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玩Wii已經成為全民運動!但是會玩Wii不稀奇,
打Boxing要像他們兩位這樣才夠看!
經典中的經典,極致中的極致,真的是
笑死我了....


 
據說...這是我「人性的劣根性」全部展露無疑的經典畫面
有那麼嚴重嗎?好啦....其實我是悶騷....OK?
來吧!剛才和光光哥打完慘烈的網球,繼續拼棒球,
嘶吼個什麼鬼?不過說真的,打Wii真是爽快耶........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原本想趁離職的這段期間大玩特玩一番,但沒想到一下子又進到教會工作服事,所以心裡早已打消玩耍的念頭。不過上帝真的是看顧孩子,讓我能夠跟著教會其他牧者、工作伙伴等,一同到碧海藍天的墾丁來趟退修會,真的是讓我開心至極。

 接連著三年都來過墾丁,不過年年的心情與光景真是大不同。前年是四個人,心情甜蜜蜜;去年是一個人,帶著放逐以及沈潛的心情而來;今年是三十個人,心情超肆放、超敞開,套句Ligi說的:「我們在Wii裡面,完全看到了阿傑的本性(或作劣根性)!」

 雖然剛好碰上梅雨季,害得我們第一天幾乎是關在房間裡面打Wii,不過能夠住在五年前李心潔拍攝《夏天沒完沒了》電視MV的「石牛溪農場」已經是非常開心,加上第二天天氣放晴,讓我們可以到海邊玩水、打沙灘排球等,我整個就差點站到陽台上跟天父爸爸大喊「哈里路亞!」現在就讓我們一起看圖說故事,也一起感受愉快的氣氛吧!


這是我第一次搭高鐵,恩...速度真的很快,不過一直把高鐵說成捷運真的蠻糗
而且票的磁條要往上根本不曉得,活像個鄉巴佬....但總是很有趣的經驗啦!


兩個小時後到了左營站,這裡簡直就像機場一樣豪華,左圖照到了「日本」
兩字,不說左營說是日本也許都還有人相信呢!總之很不賴!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樂壇怪才林暐哲:「創業,即創作!」
將音樂製作與經紀看待成最好的「創作曲目」,矢志打造台灣音樂新環境

 從抓狂歌到小情歌,從寫歌到音樂經紀,從創作到創業,每個時期作每件事的林暐哲,幾乎等同於「精緻質感」的代名詞。他的令人驚豔,帶出了楊乃文、陳綺貞、莫文蔚、蘇打綠等一幫樂壇新星,那皆源自於頑童般的心靈對於音樂的高度渴望,不僅帶出了這二十年來對於「創作」的轉型,並賦予台灣主流/非主流樂壇一個高度指標。

 別人有的他不一定有,但他不在乎;他有的別人幾乎沒有,他在乎的是這個!與眾不同,作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才是創作。因為他OPEN,因為他認識自己,所以他是林暐哲!

從寫歌到音樂經紀,時局需要

 1989年正值解嚴時期,林暐哲參加了當年的黑名單工作室《抓狂歌》專輯的音樂製作,這個號稱「新台語歌運動」的專輯打破了音樂製作或表現的界線,在當時呈現強烈的抗議色彩,是台灣80年代結束前最重要的一張唱片;1992年以「baboo」樂團型式創作了一張極為有趣的專輯《新台幣》,也是台灣band sound的一個先鋒,同時也開始其音樂製作人生涯。

 音樂製作的第二個階段,他先後加入魔岩唱片、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與楊乃文、陳綺貞、莫文蔚、蘇慧倫、Makiyo等合作;從自己寫歌,到後來成為音樂製作人,再到第三階段成立「林暐哲音樂社」的音樂經紀,跟著蘇打綠崛起,後有夢露、阿霈樂團急起直追。

 每個時期林暐哲總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且都有著極為亮麗的表現。為什麼不繼續大量寫歌?不自己出專輯?或者為什麼到後來會成立「林暐哲音樂社」?林暐哲笑著說:「其實,只要是跟音樂有關的工作,我做起來都很開心,因應每個時局需要,所以我讓角色定位有所不同。從寫歌到製作,再到經紀,我慢慢讓自己瞭解整個音樂製作或包裝宣傳的過程,不管是技術面或本質面,我想掌握能掌握的。只要能夠讓音樂發生,有時候比創作更快樂!」


(上圖:第一屆台客搖滾上台演出)

創作=創業,就是生活的一部份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冬天的北極偷來最潔白的冰床,讓初夏的陽光呼出最潔白的一口氣,融雪後的土壤長相斑駁,混雜著出埃及地的土壤,也長出了廿一世紀絕美的塑膠花。我們聽著冷冽卻臨近天堂的曲子,哼出屬於這個光年的美麗與憂傷,生死有時,歡笑有時,淚眼有時,恨有時,愛有時。

 曝光過度的感官過於敏感,好像你的髮是雲彩;歌聲是把地球唱進世界盡頭的The Beatles;手指撫摸過的表面都鍍上了舊約經文的封印;然後吸入過多的香氣不偏不倚的惹來心悸。

 曝光過度的靈魂過於敏感,夢裡的戰爭可歌可泣,一生的年日穿梭時空,醒來後的思緒瞬間糾結,也瞬間的空乏一片。是飄移太快,抑或是保守的心懷意念在對抗些許的不安於室?於是所羅門的衣裳繡著「凡事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上帝把宇宙爆炸的極光鋪在我的靈魂上,祂說:「光裡行走禱告,走過必見榮美,如瞎眼能看見,如死裡得復活。」

 慾望之海像光裡的磁爆,一絲曝光都有可能離經叛道。尚好喧騰有時,靜默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曝光有時,清淨亦有時。土壤包覆冰原回歸北極,夏季陽光找到屬意的藍色大海,感官在定位,靈魂安居心懷意念裡。這個世代的人都因為曝光過度的瘋了,而我正用The Beatles的瘋狂唱著曝光過後的唯美詩歌,用融化的姿態極限禱告。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聽音樂:http://www.thebeatles.com/hub/love/site/
同文刊載於[]
搬家了http://www.oui-blog.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把什麼都調降到最舒服的狀態,例如五月天就應該有五月天的適溫與清風;音樂應該是The Innocence Mission,激昂一點如World's End Girlfriend,再慵懶一點就去找Maximilian Hecker。天花板是白色的很好,望著望著才能鋪上自己異想的圖像還有色彩。室內的味道換成「甜橙」的應該很棒,這跟衣服必須換季、夏天應該吃冰的道理沒有什麼差別,因為一旦什麼都適切而剛好時,我就可以活得很好,也很有價值。

 有人說我的「轉速」真的有點慢,因為他們腦筋很靈光,可以想到很多點子。但感謝他們不嫌棄我,也把我擺在適當的位置。也許我就是找不到快速的發條在哪裡?搞不好找不到,上帝沒幫我製造。年輕的孩子們充滿熱血,一有時間就去充實自己,學了好多東西;我實在不習慣把一天切割得支離破碎,所以我會的或者感興趣的就那幾樣。這樣有什麼不好嗎?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好東西本來就應該多點時間好好耕耘、享受;當然,前提是你找到了生命中應該投入大量時間的「好東西」沒有。感謝上帝,我真的是擁有了幾樣。

 這樣的習性其實多半得到「負面」的評價居多。然後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好像不太適合這個世界」,或者會有「到底有沒有人瞭解我?」的想法產生;當然,這些想法都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

 現在,每當有人對於我的「慢活步調」有點不以為然的時候,我總是一笑置之。我不是故意的與眾不同,或者表現的不同仇敵慨,或者沒有照著既定的規矩走,因為我知道我在作什麼,心裡有平安,會自我調整,也蒙神喜悅。當然,也有一些人是喜歡我這樣的,每次有人認同時,我都會在心裡面報以最感動的掌聲。

 「你聽的音樂都那麼『慵懶』嗎?其實這些音樂都很好聽呢!」。「慵懶」這個中性字眼,可好可壞,但是加上後面那句話之後,我完完全全可以拋下Indie POP」或者花費一番心力來解釋我聽的音樂的氣力,只需單單的說聲:「是的,我喜歡既慵懶又舒服的音樂!」就好。

 這是某程度上的被認同與肯定,像是小孩子獲賞十塊錢的那種喜悅。雖然我常常說,「我很容易滿足,只要小小的東西或者鼓勵就行」。但是,真的要抓到那「小小的東西」,然後帶給我「大大的滿足和快樂」,其實好像也不太容易抓得準。有時候會牽涉到對象,有時候會牽涉到當下的心情,有時是環境因素,嗯..慵懶之人好像要找到真也是慵懶一族,才能深深體會內心靈魂的箇中滋味。我想,還是要跟上帝好好禱告才行。

 慵懶的季節回復到慵懶的姿態,聞著慵懶的綠草香,偷一把慵懶的陽光,放進心裡。雖然這是一種姿態或者習性的復歸,但是腦袋裡、血液裡、靈魂裡的東西已經大不相同。我比以前有良好的自我形象,知道自己在作什麼,也在慵懶的步調中擁有著激昂而沸騰的美好藍圖。我知道親愛的天父總會把我擺在最適當的位置,發揮自己的能力,也更多的更新自己。

 「慵懶」不是懶惰,「慵懶」也沒有什麼不好,「慵懶」可以是外顯態度之中,一種看世界的「角度」,「慵懶」是靈魂雀躍的另一種姿態。就像禱告運動一樣,不是為了禱告而禱告的追趕流行,不是一種Life Style,而是那本來就是我的Life。我不跟著別人的腳步走,我在世界噪動的時候也能靜下心來輕聲禱告,我在各種季節變換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季別,而我也相信有人能瞭解我在說什麼。慵懶一族,本來就應該要有屬於自己專屬的「慵懶の季節」!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每天中午到教會的路途中,那個正在蓋樣品屋的工人總在同一個桌上睡覺;每天跟同一位便利商店的店員買飲料;每天管理員伯伯總要問我一次到幾樓去哪裡;每個夜晚在全家前面總又會有一個老伯伯坐在那吃東西或打盹。每天日頭升起,每天星月相伴,每天的生活好像都一樣,但是在經歷那每個相同點的過程中,總是不一樣。甚至我要說,每天都能保持一樣良好的心情來面對同樣的人事物,那是難能可貴,也必要是心裡有平安。

之一

 在我正愁著要往那個方向走?或者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祂已經幫我找好了路。就如同我跟小妹說的,親愛的天父總會幫我們除盡身邊的旁枝錯節,好叫我們走在合神心意的路途上。怎麼來判斷我們聆聽到的是神的聲音呢?我跟她說,只要妳覺得心裡平安,那就是了。當我們走在原本向他祈求的路途上時,真的會發現,縱使再辛苦再累,我們都甘心樂意作祂的僕人,來愛人,來愛這個世界。因為祂配得!

之二

 是的,請不要再說我屬靈了,我想說的是,每個人本都屬於上帝靈魂的一部份,只是在於你有沒有發現,或者願不願意讓你的靈魂乾淨而已。我總是用很簡單很白話的方式,用屬世的語言來和這世界的人溝通。我知道什麼樣的話你們聽得進去,什麼樣的話你們聽不懂,所以我已經盡了全心全意給了你們最好的。於是你們會反問我,我說的就是真的嗎?那些話有憑有據嗎?是的,當然,有憑有據,且我親身經歷。只是神的話你們不愛聽,但我總會在談話的最後稍稍略帶一提,「我說的不算,但若我是代神說的就算。」不過人總是背逆,總是驕傲,總是短暫的熱情,然後反過來說,「我自己說了算!」

之三

 人的慾望無窮,但慾望的底限就是尋求神的面。

之四

 好像走在一個轉型的階段,我承認我好像開始扮起了黑臉。因為同情的、安慰的人多,打強心針的人少。因為是打針,所以會痛,會不舒服,會切中要害,但也是對症下藥。我知道有人不喜歡這樣,我也不喜歡這樣。但是對於一直走在「惡性循環」中的孩子們,也請原諒我在有限的時間內,只能作出這樣的幫助與回應。但是對於「懵懂無知」的孩子,我當然會按照正常步驟,傾聽、安慰、陪伴、良好關係的建立、給予意見等,我要說我還是很「和藹可親」的。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