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純白,怎可能用一層層的灰,堆疊起來?
笑容,怎可能用一道道的淚眼,勾勒?
還有春天的嫣紅,竟像極了冬天街道上,彩色的塑膠花
我寫的背地裡,忘了真實到底是什麼
還有當年的滿腔熱血,還有最心底的愛

消失。接著。模糊。逐漸。再消失

你的話,就像服役的天使射下的一根箭
關於那些屬於罪性的什麼,我突然感到解脫
但忽地又像被赤裸裸的揭開什麼 偽裝的 透明

走入天堂前的新身份,有時讓我不得不佯裝雙面人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閉上眼後,隱約有光從暗中浮現,剛才進入耳中的那句話,附加上的竄動影像,如時光倒流般啟動播放。有時候我們自己接下來安排了橋段,我們稱之為「續集後的應對辦法」;或者我們重複檢視好幾次,恣意重新編排後,在心裡面微微點頭說:「其實,這樣的滑步才夠漂亮!」

 動心,不一定來自於動聽。它可能無意間夾雜著動容,而最後條件取決於,它是否讓你心裡舒坦?

 早上被市場的嘈雜聲吵醒,我耳邊一直環繞著「撒雜...撒雜...」的「咒語」。我快被念瘋了,醒過來將窗戶打開,就是要聽個清楚他到底在念什麼。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販子操著台語口音大聲喊著「三十、三十,要買要快,通通三十!」

 就跟媽媽的叨絮般,一點也不動聽,但那些話真惹人暗地裡動容,甚至打中內心,心想「真是煩死了!」這樣一點也不舒坦。但動心的起始點總在於我們選擇怎麼想,「媽媽的叨念總是為我們好,體諒她,也好言好語請她下次不要擔心」這樣,心裡舒坦許多;「叫賣小販起了個大早,為了賣幾個三十塊的東西,拉長脖子,持續兩三個鐘頭,一樣的頻率喊叫著。辛苦是為了養家餬口。我在這邊抱怨什麼?」這麼想想,心裡也舒坦了許多。

 如果他不說話呢?或者他無法用三言兩語表達他心裡面真實的想法?我們怎麼動心?還是只是依照我們看到的外表,我們的刻板印象,套個框架給對方,然後在臨走前的空中冒出個OS對話框:「去死吧!」

 其實,看完電影《送行者》之後,我首先冒出的第一個問題是:「如果我也是一個納棺師,你們會怎樣看我?」或者其實現在我就可以問:「你們怎麼看待我是一個基督徒?甚至在一個教會組織工作。」我知道,很多人就像電影裡那些用刻板印象框在主角頭上的人們,可能不屑,可能不諒解,可能帶些同情的憐憫。其實,那樣子心裡並不舒坦,像一個看不見的酵一樣,慢慢長大陰鬱在心。是不是這樣,自己現在可以感覺看看!

 我覺得妳的禱告很奇妙,真的讓我這陣子的心緒「細緻」很多。看到呆坐嘆氣的奶奶,我不再回想她是惡婆婆的形象,反而覺得我們應該帶她去走走,認識一下其他積極樂觀的婆婆,讓她最後的人生,知道她的人生是為何;那些我原本看為懦弱、醜陋,不想親近的人們,我變得會鼓勵,會馬上聽到一個聲音提醒我:「也許你換個怎樣的想法,他們總是好的。」因為的確,上帝創造的每個人,都一定有他獨特的地方。上帝看到了,祂說:「你也可以學我一樣,看得到!」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