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藍川芥

 「魔幻時刻」是攝影上的用語,意指每天的黃昏接近夜晚之際,天空會出現短暫絢爛的色彩,這也是一天最美的畫面。

 不知不覺地,2008年就這麼過去了,昨晚絢爛而短暫的火花,在腦醒之後真的宛如記憶裡的魔幻時刻,靜謐的來,而揮別得不切實際。




 這次的煙火很不好看,一點驚喜感也沒有,稱不上什麼魔幻時刻。不過,難得二十多個人聚在一起聊天、打屁、玩遊戲、等跨年,情感之間的交流遠勝於那種看煙火的儀式性行為。魔幻時刻是一種奇蹟,而我們再度聚在一起,好像也是一種奇蹟!

 糊里糊塗昏睡起床之後,我們選擇了《魔幻時刻》(Magic Hour)這部日本片來看。要看之前妳還一直問我好不好看?會不會冷場?我有一點不敢打包票的先談談我看日本電影以及日劇的心得,然後用信心告訴自己,在票房還有各項數據以及自己尚可的直覺加持下,這部片應該是蠻搞笑又蠻好看的吧!


 開始大量看電影,是從研究所念了「電影理論」這堂課之後,而開始鼓起勇氣一個人去
看的第一部電影就是《藍色大門》。其實我蠻喜歡自己一個人看電影,或者說我必須學會一個人安靜的看電影,因為一來以前我看的電影都是比較冷門、影展類的電影,二來是因為我必須在安靜一個人的狀態下,才更能夠體會電影語言所要闡述的意義。

 不過隨著研究生活的過去,隨著電影語言的感之退化,除了漸漸能接受好萊塢電影之外,我開始選擇那種簡單、黑色幽默,但又別具意義的電影(EX.近來台灣的海角七號和冏男孩等),而其中日本電影更是老早就具備了這各方面的條件。

 話說回來,《魔幻時刻》這部電影,一開始的鋪陳還真令人捏把冷汗,深怕一個沒劇情加上不好笑就慘了。還好沒有多久好戲上場,佐藤浩司的演技真是沒話講,狠可以狠得很令人討厭,搞笑也可搞笑到讓人噴飯。一個好的演員就是這樣吧!演什麼像什麼,好笑的地方絕對要比觀眾更冷靜得不能發笑。除了整片好笑得橋段之外,我更喜歡《魔》片帶出的深刻意義-每天的魔幻時刻就像傳說中的綠光,就像人生出現奇蹟一般,無法用畫筆描繪,無法用簡單的言語述說,一切的感知,只能等待再等待能一刻出現,然後用心體會。

 有時候,魔幻時刻不會按時出現,有時候可能被雲擋住了,有時候可能是自己無法在那時親臨現場。但是「你如何再次看到魔幻時刻呢?」那就是等待「黎明」的到來。只要等待,在太陽初昇的時候,我們仍然可以看到那魔幻般雲彩的變換,我們仍能用悸動記下這令人發顫的時刻。

 昨天,我們利用天晴的下午,到士林官邸逛了逛。好久沒來了,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大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吧!那時的士林官邸還沒整建,還用層層的圍牆圈住。現在經過整建後,整個是也變得寬闊,花草樹木的修剪與安排,更增添了些許的雅致,很適合散心,很適合拍照。







 這天的風有點強,空中雲層幻動也極為快速,偶爾露出藍天白雲,偶爾又是灰濛一片。將近夕陽西下,天邊開始鋪上漸層橘,然後是漸層紫,慢慢的粉紅色跑了進來,甚至還有綠色、藍色隱約的暗藏在其中。我開心的跟妳說,「魔幻時刻耶~」妳也開心的跟我說,「對啊!對啊!」何其有幸的我們在一生中可以一起看魔幻時刻的時刻又多了一次。你覺得這種小事情有什麼好掛念的?但是對我而言,這就是值得紀念的一天哪!不是什麼節日,也不是生日,就只是365天當中平凡的一天,但確是有人陪伴著在身邊看著美好的事物,一起分享喜悅,這就是我們在一起的目的,不是嗎?




 晚上,去看了另一部妳想看《澳大利亞》(Australia)。這部夾雜著種族、愛情、親情的小小大時代的戲碼,的確還蠻讓人噴淚的。妳問我這跟《魔幻時刻》比起來,哪部比較好看?「這怎麼比啊?」我說,不一樣的調性,一個搞笑又充滿意義,一個感人到肺腑到心底,「都好看!都好看!」而好萊塢電影就是那麼的積極、正面到有點不可思議、有點造假。然而電影很多都是「安排」出來,都是「捏造」出來的;就像台灣「鄉土黃金偶像劇」也是一樣,哪會一天到晚那麼多設計陷害曲折離奇的事情發生?為的不就是要拉攏人心,讓人感同身受,並且在默默地移情作用底下,讓心情稍為寬慰,等待奇蹟真的出現嗎?

 回想一年接著一年又過去了,我們的人生宛如最樸素的電影,緩慢的繼續上演著。生命中會有很多的不舒適、不合己意。我看到有人許下很多革新性的願望,有人在年底瘋狂放肆一晚說要作自己,有人在新的一年頭一天就又面臨到棘手的人生課題;有人被關,有人死亡,有人自己一個人許下新年願望,有人默默掉淚,有人昏睡得什麼也不想。而就在我寫下這些隻字片語的同時,我也正面臨著黑暗的暴風來襲!

 會寫東西沒有什麼了不起,會拍照真的也沒什麼了不起。會發脾氣,會認清事實,會快樂,會難過,那是正常的,因為這就是生活,而一個人在一起也好,兩個人在一起也好,都是在完成一個「過生活」的體認與進程。而所以有生活才需要有魔幻時刻,而因為有魔幻時刻,才讓我們的生活能夠有盼望、充滿著好萊塢式的樂觀積極,充滿日劇般黑色幽默的態度。

 生活是辛苦的,而淬煉總是真的。就像蹲下是為了下一次躍起能跳得更高,看見更美麗的風景一樣。惡魔花一輩子試圖摧毀我們,但魔幻時刻總是用一秒鐘,就又將我們拉起。這就是造物主的精心設計,神,總會用最奇妙的方式,讓我們甘心樂意的「過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川芥Aikawake 的頭像
藍川芥Aikawake

=有感の藍川大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