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徐振傑

 這篇文章,我決定不用筆名來寫,而是用真名。除了表示敬虔,除了是為她留下最好的紀錄之外;也是寫給神,寫給世人們,一個最真實,最有愛能的故事。

   *   *   *   *

 過去一個月,除了工作、教會、零星的休閒消遣之外,最常跑的地方就是醫院。隔著一條仁愛路的灰色醫院,與燈火繁華的車來人往,有著極大的對比,每每給人冰冷的感覺。每次搭電梯上樓前,總是要先練習一下笑容,希望能為病人帶來喜悅和溫暖。

 病人是我前女友的媽媽,癌症末期,有著堅強的意志和和藹的笑容,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謝謝!謝謝大家的祝福!」最喜歡聽的一首歌叫做「月亮代表我的心」最愛喝的果汁是「蔓越莓汁」。老實說,面對這麼虛弱的身子但又有著無比堅強信念的她,我有時覺得自己渺小。因為這是我頭一次陪伴重大病患,陪伴著類似親人,隨時可能面臨生離死別的窘迫時期。其實,有時後我也會感到害怕,心情會受影響,我不知道我一個小小基督徒,到底能夠帶給她們家多大的幫助和溫暖?但我始終相信:「神要我們不要自以為年輕,神的愛本為大。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而我也一直一直惦記著那句「愛遠比瞭解更深刻,比捨己更積極。」更何況,那已是到了我想轉眼拋下都拋棄不,想要玩樂就會產生罪惡感的時刻。

 有人說:「是不是想要復合才這麼做?」我也坦白說,沒想那麼多,一切交托給上帝。因為對方的生命有許多地方必須重新被翻轉與建造,現在不是談這事的時候,而我最想作的事情只是單單將福音帶入他們家中,讓他們也能藉著心靈的依靠,憑信心走過。過去,我曾經從死蔭幽谷中走來,我知道絕望的感覺是什麼,我瞭解她的需要,也知道無助的這個時刻唯有神能帶給她們力量與平安,不是我,更不是任何其他人。所以我來,不是逞英雄,而是帶著神的國、神的義,和神的愛而來。

   *   *   *   *

 探病的這段期間,我開始跟他們講耶穌的故事,幫他們全家禱告,帶來一些福音的刊物,用最淺白的字句,像教導初生的嬰孩一樣,告訴他們,耶穌的愛有多甜美,「他因刑罰讓我們得平安,他因鞭傷讓我們得醫治」,「來!跟著我一句一句的念,我們禱告,不是對空氣說話,是跟上帝說話;就把他當作孩子跟父親說話的感覺,用最真誠的心和最簡單的字句,只要求,就必得著,就能靈裡平安喔!」

 那樣禱告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我握著她的手的次數越來越多,她總是很乖的將眼睛閉上,很有耐心的垂聽禱告;有時後她會將手握得很緊,有時後我覺得她眼眶泛著淚光想說點什麼,而記得我最後一次聽到她說話,是我問她出院後最想作什麼?而她只能用氣音在我耳邊跟我說:「想跟全家人一起出去玩」的那個時刻了。

 病況越來越不好,我們看得也很心疼。有時後那種忐忑的狀況變成了一種持續性的麻痺,我後來變得不知道要說什麼,我會不知到我在作什麼?或者,神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們的禱告?偶爾的向上帝抱怨、偶爾的灰心喪志、偶爾的惡夢都是有的。然而,我也忽然聽到一個聲音說「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祂諸般的慈愛發憐憫。祂絕不讓我們受到無力的試探,總教我們擔當得起,並打開一條道路。」所以,不論肉體是生是死,那都是神的決定,也有祂的用意,至少我們相信「在靈裡平安,就是得完全的自由!」

 「因著信,就必得著」的信念一直在這段日子裡支撐著我們走來,我要他們知道肉體雖然每況愈下,但在我們禱告中,主必行奇妙大事在我們眼中,也許得著的不是肉體的重生與復活,而是永生,而是我們日後意想不到的結果....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原2006.11.19)

 已經有一陣子沒有這種滿足的感覺,在短短的一天當中,可以無憂無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自己想看的電影,享受溫暖的冬陽,然後晚上趕赴青崇聆聽神的話語,最後帶著超級飽足的心情回家。

 今年的金馬影展,日本片特別多,這也大大滿足了喜歡看日本片的我的胃口。我以前好像說過了,也許是來自日劇的影響,所以對那種簡單的芭樂劇,雖然聊若指掌,但卻又心甘情願的被芭樂到底、感動到底。就像是今天一口氣看了兩場的日片-《永遠的三丁目》與《扶桑花女孩》,那其實就是好看的日劇精華版,知道下一個對話是什麼,知道他所展現的幽默,但他們就是讓人整個溫馨感動到不行。

 《永遠的三丁目》改編自西岸良平於1974年開始連載的漫畫《三丁目的夕陽(三丁目の夕日)》,由堤真一、小雪、掘北真稀、須賀建太、吉剛秀隆、藥師丸博子等擔綱演出。電影版的劇情集中在1958年的春、夏、秋、冬發生在「三丁目」的小人物故事。夕日町三丁目巷裡,汽車工廠的貧窮夫妻、從鄉下到東京工作的少女、不得志的漫畫家、被遺棄的小孩、從良的酒吧女侍,成就了剛竣工的東京鐵塔下,最感動的人間景色。影片建立鏡頭,從一群小男孩玩著木條編成的玩具飛機揭開序幕,象徵一種從戰後開始邁向自由,什麼都正要快速起飛的復甦時刻。城市的改變、世界最高的東京鐵塔的興建、汽車工業的興起、剛有家電用品的喜悅、可樂、泡芙、西裝洋服等的進入,其實這種感覺像極了小時後的台灣,尤其是父母輩的人們一定更能感同身受。

 「家中添購第一台電視時,街頭巷尾的鄰居都來湊熱鬧,差點沒像看電影般售票,男主人還要先來段開場致詞....」

 「把可樂說成醬油;把嘴對著電扇噗嚕噗嚕發出怪聲;把頭埋進剛買來的冰箱說:『真的好涼喔!』」

 「第一次看見泡芙,所以就算壞掉也要試他一試....」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從「孤單心事」到「你不知道」,再將游標移到「甜蜜的折磨」上,點選兩下,折磨開始服用,甜蜜說要伴點微酸,才夠味;如果我是你,我會選擇從「櫻花雨」到「白日夢」,然後點選「天堂」的聲音,靜靜聆聽,翻湧感覺,勇敢生存。這裡的感覺不是靠身體感覺,乃是靠靈魂去感覺。接著我反覆思考,如果你是我....你感覺得到我在感覺你能感覺我靈裡的感覺嗎?

-A-

 如果我是你,我會挽起長髮,紮起馬尾,讓臉蛋與早春的陽光作最大面積的接觸。那些刻在一顆顆安眠藥上的藉口,就讓他停留在漆黑的空間。就像淚痕怎麼拼命擦拭都擦不掉,那就讓陽光底下那溫柔的風,自然的替你風乾,捲動你的靈魂。那樣,似乎會比較酷一點。

-B-

 如果我是花,這裡就不是地球了!

-C-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借助擲骰子遊戲作決定,或者不作決定,或者一意孤行的作決定。在還沒聆聽真理時不知道怎麼作決定,我們心疼你;在知道真理後還作了錯誤決定,我們將你全然的交給上帝。有天我突然發覺,你的自由意志好像壞了,一點都不自由,因為你怎麼始終只選擇不對的那個方向呢?

-D-

 如果我是你,你會跟他們大聲宣告:「請積極正面的為他祈福,他會好起來就是會好起來,至少他的靈魂比你們都健康,都偉大!」消磨一個人堅強的意志,比殺死一個人更殘忍,這世界上就是有太多的理由來拆毀我們原本建立起來的信心,包括一些特殊的個人經驗、偽善、唱高調,以及戴著面具的官方說法等。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對街的落地窗才剛和少女手中的毛巾做過最深情的親吻,還殘留一點點餘溫,有太陽的熱度,手的溫度,還有這個城市的體溫。妳的美麗身影才剛從落地窗的邊緣掠過,風跟著來,然後天空又下起了一陣陣的雨。沒有前幾天的狂驟,綿綿密密的卻也惹人憐。就好像,妳才剛笑開懷不久,卻又開始深鎖起眉頭。

 安靜的夜裡,嘶竭的呼吸聲在耳邊打暗號,好像暗示著「你該多注意我,我知道你能幫我帶來陽光」的那種意思....

[1]

 採訪完女作家之後,我又產生了「剛從電影院走出來」那種靈魂暫時脫離的感覺。那已經不像是採訪,而是聽了一場值回票價的演講?或者從她身上獲得一些足以與現在或過去的自己相互觀照的經驗。她不信上帝,但卻也能從自己的經驗中走得宛如聖經真理的人生。走出大門時,我還在想她是怎麼辦到的?我的表情是呆滯的,然而內心卻如暗湧翻騰。很少再有人能像她那樣吧!我想,她現在應該是完全的獲得自由才是。

[2]

 採訪女作家前的三小時,電梯的女孩說,「你是不是從出生到現在都沒睡飽過?」然後我突然想起了,這可是某人曾經極度喜愛的獨一無二的臉孔呢!

[3]

 採訪女作家前一天,我幻想自己剛從冥王星上吃完早餐,乘坐著太空船,帶著小王子的玫瑰回到地球來。《300壯士》的震撼、血淚、與榮耀,應該和馬可牧師的行走禱告,有著同樣的無比大能吧?很高興能帶著地球的白兔一起崇拜,也很高興聽到蠶寶寶大哭的見證。一切都在安靜緩慢的變化中,一切都慢慢的復原中。然後有天,一覺醒來,窗外又會是滿滿鮮紅色的玫瑰花朵。

[4]

 至於女畫家的未來怎麼辦?「那不是你的責任,或者該知道自己的底限到哪裡。」然後我遞給了女畫家畫筆,要他自己找調色盤,並且說了句:「你不需要什麼?」接著轉過頭幫她禱告....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你知道嗎?上帝的愛夠你用,夠你使壞,夠你離開。但有一天,你一定會想念祂,會捨不得離開。因此你會收拾起悲傷,滿懷期待,再回到,那起初的愛!」

 我不抽煙,但是我的房裡有幾包煙,那是為了他好而沒收的;我有一個小箱子,裡面裝滿了好幾年前到現在的電影票根與DM,那是為了某年某月和你們一起分享用的;我的MSN上,有百分之九十的朋友的暱稱都是不如意的,而我總是堅持寫好消息;我寫過了很多辭職信,很多人都大方的接受,只有寫給上帝的全都又變成邀請函,不是慰留,而是緊緊抱住我不讓我離開。

 最近心緒很不穩定,生命狀況也起起伏伏,我遇到了很多試探,也對人性再度失望,我很不喜歡這種狀況,會想就此放縱,但是祂總是很巧妙的讓我脫離兇惡、遠離試探,我再肯定的說一次,那的確是很「巧妙」的方式。

 是禱告的緣故也好,是自己仍有警醒的原因也罷,還是感謝主,一而再、再而三的將我從死蔭幽谷中拉回,讓我在生命低潮仍可以正常的生活、去關心人、去分辨是非、去循著真理而行。我要說,踏出教會或神的掌管範圍,那世界是極為恐怖,像鬼魅一般讓人無法用「人」的方式去應對。會忿忿不平,會有所比較,會怒火中燒,會順著私慾,會盲目,也會亂了一切的分寸,尤有甚者,還未回到神國度懷抱的孩子們,我早也預料到你們會有什麼樣的情事產生。

 今天晚上,我反覆聆聽剛剛過世的馬兆駿的新專輯《奶粉與便當》,未料到這整張專輯根本就是「福音歌」,讓整顆心又再度充滿了溫暖與安慰。我承認自己還不夠健全,一些些挑戰我已經站不住腳,所以必須選擇性的給予關心與來往。我喜歡我的付出能有一些些成效,喜歡一些些回應;我喜歡我說出的話你們能聽得進去,而我也能判斷你們真的聽了嗎?沒反應或依然故我也沒關係,我選擇不打擾,但依然默默為你們禱告;我不喜歡被念,但可以耍賴可以討價還價又會被關心到無處可逃的人們哪,其實我就超喜歡你們,因為我有感受到愛。

 我的愛,還不到耶穌那種無私奉獻的程度,但我相信已經比平均值多很多,且有人很珍惜我的愛。我的脾氣,好像有越來越火山的狀況形成,但想不到有原本就是火山的還願意包容我。我的心思意念,好像又有「舊埃及」的思想產生,但很感謝聖靈不斷提醒,讓我願意改過。遇到越多糾紛,聖靈的工作其實越頻繁,我真是要說,如果沒有一些真理的提醒,照著過往的作法,我一定又會錯失什麼?或者毀了自己!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壹:4:18)這是我禮拜二小組時抽到的小卡上的經文。新的年頭的一開始,很高興有大事成全,但也很感慨有亂事煩心。但是說也奇妙,祂始終知道用怎樣的話語來安慰我,知道我最喜歡「愛」,又最對「愛」拿不定主意,所以祂持續教導我愛的真理是什麼?並且讓我再次感受到祂的大愛。而那也絕對不是巧合,而是神早就為我們預備好道路,知道我們需要什麼?所以當我們祈禱,祂便成全。

 我始終相信這陣子的風暴快過去了,因為在愛裡真的沒有懼怕,也會有如鷹展翅上騰的景況到來。雖然現在有些事情仍處在膠著未定的狀態,但我還是將自己全然單單的交托在上帝的手中,求祂帶領,祈禱祂引領我至正確的人生方向,不管是工作、感情、家庭、人際,甚至神的事工上。求聖靈開啟我心中原本認識的「起初的愛」,其實很簡單,其實沒那麼難,就讓我再熟悉、再確定、再重新得力一些吧! 阿們!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