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968  

文/藍川芥

2004年四月,美國聯盟正比賽冠軍賽,紅襪隊輸掉了前三場,但意外的是,紅襪隊卻在自家的芬威球場奇蹟式的連續兩場於延長賽中逆轉獲勝,這使得前四天看球賽看到凌晨一點差點爆肝的球迷陷入瘋狂(兩場都打了五個多小時,甚至有廿一歲女大生因而身亡),幾乎陷入全城暴動的境界;而果真,紅襪最後再贏了兩場(連輸三場後要再連贏四場幾乎微乎其微),並和國家聯盟的紅雀隊爭奪世界冠軍。

紅襪隊位於美國東北的波士頓,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都在此,並且他是一個由英國和愛爾蘭的移民新教徒創建的極為「古典」的城市。他們有歷史悠久的傳統,擁有自省、刻苦、勤奮的宗教傳統,即便禁慾的律令如今已慢慢鬆綁,但是那種傳統樸實的生活態度,仍然藏身於每個人歷代相傳的觀念與血液裡。也許就是因為沈寂太久的原故,那種需要瘋狂、需要熱情、亟需咆嘯的因子,才會於這場經典賽中被大肆慶賀,爆發開來!

台灣人民悶太久,超想贏!

遠在東方的台灣,如同當年新教徒進入的美國東北,其實從國民黨「轉進」台灣之後,我們腳下這塊土地就也彷彿奉行禁慾主義似的,過著戰戰兢兢、剛正不阿、樸實無華、低著頭犁好我們腳下這塊田地的無爭生活。上一代相信「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也秉持著「吃虧就是佔便宜」的心態,在工作、家庭、社會上打拼,父母輩沒日沒夜的掙錢、養家活口,他們浮生若夢,也不曾想贏什麼,只要孩子平安長大就好,然後耳提面命地告訴我們:「要誠信、勤奮、不要爭、安分就好、很多大官大利不可能會是你的...」

說實在的,這麼多年過去,台灣人民表面喜樂,但內心卻是孤兒,父母的關懷是間接的、有時候甚至是限制的。我們像一群無父世代,我們不明白什麼是愛,也囚固了熱情與擁抱,我們心也隨著身份失去認同,感到一絲絲不甘。我們輸太多太久了,真的!我們好想贏一些什麼,好證明我們也行、我們也可以!於是多年來累積的「共同受難經驗」便轉嫁於早期(尤其是退出聯合國直到現在)的「棒球慶典鬥陣行」上。我在工作上、家庭裡的不如意,就隨著陳金鋒的大棒一揮飛出全壘打牆吧!我的孤獨、種種的不平等待遇,就在「愛台灣」的加油吶喊中獲得短暫的愛!王建民的伸卡球,剛好塞爆惡人的口,三振出局,請無言退下打擊區!此外,這樣的鬥陣行,不只是球場上、電視上,現在只要連上Facebook,都可以隨著朋友的po文與情緒高低知道比賽戰況。全台人民都在集體慶賀,這種氣氛極好,因此我們最終發現「原來我不是一個人」、「我的身份在參與加油中獲得認同與價值」,而這種「集氣」不僅僅是球員們力量的來源,更有可能是台灣棒迷們元氣活絡、靈魂復甦的絕佳招式!

從禁慾鬆綁的新個人主義

反韓、反核、反媒體壟斷亦是如此。一個是對國家、一個是對政府、一個是對財團,而發起者全是人民。我們著實可以看到台灣人民已開始從禁慾主義、國族主義的禁錮中跳脫出來,是一種新的個人主義(微型創業、特色咖啡館、小眾媒體當道等),重新整合的群體意識。雖然這些反對聲浪中,不乏「為了反對而反對」、「不知為何反對」的人們,但另一方面我也發現,新的個人主義充滿創意,也充滿互相監督、互相辯證的機制。有人反韓標語超有創意,但也有人提出反韓有理,但要自持、要尊重的觀念;有人整理出比專家學者更詳細的「反核、廢核、擁核、非核」等文章,供人們作出最理性的選擇;學生陳為廷親自上立法院質詢教育部長,也引出媒體壟斷議題的重大性。其實我們在在看出,人民想爭的那口氣,是自發性地想找到自我價值,以及對土地、對家園的愛的那口氣。

1983年,亞洲盃中日大戰蔚為經典,還記得當時就是半夜也要爬起來為中華隊加油,戶戶如此!那一場經典賽,由郭泰源主投,雙方在九局下陷入0比0僵局之際,趙士強轟出再見全壘打,一棒將中華隊送進洛杉磯奧運。1985年,國際棒球邀請賽,中日冠軍賽打到延長賽14局,當時中華隊7:8落後,但是亞洲巨砲呂明賜,在此時轟出了本場地三轟全壘打,而這支三分全壘打,也逆轉勝成功,為中華隊贏得冠軍!當時,我們家,還有鄰居的鄰居家,聯手群起歡呼!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電影《魔球》(Moneyball)敘述美國的「奧克蘭運動家」棒球隊,長期以來都是大聯盟中預算最少、二線球員最多的隊伍。排名不是倒數第一,就是倒數第二。但是總經理比恩(Billy Beane)卻不放棄,他慧眼識英雄,找來許多有潛力的二線球員,最後這支球隊竟然在季賽中創下二十連勝的紀錄,堪稱美國MLB史上最偉大的奇蹟之一。另外像是陳柏霖和桂綸鎂,就是在九年前被易智言導演欽點演出《藍色大門》開始走紅;而名作詞家方文山,也是在最低潮的時候因為被吳宗憲相中了那一百多頁的詞集,進而搭配周杰倫的曲,最終奠定寫詞一哥的名號!

人們總喜歡聽見奇蹟的故事,哪個人突然脫穎而出?哪支弱隊竟然贏了某支強隊?許多人都欣羨林書豪的際遇,他預備好了,也等到了最佳時機到來。只是,全世界可能還有許多像林書豪這樣的「潛力股」、「黑珍珠」被埋沉沒在茫茫人海中,甚至一輩子都無法綻放光芒。許多人不禁要問:黑馬滿街跑,然而伯樂到底在哪裡?

韓愈曾在《馬說》中提到:「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所以伯樂本來就比千里馬或黑馬更希有。大家都想當千里馬或黑馬,不想當伯樂,因為一戰成名的感覺很棒,尤其又能聚鎂光燈於一身,且可直接影響世界。但你有沒想過,也許你是當伯樂的料?伯樂通常很低調,能認出某個人身上的潛力與特質,願意製造機會,更重要的是擁有「陪伴」、「捨己為人」的心。

很年輕的時候,我樂於當黑馬,總是亟欲證明自己可以,想要讓人驚艷,後來我也真的很幸運,遇到一些伯樂的賞賜與幫忙,以黑馬之姿贏得了幾次文學獎。但隨著年紀漸長、閱歷更豐富之後,我反而變成一個喜歡人家來問我問題,並給予機會的人。學校學生的來訪、寫作上的請教、幫忙寫推薦信,甚至在一次偶然邀約對方來幫忙犢報撰文後,也開啟了對方的文字創作熱忱,並且助他贏得好幾個文學獎。

那麼如果最重要的伯樂一直沒出現怎麼辦?除了耐心等待,就是要常常懂得為自己創造機會。犢報就曾經在沒有正式徵人的期間,收到一些自我推薦想來實習的同學,有些同學很優秀,直接就成為了編制內的員工,你說犢報的主管是他們的伯樂嗎?我覺得遇到這種免費又優秀的同學,一般企業主管多半都會願意收,所以主管不太算伯樂,重點在於他們自己推薦了自己,為自己開創了機會,並且讓這些企業不留下他們都難。他們才是他們自己的伯樂!

英國心理學博士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曾說:「人不是生而幸運,人創造幸運。」一匹好馬在成功之路奔馳太久了,他會渴望一份幸運,否則他的成功可能會被稱做「苦盡甘來」或是「終於熬出頭」之類的標題。你會希望林書豪慢慢打到30歲才獲得先發,才開始林來瘋嗎?一定不會。所以丹東尼教練為他創造了幸運,而你要不要也為你身邊的好馬(或你自己)創造幸運? 快點幫他引薦、提點他,或幫他馬兩節,鼓勵他休息片刻繼續再上。先成為他人的伯樂,下一次也許就換對方成為你的伯樂了!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妙妙與蜘蛛人  

 

答案是:那就拿出預藏好的網子,撒向他!(亂入...)

這是一生當中,你鐵定會遇到的事情。在某個時期的某個角落的某個姿態或想法,都可能換來別人說你好像誰誰誰。你穿上某件圍兜兜活像小叮鈴;還有這姿態像極了蜘蛛人;未來可能同學會說你的歌聲像某漂亮女星;或者你頭髮剪壞了又像個凸槌的喜劇男演員。如果別人這麼說你,你該怎麼回應?

我建議你不要急著說,我誰都不想像,我只想要作我自己,我想要走出自己的風格。而這常常是現代社會的衛道人士所捍衛、所緊抓不放的。

你從小到大總有個模仿與學習的對象才是,父母、師長、某位你欣賞的成功之士。很多錯誤的路,你想模仿的對象都已經走過了,你向他們學習,可以省卻很多「不必要」的矛盾與混亂。然後等你學習到了那模仿對象的精髓之後,你才真的能夠說,你想要作你自己。你可以開始去走你想走的路,去迎戰那些「必要」的矛盾與混亂,以及隨之而來的甜蜜成果。

年輕的時候,被說很像誰,應該是值得開心的事。因為不管那對象是好是壞,都可以引為借鏡。如果口口聲聲跟著潮流說要「作自己」,但你卻壓根不瞭解自己,毫無依據,這樣很冒險,也很傻。

上帝說我們每個人受造都是獨一無二的,祂希望我們作祂眼中的自己。但祂也從來沒有說,你不需要模仿與學習,你絕不可以像誰誰誰。此外不要急於在與你很相像的人當中,刻意塑造自己的風格,好營造出假象的獨一無二。有時候就是很像,那又怎樣?只是「很像」由其它人判定,只要你自己是活得開心快樂,是作上帝要你作的事情就好!

不要跳過可以模仿誰,可以像誰的那個階段。因為跳過那個階段的作自己,到頭來都作不成自己!

-------------------------------------

正宗喜感妙妙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miumiu928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8423325.jpg 

文/藍川芥

「她不是不會笑,是替自己定下了不能笑的規定。」

有看過前十集完全不笑的松島菜菜子嗎?而且她不施胭脂,

身著萬年戲服-一件米灰色羽絨外套配上平凡無奇黑褲黑皮鞋,頭頂灰色鴨舌帽,然後手提有如小叮噹四次元口袋的手提公事包!這回她化身為到府服務的家政婦,只是她完全不笑、像機器人一樣使命必達的詭異行為,卻也為這部日劇創造了高收視率。尤其當最後一集菜菜子終於展露笑顏時,全部的戲迷們都淚灑電視機前,收視率瞬間標破42%,也一舉贊助此劇榮登日劇史上收視率第三高!(40%,僅次於1983年「積木倒塌」的45.3%,和2000年「美麗人生」的41.3%)

菜菜子在戲裡飾演的三田,因為一次意外失去了寶貝的丈夫和孩子,她的婆婆詛咒她:「一直到死,一輩子都不能笑!」三田也因為自責,覺得太多的笑容讓厄運纏身,所以就真的規定自己永遠不能笑。心裡不能有任何情緒情感,她的心根本是空的!

我們也曾經因某些傷痛,為自己下了某些規定吧?例如「不要再相信男人/女人」、「不可以有任何期待,才不會有落空而帶來的傷害」、「我要過得很好,讓對方後悔至極」等。只是有些規定,反而讓自己越來越沒有情緒,越來越不像原本的自己,表面上看起來好像獲勝了,但內心卻空虛得很。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eat_pray_love.jpg   文/藍川芥

I've been there.「我到過那裡。」到過哪裡?清境農場?墾丁大街?或者遠一點的沖繩?還是要搭十幾小時飛機才能到達的布拉格?

NO!NO!我再說一次I've been there.那裡,指的是「悲痛」。有時候,悲痛宛如一個特定地點,時間地圖上的一個座標。有讀過《心圖》這本書嗎?上面就有一個悲痛島呢!

如果有一天,我的女兒跟我說:「爸!我想一個人去旅行!」我絕對只會講一句話,那就是:「注意安全!」我非鼓勵她能像片中茱莉亞羅勃茲飾演的小莉一樣,勇 敢的往美麗無奇的偉大航道邁進,可以從美食與時尚中瞭解自己的身形的美好,從人與人的互動中體察平常失喪的情感,縱使憂傷如時間凝滯般膠著於心,但那些過 程絕對比死讀十遍聖經更接近上帝!

人一輩子,一定要單獨旅行一次!而如同電影《練習曲》的那段話:「有些事現在不作,一輩子就不會作了!」我蠻後悔學生時代沒能出國旅行或留學,一直到我第 一次單獨旅行時,已經當完兵出社會打拼了。當時雖知用沸騰的心感受世界,是多麼的美好!但那樣的時間短暫,食髓知味卻已無法復返單獨之身了呢!

所以,鼓起勇氣單獨出走一次吧!要出國的快出國,要環島的快環島,電影裡的茱莉亞羅勃茲無法代替你完成心靈之旅,她只是在呼喚: 「Attraversiamo」聽到那義大利語的美妙音節了嗎?那是一份邀請正說著:「我們過街吧!」讓我們一起從悲痛島越過街吧!在長長的單獨的旅途 後,每一份的體悟都將慢慢堆積成心圖裡的幸福之丘喔!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4906.JPG  

文/藍川芥

你的眼睛/像顆水晶通透/裡面有一個無窮無盡的宇宙/小小的你/在你小小的夢裡/把我所有大大的事情/都吹進風裡...(陳奕迅-Baby Song)

親愛的大小孩和小小孩,今年的聖誕節很特別,這次不再是兩個人過,也不是一群人過,而是只有三個人,然後在溫暖的家裡度過。

寫下這些字的同時,正好聽到了陳奕迅的Baby Song,我覺得很切合我現在的心境,好像一切一切再大的事情,都不及你們小小的夢想,不及你們母女都擁有的,一顆單純和善良的心。

我想對小小孩說,今年妳打破爹地和媽咪度過聖誕節的慣例,我們沒有往昔的雙人聖誕大餐,也沒辦法在教會一起看戲劇演出,然後和弟兄姊妹共度聖誕夜,而是和妳這小朋友在家裡面度過。雖然今天的妳跟一兩個禮拜前、一個月前的妳沒有多大的不同,一樣可愛、愛笑,一樣愛人抱,也在睡前鬧了一會兒,然而爹地想在今天要再次告訴妳,妳對我和媽咪來說是非常特別而寶貴的,就像陳奕迅阿伯唱的「Baby Song」的歌詞一樣,只要看到妳如水晶通透的眼睛,就好像看到了無窮的宇宙,然後再多煩惱的事情,都因著妳的笑,吹進了風裡。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好像有種魔力,可以讓人再活過來的魔力。我不知道如何跟妳完全的表達那種感覺,也許要等到妳也成為母親的時候,才能體會吧!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ut_頁面_11.jpg

文/藍川芥

死之記憶1─我們急馳在花東台九線的公路上,那天的天空爆藍,窗外的景緻就像  外公臉上的皺紋一樣,看美麗在歲月中感嘆。車窗外的風和日麗實在和內心的糾結亂不搭軋,但那卻也緩和了我們凝重的不發一語。收到外公病危通知的那個早上,眼淚開始跟回憶投降,「如果我又再次傷心難過了?我要投奔到哪個懷裡?」、「你那台語的禱告詞,讓我有安全感!但也許再也聽不到。」、「還有一條溪畔我們約了要去,你總是走在最前方帶領我們啊!」五個小時的車程,像是開往死亡的判決渡口,最終死神敗訴,但我也開始意識到,真的有死亡這回事!

死之記憶
2
─狂聽Maximilian Hecker的那個秋天,生命發笑諷刺,「愛情一點也不可靠」的咒語喃喃運行,原來「深愛著的一個人,隨時可以臨陣倒戈,不要就是不要了,請問還有什麼是恆久可信?」。我把自己鎖在漆黑的房裡,一動也不動,任憑微光在身上游移,又像蛹死了般,微微顫抖得哭泣。你們全是我的敵人,都是殺人犯,「所有人都是造成我失戀的共犯結構!」的聲音撐爆了我的腦!我好痛苦,我快死了,而那無疑對於死亡的愛與痛,都在當時被徹底攪動!

死之記憶3─所有人都圍過去病床,我站在門口遠遠的看著,四周黑暗,而病床周圍卻發著光亮。他們的神情凝重,但沒有哭,至少我知道她是沒有哭的。王媽媽(化名)過世了,不過還好她走時神情寧靜。記得她常跟我說:「所有的孩子就屬小琪最貼心,記得跟她說不要像我一樣工作狂,忙到忘了照顧身體」我記得最後一次探望她,她還說要快點好起來,然後跟全家人去郊外踏青散心,儘管當時她已氣若游絲,縱使這願望最終落空,但她的樂觀開朗,周圍的人都感受到了。死亡,怎麼好像擁有了美感起來,尤其關乎那一輩子遺留下來,死亡帶不走東西上!

死之記憶4─孩子誕生後五分鐘,我被叫進了產房,她躺臥在冰冷的,整個是血的手術台上抽搐,而我則面臨一連串的死亡選擇題。要繼續藥物過敏還是繼續打止痛針?要打凝血劑還是切子宮?要簽還是不簽?要活還是要死?妻子產後大量血崩的那天,我的身心也崩壞了好幾遍,十二個小時的急救與等待,每一口呼吸都是痛。我並不是害怕孩子未來沒有媽媽,而是害怕再也沒有人跟我吵嘴;害怕忘了妳的笑聲;害怕妳插管和傷口是不是很痛很痛?害怕剩下半條靈魂怎麼活?為什麼一個孩子的出生,竟差點要用妳的命換來?只是術後的妳望著寶寶的露出的微笑,好像一切的危險沒發生過;反而事發當下妳告訴自己,要不斷禱告、要勇敢。生命,真的千金難買,誕生與死亡,其實都極其偉大!而術後三天,妳終於安心地在我懷裡掉下了第一滴淚!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042013183126.jpg  

勇氣施展障礙的療癒小品。

阪急電車-單程15分鐘的奇蹟 Hankyu Railway A 15-Minute Miracle 2011 [日]

觀後評分:★★★☆(3.5/5)
影片介紹:http://www.youtube.com/watch?v=hXPmrl7jmYY&feature=player_embedded

文/藍川芥

日本女性作家有川浩銷量超過24萬部的暢銷小說《阪急電車》將改編為電影2011年初夏上映,影片邀請女星中谷美紀主演,戶田惠梨香等演員也將出演該片。影片以從兵庫縣寶塚車站到今津車站共八個站,十五分鐘車程的阪急今津線為舞台,講述電車乘客們的人生。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timewithyou.jpg 文/藍川芥

親愛的小小孩:

歡迎妳來到這個世上已經兩個多月了,也很開心妳是個漂亮的女娃兒。今天是2011年的12月11日,又稱「李大仁日」,為什麼叫做「李大仁日」呢?因為有一齣台灣的當紅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裡頭的男主角就叫做李大仁,他因為太癡情、太接近完美,因為太愛女主角但又怕失去知己、哥兒們的「這輩子最好的朋友」的地位,以致於要自己「努力、盡可能不要愛上對方」(因為他心想對方不會愛上他),但只要女主角發生任何事情或要求,又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好男人形象,使得全台女生為之瘋狂,巴不得身邊都有一位李大仁作伴!

今天晚上,爹地和媽咪也為了這齣戲的結局,討論了老半天!到底李大仁有什麼好的?為什麼非要李大仁不可?還有因為妳是女生,所以也要來跟妳談談,怎麼樣挑選一個適合的男朋友?如果遇到類似李大仁這種咖,妳要怎麼應付?

我們從討論李大仁先!如果妳在生命裡遇到一個像電視那樣的李大仁,妳要先問問自己是不是電視上的程又青?因為只有電視上的程又青跟電視上的李大仁可以那麼麻吉、那麼彼此瞭解、那麼契合程度百分百。如果妳不是電視上的程又青,妳就要想想電視上的李大仁就真的「可能不會愛妳」!所以結論之一是,妳要先瞭解自己是怎樣的一個「程又青」妳才知道妳在現實生活需要怎樣的一個「李大仁」!妳的另一半的確是要妳這輩子異性中最好的朋友,而什麼是最好的朋友?就是無話不說、彼此瞭解、信守承諾、跟他在一起很舒服自在、可以接受你的優缺點、讓妳很有安全感的一個人!

接著我們看看「李大仁現象」為何風靡?為什麼每個男人好像都輸給了他?他其實反映出爹地跟媽咪這個年代台灣女生的苦悶與台灣男生的悲情(我希望到妳那個年代時已經恢復正常)。好多女生還沒結婚或不敢結婚,都是因為害怕婚後不幸福,因為我們這年代的離婚率接近每兩對就有一對離婚,非常恐怖。再來要不就是找不到體貼、善解人意、死心塌地從一而終的男生,好像優質男生稀少到可憐早被搶光;另外男生因為沒有人教他們如何成為一個肯負責、有擔當、高度忠誠的另一半,加上現實生活經濟考量,早就不會給你有太多時間好好規劃人生、更別指望製造生活情趣了。所以為什麼女生總想有個形而上的「李大仁」,而男生總想有個形而上的「沈佳宜」(這是我們今年當紅的電影「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女主角),因為形而上滿足缺乏,而現實總是殘酷的!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83346_10150376189287492_128847737491_8303924_421820482_n.jpg  

文/藍川芥

一個運動的興起,總是起源於一個人先有意見、先發聲,當意見領袖揭竿起義之後,同意其理念的人便一同加入、聚集,形成有具體訴求的運動!

仍持續進行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便是由加拿大的反資本主義Adbusters雜誌發起,這股對抗資本主義的經濟課題,早已從「阿拉伯之春」、「倫敦暴動」、印度的「反貪腐」持續延燒開來。而最多響應的是一群年輕人!

有一位採訪占領華爾街運動的記者在他的部落格談到:「在紐約的祖卡迪廣場上,我很感動。這些平常被形容成草苺族,只關心八卦,腦袋空洞的年輕一輩,教了我很大一課。讓我最感動的,不是他們的慓悍或熱血,而是他們的理性。」

遠在台灣的年輕人看到了這個新聞,不知道有甚麼感想?原來總被上一代視為莽撞、無知的年輕人,竟然能那麼理性的,為著自身權益與大鯨魚對抗(也許還代替了老一輩的人們來出口氣)。其實我很羨慕那群站出來勇敢發聲的年輕人的氣度,他們也許知道這樣的發聲可能起不了太大作用,他們手無寸鐵、只有人體麥克風傳遞消息,他們有的被逮捕、有的被驅離,但是他們就是去做,做就對了!讓媒體、讓政府聽到群眾的心聲,就達成了既定目標。

我們也曾經有很多不滿、不解、不悅。但我們頂多占領球場、占領網咖遊戲機、占領臉書、占領公園角落的長板凳,然後多半是一個人,頂多兩個人。結果日復一日,年紀不斷增長,不滿、不解、不悅也不斷增大。好不容易湊足了一群人,沒有人願意當老大喊衝,衝了也因目標不明確、失去理性的腦充血,最後又不了了之。

文章標籤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