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從小,小潔(楊千霈飾)就很喜歡冰箱,因為媽媽跟他說,冰箱很神奇,只要任何喜歡的東西放進去,都不會變壞。「冰箱是拿來儲存幸福用的,如果你將來找到一個你喜歡的人,你就要把你們的幸福,還有你們一起的夢想,全部用冰箱儲存起來,這樣子就不會變壞掉了,知不知道?」

 就像是電影《無名指》的「忘情實驗室」一樣,過往的感覺和記憶,在「忘情實驗室」(電影《無名指》的主要場景)裡被完整的封存。在那裡,因為專門幫助人們將痛苦的記憶製作成標本,幫助逃離悲情,接近失憶,所以名為「忘情實驗室」。而女主角,則是希冀將她那不小心被削掉的無名指給存封起來,因為她也希望她的愛情是完好如初,沒有任何破裂的。

 比較起來,2006年公共電視與止奔影像合作的電視電影《幸福牌電冰箱》,相對小品的多,然而它卻為這混亂的都市叢林提供了小小淡淡的幸福感。劇中男女主角小潔(楊千霈飾)和波波(唐禹哲飾),希冀保存原有單純美好的夢想,而冰箱正好可以將時間凍結,成為波波與小潔儲放夢想與沉澱心情的烏托邦。藉由買食物、吃入食物,以及分享食物間的互動;歷經你的空間、我的空間,到彼此一起的空間,兩人間最親密的心靈交流由此展開。

 看這部電視電影的時候,其實真的在心底產生了小小的幸福感,但相對的也體會到現代社會的現實與殘酷。那些原本單純的笑臉變得有些猶豫;那些當下說出的讚美變得牽強;關心摻雜了心機重重;愛的保值充滿了「停電」、「蟑螂出現」、「冰箱壞了」等等考驗。我在回想學生時代的戀愛真的是單純到不行,沒有太多的憂慮,沒有社會現實的衝擊,所以那時候的幸福感,雖然短暫,但總是真實。

 於是,小品電影終究仍是人們「心靈一角」渴望單純、渴望幸福的提醒。它告訴我所擁有的靈魂最初的本質,它提醒我們都有追求幸福、保存愛情的原始能力。不用爸爸媽媽說,我們本身就有那樣的需要,有那樣愛的能力。只是,這個黑暗社會,將這個電冰箱,將人心都蒙上了一層灰,都看不見最原本可愛的自己了。

 相愛再也不只是憑感覺,不再只是憑著在雲端上揮畫夢想,因為這個世界不單純,所以未來的幸福變成必須「有計畫性」的去突破眼前的難關、身旁的攔阻。而這個一起奮鬥、一起扶持、一起哭泣、一起相視而笑的過程,就像是努力不讓電冰箱斷電,不讓它遭受碰撞,努力讓裡頭的東西保存鮮度的過程。這樣的過程最是重要,只是當初媽媽忘了說這些,因為媽媽總是希望孩子只笑不哭;因為些事情,其實,長大了,就懂了!

 幸福牌電冰箱像是描繪了一個美好的童話故事,但故事的結局卻也帶我們回到現實。雖然現實殘酷,但那存封的甜蜜記憶,也總會在人們最失落的時候再度開啟,為苦澀增加一點甜度,為失望帶來繽紛的色彩。

 我的幸福牌電冰箱曾經斷電過,曾經被蟑螂入侵,曾經搶佔對方的位置,曾經失去自己的位置;現在,我們一起挪出了大空位,並且努力充電中!在那裡面存放著我的文章、你的信;我送的花、你送的蛋糕;我們的照片,我們的眼淚,以及我們的微笑的唇印。希望,經歷這一切過後,幸福跟著到來;愛能被永久保存,你的靈魂跟我的靈魂能像光一樣,永不磨滅!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今天下午,墾丁的天空飄來了台北,很久很久沒有看到這麼藍的天,一絲雜質也沒有,就連陽光映射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人群、店家時,竟也泛起了有種波光粼粼的感覺。我走在紅磚到上,穿過這城市的一陣擁擠,在一片有斑駁陽光灑落的落地窗前,翻著書,然後深深吸一口氣。那口氣像極了墾丁的味道,記憶在鹹味裡流淌,孤獨被海風擁抱,不可能的事沈到了大海底;藍天為證,不拘束開始明白,因為愛而願意受拘束,因為愛才得以更自由。

 「水中游魚靜默,地上走獸喧囂,空中飛鳥吟唱。但人類擁有了大海的靜默、土地的喧囂、及輕空的樂音。」泰戈爾 作。

 延續五年前《沒完沒了的夏天》音樂偶像劇,豆導鈕承澤再次選擇墾丁作為拍攝主題,完成了《我在墾丁,天氣晴》這部二十集的療慾系作品。一樣是台北人與墾丁在地居民的相遇,一樣的藍天大海、衝浪、晚霞,一樣用陽光包容眼淚,用大海洗滌孤寂。 一樣,我在心情最低潮的時候,藉著劇中的人事物景,慢慢進行一場心靈的洗滌之旅,也讓自己尋找原本的單純和自我。

 豆導認為,「墾丁是個充滿療癒情傷「能量」的奇妙地方,是所有旅客的放逐天堂,許多人帶著放逐自己的心情來到這裡,但在短暫的快感結束之後,襲來的可能是更深的徬徨和疑惑,然而在全然的失去之後,新的自我可能會重生,認識自己,知道內心真正的渴望,他們也許會重新有勇氣面對原來的傷口,也許會找到新的生活態度或價值觀。」對於這段話,我滿是贊成。前年我還沒那麼認識上帝,也逕自一個人來到墾丁這個地方。有沒有想過很神奇的,想要療傷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是墾丁,很多人都是這樣。當時我沿著墾丁的海邊一直走,看看海的浩瀚,和當時認識的朋友聊天,欣賞造物主創造天地的奇妙。忽然間進到一個沒有利害衝突的人際網,忽然間可以作自己,忽然間傷痛就慢慢被釋放,也真的就找到了新的能量。

 不過這次,我又跌到了谷底,我又自然而然想到墾丁這個放逐天堂!

 簡單的對照起來,我就像劇中的郭紹南(阮經天飾)和雨不停(張鈞甯飾)一樣,滿是紛亂難解的思緒;又某種程度像是自我放逐、不想受拘束的楚大哥(鈕承澤飾),對於掌控慾望強烈,有時驕傲卻帶著自卑,有時冷靜卻帶著恐懼,有時微笑卻帶著空虛,有時知道後果慘痛卻逕自冒險,有時說出一番真理卻活不出真理中的自己。

 這陣子以來,我就像阿南、雨不停一樣,面臨著人生的大改革、人性的大難處。我從來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有那麼多的負面思想、敗壞因子,有父親帶來的陰影,以及以前從沒正視過的缺點。我也像他們一樣,很想很想去到「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那個曾經讓我快樂,曾經洗滌過心靈的藍色海邊。因為在那裡好像真的一切都變得很單純、很簡單,天氣永遠是晴朗,外公外婆和母親的愛彷彿海所孕育出來,在那裡沒有人認識我,一切可以從新開始,可以得到從天而來的救贖。

 逃離現場真的算是一種逃避嗎?只是當這麼多的角色互相牽連,人與人的關係互相影響,就像天氣晴(彭于晏飾)影響雨不停、亮亮(李康宜飾)影響阿南一樣,最後仍會帶出人性光明面的回轉。因此,逃離現場其實也有可能出現生命的轉機,對某些人而言(甚至對我而言),不受拘束就該有勇氣承擔第二現場的挑戰,用另一種方法正視自己的問題,那應該不算逃避!

 我一直聲稱著自己「沒有逃避」,因為我知道我不應該再是以前的自己,因為就算我逃得遠遠的,最終天父還是會把我捉回來。更何況,我的身邊有個像天氣晴充滿陽光氣息的妳,有個像亮亮一樣笑臉迎人的妳;「複雜」不應該逃避被「簡單」給馴服。雖然我的確從某些環境、道理、關心的眼神中逃走了,但是我還是忠於最初所說的,「直到我無能為力為止,求神緊緊抓住我!」

 有時後我真的覺得很痛苦,很想跟身邊的人事物斷絕任何關係;有時後充滿憎恨,有時後暗暗自憐,有時後會笑,有時後會哭,有時後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有時後我就躲在自己的房裡哪裡都不去。但是最後總又會出現一道曙光,像雨剛停的午後海邊,陽光硬生生的將枯竭的心靈喚醒,一次又一次的進步,然後慢慢站起。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嗶-嗶-嗶-嗶-」的聲音響起,我將手緊緊扶在心臟事件記錄器上,小心翼翼的,大概有一分鐘之久。這樣的聲音嘈雜,但卻是我感覺到最安靜,最專心,也最能感覺到自己的時刻。

 真的是心理影響生理所導致的心律不整嗎?真的是什麼都驗不出來,然後說是心裡面敗壞的種子在發芽、在茁壯、在傾毀、在掙扎嗎?

 好像是一場宣判和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又打回原形,就是要我不得安寧,必須真的承認,自己是殘敗的,渺小的,差勁的,比較的,害怕的,緩慢的,易感的,連最基本的都做不到,還哪裡來的愛和幸福。

 我從一座愛的感化所進去,然後貼在牆垣旁小心翼翼的走,我真的已經不知道我接下來會怎樣,會扭曲成什麼樣的形狀,會被怎樣的撕裂再棄毀。我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好學生、好孩子、好男人;我也承認自己成長的速度是緩慢的將近遲緩;非基督徒會犯的毛病我都有甚至比他們更差;在這座愛的感化所裡,我像極了營養不良的孩子,被催逼著適應,被催逼著要長大、要果敢、要紀律、要成為完全的人。

 所以我可以說,我只想當次等的,行不行?我做好我能做的,容許我慢慢的轉變,行不行?如果我的速度趕不上你們的速度,放棄我行不行?

 愛的感化所裡,有一群人在歌唱,有一群人歡樂的禱告,有一群人享受著最滿溢的愛。而我站在遠方靜靜的觀看,試想著自己哪天也能夠再次這樣,而那絕對不會是現在。我按下心臟事件記錄器的按鈕,「嗶-嗶-嗶-嗶-」的聲音再度響起,它在記錄心跳的頻率、有點隱隱作痛的事件、再度浮現的黑色陰影,以及難得的片刻安靜!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