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missinglink.jpg 

文/藍川芥

這是一個有那麼點晴朗,但空氣中略顯窒悶的下午。你可以想想好幾千公里外的冰島火山,爆發的悲傷持續蔓延;又稍遠一點的惠妮休斯頓,正持續倒嗓的為了她最後的尊嚴賣力演唱;LOVELIFE的同時,一群人正屠殺著海狗,宣稱海狗油比魚油更滋養...我在一個小小屋子內,一切平安的討論著青年人的未來,報紙的走向,還有聽她的故事。

因為是缺少了什麼吧!在人生這個圓裡,以致於那些不想成為離經叛道卻變本加厲的離經叛道的事情,像披著一串難解的亂碼,不斷發生。

她說,長大之後,成為基督徒之後,開始理解到人生某些的不完美,是因為來自於某個階段的缺環。而她的缺環是「童年時期缺乏的美好生活。」所以長大之後,她會很有計畫的彌補小時候不快樂的那個缺環,她看納尼亞傳奇,她看童書,她聽兒歌。有時候她作夢時會夢見兩個她,一個是小時候那個難過、失望無助的她;另一個則是長大成熟,一切健全又快樂的她。她總是在沒有人能幫助的時候,用長大又成熟的她,來安慰幼小可憐又受傷的她。所以她能越來越健康,缺環也慢慢的被彌補起來。

每個人都有缺環,尤其是現在的年輕人,承受著比過往人們更多的衝擊、剝離、超齡的受迫性成熟,缺環更大。有時候覺得年輕人很自私吧?那總是因為本質裡有著莫名的躁動與害怕,所以自私。於是,你必須花更多的力量來彌補這個缺環,在沒有人幫助的時候,學會怎樣的幫助自己。

最近劉若英的MV「我不想念」,我很喜歡,而且剛好也是另一種自我療癒,填補缺環的方式。MV裡,長大後的劉若英讀著十二歲的自己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一封信,信上說:

「給長大以後的妳:現在的妳是否已經在為妳的夢想打拼?是否已經成為世界一流的演奏家?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當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應該已經是個大人了。真好,我一直嚮往當個大人。妳可以告訴我,當大人的感覺是什麼?好玩嗎?快樂嗎?幸福嗎?如果當一個大人真是那麼有趣的話,我還真想快點長大呢。因為大人可決定,自己想做的事。十二歲的我,還不知道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我每天只是拼命的練琴,為的就是希望未來成為一個鋼琴家。這個夢想會實現嗎?希望長大的妳不要笑我喔!對了,妳現在是不是有一個疼妳的人?他是不是像爺爺疼奶奶一樣疼妳呢?我希望,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忘記現在的勇敢。一定要當一個世界上最幸福、最快樂的人....From 十二歲的我」

你現在處在苦難中嗎?你受到欺侮嗎?你的夢想快達成了沒?或者你對你的未來充滿迷惘?你知道你有權決定你要過的是怎樣的生活,而且你知道長大其實很好,真的可以過很棒的生活嗎?然而要過哪樣的生活前,你要先愛你自己,把你自己的那道傷,那塊缺環補起來。沒有人幫助時就用成熟快樂階段的你安慰傷心的自己,如果連自己都沒辦法幫助自己了呢?也許你可以像愛看納尼亞傳奇的她一樣,把自己交給天使,交給上帝,因為祂懂你的過去未來,祂會化成生命當中最大的ok繃,治癒你的傷口。正如聖經上說的:

「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5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幾天後,我的身份證配偶欄多了另一個名字。

聽說,活在這個土地上的男男女女,每兩對就有一對選擇分離,或者,再次分離;聽說去年,在這土地上僅有20萬個小寶寶出生,有40萬個孩子被墮掉。再過幾年,在這個土地上的男男女女,只剩下老公公和老婆婆,一個有點單調又淒涼的太平。

幾天後,電視看著我我看著電視的夜晚,一個女人躺在我的腿上深深入眠。

聽說,這個地底破了個大洞,沒有人可以清楚看見,那個洞到底有多深?就像是,沒有人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心裡的洞到底有多深?血液都流盡了,然後冒出黑色的煙霧出來。

她安靜的睡了的,那個夜晚。我看著她恬靜的臉龐感覺到一絲絲幸福;但在這個幸福的背後,我卻也感覺到在這個屋子,甚至是這個地土,這個黑夜之外的世界,安靜得有點詭異。在某個角落好像有某種擾人的因子正悄悄竄動,就像某個怪物讓地球破了個洞,讓四季只剩下夏天與冬天,綠草都被黃沙淹沒了,一棟棟大樓的外頭,是一張張鈔票摺黏起來的所謂,度假天堂。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