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1.
半夜接到一通電話,就像晚上跟他們的談話內容說到,總是在很不經意的時候會發生一些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說好好像又不是頂好,說差又不差到哪裡去。這種感覺很微妙,就像聽著The Innocence Mission的〈Beautiful Change〉一樣,行進中是甜蜜唱和,結束時卻有一些惆悵。凝結著緩慢潛行,的確有一種「美麗的改變」的錯覺!

2.
十分鐘前的捷運列車上,座位旁的女孩大方的拿出鏡子,開始夾睫毛,塗上睫毛膏,左右擺個姿勢看一下,嗯!這樣很好,彷彿「這個世界只剩我一人,而我就是全世界。」而列車持續的往不知名的國度快速急駛著....

3.
十分鐘後,從地底竄出台北街頭。天雨,一片灰濛。銀行路邊一個行乞者穿著雨衣,伏在地上點著頭、晃著手。碗裡盛的雨遠比銅板多,身體抖落的雨水或淚水在編織今年冬天最冰冷的畫面。是可以移到騎樓不用淋雨,不過也許那是他們保有自尊的最後一種方式也說不定。

4.
「夢露死亡之謎」的斗大標題,讓我撐著睡前疲憊的眼窺探了那幾頁始終還找不到謎底的字句,一整個好奇心作祟,甘迺迪兄弟在夢中拉著我說話,結果隔天上班遲到。

5.
在最冷的冬夜裏混進小貓兩三隻的光點。光在黑色盒子撞擊耳膜、衝擊靈魂、影像的過場就是記憶的翻頁,森林的芳香從布幕透出,外頭冬天裏頭像是溫暖春天。捨不得離開,銀髮的阿基德。中立城市。文明少女楚拉。破碎的月球。重整的地球。糾結。抗爭。人的過於自負的想法。愛上Kokia的Ai no Melody。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像回到研究生的時代,坐在床邊混合著真理與所謂的邏輯性,思索這樣做或那樣做到底對不對。混合著這些熱鬧喧騰背後的安靜,混合著今晚的談話。我現在做得如何?我缺乏什麼?以及,我應該如何快點走向我預定的未來?

 這個下午,我將一根買好的應景棒棒糖放進盒子裡,但是因為太長的緣故,所以盒子合不起來,索性將它剪短了些,放進去後,還是太長的合不起來,再次剪短,再放入,結果有一塊糖衣卻不小心被弄破…如果依照自己的個性,一定會想盡辦法把它恢復,一定要放進去盒子裡面,將這份關心傳送給對方才甘心。可是這個下午,我坐在床邊,愣了好一陣子,感覺到莫名的無力,像是心電圖上很微弱的線段,然後逕自的就將棒棒糖拆了,一口一口的自己吃掉。

 我很感謝上帝讓我走過人生的低潮,然後再幫助我復原。祂讓我知道失望是什麼感覺,讓我知道孤獨是什麼感覺,讓我知道痛苦是什麼感覺,好教我有柔軟的心,有同理心去感染他人,安慰他人,進而幫助他們復元。但是這個下午,加上這個晚上的談話,的確,要付出全然的愛是要冒一些孤獨的危險。

 這時候我想起了聖經裡父親對待失散已久的小兒子的故事。我十足能夠體會父親為什麼對在外流浪的小兒子那麼的關心,並且殺了牛犢來慶賀;但是我也忽然能體會到大兒子為什麼那麼的心理不平衡,為什麼父親平日不殺牛犢給大兒子,反而對一點貢獻都沒有的小兒子那麼關心。

 大兒子確實可以自己殺了牛犢自己吃,因為父親說家裡的一切都已經是大兒子的,父親平時就很愛大兒子。但是我也要說,將一個美好的事務加諸在身心健全的人身上,那愛的果效是不是會更加的倍增,且相得益彰?其實後來我又對這個問題持懷疑的態度甚至徹底放棄,因為在人的世界裡,什麼都是未定數,有感受的就會有感受,沒感受的就是沒感受,因為有感受而感動的,大部分還伴隨著短暫的激情,不論及長久更別談永恆,所以唯一能避免失望的方式,就是擁有源源不絕的愛,而那愛的確時時刻刻都在,父親不可能永遠為你殺牛犢,祂會偶爾用別的方式犒賞你,但最重要還是能自己取得,只要自己的心態與認知有無健全,能否再次更新,能否不比較、不從人身上求得回報?因為「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過的。」我一直一直相信,我會有我意想不到的美好未來。

 知道自己能給什麼,也知道自己還缺乏什麼。知道自己為什麼越付出越孤獨,但也知道如何消弭那份孤獨,讓自己擁有源源不絕的能量去關懷這個世界。你會說,我自己管好自己不就好了,何必去關懷這個世界讓自己難受?但是除非我死了,我不可能讓我曾經受過的痛苦也同樣出現在他人身上,因為我知道那樣的絕望需要有人扶持,那樣的難受遠超過去關懷他人而受到的難受。所以,我決定讓自己更堅強,堅強的從床邊的陰影站起來,讓光更多地進入,並挪除那份比較的心,那份受挫感。

 最後,我要讓你們知道,我的愛要不求回報,我的愛沒有任何的目的與企圖,只是為了幫你們減輕一些心中的苦痛,還有慢慢的認識什麼是生命、道路與真理。當我的付出變成泡沫或者只成為了他人短暫的激情,那也無妨,因為那些大大小小的感動都會累積在他們生命之中,累積夠多了,有天總會累積到滿溢而成為永恆,到時候想起我,記得回過頭來跟我說聲「謝謝」,然後附送一顆糖便好!


Keane - Bedshaped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之一

捷運上的那對男女,就像其他人一樣,面無表情,默默無語。好像外頭的太陽再是溫暖,也不關他們的事。每個人都像水泥,冰冷得好像時間都停止,車子失去了速度也宛如靜止。男孩女孩終於忍不住的騷動,像是要將怨氣出在對方身上,狠狠的四眼相望,我感到冰冷急速到快裂開的感覺。忽然女孩開始動動嘴巴,動動眉毛,做起鬼臉來;男孩不甘示弱的皺皺鼻子,輕聲的説了句也許是「幹嘛!妳很皮喔!」之類的話。接著,他們倆人露出了整輛捷運上唯一的笑容,然後我也抿著嘴偷偷笑著。好像他人怎麼樣也不甘我們的事了,因為我們都心繫著外頭溫暖的太陽。

之二

當我站在小圓台上分享見證時,其實是有些許感傷的。一部分的感官雖然要支援著條理分明略帶情感的說出見證;但另一部分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並感受到,那些刻意保持距離的人們,是多麼彆扭得快要跟這個扭曲的城市融合為一體。我彷彿看見了幾年前的自己,站在台下旁觀,自以為是的可以掌控一切,自我認知那只不過是一場show。接著,想表示點什麼又不敢表示的,拉著另一個女孩的手,就逕自的離開了這個現場。而那些人現在也是同幾年前的我一樣那麼作。站得遠遠的,或必須伺機而動的等待他人趨前。要不明明已經聽得入神,但最後還是選擇黯然離開。

之三

站在正中央的女孩頓時變成了孩子,她有張笑起來嘴巴和眼睛都變成月亮的臉蛋,髮型真是被我笑了一整個晚上的最流蘇的安全帽頭。她有一個愛跟她玩的哥哥,家裡開牛肉麵店一直要我們去吃,而且很棒的是,他們都知道聖誕節是小小耶穌的生日。幸好,報佳音的這個晚上,跟這群孩子們玩在一起真是溫暖了我的心,可以亂吼亂叫,四處奔跑,也不用理會他人的眼光,因為這樣的心才是自然,才是良善。這天晚上的天氣很冷,然而我們的心卻充滿溫暖。整個城市從扭曲冰凍中稍微的舒緩,小小的福音開始流轉,坐在遠處的人們的心門雖沒有完全的被敲開,但我彷彿聽見耶穌說,他已經聽到人們跨出半個身子,敲起另一扇透亮房門的清脆響聲。


The.Arrogants - Butterflies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關閉調鬧鐘的欲望,在夢裡完成撕掉行事曆的舉動,聽一整天完全屬於自己安排的音樂,想自己想到一半的事,讓身體與地球達到一種飄浮與依依不捨的妥協,星期六下午,你做什麼?我在完成每週沉澱的動作,讓靈魂乾淨,讓身體休息,讓保有自我成為最可貴的享受。

A.我在做什麼?

 累翻的好幾天,回家的路上,或要入睡之前,總是會在腦中浮現這個字句-我在做什麼?現在做的事情到底對不對?值不值得?對於我的人生有沒有什麼價值與幫助?我總是這樣的反覆思想。當我無助的時候,有人安慰我,有人陪伴我。但是,那好像極不可能恆常久遠,而且也無法切中我心中所求所想。

B.影像的紛陳浮現

 那位因我趕時間而無法幫助的婦女。那些城市底下假裝快樂的臉譜。女作家之死。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彎彎腰/挺挺背/伸手去把星星摘。巴黎我愛你之「罹患絕症妻子篇」。「演員夢女孩VS.聽障男孩篇」。短缺又短缺的時間。KTV狂歡後之落寞。西門町買油彩。想寫而無力描繪的篇章。我的出版夢。永遠吸引小孩而無法吸引女孩的令人費解之謎。斷電IPOD。單眼相機幹掉數位傻瓜。Keane。Donna Regina。約書亞。Albert Hammond Jr.。幾個遲到的早晨。幾個有些幸福感的夜晚。幾個勉強拼湊出的永恆。當我無助時,選擇尋求祂的面。

C.無以名狀。嚐試說明

 《從天而降億萬顆星星》的木村拓哉在劇中說:「我的心中沒有上帝!」;《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松子說:「就算是地獄,我也願意跟隨他去」;龍洋一捧過《新約聖經》說:「神愛世人,而松子就是我的神!」

 關於現勢的一些無以名狀,一些窘迫,一些時間的凝結,一些慾望的爭戰,和一些靈魂與精神上的耗盡。我總是在每個夜裡不禁懷疑起自己,這樣的磨損到底對不對?好不容易恢復過來,會不會又一夕之間全部瓦解?但是神說:「不會!」而且是永遠不會。

 以前我崇拜劇中木村拓哉那句話,似乎我們才是自己的主宰,一些的厄運和災難,都是上帝的懲罰,祂已經棄絕我們?但是現在我像龍洋一一樣,喜歡捧著聖經,將他永遠帶在身旁,因為神說祂喜悅「無能為力,單單愛祂」的人,祂喜歡「遭受磨難」的人,而且這個磨難永遠是人們能夠承擔的磨難,但前提示,我們要全然的將自己交托在祂手上。

D.關於全然交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原文2005.10.23增補)

現在進行式

 漂浮於空氣中,企圖以無數個寂靜相互碰撞出的溫暖,乘坐空靈之姿,和所有嗜聽類動物慢慢嘶磨。Mondialito重反光榮殿堂,聖誕節的大小慶典首次俯首稱臣,當人類又開始擁抱法式呢喃,關於甜蜜與憂傷的一切,12/24晚上,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邀您傾聽Mondialito乾淨到流淚的聖誕獨白!

過去式

 迷離動聽空靈到揪人心弦的Mondialito要來野台開唱了,開唱隔天,也將在7/29(六)PM3:00假信義誠品蔓延發聲舉行簽唱,喜歡他們的朋友可以去聽聽,感受他們音樂的純淨魔力。詳情請參閱→
前衛花園網站


 在很不經意的情況下,跨入了littleoslo的殿堂,點選他的推薦歌單,因為很好聽的緣故,就這樣聽了一整個晚上。生活的磚牆在層層剝落中,夜晚需要新的刺激類似音樂這種東西,來填補。

 醒來之後,決定從他的歌單中,向下探詢更多好聽的歌曲。所以我找到了日本團體Mondialito,他們被喻為是日本的Club 8。Mondialito兩位成員都是不折不扣的日本人—男成員Toshiya負責所有作曲、演奏、監製的工作,女成員Junko則負責歌詞和主唱。日本 + 法國 + 長髮美少女 + 耳語式唱腔 + downtempo的冷靜樂風,空靈的感覺,就像詩一般的讓人迷眩而舒緩,這也是吸引我去聆聽的最主要原因。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文/藍川芥

像白色冰原上唯一可以攀附的聲線,是分辨存在與不存在的驚蟄,乾淨到容不下一絲雜質,因為那極有可能破壞了他適切而剛好的憂傷純度。如果有什麼可以拋下一切讓人義無反顧的追尋的,那一定是這個來自極簡國度,沙啞到能撫慰人心的天使之音。

去年冬天,心緒沉溺在一個憂傷的氛圍裡。分不清天光與黑夜,也走不出思念與不思念的迷障。什麼都好像死寂了,什麼也都好像瞬間冰凍,直到遇見了Maximilian Hecker。

為什麼有比憂傷更憂傷的聲音?為什麼那種憂傷竟然能夠消弭自己的傷痛,像是獲得了輕輕撫慰般,然後便不知不覺的愛上了他。

那的確是天使的聲音。第一次聽見Maximilian Hecker的聲音,就很自然的愛上他。那是去年某次到誠品的時候,也是第一次我毫無畏懼的直接就詢問店員,「請問這張專輯是誰唱的?」當下突然覺得自己很勇敢,在那種對世界充滿敵意,對人產生畏懼的時候,竟然能鼓起勇氣對人說話。因為在那個場域的那個氛圍當中,我因著這個聲音而對世界重新有了知覺,我知道世界上還是有很美好的事物,自己並不是孤單一個人。

今年冬天,我復原了,並且有個機會能夠站在當晚世界最美的地方,貼近Maximilian Hecker,聆聽「不那麼憂傷了」的他的音樂。為什麼「不那麼憂傷了」呢?那絕對不是他的憂傷純度減低了,有一部份原因可能是當晚人潮很多,Maxililian有時興致一來就搞笑了起來;另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我的心緒完全的復原了,感謝上帝,更感謝祂差派這個美好的療傷聲系進到我的生命裡,讓我可以那麼快的好起來,重新的更愛這個世界。

謝謝卡羅讓我有這個機會聽演唱會,也謝謝前衛花園的老闆Loou的款待,讓我可以上到二樓好好的欣賞Maximilian Hecker的演出,並且可以超近距離的拍他(和他的朋友比利),並默默在心裡面感謝他。還沒認識Maximilian Hecker的人請一定一定要認識他,因為他是天使,而且是很帥的天使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衛花園:→點這
麥斯米蘭官網:→點這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