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將瞳孔裡的靈魂借給雲朵,讓耳裡的顫動借給風,將手伸出窗外,感受一下陽光的溫度、微塵的觸撫,這城市喧囂過後的寂靜,微小而巨大的心跳聲。外頭總是躲藏著許多,我們可以借放的寄託,所以有人出走,有人離開,好像,哪怕只是暫時的,都好!

1.
 車窗外,房裡的窗外,辦公室的窗外,教室的窗外,便利商店的窗外;夕陽下孩子的臉龐充滿幸福感,母親牽著他的小手在河堤旁的草原散步,風輕吹,樹影搖曳,歡笑聲包覆整個光陰,其實這個世界,原本就可以,安穩的律動,健康的活著!

2.
 只是,不知道怎麼的,許多人,一眨眼,關於幸福的什麼,就不見了!

3.
 電影片段裡的窗外,教堂的窗外,博物館的窗外,鏡頭裡的窗外,監獄的窗外,醫院的窗外;這次看起來,又別有另一番滋味了;那是真的嗎?那是假的吧?那樣的祈禱太過莊嚴,莊嚴得就像博物館的大衛雕像,我們只能從鏡頭裡偷偷觀看,因為稍稍一直視,我們的形象都可能瞬間消失。這是極有可能的,因為看看監獄裡,以及醫院裡的那群人,便可以知曉了!

4.
 是真的吧!因為我們明明在凝視的時候清清楚楚地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是假的吧!因為那心跳聲又彷彿被大物重擊所產生。於是兩千多年了,人們始終還是分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於是只好繼續,望向窗外...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我的工作之一,是用一台發光的盒子
拍下被黑暗籠罩的世界的人事物。
教他們留在世上短暫的光輝,可以凝聚起來
被下一代,甚至是下下一代
可能也企圖撥開黑暗的人們。看到

而那一直只是,我還在過程當中的,夢想。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SO FAR AWAY。無盡。天光排遣夜的黑。葉凋零成漫天飛灰裡的一座枯城。

 護衛。TEARS IN HEAVEN。淚馳騁出一道筆直的尊嚴。洗蒙蔽的眼。

 前方的風沙湮滅光來過的軌跡,天開始下起深紫色的雨。

 越過一個年,到過最湛藍的海,去過最蔚然的山;第一道曙光,以及每天的,最後一道曙光。規則的律動。不安於室的躁動。光如果能停止就好了;不過光仍然選擇律動。選擇背對著什麼。

 所以寂靜都要凝止得碎裂了,就算是起身,風服貼般的觸撫,都有可能形成一場,安靜的溫柔,溫柔的冒險。

 而關於那場不再禱告的禱告,關於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年、那些差點要了命的傷痕。全部都混入了魔幻時刻,只能遠遠的望,靜靜地欣賞。

 是可以成為墊腳石般的武器的。不過這麼看似簡單的伎倆,連貓都說牠學不會。只能搖搖尾巴喵個兩聲,然後蹲坐在枯城裡繼續望著。

 樹葉上的內容是一種看不懂的答案。知道有答案,現在無法懂。所以貓說牠要帶著樹葉繼續冒險,直到樹葉聽得懂牠的貓語,彼此都感動到哭為止。

 於是乎,世界的時間開使由冒險組成,一秒瞬間的表情總和等於...後腦杓;他們都在趕路,貓和葉子也都在趕路。而或許,只有到死,在祂殿前,時間都拆毀後,我們才能果敢斷定,哪張表情是冒險成功的證據!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