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藍川芥

 把自己從平坦的草原,放到懸崖的位置;讓自己換換口味,聆聽爵士樂一陣子;恢復打籃球的生活;把自己丟在同時進行的專案中而不惱怒;早晚各吃一包營養補充錠;開始定期擠檸檬汁,為妳補充養分;除了白開水,飲料一律是百分之七十純度以上的果汁;搭公車總是選定倒數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一陣子過後,在同一個時間點等公車的人又會換另外一批。

 每個禮拜一早晨固定禱告會,有時會哭,大部分時間不哭但總是很感動;不怎麼愛靈修但我喜歡看靈修書籍;把自己擺到被誤解的位置再被重新認同是另一種得之不易的喜悅;不順遂時下意識的方言禱告;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會照顧新朋友新同事了;從暫棲的小組換到了另一個小組;少了部落格的時間開始習慣用Facebook;買早餐時習慣再買一個麵包下午充飢;想起來時會為妳添購另一塊重乳酪蛋糕;我最近一直在想如果妳很早就離世了,我會好難過好難過;看電影裡的女孩哭泣我總是想到妳,所以我更要保護妳照顧妳讓妳一輩子都是掛著笑容。

 
最近我看了一部老片《艾蜜麗的異想世界》,還有一部半新不舊的片《百萬圓女孩的眼淚日記》,以及一部新片《聽說》。他們的共通點都是,劇裡面的女孩都很瘦,但都很勇敢,她們都找到了所謂的自己。還有都跟男主角有好的結果。第二部除外,但開放式的結局好像男主角追上來或不追上來,都還是會有好的結果。

 
去到便利商店,我除了買純度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果汁,繳繳停車費之外,我會花一些時間看一下架上的雜誌。星期六下午,也許是一個禮拜中,我能夠最平靜又最清醒獨處的時候。我會在這個時候洗洗衣服,放著自己愛聽的音樂,然後像以前那樣發著呆想事情。我還是喜歡被那透過窗簾灑下的白色日光給映照著,因為那樣一邊想事情的時候,會覺得好像在作白日夢。可行,或者不可行,就像是那部開放式結局的片子一樣,好像結果還是好的。

 
好多事情我還在學習。我一直記得自己為今年訂的年是「謙卑之年」。然後我總會回過頭來想想,我到底謙卑了多少?或者真正懂得什麼是謙卑?還是要像以前那樣「不要太鋒芒畢露」的過日子嗎?還是我應該適時的讓自己發光一點點?我也不知道,到頭來我都會跟自己說,反正親愛的妳和親愛的上帝知道,那就好。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