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求賜我寧靜,去接受我所不能改變的;求賜我勇氣,去改變我所能夠改變的;更求賜我智慧,去分辨甚麼是能夠改變的,甚麼是不能夠改變的。」-尼布爾

 很多時候,我還是會覺得,這個世界好像沒甚麼變化,一樣的不安,一樣的詭譎多變,一樣的情節,只是人與場景不同。但其實,世界的變與不變根本不是自己能定義的,唯一能掌握的,其實還是自己的變與不變。

 默想的時候還是一樣的聲音進來,因為自己的不夠完全,總有一些屬於肉體的習性不斷出現,所以上帝還是說:「仍要耐心等候,我會把最好的給你!」其次,祂還說了:「不要驕傲!」其實這四個字有點像針一樣扎到自己心裡,會有小小震撼,也會開始自我反省。

 那是一種隱性的老我在作祟,雖然信主之後已經被改變很多,但仍然有一部份藏在內心裡,影響著思想、應對,以及說出來的每句話語。試過了滿有勇氣,去改變我所能改變的,但再超過時,就變成了「抓」取與妄求,其實說再多也比不上聖靈短短的幾句話,終究復歸寧靜是最有智慧的選擇。

 我有努力了,所以上帝說「不要氣餒,你已經很棒了。但這仍是我給你的功課,要你更加的像我!」把驕傲卸下,把自滿消除,就像我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不會的來到上帝面前,祂會重新再教導我,會賜給我豐富有餘的恩典。所以那晚入睡前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祂曾經跟我說過的簡單的一句話:「要常常想念,如果是耶穌,祂會怎麼作!」

 遇到那個人時,我應該怎麼跟他應對?
 再遇到相同的事情時,耶穌會怎麼作?
 願不願意饒恕?願不願意消除自怨自艾的慣性情緒?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Martha Munizzi ~ Come Holy Spirit

 

文/藍川芥

 今天,其實也只是一生年日當中平凡的一天而已。

 但是,這一天就像是被許多人莫名的訂為「出遊節」一樣,他們一致認為今天的天氣非常好,有入秋的涼爽,有夏季退去前的餘溫。陽光很清澈,天空很藍,街道很閒適,心像慵懶的貓,想窩在有清風吹過的綠草上,想奔跑在可以對著藍色大海吶喊的沙灘上。

 每個人都有願望。想某件事情想瘋了。在這樣的天氣底襯之下,每個人都有願望。瘋了的想著某件事情...

-中間偏下-

 好些天了。我的心很沈靜,就像我跟很多人形容的,中間偏下的那種心情。我不太知道為什麼,但又好像也知道是為什麼。總之,天氣都好了,心也應該像上帝說的,換換方向,多愛自己一些。

-露出一-

 露出行動一,跟同事一起去Subway買Subway,老實說我是想曬曬太陽,完成一下可以散散步的願望。他們的講話聲很吵,但很有趣。我想我還蠻感謝他們陪我散散步的,雖然他們不知道幫我成就了一個願望讓我十足開心,但就像沒有人知道今天的風喜歡親吻每個人的臉一樣,微不足道但自己珍惜就好!

-HOPE-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電影原本的名字《虹之女神》。

 很久沒有寫影評了,但其實我還是陸陸續續看了很多電影,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能感動我的越來越少;不過這部電影,怎麼說呢,就是有種「很耐看」的餘韻。仔細的看了一次,又快快速速的看了兩三次,每看一次,我都有新的體驗,也對那愛情的微妙,心有戚戚焉。

 這部電影,由熊澤尚人執導,上野樹里、市原隼人擔綱演出,劇情是描述岸田智也(市原隼人飾)在電視製作公司工作,某天從電視新聞得知大學時代的朋友佐藤葵(上野樹里飾)死於一場空難,他幫忙葵的家人處理後事,想起了與葵相處的往事…

 愛情有時候總是來得很美麗,就像智也幫小葵戴上紙環的那個倒印著水平的虹的水面,似乎暗喻著一場美麗的情愫悄悄萌生;但愛情有時候也結束的悄然無聲,就像是那水平的虹,將兩個人隔得恰恰好,然而水平,也是無交集。

 明明都有好感的兩個人,為什麼無法明說呢?這可以歸咎於曖昧很美麗,但也可以歸咎於許多的不確定性。害怕說出了會受傷、會丟臉,或因為某種心裡因素而說不出口,害怕我給的愛比較多,對方給的愛比較少。在電影裡面,小葵就是那位默默付出愛比較多,而智也總是默默接受,不確定或不敢勇敢追求的人物。

 「優柔寡斷我喜歡;毫無鬥志我也喜歡;一個人什麼事情都作不了,我還是喜歡;感覺遲鈍我喜歡,你的笑臉我最喜歡。」(小葵幫智也寫的情書,另外在背後所寫下的表白字句)

 但是,你有主動說過一句,「我也喜歡你」嗎?智也沒有,我相信很多人也都沒有。所以錯失許多也許會美好的戀情。更何況是,那些話,是在小葵墬機離開人世,才被揭諸於世的一段話;更何況是,那些話是在過了好久之後想說,卻已經找不到人可以訴說!

 「如果現在有人跟我說別走,我一定會放棄的。」

 「如果有人對我說,請永遠留在我身邊,我肯定會放棄一切留在他身邊的。」

 可是智也沒有說,很多人也沒有說,所以小葵走了,也離開這個世界了。就像是她在電影社拍的《The End of The World》一樣,世界末日的來臨,就只有她一個人死了,其他人都還活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上架下架,上架下架。那是進入秋季前的某個夜晚,腦海中不斷浮出的畫面。

-移。狀態

 可以用專業術語說那可能是聖靈的提醒,不然你也可以直接稱他叫做「夢」好了。那當然也不全然是在睡著時才浮現的體驗,就算我眼睛睜開,腦筋清楚一段時間好了,仍然可以清楚感受到,那種在體內有什麼東西移過來移過去,外頭可能有鋪貨車等著鋪貨,或又送錯貨,或有人貿然進入,讓一整個身體不那麼適切有趣的狀態。

-貨到不付款

 每個被免費贈送「歡迎光臨」的人們,都開始流行貨到不付款的季節性行為,因為老闆有開始賣錯東西的傾向。

-消失的電影票

 副作用叫做「感動」的那種。翻箱倒櫃的找就是找不著,最後被掃地伯伯在茶葉蛋旁的資源回收箱底下找到。有鞋痕,有被雨水滴暈後的模糊,皺巴巴的,隨即我用一顆茶葉蛋跟掃地伯伯換回了電影票。接著我將它捧在心裡,用雙手,然後有種被重量壓到心疼的感覺!

-收銀機。過於輕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