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藍川芥

 看完電影的感覺,就像村上春樹在《迴轉木馬的終端》裡的一句話:「肉體在搖,而世界是靜止的。」每次看完電影,尤其是這種「盪氣迴腸」的電影,踏出戲院後總覺得這世界緩慢得靜止得幾乎不屬於自己的世界,我的步伐緩慢,但內心衝擊不已,心跳不自覺搖動整個身子,我總必須坐下再思索一會。關於那些all around us的幸福,有多少人敏銳的感覺到?關於幸福的定義是什麼?有多少人在乎那些微小層次的感動?

 已經過了兩個禮拜,想寫這篇觀後感的欲望一直存在。這部電影由橋口亮輔執導,Lily Franky在片中飾演從補鞋匠老闆轉行到法院素描師的丈夫金男,木村多江則飾演一個原本開朗,但因失去小孩而得到憂鬱症的母親翔子。兩個人的婚姻不被女方的母親看好,因為丈夫一副與世無爭的隨性,一度讓人產生懦弱的感覺。然而,就像聖經裡的一段話:「人看人是看外表,神看的是我們的內心。」我寫到這,正好聽著Aimee Allen的God talks,讓我想到這段話。

 老實說,這是一部蠻平淡,需要細細體會,甚至是結了婚一陣子的人來看會更有感觸的電影。看的當下,真會隨著那翻閱不完的月曆,畫不完的法院素描,以及多個沈默不語的片段擰得喘不過氣來。但這類型電影的敘述就是這般,寫實得讓人在枝稍末節可以接收得到那份微小層次的幸福感。

 片頭的「夫妻親密日」的吵嘴、夜晚東京街頭的散步、翔子睡著時的素描畫、帶領妻子走出憂傷的力量、讓岳母轉變想法的感謝、兩人無語時的心靈陪伴等等,都因著那段對白而點出整部片的核心-「幸福的彼端,跨過去遙遠,實然近在咫尺環繞著我們。」

 「為什麼還要和這樣的我在一起啊…」

 「因為我愛妳,我永遠不會放開妳的手的…」

 當金男抱著瀕臨崩潰的翔子道出這段話時,我的眼眶中泛著微微的淚水,因為我知道這才是真的愛,這樣的愛只有雙方能全然的感受到,就像是你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我也是你身體的一部份一樣。我無法說出口,但我的心卻比思想感受得更快。因為心先疼了,腦子隨後唆使要給個擁抱、給些安慰、更多的陪伴。世界上沒有什麼比不離不棄來得更令人動容。就像那齣「何西與戈蜜」的戲劇一樣,愛,如死之堅強!

 這陣子常被問到,為什麼決定要結婚了?怎麼確定該結婚了?有時我說:「因為喜歡彼此陪伴的感覺,因為對方瞭解我。」有時我說:「因為她是一個善良、愛神,會願意改變的人。」有時我說:「因為對方讓我有自信、願意包容我、知道自己的價值,她懂得欣賞我,是一生最好的幫助。」有時我說:「因為我們彼此相愛,想分分不開,一直分不開,死也分不開,所以一定要永遠在一起。」但其實總歸一句話就是:「有她的愛圍繞著,我感覺很幸福。」

 那則簡訊我至今都還留著,還沒在一起時,有天晚上她傳簡訊我說「睡著了嗎?願神的愛與平安大大滴澆灌你!若是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神的心意總是最好的,放心交給祂吧!」

 這期間,我們不斷的懷疑神、信靠神,對對方產生誤解,又對對方產生更多的信任。有時磨得要分手,但總是有一個人又堅強地拉住另一人一把。我一直覺得她是一個永遠能製造「平凡的偉大」的幸福製造機,看著她睡得香甜的臉我感覺到幸福;開著車被她握著手的我感覺到幸福;看了《幸福的彼端》她有看沒有懂的問我到底在演什麼,我感覺到很幸福;刻意的綁起馬尾,戴著我送她的飾品讓我感覺到幸福;喜歡檢查我小腹微突的舉動讓我感覺到幸福;拍照時總要求要來個合照讓我感覺到幸福;失落時的擁抱讓我感覺幸福;她的禱告聲讓我感到幸福;吃著甜點的滿足表情讓我感到幸福;出遊時不是先把衣服塞進包包而是先把零食塞進包包讓我笑不攏嘴的感到幸福。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