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掛完電話的下一秒,眼角莫名的流下了眼淚。好像原本忍住的什麼,完全的潰堤,然後足足的哭了好久好久。我記得那時候是閉上眼睛的,然後腦海中就像放映投影片一樣,很多畫面一幕一幕閃過。有這一年來的畫面,有去年的,還有前幾年,好幾年前的。

 我的工作,我的感情,我的封閉,我的改變。一些還是在胡同裡的景況,一些已然改變的壞習慣。一些簡短的怨懟,一些簡短的感謝。訴苦。與愛...

 這幾天,我一直用很合理的解釋,用很屬天的眼光告訴自己,這一年是很「豐盛」的一年。然而,我口裡這麼宣告,我腦子裡這麼想,心裡卻好難過;這種難過,好像就回到了幾年前,那種沒有人會懂,沒有人能體會的難過;雖然我知道,你或你或你,會拍拍我的肩膀,或者看著我的眼睛,耐心的跟我說:「你很棒!你的心情與難過我都懂!」但是我心裡面實然知道,有些破碎的經歷,除了神和自己之外,沒有人能懂,也沒有人能幫我解決或承擔。

 跨年前一天,很適合反思,更適合很尊嚴的掉眼淚。因為這些眼淚,我相信不來自暴戾與苦毒,只是委屈,只是我覺得我並沒有不努力...我並沒有不努力!

 我並沒有不努力,然而「潰堤的時候,只能用意志力告訴自己要相信」難過的紛陳的腦海中,硬是夾雜地跳出這句話,好像正是對我說「我給你解決困難的方式,早先都已為你預備好了」只是,我沒想到要用到「意志力」來支撐過去。也許只能這樣吧!在方大同的〈愛我吧〉的歌聲中,我默默的,默默的,用意志,慨然接受!

 跨年前,一天。我習慣用長時間的安靜來整理厚重的心情。淚流完了,心情就要好了。總是,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未來仍會充滿盼望。謝謝妳的體諒,謝謝妳的以及祢的愛。今年雖然看起來在很多事物上面,真的不豐盛富足;然而唯一可以大大誇口的就是,神把親愛的妳放在我生命中重要位置,陪伴著我、安慰鼓勵著我。至少愛情,是豐盛富足的,我是這麼百分百確定著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聽方大同唱〈Sing Along Song〉企圖在三分十八秒內,完成心手術-沈澱工程。未完成。那再聽一首陳綺貞的〈失敗者的飛翔〉,然後在另一個三分二十七秒內,想像自己曾經是失敗者,「在空蕩的廣場,在廣大的海洋,我學會了退後的飛翔,退後在深邃的夢想」而那時,我又是如何重新站起來的?

 聖誕節前夕,海邊還是一樣的人聲鼎沸,海鷗在飛翔,我們的腳步輕盈晃蕩。像在跳舞,像要縱身潛入吞噬落日的海洋,圖更多的溫暖光芒。

 街道上真的少了那麼點聖誕氣氛。大家都相信聖誕老公公是假的了嗎?還是因為他們終於明白,耶穌是不是在今天生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就像那義無反顧的落日,轉身往黑暗裡去,照亮另一個世界的冰荒。然後另一個國度再度溫暖,我們的心,也再度澄淨如海洋。

 聖誕日,抵抗日。所以孩子你不要再當傻瓜。所以孩子你該學會如何真正的飛翔。來哼首歌吧!或者看著他的眼睛,五秒鐘就好。潮濕的城市裹著一道道的傷,那是一種你該奮力逃跑的警告。或者來海邊看看日落吧!很多關於美麗的祕密,總是在離別之後才開始。所以你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會哭?所以你終於知道愛為什麼如此需要?

 於是我們來到了海邊,輕輕的依靠,哼著歌,睡著了。我夢見你是海裡的一朵雲,我就抱著你在海裡飄搖。我很應景的在你身上塗了紅色綠色象徵聖誕節的顏料,你又變成了航向天堂的一艘船。路程上,我說著故事給你聽,並且按時為你梳理乾淨。聖誕節到了,我們還是這麼的有默契,知道何時該休憩,何時該奮勇前行。

 潮濕的城市裹著一道道的傷,我們早已從傷痛中挺拔重生。因為我們知道誰是聖誕老公公的小祕密,因為我們知道他的衣服為什麼鮮紅。記得像欣賞落日那般感動,記得離別時映射在藍色海洋裡的面容。聖誕日,紀念日。我們可以先一起哀傷。祈禱。最後完成未完成的心手術-開心工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午後的陽光,金黃色。崁在窗邊的玻璃裡。尚留餘溫,不離開。

窗的那邊是一座喧囂城市裡的避風港。有青草地,白淨桌椅,一對男女,幾個孩子,還有被幾個孩子逗得合不攏嘴的爺爺奶奶。

陽光的軌跡繼續南移,地球有再次被包圍的感覺,那當時,妳的眼眨了一下,地球與光再次彈開。我開始瞭解,世界有很多作息已經散亂,也許都是因為妳。

包括眨眼與呼吸的速度,包括回家的路線,點一杯咖啡的時間,還有品嚐美食時的注意力。就像蝴蝶效應一樣,妳一眨眼,天邊的樹葉就掉落,或一朵像花的雲彩又生成。整個世界,就是依循某種偽裝高明,卻活生生是個散亂如孩童的秩序,在運轉。

也別想那麼多。哪管後面的中年女子們拉大嗓門在聊什麼風花雪月?哪管這座城還有多少悲傷多少蹌踉?那裡有烽煙四起;這裡的陰謀夠深刻;算了吧!姑且在充滿金黃溫度的玻璃窗背後,小憩片刻,片刻小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住在台北這麼久,常常搭捷運和公車,每次捷運經過北投站時,總會順帶一提「要往新北投的旅客請在北投換車」。有時腦子會閃過一個念頭「有什麼值得的像小碧潭一樣必須為新北投也設立一個捷運站?」過了那麼多年,總算才明白。

新北投其實很讚,捷運站一出來就是一堆泡湯的溫泉區,規劃過的步道與動線,也讓整個觀光事業再度活絡起來。綠蔭步道,經過公園、圖書館、溫泉博物館,上到地熱谷,然後再折返回來,一天往返非常的悠哉,而且真的是拍照的好地方呢!

所幸,就po上幾張在「綠的圖書館」(圖書館就在公園內,全部用木頭打造,很有FU,也超環保)拍的照片。有機會,假日真的可以去晃晃。暫時忘掉什麼政治、演藝的醜態,還有股市大跌的憂傷。能夠全家大小,或者跟很愛的人在一起,度過悠閒時光,就是這光景當中,最值得開心的一件事了!


▲圖書館旁邊的高聳籬笆


▲地熱谷。大學時還可以在裡面煮蛋,現在被管制了。


▲很悠閒喔!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篇文章收錄在08年11月的《犢報》裡,也是我目前負責的刊物之一。我很喜歡這份刊物,因為設計師很厲害風格我很喜歡,因為裡面的文章充滿積極正面的價值觀,所以我做起來也很有衝勁。從每個月的訂主題、邀稿、設計溝通、修稿到完稿印出成品,都讓我學習擴展很多,除了專業技能,也包括知識、生命上的突破。歡迎你們可以來閱讀這份報紙,紙本在很多教會,或者學校都可以看到。或者也可上阿穌共和國來更多閱讀喔!

---------------------------------------------

文╱藍川芥

 電影《起毛球了》裡有一段詩是這麼寫的:「一定有一個真正的自己,委曲求全地躲在自己的體內,無法和自己相會,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我根本不認識那個自己。於是不斷尋找藉口,自助旅行、改名字,想盡辦法把自己吐出來。可是總是會口渴,總是要喝水,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把自己又吞了進去。」〈吞吐〉

 你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嗎?一下子很喜歡自己,一下子很不喜歡自己;有時候好像知道自己在作什麼,有時候卻覺得「一整個夏天都過去了,卻什麼也沒發生」的窘境。我們用盡了各種辦法,想要承認自己的價值與存在。有時候連星座運勢寫上了好預兆便樂不可支,有時候將行事曆排得密密麻麻,好像生命就是豐富精彩,好像「我是他人無可或缺」的伙伴一樣。但是,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

 至少至少,在一百種自己當中,首先要刪去那些不快樂的自己吧!

 所以,為了找快樂的自己,為了讓自己快樂。有那麼一段時光,我關在房裡上網找自信的自己;有幾個下午,我在大海邊找樂觀的自己;有幾年的日子,我在女孩身邊找成熟的自己;在哲學書當中找最初的自己、在音樂中找最浪漫的自己、在別人的稱讚中找肯定的自己、在兩肋插刀中找有情有義的自己。這樣吞吞吐吐過後,我突然才發現,那些快樂好像都不是真的快樂,那些自己既短暫,又虛無飄渺,就像Shel Silverstein的繪本《失落的一角》那缺角的圓一樣,它有時自卑,有時驕傲,有時被自己的謊言騙了,有時則被他人的奉承騙了。於是它永遠在尋找那個「剛剛好」,可以填滿成為完整圓的缺角。

 所以我們說到「剛剛好」。有的人會說「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只要自己作自己就好」,有的人會說「人不輕狂枉少年,要成功就是要作別人不敢作的事」,有的人會說「沈默是金、言多必失,你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分,自然會曖曖內涵光」。其實,為什麼我們會自卑?為什麼我們會驕傲?為什麼容易生氣?為什麼情緒不穩定?因為我們盲目聽從,因為我們認識自己不夠「剛剛好」!

 米蘭昆德拉有一句經典名言這麼說「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了!因為人們從來就和想像的自己不一樣。」好像是這樣不是嗎?我們思考的和我們作出來的決定往往有差距,我們的決定往往只是別人胡亂意見的總和。因為不夠瞭解自己,因為不夠「剛剛好」。一百種自己當中,有極其頹喪的自己,有極其光榮的自己。然而在這自我光譜底下,哪一個才是最真實的,你自己首先喜歡的自己?於是當我們先肯定自己,才能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作自己;當我們先喜歡自己,才會有勇氣作別人不敢作(沒把握)的事;當我們先認識自己,才知道到底沈默比較好,或者多說點話比較好。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