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COLORS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4-pola.jpg

文/藍川芥

我們雷同,從盲目的過往走來,在前一秒的躊躇裡;膠著著不知名的傷悲與痛楚,還有那鬼鬼祟祟,貓一樣窺視的眼光。跛著心,前行。

泣訴和愛都快不成比例了,還有你們的眼淚都變形了,而我只是早些落地,成了你們淚眼裡,不成比例的幻影。

白色的空氣凝結,輕輕觸碰,愛怎如冰般瓦解?而眼淚裡的你們到底又是誰?

夜晚的台北城飄起五月雨,窗外顯得寧靜,而人們的內心翻湧。不是愛的愛,不是家的家,不是堅信的堅信,不是誰的誰。不是永遠的永遠,不是擁抱的擁抱,他們的心,如冰般瓦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issinglink.jpg 

文/藍川芥

這是一個有那麼點晴朗,但空氣中略顯窒悶的下午。你可以想想好幾千公里外的冰島火山,爆發的悲傷持續蔓延;又稍遠一點的惠妮休斯頓,正持續倒嗓的為了她最後的尊嚴賣力演唱;LOVELIFE的同時,一群人正屠殺著海狗,宣稱海狗油比魚油更滋養...我在一個小小屋子內,一切平安的討論著青年人的未來,報紙的走向,還有聽她的故事。

因為是缺少了什麼吧!在人生這個圓裡,以致於那些不想成為離經叛道卻變本加厲的離經叛道的事情,像披著一串難解的亂碼,不斷發生。

她說,長大之後,成為基督徒之後,開始理解到人生某些的不完美,是因為來自於某個階段的缺環。而她的缺環是「童年時期缺乏的美好生活。」所以長大之後,她會很有計畫的彌補小時候不快樂的那個缺環,她看納尼亞傳奇,她看童書,她聽兒歌。有時候她作夢時會夢見兩個她,一個是小時候那個難過、失望無助的她;另一個則是長大成熟,一切健全又快樂的她。她總是在沒有人能幫助的時候,用長大又成熟的她,來安慰幼小可憐又受傷的她。所以她能越來越健康,缺環也慢慢的被彌補起來。

每個人都有缺環,尤其是現在的年輕人,承受著比過往人們更多的衝擊、剝離、超齡的受迫性成熟,缺環更大。有時候覺得年輕人很自私吧?那總是因為本質裡有著莫名的躁動與害怕,所以自私。於是,你必須花更多的力量來彌補這個缺環,在沒有人幫助的時候,學會怎樣的幫助自己。

最近劉若英的MV「我不想念」,我很喜歡,而且剛好也是另一種自我療癒,填補缺環的方式。MV裡,長大後的劉若英讀著十二歲的自己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一封信,信上說:

「給長大以後的妳:現在的妳是否已經在為妳的夢想打拼?是否已經成為世界一流的演奏家?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當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應該已經是個大人了。真好,我一直嚮往當個大人。妳可以告訴我,當大人的感覺是什麼?好玩嗎?快樂嗎?幸福嗎?如果當一個大人真是那麼有趣的話,我還真想快點長大呢。因為大人可決定,自己想做的事。十二歲的我,還不知道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我每天只是拼命的練琴,為的就是希望未來成為一個鋼琴家。這個夢想會實現嗎?希望長大的妳不要笑我喔!對了,妳現在是不是有一個疼妳的人?他是不是像爺爺疼奶奶一樣疼妳呢?我希望,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忘記現在的勇敢。一定要當一個世界上最幸福、最快樂的人....From 十二歲的我」

你現在處在苦難中嗎?你受到欺侮嗎?你的夢想快達成了沒?或者你對你的未來充滿迷惘?你知道你有權決定你要過的是怎樣的生活,而且你知道長大其實很好,真的可以過很棒的生活嗎?然而要過哪樣的生活前,你要先愛你自己,把你自己的那道傷,那塊缺環補起來。沒有人幫助時就用成熟快樂階段的你安慰傷心的自己,如果連自己都沒辦法幫助自己了呢?也許你可以像愛看納尼亞傳奇的她一樣,把自己交給天使,交給上帝,因為祂懂你的過去未來,祂會化成生命當中最大的ok繃,治癒你的傷口。正如聖經上說的:

「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5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像綠色有氣泡的飲料,自閉得冒泡;像綠色巷弄裡花色條紋的貓,孤獨的跳;像吞了藥,現在不是現在,是深藍的過去,綠色的未來。心揪了一下,頭低了下來,什麼都不是什麼,夢在腦海踏浪而來,盜走了灘上的一片陽。

 寄居蟹自閉得吟唱 will u remember me?

 Will u love me?
 Will u kill me?
 Will u apple me?

 當留聲機的音樂都隨著浪,流洩得只剩最後幾個音符,他仍然在海角天邊孤獨的唱。激昂的唱。淚流滿面的唱。唱到世界都荒蕪,雲移動的聲音都裝滿了他愛的行囊。

 剩花,在遠方芬芳;今天的記憶,在過去翻攪;有東西走了,不完美留在邊角。徒留一個外表完整好看的椅,你訂製的牌子-可愛的自閉-自閉得可愛!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遇見 總像花園裡的豔紅 匆匆一瞥
 偶爾 我們的擦撞 宛若散落的葉片
 激盪出屬於這城市微弱的 火花

 那家燈火映射著 花的背影我的背影
 過往就像長長的影子般 越拉越長
 而氣息也逕自 越顯消散

 看記憶又好像透光的紅 和著詭異
 卻略顯安詳的樂曲而來
 在此刻的時間裡 夜晚時分
 沿著貓的軌跡 輕躍而上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聽方大同唱〈Sing Along Song〉企圖在三分十八秒內,完成心手術-沈澱工程。未完成。那再聽一首陳綺貞的〈失敗者的飛翔〉,然後在另一個三分二十七秒內,想像自己曾經是失敗者,「在空蕩的廣場,在廣大的海洋,我學會了退後的飛翔,退後在深邃的夢想」而那時,我又是如何重新站起來的?

 聖誕節前夕,海邊還是一樣的人聲鼎沸,海鷗在飛翔,我們的腳步輕盈晃蕩。像在跳舞,像要縱身潛入吞噬落日的海洋,圖更多的溫暖光芒。

 街道上真的少了那麼點聖誕氣氛。大家都相信聖誕老公公是假的了嗎?還是因為他們終於明白,耶穌是不是在今天生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就像那義無反顧的落日,轉身往黑暗裡去,照亮另一個世界的冰荒。然後另一個國度再度溫暖,我們的心,也再度澄淨如海洋。

 聖誕日,抵抗日。所以孩子你不要再當傻瓜。所以孩子你該學會如何真正的飛翔。來哼首歌吧!或者看著他的眼睛,五秒鐘就好。潮濕的城市裹著一道道的傷,那是一種你該奮力逃跑的警告。或者來海邊看看日落吧!很多關於美麗的祕密,總是在離別之後才開始。所以你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會哭?所以你終於知道愛為什麼如此需要?

 於是我們來到了海邊,輕輕的依靠,哼著歌,睡著了。我夢見你是海裡的一朵雲,我就抱著你在海裡飄搖。我很應景的在你身上塗了紅色綠色象徵聖誕節的顏料,你又變成了航向天堂的一艘船。路程上,我說著故事給你聽,並且按時為你梳理乾淨。聖誕節到了,我們還是這麼的有默契,知道何時該休憩,何時該奮勇前行。

 潮濕的城市裹著一道道的傷,我們早已從傷痛中挺拔重生。因為我們知道誰是聖誕老公公的小祕密,因為我們知道他的衣服為什麼鮮紅。記得像欣賞落日那般感動,記得離別時映射在藍色海洋裡的面容。聖誕日,紀念日。我們可以先一起哀傷。祈禱。最後完成未完成的心手術-開心工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午後的陽光,金黃色。崁在窗邊的玻璃裡。尚留餘溫,不離開。

窗的那邊是一座喧囂城市裡的避風港。有青草地,白淨桌椅,一對男女,幾個孩子,還有被幾個孩子逗得合不攏嘴的爺爺奶奶。

陽光的軌跡繼續南移,地球有再次被包圍的感覺,那當時,妳的眼眨了一下,地球與光再次彈開。我開始瞭解,世界有很多作息已經散亂,也許都是因為妳。

包括眨眼與呼吸的速度,包括回家的路線,點一杯咖啡的時間,還有品嚐美食時的注意力。就像蝴蝶效應一樣,妳一眨眼,天邊的樹葉就掉落,或一朵像花的雲彩又生成。整個世界,就是依循某種偽裝高明,卻活生生是個散亂如孩童的秩序,在運轉。

也別想那麼多。哪管後面的中年女子們拉大嗓門在聊什麼風花雪月?哪管這座城還有多少悲傷多少蹌踉?那裡有烽煙四起;這裡的陰謀夠深刻;算了吧!姑且在充滿金黃溫度的玻璃窗背後,小憩片刻,片刻小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冬天的北極偷來最潔白的冰床,讓初夏的陽光呼出最潔白的一口氣,融雪後的土壤長相斑駁,混雜著出埃及地的土壤,也長出了廿一世紀絕美的塑膠花。我們聽著冷冽卻臨近天堂的曲子,哼出屬於這個光年的美麗與憂傷,生死有時,歡笑有時,淚眼有時,恨有時,愛有時。

 曝光過度的感官過於敏感,好像你的髮是雲彩;歌聲是把地球唱進世界盡頭的The Beatles;手指撫摸過的表面都鍍上了舊約經文的封印;然後吸入過多的香氣不偏不倚的惹來心悸。

 曝光過度的靈魂過於敏感,夢裡的戰爭可歌可泣,一生的年日穿梭時空,醒來後的思緒瞬間糾結,也瞬間的空乏一片。是飄移太快,抑或是保守的心懷意念在對抗些許的不安於室?於是所羅門的衣裳繡著「凡事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上帝把宇宙爆炸的極光鋪在我的靈魂上,祂說:「光裡行走禱告,走過必見榮美,如瞎眼能看見,如死裡得復活。」

 慾望之海像光裡的磁爆,一絲曝光都有可能離經叛道。尚好喧騰有時,靜默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曝光有時,清淨亦有時。土壤包覆冰原回歸北極,夏季陽光找到屬意的藍色大海,感官在定位,靈魂安居心懷意念裡。這個世代的人都因為曝光過度的瘋了,而我正用The Beatles的瘋狂唱著曝光過後的唯美詩歌,用融化的姿態極限禱告。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聽音樂:http://www.thebeatles.com/hub/love/site/
同文刊載於[]
搬家了http://www.oui-blog.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當什麼都變得複雜,而且複雜到連找出線頭的氣力都沒有,而乾脆隨遇而安的順著另一個線頭走的時候,我們說他正在渴望簡單;或者說,他正在進行一份簡單。

之一

那是一個大街小巷都唱著陶喆的〈愛很簡單〉的年代。我們的心是澄淨,像海一樣藍,加上一點點的BLUE,有月亮拂過的光,以及一躍而下的悸動。路走得很簡單,風吹拂得很簡單,夢想很簡單,愛也很簡單。

之二

那是一個改朝換代,周杰倫唱〈簡單愛〉的年代。在熙來攘往的街頭,在嘈雜的車陣中,在一大片落地窗的映射前,在一個有外婆家、腳踏車、牽手、夕陽可以回憶的海報裡。你說那是一種情緒與簡單共犯的季節,當回憶開始復僻,而思念也悄悄的獨自復興起來。

之三

那是一個戴佩妮唱〈簡單〉,王力宏跟著唱〈一首簡單的歌〉,最後林俊傑唱著〈簡簡單單〉的年代。因為唱了太多簡單的歌,所以不知道何謂簡單,於是真的變成「我們都是泡沫,輕輕一碰就破」。那時候,受傷很簡單,要一個雨天很簡單,失望很簡單,哭泣所表達出來的語言-「持續,死亡中」也變得很簡單。

之四

那是一個全民標榜「簡單生活」,卻聽不見簡單的歌,而真正只能繞著小方框假裝簡單生活的年代。那些人在都市的中心,等同於在鄉村的邊緣,用簡單的外殼裝載不簡單的心表現簡單的自信與愛,在永恆的邊緣,稱為短暫。

之五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這個世界那樣的美好,他們在吵什麼架?家務事都搬上了警局。男人怎麼可以打老婆?」

邊吃著排骨麵,邊聽老闆這麼講著,光聽聲音都可以感受到他工作時雀躍的神情。

但是關於這個世界,關於真正快樂的人到底有多少?那個巷口吵架的男女會不會在下一秒就親吻?或者賣排骨麵的老闆會不會只是剛好今天特別快樂而讓我撞見?其實這些都極有可能,也是一種病態的表徵。然後我突然想起了陳奕迅的那首歌-〈這個地球沒有花〉。

就像藍色的花沉到果凍蠟燭裡變成了鮮艷的標本,這世界不是極樂便是極苦,分辨不出風的柔軟,也吃不進顏色。世界被包裝得極度美麗,但美麗卻又被看不見的邪惡壓得喘不過氣。怎樣都無法完整的取出,然後點把火燒了,果凍蠟燭的花不見了,人也不見了。

不過這只是剛好借題發揮,剛好的聯想而已。果凍蠟燭是同事送給剛上天家的小狗TIGGY的禮物,它當然是充滿了一份美意。我只是想說,這個世界需要救難的人太多太多了。前陣子才為了這種事情而莫名的難過不已,現在剛好工作忙將心思轉移了一些,但在我內心深處那份不捨的心情,總是永遠的存在,那它以後還是必須去解決。

在回家的充滿藍色氛圍的路上,我用有點擔心,又即將勇敢面對爭戰的心情來感受這一切。那朵藍色的小花會不會被燒毀我不得而知,只是有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就像公司階梯上美得太假的裝飾,還有太多人放假而讓辦公室顯得格外冷清的詭異氣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文載於《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請看更多關於色彩的文章:
http://www.oui-news.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當我們從老舊公寓的陰暗樓梯向上攀爬至頂層,然後輕輕將房門推開時,我們以為,至少我以為,看到的會是大片明亮的白,像是《四月物語》松隆子搬進/離住處時那間溫暖明亮的房間。

然而,當我們踏進房門第一步,所有人的喧鬧都瞬間安靜,那個空間場域,一片的白,幾近死白;微光透過窗簾於屋的某個區塊說它還有一點藍色;但是Sigur Ros的音樂配上一盞人人稱美,號稱是這屋內這個當下最明亮的發光體時,那種互相凝望且摒住呼吸的氛圍,的確有種令人說不出來的死寂感。

什麼都昏暗,什麼都看不太清楚,空間有模糊的白,有模糊的聲音,冷調而緩慢的動作,像是來到了迷幻天堂,被設計過的,密不通風。那一不小心,好像靈魂就會被瞬間抽離一樣,是瞬間沒錯,愛上之後就很難再逃脫,因為我說過了,它的宣告與包圍,真的充滿魅惑且密不通風。

離開房門時,我回頭看了一下這屋子的男女主人,黑白色系的衣服,被屋內的死白映射出更加死白顏色的他們的臉,以及屋內唯一清楚的照明物。

想像他們每天不開燈,就就著這盞燈在屋內運行,在佯稱能提供興奮與安全感的燈下互相的依偎,吸取一些溫暖。人工的,視覺上的,想像的,無法回頭的。如果燈忽然滅了,他們會不會突然的瘋癲或死去?或者突然想通了將窗簾與室內的燈光全部打開,將身上的衣物換成彩色系的?若是這樣,也好。

的確,這個城市的人們,冷調過頭。每個領域每個環境的每個人,都這樣萬頭鑽緒的在為自己的生命找出口。太多人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太多資訊建構他們的思維應該朝哪樣的方向前進。太多的知識份子太過有知識,太多貧苦的老百姓和未來形成斷層,但他們有比高級知識份子更柔軟、更謙卑、更容易轉化的心思。每個人不斷在屬世的城樓裡找一個發光體,能夠依靠,可給予溫暖與光明的,但是他們似乎忘了,自己來到世上時,就是一個美麗的發光體。

父母初見你時的微笑,赤子之心所帶來的歡愉氣氛,直接的需要,直接的擁抱,對與錯的熱切學習,貼心的問候,不假掩飾的親吻,真誠的流淚,以及青春的吶喊。不是進入了洪流就必須隨波逐流,也不是屬於真理的一切不再擁有。什麼皆從人的墮落而起,什麼也都可以從人的復歸開始,將屬世的設計的燈光關閉,我愛你是一個自然溫暖的發光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文載於《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請看更多關於色彩的文章:
http://www.oui-news.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海邊的浪花,偽裝成安全島上的五彩花朵,風揚起一片緩緩起伏的波浪。孩童的嬉鬧聲偽裝成耳機裡那曲〈Comforting Sounds〉;女孩的比基尼偽裝成中正紀念堂的旗海,我們正在熱氣逼人的都市中心,像《在黑暗中漫舞》的女主角一樣,瘋癲的旋舞。

夏季是偽裝起來的吧?在這濕黏又快速變幻的時代裡。太直接總是不懂得珍惜,或者忘卻了那就是熱情,那就是愛。所以盛夏光年,在我們的身邊應該要有沙灘、海浪,有刺眼的陽光,還有竹蜻蜓在我們眼的領土裡,輕輕轉動。只是,我們卻讓夏天變了樣,海風變成巨塔裡的颼颼冷氣;每個人的臉龐死白得像冬天的色調;《回憶》的片名在每個人腦海裡重複的播送;海祭用人潮與華麗的熱鬧取代了夕陽剪影的靜謐對話。

人們的感情呢?用片段偽裝成了永恆的甜蜜;宛若巷弄那幅塗鴉,魚想騎上衝浪板,用半調子滑行出一個人間天堂。上帝說:「不是這樣子的,你們要全心全意,愛夏天,就像愛我一樣。」

巷弄的塗鴉色彩繽紛,《69》的海報被撕了一角,不規則飄動著。那是警醒都市,夏季入侵的線索,於是〈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我們也要去海邊。脫下偽裝的皮衣,潛入藍色深海裡,讓敵對的人們從冰冷的加工區逃出,讓「愛你」的聲音,能從世界的入口,剽悍到宇宙的山嵐。

夏天,不流行偽裝;復古要大肆盛行,是率性而為,也是愛的,極致象徵。

───────────────────────────


(Mew - Comforting Sounds)

原文載於《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請看更多關於色彩的文章:
http://www.oui-news.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聽著她們唱〈愛笑的眼睛〉,我跟著擺動身體,微微笑著;然而,就是有那麼一個時刻,我們的心眼,竟會隨著那些音符,重新組裝,並且自然而然的想起另一首歌。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在我的認知中,南方的聖誕節,其實是五彩繽紛的裝點多過於白色雪景的,甚至能這麼說,在亞熱帶這地區,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冬季可言。然而,雪花飄不到我們的城市,但聖誕老公公即將來到的綺想,仍是夢幻般的縈繞在眾人心頭。

今年過耶誕的氣氛似乎比往日濃厚,也許是退伍的落差所造成的錯覺,但不管怎麼說,街旁的火樹銀花,各商店街的耶誕裝飾,或者各種有關耶誕的促銷活動,讓我這個幾乎呈現半冬眠狀態的生物,也嗅到了那麼點─耶誕節來了─的氣氛....(mo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連結:
http://www.oui-news.com/color/2005/12/white_dolls.html
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http://www.oui-news.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猜,那叫什麼雲?以前國中有教過。」路途中,妳突然這麼轉過頭一問。
「天哪!我哪記得?是不是什麼積什麼雲的?」我拼命從過往的記憶中翻出有關這種雲朵的資訊,可真是乏善可陳。
「嗯!那叫捲積雲,只要看到天空出現這種雲,就表示明天會好天氣。」
「當了老師果然不一樣喔!看雲朵的變化就能預知明天的天氣。」
「我不教地球科學...我全部也只記得這種雲!呵...」


詳全文:http://www.oui-news.com/color/2005/11/orange_1.html
五人共筆區: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那是一個綠葉與影子抓迷藏的下午,有風在輕吹,有白雲搖曳,我們從六樓的教室出來後,笑聲就此沒再停止過。你的臉蛋紅潤,像夏天可人的太陽,而那輕盈奔跑的姿態,更像陽台盆栽裡最鮮綠的嫩葉在空中漫舞。你是如此的在城市中渺小,但卻是如此的在我心中華麗。

 那是一個不屬於孤獨的下午,有那麼多人聚在一起,有笑聲、有哭泣、有想要一躍而下的慾望,但總有一雙扶助的拉起的手.....


(放送期間,全文請至共筆區
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閱讀:http://www.oui-news.com/color/2005/11/green.html#cm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雨天,躲進住處附近的百貨公司。一邊拍掉身上的雨水,一邊隨著電扶梯迴旋攀升。三樓的轉角豎立一顆人工許願樹,樹的旁邊有商家貼心準備的小桌椅、小卡片、小繩子。只要將想對父親說的話寫下,別在許願樹上,他會不會看見不知道;但或多或少像是一種節慶式的儀式,也像是一種心理的安慰作用。

 父親節到了,母親急忙的撥電話給我,要我快點打電話給父親祝賀,她說都下午了,沒一個人打回去,「他好像在等著什麼似的。」母親是很關心父親的,縱使曾有不愉快的過往,但母親總是試著改變看事情的角度,試著散發她愛人的勇氣。

 我除了跟父親說了聲「父親節快樂!」之外,並沒有多說什麼?也不是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有些在心裡面的話,在我們輕忽飄邈的對談間,總找不到對的時機說出口。那是一種傳統家庭式的美麗與哀愁吧!我們明明很想念他,可是卻找不到適當的方式去展現。就像我明明想寫些什麼,卻在五彩繽紛的許願樹後方,拿起相機,遮住臉,為的是掩飾一些莫名的慌張。

 「祝 爸爸/身ㄊㄧˇ健ㄎㄤˋ/ㄨㄢ事如意」
 「爹地,你又老了一ㄙㄨㄟˋ了,祝您88節快樂」

 那些卡片上,有祝福,有錯字,有中英文交雜,有畫得像鬼一樣的爸爸,不過那都是每個小孩對父親最真摯的祝福。至於我呢!我始終沒有留下想對父親說的話,也許是許願樹放在百貨公司裡,真是太商業導向;或者我提起勇氣開始寫下去,會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我選擇躲,隱匿勇氣,最後還是將心裡紛亂的斷句,暫時擱下。

 我恨他?我妒忌他?我錯怪他?我厭惡他?

 都過了。

 我想,我還是愛他吧!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等待電影開場前的二十分鐘,從長春路右轉伊通街,直走個差不多三百公尺,我被那滿天像魚鱗般的旗海給吸引住。入口的上方綁著紅色布條,白色粗楷體一千級字寫著「四平陽光商圈 行人徒步區」。

 那裡的燈火通明,人們悠閒的走著,他們的衣著樸實而不華麗,像是家鄉夜市,或者是日劇廟會裡常常見到的景況。繁華熱鬧的台北城裡,有這一處規劃過的樸實之地,在原本老舊的巷弄間,又營造出一點現代性的都會感,著實給人目不暇給,又想跟著魚貫的人們走一回的情懷。

 約莫六年前在附近的報社實習時,就曾來過這個徒步區。那時徒有紅磚道,就讓人覺得風雅十足,在裡面逛的感覺,就像參加什麼節慶一樣,就算人潮擁擠,也會被那些滷豬腳的味道、餅舖味、汗臭味,還有人情味給吸引得捨不得離開。

 旗海如魚鱗般層疊而連綿,藍色的天空透過旗幟的縫隙捎來了清爽的味道。人潮魚貫進入,像浪在奇妙的巷弄之腹探險,是悠游,也是陶醉。風輕吹旗海,魚鱗閃閃發亮,入口像魚在微笑,整個街弄都在游泳。在藍天下,在大海裡,我遇見了夏末午後的,自在快樂。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房間的佈置一直停留在百分之七十,最後百分之三十是最重要的,那也許像是極具精神標語的slogan,總要謹慎的選擇裝置,才會讓房間符合自己所想要的風味。

 尤其是那扇光禿得要命,斑白的簡單幾何圖案組合成的窗戶,讓人看了是極不舒服,嚴重影響到美觀以及睡眠品質。所以前幾天到WORKING HOUSE買了塊桌巾,自己將它裁成適當大小,用雙面膠粘得天衣無縫,還真的有那麼點風味不是嗎?

 颱風天的窗被扇得陣陣作響,死白的光透過斑白的圖形刺傷眼睛;剪條桌巾變成窗簾,光透過窗溶化成一片流蘇,因雨天而悶的心情頓時開心了起來,眼也變得柔緩。

 實在受不了沒有相機的日子,硬是用快壽終正寢的相機拍下它,接下來要換兩面白禿禿的牆了,趁這兩天弄一下,希望房間快點佈置完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