭,感染人心,重新愛惜生命;像蝴蝶般如影隨形,陪伴在他們四周圍,一同哭泣,也一同美麗!

-------------------------------------------------

 
陶喆 - 蝴蝶(收錄於黑色柳丁專輯)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荒原一點鐘方向,形單蹲踞,影隻躺臥,微風將斑駁草原吹成心形。False Alarm。心形扭曲成兩球冰淇淋。讓荒原更顯得冰涼。英漢字典譯,假警報,或,空歡喜一場。

過去近兩週,截至目前十三又四分之一天。婚禮。得意黑白照。頗具詩意。寫不出像大象般像樣的詩。愛歸零重整。靈命征戰。改網頁修網頁撤網頁新增網頁。手頭上的舞文弄墨。返鄉。不成材煙火。奔走快感。無計畫的倒閉性自謔。此謔非比虐,戲謔的謔。

幹!我國寶耶。但你若劈腿就去死一死。海角七號。跟前男友的前女友對話。愛說謊的妮可。金馬再見,歲末放棄。囧到一個不行的老伯。一夕爆紅。啥滋味。命中注定腳踏實地。禱告行神蹟。助人為成就之本。夢想有夠大,誰幫我實現。孔雀之珠,守護你堅定不移的愛情。

買不起。一番藉口。所以我們杵在百貨和雜貨的分歧路口。乖乖的先往夕陽照得到的小路上奔跑。然後禱告。然後知道這是神要給我們的道路。為榮耀。為學習。為作見證。為什麼。永遠乍現。乍現永遠。信靠和毀滅同線極端。不離不棄。

流浪漢乍現。水果攤乍現。小聰明乍現。檳榔汁乍現。喜悅乍現。傷心乍現。燈泡乍現。謊言乍現。溫柔的樂聲乍現。異象乍現。村上春樹乍現。啃得雞爺爺乍現。缺席的父親乍現。乍現在無父的世代。鬼魅發白乍現。柵限乍現。炸陷乍現。

喝一瓶寶健,拿起聖靈的寶劍,然後跟我一起高喊:你現在馬上給我不見,不見,不見!瞬間。馬上。出去。我知道你還在。給我出去。喜感眼淚湧然乍現。發白的鬼魅高唱「無樂不作」,企圖在落海之前筆刷真實的世界。

翌日。結盟。重返榮耀。遺忘乍現,再現。影子夢想,凝然。大崩盤後高唱創意無價。這裡有一群默默埋首的無名英雄。謝幕之後。請亮燈。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紅橙黃綠藍靛紫。

靈光乍現。Holy Spitit。孩子請你把握機會。轉變。一起。剷除不可能。我的眼底是你。你的眼底是全世界。shadow|candice。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你想我嗎?你不想我嗎?該順從落葉飄零的方向?或者圍巾不小心抖落的線頭的軌跡?一個男人從陽光的這頭走到陽光的那頭,一個躊躇在等待一個思考,一個眼神在凝止時間,一個步履在擺脫一份唯唯諾諾,的人生。

 敏感的情緒揚起,鑽入街頭的冷空氣中,好像剛入喉的咖啡都起不了溫暖作用,只徒留淡淡的苦澀。

 還有那群聖潔的人們,聖潔的殿,聖潔的話語,以及聖潔的祈禱聲。突然不如十字路口步履蹣跚的老伯伯來得令人有知覺,突然那背著背包的少年還比較充滿人生的詩意。一切在瞬間有如冬陽的溫暖,過於矯情,並承載不了。所以也不是我全然懂了,也不是我全然不懂,只是我在十字路口,只是我在現實與堡壘中,產生了一種說不上來的莫名衝突感。

 把一切的逃避,一切的缺乏自信都貼在行道樹上,偽裝枯葉。不安隨著雨絲落到手心,滲透到心裡。不確定性的標籤還在飄啊飄的,然後掉落在十字路口翻滾了好幾圈。有撕裂傷,撕裂傷上面再疊上好幾層的撕裂傷,最後模糊到看不清一道傷口,或者一團血肉模糊。繼續躊躇,繼續挖苦,冬雨都澆熄了整座城市的熱情,十字路口開始在眼前迷幻盤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Sit on the sun。每天的第一道曙光,每天泛紫的或者灰濛濛的天空邊境。有些事情就像動物的習性般,永遠不會更改;而有些習性,卻也像無常的死亡般,瞬間,可以改變。

 你說,在我們身上好像看到了很大的信心。我才要說,其實還好,或者沒有。而我只是平凡人。不對,其實我是不平凡的,奇怪的人。搆不上所謂平凡的邊,沒有正常人應該有的東西,只擁有一些奇怪的伎倆。

 在還沒認識祂之前,在認識祂之後。在遇見妳以前,在遇見妳以後。很深很深的心跳聲依舊,安靜流動的血液依舊,沒有的依舊沒有,有的繼續存留。這也無關乎進不進步;這也無關乎信心大小;就像是喜樂不歸功於誰製造,磨擦不一定牽涉對錯。

 有些事情依舊,有些想法依舊,有些執著依舊。

 然後。改變。接受。或者以上皆非。
 也許就將這張人生的考卷,狠狠的撕破。一個人,依舊可以。看每天的第一道曙光,靜坐在有點泛紫或略帶灰蒙的天空邊境。至少不要,拆毀了搆不上邊的另一段人生,才好。

 《海角七號》裡中孝介對田中千繪說的一句話:「難道,你不期待彩虹嗎?」

 我當然期待彩虹啊!所以才在日出日落的時候準時的坐在天邊,等待,而且是要安靜的等待。奇怪的人聽著Keren Ann的〈Sit On The Sun〉繼續奇怪。如果說除卻那些假冒才華的伎倆之外,我還有什麼可取之處?那也只剩那為人詬病但仍自以為得意的「安靜」而已。那就繼續,期待彩虹吧!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從走出那個紅色大門,陽光觸摸到腳尖前緣開始,我們就接踵經歷著向左或向右、徘徊或前行、好心情或壞心情、美好的一天或者頹喪的一天的種種選擇。

 而一個人的一天,一個人的經驗知識庫裡,到底有多少種選擇的形式?亦或者下意識?到頭來你也許會驚覺,那些可以勾選的項目少之又少,而你勾選的能力也極其的微弱。因為,有許多時候,我們似乎只是在眾多的壞狀況下,試著挑選一個比較不差的道路來走而已。

 好幾個月以來,我仍是憑著自己的主觀意識,在做每一天的選擇;我好像回到過去那種憂鬱過日的生活,有時自欺,有時自我麻醉,有時短暫快樂,有時暗自悲傷的生活。有天我突然發現,我的選擇能力似乎已經喪失,因為我發現我每天的選擇竟都是-不快樂!

 走投無路的時候,我走進了那小小的,有著溫馨擺設的房間。我坐下,先是一陣緊張,然後開始禱告,然後我竟然放聲大哭。那種哭泣,就像沒有別人在旁邊一樣,帶著真實,帶著晦氣,帶著投降,也帶著完全的備受安慰。那種釋放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而那種從天父而來的愛也已經很久沒有過。什麼是愛?什麼是真理?我差點又被蒙昏了眼睛。還好,祂又救醒了我。

 我永遠記得妳跟我說過的一句話:「你要選擇憂憂愁愁的過完一天嗎?還是開開心心的享受這一天呢?」這是一個看似簡單的選擇題,但是捫心自問,我們有多少能力能夠選對每一天的是是非非,然後走向真正開心的終場?於是當時我選擇靜默,因為我想選擇開開心心的享受這一天,但是我卻做不到。

 然而,征戰之後,我現在總算能夠大聲的跟妳說,我會選擇開開心心的享受每一天,因為我又選擇重新回到「有靠山」的日子。因為我再次經歷到祂動了慈心,因為我知道祂真的很愛很愛我。一起加油,在未來的日子裡,不忘了彼此的擁抱再加上上帝的擁抱,這樣的溫度才夠濃烈;而這樣的愛也真的才能完整,才會蒙福,也才夠深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常常,我會在自己的,或另外一個人留下的字裡行間,揣摩當時寫下這些文字的心情,還有那時候是處於什麼光景;常常,我會在一張張照片裡,想念當時是怎麼的愉悅、憂鬱,在快樂中帶著一絲絲不安,在徬徨中帶著一絲絲勇氣,甚或是,全然的享受,完全的舒服。

 每天,我在經歷這樣也不是,那樣也不是的情況;每天,我在經歷真理與情感的拉拒挑戰;有一天,我可能很享受讓腦袋放空,讓彼此陪伴在身邊的那種靜謐時刻;但是有一天,我可能又會陷入惡夢纏繞的深深夜裡。然而,我總是知道,並且將它們歸咎於這就是人生,也是上帝給我的磨練,甚至是禮物。

 在那陣微風,在那樣的藍天,在那樣的妳的身影背後,我突然覺得,這世上好像沒有比那個時間的凝結更美麗的風景。湊向前去,都會覺得有破壞風景的感覺,好像不是那麼配得,好像自己仍然需要更多的潔淨己心,才能踏入所謂的流奶與蜜之地。因為美麗,因為湛藍無暇,好比妳的心;所以我願意在妳背後,默默思考自己的未來,彼此的摩擦與契合,工作上的更臻完美,還有家庭與家庭之間,友善的事。

 放下既有的成見,把過去經驗累積的自然反應卸下,我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你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所有的雜質都應該在藍天大光中被去除,因為那並不出於祂的旨意,祂來,原本就是教人相愛。

 那一天海邊的風很涼,妳的笑容比燦爛陽光還燦爛,藍天與海與妳的膚色很相稱,還有妳的髮梢像波浪繾綣要將人的心擄獲。那樣的風景很壯闊美麗,那樣的風景也很小巧精細,我有點想讓那樣的風景就一直一直停留下去。但是,貪心不可以,妄想不可以。因為下一秒,我總知道妳會轉過身來,我也會牽起妳的手,繼續經歷喜怒哀樂。也許有時會有比不上那風景的時候,但是走在有兩個人同在的人生風景裡,愛就會產生魔力。

 一張風景不是什麼,一片藍天不是什麼,一座紛亂的城市不是什麼,一個人也不是什麼。當舒服單單的來,我牽著妳的手,看出去的才會有生命,被看見的也才會感受到愛。這就是我們在一起的目的,艱辛磨合所要產生的真摯。人生。意義。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那是一個暑氣逼人,陽光曬得睜不開眼的下午。

 我開著車,停在紅燈亮起的四五輛車的後頭。車陣中,一個老伯手裡拎著玉蘭花當街叫賣,每一個車輛都沒遺漏,每一個眼神帶著誠懇,每一個笑容並不是想像中那樣勉強或者虛假。他額頭上的汗水像死了至親般無盡地流下來,一直等到走到我車前,他滴落的汗水瞬間在引擎蓋上蒸發,我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隨即他就像那瞬間蒸發的汗水,瞬間移到我腦後的下一個車輛。就這樣,重複這個叫賣的動作,在大太陽底下,在我駛離後的五分鐘、十分鐘、一個小時,甚至是六個小時之後。

 我沒有買。就像平常在街上向我兜售口香糖、彩券、濕紙巾的不明人士,我總是沒有在當下向他們購買,然後也總是在過了五秒鐘之後又心生反悔。但我還是沒有買,沒有回過頭去,給他們一些什麼。我指的是,除了錢之外的什麼。譬如是鼓勵、安慰,甚至是福音單張,或者更深的聊天之類的事情。

 那絕對已經超乎良心問題,而是直指有沒有辦法感同身受,有沒有辦法愛他們,愛這些跟自己毫無關係,不是至親至愛的親屬關係的人們。而我也常常後悔,身上沒能帶著什麼,好在我真的想做些什麼的時候,能夠給出比金錢還要寶貴的東西。而那的確是真實存在我體內,極為美好的果子,不造作,一給出來就真能感動人心、觸動靈魂的珍寶。

 我總是被動,也輕忽自己能給的,遠超過我所能想像。我總是在過了好一陣子之後,會收到好一陣子以前直接間接幫助過的人們的感謝話語。那怕是一句「謝謝!」;或者是「當初如果沒有你...我現在也不會...」我都備覺欣慰;曾經有人開頭第一句話就問我「你的上帝能救我嗎?」;曾經有人因為我的一封信,恢復了他和家人的關係;曾經有人因為我的一些話,願意自信的抬起頭來證明他是有價值的;曾經有人因為我的禱告,陪他度過了最低潮的時刻。

 而我的確是很被動,忘了好好把握,我只要講出口時就都能發揮一定影響力的恩賜,諸如安慰、勸勉、認識自我、解決問題等等。這些事情串在一起,忽然讓我明白了一些道理,也更加讓我知道自己除了外在的才華與技能之外,內心裡面隱含的光輝與價值,似乎是更應該主動積極的展露出來。

 錯過的事情被我一一憶起;關於抹滅價值以及重新定義價值的事情,重新洗牌。雖然有些事情錯過了就不會再回去了;但是有很多類似過去錯過的事情,將來再發生時,我可以選擇不讓他再錯過。只要自己真的積極主動一點,有那麼點感動,去做,就對了!因為我有上帝撐腰!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嗶-嗶-嗶-嗶-」的聲音響起,我將手緊緊扶在心臟事件記錄器上,小心翼翼的,大概有一分鐘之久。這樣的聲音嘈雜,但卻是我感覺到最安靜,最專心,也最能感覺到自己的時刻。

 真的是心理影響生理所導致的心律不整嗎?真的是什麼都驗不出來,然後說是心裡面敗壞的種子在發芽、在茁壯、在傾毀、在掙扎嗎?

 好像是一場宣判和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又打回原形,就是要我不得安寧,必須真的承認,自己是殘敗的,渺小的,差勁的,比較的,害怕的,緩慢的,易感的,連最基本的都做不到,還哪裡來的愛和幸福。

 我從一座愛的感化所進去,然後貼在牆垣旁小心翼翼的走,我真的已經不知道我接下來會怎樣,會扭曲成什麼樣的形狀,會被怎樣的撕裂再棄毀。我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好學生、好孩子、好男人;我也承認自己成長的速度是緩慢的將近遲緩;非基督徒會犯的毛病我都有甚至比他們更差;在這座愛的感化所裡,我像極了營養不良的孩子,被催逼著適應,被催逼著要長大、要果敢、要紀律、要成為完全的人。

 所以我可以說,我只想當次等的,行不行?我做好我能做的,容許我慢慢的轉變,行不行?如果我的速度趕不上你們的速度,放棄我行不行?

 愛的感化所裡,有一群人在歌唱,有一群人歡樂的禱告,有一群人享受著最滿溢的愛。而我站在遠方靜靜的觀看,試想著自己哪天也能夠再次這樣,而那絕對不會是現在。我按下心臟事件記錄器的按鈕,「嗶-嗶-嗶-嗶-」的聲音再度響起,它在記錄心跳的頻率、有點隱隱作痛的事件、再度浮現的黑色陰影,以及難得的片刻安靜!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