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我跟你說喔。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標題,但其實腦海中每天每天還是有很多話和想法,像泡泡一樣莫名的從四面八方就冒出來。所以,我決定接續前些日子的那篇文章,繼續來寫「我跟你說喔」續集,因為這句話真的很可愛,而這樣寫也真的比較口語話,比較有像夏天,什麼陽光啊、海風、星空等都直接襲來的感覺。比較有FU啦!

 我跟你說喔。我回家後繼續喝了今天的五杯飲料,不喝都不行,因為是室友給的。冰。蜂蜜蘆薈。$30。養顏美容。挑TEA。我開心的問他說,怎麼這麼好?他笑笑的跟我說,這是恩典囉!曾幾何時,我忽然覺得恩典離我有些遙遠,但是你知道嗎?我的冰箱裡面還有兩瓶飲料是人家送我的。當我正想著今晚終於有機會喝的時候,卻又收到室友送的飲料,真的,怎麼這麼好!打開冰箱,一邊喝著那飲料,一邊看著人家送的兩瓶飲料,整個心莫名的滿足起來。真的是恩典耶!

 我跟你說喔。我是很認真的跟你說,如果有一天你先到天堂去了,我會很難過很難過。我會像《當櫻花盛開》的男主角一樣,用不熟悉的動作去完成先前兩個人建立起來的慣常作息。一個人穿上原本有另外一雙手為你披上的毛衣;一個人做兩份早餐;一個人走在曾經兩隻手牽伴過的街道;一個人躺臥在偌大的雙人床,看著另一半床位任由深藍的月光侵佔。感覺這東西,你總是比我遲鈍一些;但或許,有時間,你真可以認真想像一下那種感覺。真實的,會痛的,在未來的某一天。於是我們會彼此更珍惜對方,於是我們從今天起就要建立雙方不哭泣不怕孤單的勇氣,於是你就會體會到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

 我跟你說喔。責任分工清楚之後,我也有較多時間可以寫文案,漸漸的又能找回當初寫出好文章的感覺,所以今年夏天,我又準備好要向文學獎殿堂進攻了。就像今天晚上分享的時候說的,以前的不務正業,現在卻都能結合活用在工作上,這真的是上帝美好的旨意,不讓以前的每一個努力、每一個時日所流下的汗水是白費。所以我真的很開心,可以做跟自己興趣相符的工作。雖然薪水不是非常多,但是這份工作所創造出的利益價值是遠超過金錢所能衡量的。不稍縱即逝,也不汲汲於營利,人生的價值應該就是體現在創造更多人的愛與幸福上面吧!

 我跟你說喔。因為你的勤勞,因為你的細心,當我走入那空間時,真的有眼睛為之一亮,讓人想鼓掌叫好的感動。你很棒,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

 我跟你說喔。《仲介愛情》大舌頭結巴亂軋羅蜜歐與朱麗葉那段,真的真的太好笑,你也學得很像,期待搬上福音活動,你要好好來詮釋這個角色喔。另外,謝謝你帶我去看這部舞台劇。是啊!誰說陽光開朗活潑好動愛熱鬧女孩就不能跟文藝氣息搭上邊?可以的可以的,在人不能,在神凡是都能啊! 阿們嗎?

 我跟你說喔。昨天累翻了,加上辦公室冷氣壞掉,回到家竟然狂睡十五個小時。慶幸自己的工作可以晚點到,慶幸自己其實每天都可以睡飽,也慶幸自己在完成每一項任務之後都有很滿足的感覺。不過沒冷氣真的有些痛苦,因為很悶,更不可能像在家裡打赤膊。心想,如果打開窗戶可以吹到來自墾丁的海風,那該多好!想太多了~還是好好工作才是。

 我跟你說喔。搭公車的時候,看到一個中年老伯,穿著白色有點發黃的汗衫,搭配一條格子狀有點皺的休閒褲,露出白襪子,配上一雙有點後的皮鞋。台北的街頭的中年老人,跟鄉下的中年老人好像沒什麼不同;跟香港或日本的中年老人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差異。這跟經濟狀況有差別嗎?還是人到了中年或老年,就一定會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穿衣的「風格」?這就像你那天說的,如果老的時候還穿粉紅色衣服、短裙、塗睫毛膏、化濃妝,這樣我能不能接受一樣。當然無法接受。什麼年紀就應該有什麼樣的打扮。不過我老了絕對也不要淪落到剛剛那樣的裝扮,太矬了!

 我跟你說喔。這個氣候太適合睡覺或者出遊了。睡覺跟出遊是兩種極端,一個超靜態,一個超動態。原本我是非常喜歡待在室內的,但是因為你,我從開始勉強外出,到現在漸漸喜歡在外面「拋頭露面」的生活。其實還不賴,因為好天氣的出遊可以拍美美的照片,世界周遭因為你的笑容變得更亮麗,也更甜蜜。世界有很多東西都是可以取代的,睡覺可以用休息取代;出遊也可以用夢遊取代。但是唯有你是獨一無二無法代替。眼神、鼻息、舉止、笑容、口頭禪、禱告、愛心等等,拆開來什麼都不是,結合在一起才等於你。

 我跟你說喔。好像真正的戀愛現在才開始...因為磨過了,所以懂你了,也就更珍惜你,更愛你了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搖搖晃晃的公車上,看著窗外的世界,也跟著搖搖晃晃起來。在這個每天不到十分鐘的車程中,好像是我碰觸到這個世界時,能夠最清醒,又最安靜的接近夏天的時刻。不管在白天,不管在夜晚,我看著那群人上上下下,摸著自己的心噗通噗通正常運轉。偶爾想想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偶爾想想妳像初夏陽光的笑臉。然後我想起《夏天的尾巴》裡的一首歌:「很想跟你說/你孩子般的笑臉浮現讓人好快樂...」十分鐘到了之後,我再度走近佈滿塵埃的世界,帶著一點溫暖的力量,繼續跟自己,跟白天,跟夜晚,跟世界奮戰。

-夏天的尾巴-

 那歌聲說是藍色的尾巴,然事實上偶爾又記不清某個夏天的結束到底該是屬於哪種顏色的記號。循著淨白如詩的畫面在做一場青春記憶的腦內祭典,好像這種渴望有什麼事情發生的夏天併發症,跟年齡的大小無關。世界永遠有奇怪的大人在設定一些詭異的價值觀;而世界也永遠有一群大人在尋找那個幾乎消逝的夏天的尾巴。好像來一趟墾丁、去一趟校園、騎上腳踏車、穿上當年青春的衣服就能夠再度療癒般。這場電影在陳述一些事實,也在進行一場療癒。說時間不再的事實,做短暫的青春再現的療癒。

-The Moment-

 天又快亮的時候,是入夏以來最涼爽的時刻。可以想像成東台灣外婆的家;可以想像我在度假;可以想像我已經從這個世界遠離。可以想像,自由也能很廉價,但那也僅僅限於這個夏天的這個清晨的這個時刻。而已。

-麻吉-

 這類的朋友,或者說得更精確一點,這個朋友,從大學時代就消失了。偶爾會在社會上再度接觸到許多人,偶爾又會在電話中、MSN上收到老朋友的求救信號-好像我的角色就是一個安慰者,就是在他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才偶爾會想到我-也許是我錯了,沒有在每個能製造歡笑與革命情感的盛夏時刻,留住屬於青春友誼的光年。所以這個朋友,在大學時代就消失了。
 
-風鈴聲-

 這是你房裡,我記憶深刻的一個聲音。除卻風扇聲、笑語聲、還有偶然被風吹起的紙張的聲音之外,這個聲音,像一滴水在觸動心海。有時漾起簡單的漣漪,有時深深沈到海底。這又好比我們的感情,時而濃烈,時而恬淡。但我們總是有默契的知道,只要有風在的時候,風鈴聲就永遠不停歇,我們會靠在彼此的身上聽著這聲音,並且一直一直地溺愛下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