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算應證了我的假設,「世界上總有存在著一些連自己也猜不透的偏執感覺的一群人,而那些偏執狂如果將之與以分類的話,也一定可以劃分出類似感知的更小群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2003.10)

 「‧‧但總覺得你和我一樣,都是會想很多的人。像我們這種人,就是那種說穿了很會替自己找煩惱的人,很多事情總是缺乏了那麼一點勇氣和決心。」

 她是在很突然的情況下寫了這卡片給我,而我也是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收到這卡片。她在卡片裡說到,她跟我不是很熟,而的確,我跟她真的不算很熟,只是偶然的幾次聊天過後,總會在心上附上一層「心有戚戚焉」的感覺外衣。現在回想起來,確是如此。

 關於學業、愛情、家庭、自己的煩惱,我不全然清楚她所煩憂的癥結點在哪?只知道她也是會想很多的人。我想她應該能夠深刻體會「有些不該想的事,卻瘋狂偏執的想起」﹔或者「有些簡單能處理的事情,卻將它想得過份複雜」的那種痛楚。而屬於「最高級」的痛楚,我想莫過於「我的想法是對的,對方的想法也是對的,但確無交集」的那種焦著狀態。總之,過分偏執以致於造成的過分焦著,到最後好像只是苦了自己,就算是我們想堅持自己的想法,到最後不會是因對方(已經轉化於自省),反而是為自己所衍生出的其他想法所推翻打敗。

 指導教授以及論文方向,她已經反覆省思多少次,並且預設了多少的門路,但就我們最後談話的印象,她似乎還在各路人馬與思路間遊走當中。很多人會說,「她就是做哪種題目,跟定某種老師,而且會寫得很好的那種人。」但誰知道她這樣猶疑不定的偏執,是真的猶疑不定,還是因為希望想得更仔細,而造成的猶疑不定?而且那大部分人鐵定不會也不可能猜到她到底是怎樣的打算以及想法的,因為某種程度上,我想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那麼打算那麼想。

 我終於可以大膽的應證了我的假設,「世界上總有存在著一些連自己也猜不透的偏執感覺的一群人,而那些偏執狂如果將之與以分類的話,也一定可以劃分出類似感知的更小群人。」關於這種發現,我想應該不亞於牛頓被蘋果砸到而發現萬有引力的喜悅,尤有甚者,當中更摻雜了些許安慰。於是乎,她會偏執的選擇那個男人,而不選擇大家看好的另一個男人﹔她會瘋狂的搭上往日本的飛機,然後跟同學謀串一套類似「逃亡大計畫」的說辭來騙家人﹔或者在父親出殯那天,仍毅然決然地參加大型考試。我想那種種大家看來很「反常」的行為,鐵定是她反覆思索許多次,然後慎重作下的決定。我不能全然知悉她是怎麼想的,但我愈來愈能體會她為什麼會那麼作,撇開思路過程,那還不就是小小偏執心態所引發的小小偏執狂在作祟。
 
 你說《少年北野武》裡的北野武,是否也存在著某種程度上「拜師學藝」的偏執,他就是喜歡那個喜劇老師,否則他也不會在紅燈區的歌舞班子當中,穿梭於一個個裸著身體晃動乳房的女人,然後辛苦地學習踢踏舞。然而或許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對某事某物的特別偏執,但是相較於他們,我想我的偏執範圍還有想像範圍真的是大他們許多。因為光是寫著這個主題,想著「我為何是偏執狂?」就足以領先他們而開始自討苦吃起來。

 前陣子我思索著「我應該先服兵役還是將論文趕完?」﹔以前我寫著「我們親吻,但為何不是情人?」﹔更早以前我苦惱著「愛情到底是什麼?」。你知道要成為所謂的偏執,決不是單單一個想法的萌生或快速決定就算數,而是在想法之中存在著某種揮之不去又反覆出現的心緒感知,以致於每一種想法產生後都會想得非常久。有時還會出現厭煩、嚴重到想將自己腦袋剁下來的荒誕心態產生。而現在呢?我思索著「我們什麼都互相了解,但是為什麼體重不能讓我知道?」這種更怪的問題(我說這可以提升至愛情的觀點你信不信?)﹔或者「想念情人的頻率是多久?」(經仔細比對驗算後是三小時)的無聊念頭。沒辦法,我就是會想那麼的多,而且有些想法都摻雜了很多我自己也說不出來的偏執感覺,而這不知是困擾、享受,還是睿智?

 決不是睿智吧!我想。如果她看到了我寫的這些,應該也會在心上附上一層「心有戚戚焉」的感覺外衣,然後大聲喊著「不可能!」的類似話語。我只是想說,有這種偏執狂真的很煩人,說難聽點是小心眼、變態,說好聽點是有個性、慎重考慮。偏執狂決不是缺乏勇氣和決心的(我對她說的後面那句話並不贊同),我想我們都有勇氣和決心,只是比別人來的慢,比別人考慮更久一點而已。我們還是擁有自信以及能夠找到安身立命的神奇力量,只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作祟不是嗎?
 
 我想我們都無法快速的擺脫身體內潛藏的偏執因子,我們還是會在有生之年變身為幾次偏執狂,不過就像我先前說過的,我總算應證了我的假設,「世界上總有存在著一些連自己也猜不透的偏執感覺的一群人,而那些偏執狂如果將之與以分類的話,也一定可以劃分出類似感知的更小群人。」我想我和你就算是那一小群人的一員!這樣想想,心裡面也會欣慰許多。

 「就像卡片寫的,我不能為你作些什麼,但是我會替你加油的!」是啊!你是不能為我作些什麼,因為你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想?或者你想不到我根本自己也不知道想法的始末更迭。我想你那偏執的心只是會在遠遠的地方為我這相同偏執的心默默加油,靠什麼呢?靠一種心照不宣的感念吧!謝謝你囉!朋友。願我們能代表偏執界的瘋狂成員們於地球上,繼續的安身立命下去。

創作者介紹

=有感の藍川大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吳振作
  • 這篇文章時在令人百感交集...太多的往事 太多的美好 太多的誤會
    雖然時間會沖淡一切 但發生過的故事卻永遠那麼清晰
    我們都是屬於自己的小小偏執狂 酖溺在自己的小小快樂悲傷裡頭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