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Beth Gibbons - L'Annulaire

 琴聲像冬天最凜冽的水滴般,觸碰湖心,沈入記憶的底層,敲醒一份曾經漂浮的存在或者不存在,稱做「戀上忘情的慾望」;女聲如稀薄的空氣般低吟沙啞,女主角在來回的鞦韆上擺盪,慾望挑起,慾望飄離;頓時世界整個漂浮,這個時候,好像唯有接近一種不完美,才能稱得上是一種完美。

 過往的感覺和記憶,在「忘情實驗室」(電影《無名指》的主要場景)裡被完整的封存。在那裡,因為專門幫助人們將痛苦的記憶製作成標本,幫助逃離悲情,接近失憶,所以名為「忘情實驗室」。電影裡的女主角,因為失去了的無名指,因為紅鞋,因為標本,因為謎樣的醫生,而再度挑望起記憶中那份莫名的,深深渴望的情感。

 那樣的封存,然後沈澱,直到再度憶起,絕對不帶任何具毀滅性的痛苦。就像我終於找到了Beth Gibbons為《無名指》所唱的〈L'Annulaire〉一樣,雖然沙啞的歌聲真是夾帶著無限憂鬱,如晶瑩水滴般的鋼琴聲也烘托著一份怔忡;但是,那樣的聲音卻不具任何殺傷力,反而有種完全、貼近,以及滿足感。因為我知道,那些記憶終究是我的年華,我的身體的一部份,就如切掉的無名指肉塊,切割(分離)時是痛苦,但記憶卻會自動隨著時間消除痛苦的真實感而只剩下影像,直到被製成標本後的某年某月,再被拿出來觀看時,反倒具有一種被保存完整的美感。

   ﹡   ﹡   ﹡   ﹡

 看《無名指》這部電影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前的事,但我始終無法放棄找尋這首還未公開發行的歌(找到的這首歌也不是完整版,應該不會被殺吧!)的慾望。能夠找到這首歌,真是這個週末最開心的一件事。

   ﹡   ﹡   ﹡   ﹡

 然後女聲不見,琴聲置換。忘情實驗室旁的樂譜掉落在黃色點唱機上,凝重被拋開,低吟沙啞也轉換成溫暖明亮,類似的旋律卻在不一樣的鏡頭底下,被詮釋成像陽光燦爛般的愉悅。

 所以我在《小太陽的願望》的一開始,就愛上了那首電影配樂〈The Winner Is〉。當然,整部公路電影,的確是有趣溫暖又溫馨到一個不行,愛上選美的小女孩;發誓不考上空官就不開口說話的哥哥;研究普魯斯特第一把交椅也是GAY的舅舅;愛吸毒愛開黃腔卻又有滿腹人生哲理的爺爺;過度膨脹與與過度樂觀的爸爸;以及唯一比較正常的媽媽。這家人在一個前往選美比賽會場的黃色小巴裡經歷到了無限的衝擊與挑戰,但是導演運用逗趣幽默的手法,來化解這些危機,並讓這些轉機適時改變了一家人的古怪個性,也帶給了觀影者正面積極又溫暖的啟示。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文/藍川芥

 「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everyday but can only say it once a year, Sorry about the delay.」(有些事我每天都掛念,但只能一年說一次。遲到了,對不起。)

 小南(古天樂飾)和小米(劉若英飾)是一對「曾經是戀人,但是回到朋友的位置會比較好的『好朋友』」。每一年,每當小米生日的時候,小南總會給小米一個祝福,電話也好,簡訊也好,每一年都不間斷。但是,有一年,這個簡訊遲來了三十六小時,而這背後其實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在這邊我還是不將秘密說出好了!)

 其實,早就已經知道結局了,卻仍感到一陣鼻酸,畫面純白到彷彿陽光是檸檬一樣,酸楚得讓人捨不得離開,卻又不得不放下。而的確,遠離校園之後,看起電影多了一份自然和直覺的感觸,不會再用過多的符碼和電影語言來詮釋,他說:「好久沒有看到一部令人動容的電影了,尤其是國片。」是啊!你看那些女孩們,每個人手一張面紙,擦拭著眼淚,擦拭著流淌的記憶;其實,這樣的結局剛剛好,不煽情,且多了份讓感動多留在人們心裡久一點的自然。


 而曾經,
 有一對男孩和女孩,
 也有關於「生日」的故事,
 至少對男孩來說,
 是永遠不會忘記的故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這是一部不管你跟父親關係良好,或者關係不好,或根本很久沒有想過父親,但一定會讓你想起父親的一部電影。」

 獨自一個人在冬雨綿綿的路上走著,沒撐傘,撥了通電話回家裡,媽媽接的。向她問了近況,在神的保守之下她依然生活過得美好,固定的聚會,固定的服事,現在也規律的在某醫院裡當起福音志工,每層樓每層樓的唱詩歌給病人聽。

 「爸呢?他最近好嗎?有機會真的要帶他去教會!」我一反常態的多問了父親的近況,並且積極地要母親把握任何可以改變父親的機會。說這場小雨打翻了心底的聲音也罷,受電影的催促也好,是我今年向天父許下的心願之一也行。總之,我現在很想說,「縱使父親過去對我再怎麼不好,我只想要他現在,甚至未來都過得很好很好!」

 電影《父子》應該是近來看過,能讓感覺在心中延長了好幾天還深深觸動的一部好電影。放下導演筒後十七年的譚家明,重新掌鏡,夾帶著香港電影新浪潮的風格,拍出了這部頗有新意而不流於俗套的電影。縱使郭富城和林熙蕾長達好幾分鐘的短鏡床戲有點賣弄身材,過份賣弄風騷;或者片末的收尾過於浮掠而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但是就電影本身的訴求,寫實中道盡社會底層人們的粗鄙個性與人生的無奈,都帶有歐洲藝術電影的色彩,且又比較貼近華人心態,結束得不冷調,悵然中仍充滿著各適其所,「姑且,這樣就好」的感動。

 探究親子關係的電影多得不勝枚舉,光是與「監獄」有關的仍有一堆:例如《在黑暗中漫舞》的母親為了孩子,甘願成為階下囚;達頓兄弟《孩子》中的未婚爸爸在監獄的會客室中和未婚媽媽抱頭哭泣;《攝氏零度。赫爾辛基》的父親最後在監獄裡上吊;《燦爛時光》裡的左派母親在監獄裡不敢面對小女兒;《寄信到哥本哈根》的小男孩在監獄中長大,出獄尋親;《極地重生》的父親從蘇俄東北的集中營逃出,全憑對太太與孩子的愛的支撐。

 更加雷同的還讓我想到《被遺忘的天使》裡,有一則故事就是小男孩從小被父親訓練為扒手,有時依靠他們天使的燦爛笑容行偷竊之實;有時後明明很不想要偷竊,但是一方面害怕失去父親的愛,一方面害怕被罵,所以不得已必須「偷東西」來獲得父親的認同和愛,剛才從監獄出來,就馬上又被父親唆使行竊,讓小男孩終於受不了,甘願回到監獄裡。不同於艾米爾庫斯杜力卡將悲情化為幽默的陳述手法,譚家明主導的小男孩BOY(吳景滔釋)就沒有那麼的樂天,至少從那慌張、恐懼的眼神,以及最後狠狠咬了父親(郭富城飾)耳朵的舉止來看,那更加寫實的陳述出社會底層的小孩,甚至是上一輩多數的孩子,都擁有著這樣不健全的父愛,以及非常渴望擁有完整的家庭的愛的企盼。

 為什麼才剛悔悟,答應兒子要戒掉賭博,明天就去找份好工作;然後竟在下一秒忽然停電時,立刻又唆使孩子進屋行竊?為什麼想表達對妻子與孩子的愛,卻口口聲聲都是「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再多給爸爸兩天時間」?因為人總是不知道什麼叫做愛?把短暫的感動與誓言當永恆;又他們自己根本就還不懂得愛惜自己?哪裡能愛妻子,愛孩子?

 傳統的父親總是那樣,嚴肅、律法主義、把要求當關愛、用負面的詞語謊稱「愛之深、責之切」,不善於表達內心真正的想法,愛面子,有時說是一套做又是一套....我的父親就是這樣,相信很多人的父親也是這樣。所以當我看到這部電影的劇情時,當下竟然內心裡起不了一絲漣漪,或者說我將那份受挫的感覺埋在心裡面很久很久,一直要到出了戲院坐著喘息,才真正又從舊記憶當中翻閱出「我記憶中的父親」是什麼模樣?是如何的對待我們?且現在又是如何的陌生?

 有時後在教會裡聽講道時會哭,之前多半為了自己的感情哭泣,有時為母親,偶爾才是父親。今年,我特別特別希望我和父親的關係能變好,能夠讓他明白身為基督徒的驕傲,也希望他嚐嚐主恩的愛。爸爸一定也是缺乏了完全的愛,沒人教導他應該怎麼去好好經營一個家,所以才會用這種「大家都是這樣做」的方式對待妻子和孩子。就像《陪我走到世界的盡頭》裡的爺爺對小男孩摩摩說的:「你要原諒你的父親,因為你的父親沒有可以學習的對象,他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所以我想原諒他,試著原諒他,更有可能的話能夠帶領他認識上帝,讓他改變那些舊有的不好的思想,有一個快樂又正面積極的生活。

 電影《父子》其實並不太著墨於父子之情,因為郭富城所演的周長勝真的是一個爛賭又超級不及格的大爛人父親。就英文片名After This Our Exile來看,比較想陳述的應該是「重生」或者「重新獲得平衡」之後的人生。所以在那種每個人都不健全的狀況下,每個家庭成員都得不到愛的情況下,硬是要維持家庭完整還不如各自分開,獲得救贖,還比較好。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治大國如烹小鮮;男人味如頁頁書香;態度,明確而極簡;品味,不一定很遠。」

2007年的出版界,萌生了一顆署名「男人專用」的新星-《M社會》雜誌。「M社會」,自然會大前研一所提的「M型社會」產生聯想。這當中的確有某程度上的關係,然而「M社會」的M,其實是等同於英文MAN的意思。主要目標讀者鎖定三十歲以上的男性,是本強調美學、風格、品味、態度的男性雜誌。

試刊號(左圖)於去年12月發行,創刊號(右圖)也正式於2007年1月發行。主要內容方向與視覺設計,由「可橘視覺創意有限公司」視覺總監顧振立主導,另外看到書上的執行編輯林雅萍,則是我的大學同學。推薦這本雜誌不是因為同學參與在當中,而是我覺得這本雜誌真的蠻不錯的,尤其在視覺創意上,簡約當中流露出低調而綿長的質感,的確讓人有「平凡的震撼」的感覺。

雜誌內容部分總共分為M Newly、M Cover、M企畫、精神面、美學面、人文面、生活面等七大主題,創刊號的M Cover Story是林嘉綺,M企畫是「品味之計在於家」(佔總雜誌約三分之一比例,是主要重心)採訪到陸希傑、杜文正、孫立和、顏忠賢、林炳存、王信智等人;生活面的Guide理財邀請到吳均龐、丁予嘉、陳詩舜、黃賢楨等知名專家;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精神面有好友Boyethan的北歐音樂專文,而人文面也採訪到了我超愛的Maximilian Hecker。所以光看裡面的受訪者,就可以知道這真的是一本非常強調品味調性,更大大有別於時下男性刊物的新雜誌。

所以希望大家有機會也可以到全省的萊爾富或誠品去閱讀甚至購買,封面擺在各大男性雜誌裡頭更是好認中的好認,不是林嘉綺特美,而是設計很棒。PS.二月號開始,我偶爾也會在裡面插個花,幫忙外稿部分,所以各位親朋友好友都有可能成為我的俘虜,變成我的資源,接受我的邀約採訪,到時候請幫忙再三,別逃喔!

尋覓不到一句煽色腥的字眼,撿拾不到可以餵養慾望眼球的圖片,什麼有關激情、亢奮、增加腎上腺素的內容,請至其他男性雜誌的版塊尋找。這裡只有生活品味、細緻貼心、一紙未來的藍圖,以及供給源源不絕靈魂的良藥。屬於M型社會的人類,都應該來看看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任何意見可至執編部落格留言詢問:→點這
網站建置中,所以可撥客服專線:0800-055-365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當什麼都變得複雜,而且複雜到連找出線頭的氣力都沒有,而乾脆隨遇而安的順著另一個線頭走的時候,我們說他正在渴望簡單;或者說,他正在進行一份簡單。

之一

那是一個大街小巷都唱著陶喆的〈愛很簡單〉的年代。我們的心是澄淨,像海一樣藍,加上一點點的BLUE,有月亮拂過的光,以及一躍而下的悸動。路走得很簡單,風吹拂得很簡單,夢想很簡單,愛也很簡單。

之二

那是一個改朝換代,周杰倫唱〈簡單愛〉的年代。在熙來攘往的街頭,在嘈雜的車陣中,在一大片落地窗的映射前,在一個有外婆家、腳踏車、牽手、夕陽可以回憶的海報裡。你說那是一種情緒與簡單共犯的季節,當回憶開始復僻,而思念也悄悄的獨自復興起來。

之三

那是一個戴佩妮唱〈簡單〉,王力宏跟著唱〈一首簡單的歌〉,最後林俊傑唱著〈簡簡單單〉的年代。因為唱了太多簡單的歌,所以不知道何謂簡單,於是真的變成「我們都是泡沫,輕輕一碰就破」。那時候,受傷很簡單,要一個雨天很簡單,失望很簡單,哭泣所表達出來的語言-「持續,死亡中」也變得很簡單。

之四

那是一個全民標榜「簡單生活」,卻聽不見簡單的歌,而真正只能繞著小方框假裝簡單生活的年代。那些人在都市的中心,等同於在鄉村的邊緣,用簡單的外殼裝載不簡單的心表現簡單的自信與愛,在永恆的邊緣,稱為短暫。

之五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借同事的小叮噹摸一摸,「嘿~可不可以將你的時光機或人生重來槍出借給我?」

將時序調回幾個小時出門前,我好像應該繼續擁抱棉被,待太陽完全升起的時候再伸個懶腰大聲吶喊,「走~出去玩!」

或者應該穿那件外套而不是那件外套,若在ipod裡灌一首周杰倫的《反方向的鐘》,這個下午的心情就可以更應景一點,並讓音樂佔據一些因為無聊而挪出的美好時光。

無聊的時候的時間分配就是百分之二十做做正事(而且是瀕臨一種極致悠哉的姿態),百分之五十讓腦袋自然空轉到出神想睡,百分之十五上網東晃西晃,百分之五吃吃喝喝拍拍照,百分之二十終於是比較對人生有意義的站起來到公司主控電腦放自己想聽的音樂,剩下的百分之十,調整電話整理桌子,想想如果時間能夠倒轉這種老掉牙卻又像氧氣一樣每個人都會想的問題!

一年前的現在在幹嗎?那時候墾丁的陽光真像極了情人對看時的閃亮眼睛;我想念夏天的芒果冰;你們鋪得不好的梗但又對tone的笑話;始終聽不懂但終於令人快樂的硬地音樂;有背影輕掠的小巷弄;有蒼茫憂鬱的大草原;有上帝帶領跳舞的輕輕搖曳;有愛情被塗上立可白,想假裝單純又被發現「重複使用」的痕跡....

如果有一個反方向的鐘讓你調一調就可以回到一個最想去的時光,你會想調到那個時候呢?好多時光我都想重新去享受一遍,尤其是回到小孩子那種「不確定未來卻又不打緊的時代」。

這絕對絕對不是逃避喔!只是...你知道的...一般上班族症候群的白日夢狂想症發作而已。我不是常常這樣,千萬不可以說我是個不稱職的員工,我是在作一種自我反省和腦部活化運動,這也是一種緬懷過去展望未來的「沙盤推演」哪!

好了,時光機回來了。我要下班進行更偉大的事情去,因為現在腦筋無比的清楚與靈活。然後過不久又可以和棉被相擁而泣....那真是一天當中最美好的慰藉啊!哈哈哈...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引:創世記 第十一章

1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
2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裡。
3他們彼此商量說:來罷!我們要作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
4他們說:來罷!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5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6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
7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
8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裡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9因為耶和華在那裡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