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我的房子的某個角落,有三袋垃圾,用台北市專用的藍色垃圾袋包著。原本只有一包,後來在不知名的日子裡逐漸多了一包。有時後它有機會從兩包變回只剩下一包,或者完全被清空,但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漸漸地,我的房子的某個角落,卻莫名的有了三袋垃圾。

 我一直是個愛乾淨、愛整齊,不容許東西擺歪,更不喜歡垃圾滿出,一動也不動的就被置放在角落的人。別說一個禮拜,就是三天,或者一天,只要眼目企及之處都會頓時覺得非常不舒服。

 其實,一個房子裡有那麼多包垃圾成何體統?但是我竟然找不到時間來清空它們;我一直想不透當自己家裡面的垃圾都整頓不好的時候,憑什麼還去清理別人的心裡問題,憑什麼去做出條理分明的企畫書,憑什麼光明,憑什麼要別人相信自己。

 垃圾應該是比家裡面任何東西,例如不起眼的家具、忽明忽暗的燈、暫停運轉的冷氣、空洞的冰箱、一夜未洗碗盤等都還必須被擺在第一位的「家務事」。雖然我跟另外兩個室友同住,但是我不知道他們的垃圾是怎麼處理的?因為算不上是一家人,所以每個人還是有每個人「消化垃圾」的方法。他們有他們的方法,他們有消化垃圾的時間,我也不可能要求他們在晚上八點四十分的時候幫我拎著那幾袋垃圾到巷口公園旁等垃圾車來,而重點是,我們三個人幾乎每天都不可能在晚上八點四十分的時候在家。

 想到倒垃圾竟然成了一大考驗,心裡面著實有種不踏實感。看著那些垃圾的同時,鬱悶的感覺突然從胸口竄上,讓人快呼吸不過來。到底這些日子以來,我是為著哪些事情在煩忙?我做了哪些對的事情?哪些錯的事情?哪些東西該釐清?哪些東西該丟棄?就像房裡角落的那些垃圾一樣,應該好好整理清空才是。

 我的房子的某個角落,有幾袋垃圾等著清空;而我的心裡面,也有一些垃圾急需被傾倒。就像是村上春樹那篇〈嘔吐〉吐得不明所以,吐得越來越嚴重一樣;我在想,如果再不快點將垃圾倒掉,我的家會烏煙瘴氣,而我的心,會生病。

 那些被人追殺的夢;那些被我莫名其妙殺了的人的夢;緊張急迫詭譎噁心的夢;還有不明所以情緒高漲、為了小事心情沮喪的怪現象。這些垃圾在我內心混雜一起,類似黃色的液體混著紅色的液體;發酸的氣味混著發酵的氣味;被擠壓的鋁箔包被另一個鐵鋁罐壓著;最底層被誤丟的白淨衛生紙沒有一絲可以呼吸到新鮮氧氣的空間,無端的被污染。而這樣的現象,是沒有人可以幫忙清理的;除了自己之外,那就是等待所謂的神蹟出現吧!

 這天晚上,距離我家三公里外的十字架大房子內正大肆舉辦熱鬧非凡的敬拜晚會;然而我選擇,哪裡都不去,我只想把那幾包垃圾,清空。就像是我的心需要一個安靜的呼吸般,我可以安靜的禁食禱告來親近神,沒有人規定要為了聚會而聚會才是乖孩子。有些不屬於我的我不會羨慕也不會強求,我要的不多,我只是想平凡的、安然的過生活。雖然有時後會不小心將某個區域弄亂了,但我也希望能夠適時的將那某個區域恢復成原本乾淨的模樣。如此,我便心滿意足。

 八點三十分左右,公園那邊響起了「少女的祈禱」的音樂,垃圾車來了,我滿心歡欣的拎著垃圾,往公園那邊前去。謝謝你陪我一起倒垃圾,謝謝你的晚餐探望。今晚的天空雖然霧濛濛一片,但是隨著你不預期的來到,滿懷貼心與幫忙,我的心的確澄淨了許多,也明亮了許多。一起散步的街道充滿了安靜,我跟你的心也安靜的對話當中。那些屬於垃圾與垃圾間的糾葛早該被倒空,這樣的扶持,是除了自己,除了神蹟之外,最溫柔的介入!

 而我要的,的確就是像一起倒垃圾這樣小小的幸福感而已啊!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常常,我會在自己的,或另外一個人留下的字裡行間,揣摩當時寫下這些文字的心情,還有那時候是處於什麼光景;常常,我會在一張張照片裡,想念當時是怎麼的愉悅、憂鬱,在快樂中帶著一絲絲不安,在徬徨中帶著一絲絲勇氣,甚或是,全然的享受,完全的舒服。

 每天,我在經歷這樣也不是,那樣也不是的情況;每天,我在經歷真理與情感的拉拒挑戰;有一天,我可能很享受讓腦袋放空,讓彼此陪伴在身邊的那種靜謐時刻;但是有一天,我可能又會陷入惡夢纏繞的深深夜裡。然而,我總是知道,並且將它們歸咎於這就是人生,也是上帝給我的磨練,甚至是禮物。

 在那陣微風,在那樣的藍天,在那樣的妳的身影背後,我突然覺得,這世上好像沒有比那個時間的凝結更美麗的風景。湊向前去,都會覺得有破壞風景的感覺,好像不是那麼配得,好像自己仍然需要更多的潔淨己心,才能踏入所謂的流奶與蜜之地。因為美麗,因為湛藍無暇,好比妳的心;所以我願意在妳背後,默默思考自己的未來,彼此的摩擦與契合,工作上的更臻完美,還有家庭與家庭之間,友善的事。

 放下既有的成見,把過去經驗累積的自然反應卸下,我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你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所有的雜質都應該在藍天大光中被去除,因為那並不出於祂的旨意,祂來,原本就是教人相愛。

 那一天海邊的風很涼,妳的笑容比燦爛陽光還燦爛,藍天與海與妳的膚色很相稱,還有妳的髮梢像波浪繾綣要將人的心擄獲。那樣的風景很壯闊美麗,那樣的風景也很小巧精細,我有點想讓那樣的風景就一直一直停留下去。但是,貪心不可以,妄想不可以。因為下一秒,我總知道妳會轉過身來,我也會牽起妳的手,繼續經歷喜怒哀樂。也許有時會有比不上那風景的時候,但是走在有兩個人同在的人生風景裡,愛就會產生魔力。

 一張風景不是什麼,一片藍天不是什麼,一座紛亂的城市不是什麼,一個人也不是什麼。當舒服單單的來,我牽著妳的手,看出去的才會有生命,被看見的也才會感受到愛。這就是我們在一起的目的,艱辛磨合所要產生的真摯。人生。意義。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