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編了好久的「GJ君子網路雜誌電子報」,現在已經邁入第60期了,所以集結了一些覺得不錯的文案與大家分享,也算是給自己的一個小紀錄。想要閱讀更完整與更詳細內容的,可以點選→這裡←,希望大家繼續給我支持與鼓勵喔!

Vol.4 滋味滋長
 
 滋味是可以滋長的。手握著褪色的信箋,是你懷念的情書,還是往日情人微微揪著你的心;在泳池中徜徉,掉入的是當年旅行的藍色大海,或是現今台北的天空;談論《食神》,黯然消魂飯的滋味馬上會在你我的心中滋長。生活中,其實蘊涵著諸般滋味─飲食中內含的文化,視覺快感中,潛藏的時代意義與精神,手心觸碰到土地的每吋肌膚,都是滋味的再滋長......。

 咖啡的滋味對應地理區間的轉變,會滋長出怎樣的心境?何献瑞的〈咖啡時光〉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參考指標;劉克襄在〈大埤、小米蝦和池上便當〉中,藉由池上便當美味的聯想,滋長出的是世代的歷史記憶和獨特的人文關懷;美代子的〈我,或是另一個我〉呼應著山本文緒《藍,或另一種藍》,心緒,豐富而細膩;凱洛從Astrud Gilberto的聆聽中,懷想出一些人生哲理。

 您呢?請用心感受,因為:滋味正滋長......

 
Vol.5 慾望的特別席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風微微/風微微/孤單悶悶在池邊/水蓮花滿滿是/靜靜等待露水滴/啊 啊/阮是思念郎君伊…」~〈孤戀花〉

 水蓮花想念露水滴;微風中的女孩想念郎君伊;你在此時此刻想念著什麼?我在想念,朱清煌當時用這首歌想念台灣那漸漸消失的美麗溼地。

 台灣當年的濕地,就像那曲〈孤戀花〉裡的水蓮花一樣,滿滿都是,滿滿的幽靜,滿滿。但是時過境遷,新一代的台灣人漸漸關注金錢消失了、選票消失了、地位消失了、愛情消失了,但就是很少人注意到,孕育我們的那塊美麗土地,也逐漸消失了。

 朱清煌是近年來台灣濕地保育的先鋒者。濕地保育對他來說,不僅僅是一種思鄉情懷、愛鄉愛土的表現,甚至是翻轉他生命,豐富他人生價值的一項偉大志業。他對土地的愛,就像他的含蓄,他堅定的眼神下所透露出的微微淚光,內斂得閃耀,但卻需要更多人將這個「保育的福音」宣揚、傳遞出去。讓更多人憶起這歸鄉似的鄉土記憶,讓更多人參與在其中。

 保育一塊溼地,需要極大的愛心、耐心,還有教育心。從朱清煌講述他在石門山上發現了寶貴濕地的喜悅開始,整個空氣中就充滿了滿滿愛的氛圍。他的聲音溫柔,略帶點沙啞,他的皮膚像台灣土地一樣金黃,他用愛在北投建造了佔地1600坪的溼地生態館--草堂花譜;他用耐心花了八年時間尋獲適合在溼地上生長的水草;他也用默默耕耘的方式,教育著同樣愛台灣土地的每個青年學子們。

 因為具有台灣農村子弟的憨厚,他深深知道「生存下去並不難,但要尋獲生命的價值才是寶貴。」但是因為憨厚,所以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因為他找到了愛台灣的方式,找到了生命的價值,所以更需要及眾人的力量來疼惜我們這塊共生的土地,來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標竿人生》有一句話這麼說到,「(當你死去),當你進入永恆,你必須留下一切,所能帶走的就是你的品格特質。」朱清煌擁有無限美好的品格,而他在土地上留下了他滿滿的愛。你會帶走什麼?又將遺留下什麼呢?讓我們一起來愛家人、愛台灣的土地,因為「愛遠超過同情與憐憫,比瞭解更深刻,比捨己更積極。」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距離上一個文字駐記的時間,是一個可以讓頭髮長長0.6公分的歲月。一個土地被輪番的靜坐/起身上千百次,一首歌被傳唱一百光年那樣遙遠。我身子疲累,但心卻比以往要更加細膩,因為這決定著,我會在下一個文字被駐記的檔期中慘遭滅頂,抑或是更加的豐厚生命,全心喜悅!

-處子-

Maximilian Hecker的新專輯《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陪伴著我度過了新工作的第一個禮拜。從一開始的懵懂摸索,到現在的稍加進入狀況,那無非要感謝上帝這麼保守著孩子的心思意念,讓我有智慧去迎接任何的挑戰。我真是要說,來自神的孩子是有堅強的毅力,也有明確的人生目標,更有著無法動搖的愛與關懷。所以請別擔心,我真的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自己能付出的是什麼。

-人與文章-

又是千百次認識我的人必質疑的同一個調調:「你的人,和你的文章,真是不容易搭起來啊!」以前是悶,現在是假悶加有點台,然後文章的調性從細膩憂鬱到感性陽光。反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我現在很開朗,也很容易融入團體。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已經和公司的同事初步的小熟。除了用「台客風格」套交情外,有內涵的文章當然也幫我加分許多,而不至於落入「終極台,台上加台」的名號裡!

-你。你們-

像是復活的向日葵般,你再次的面向陽光,展露初識時的笑容。有那麼點不一樣的微小變化,在你笑開的細紋中透露著,這次笑開的時間變久了,細紋走得真實,連聲音都是那麼自然而無所畏懼。我又更加認識你,多一點,深一點,也更真摯一點了。

背陽的你們,在樹蔭底下歇息著,喘息著,然後繼續奔跑。那千萬不要是反方向,而是不違初衷的向未來奔跑。我心疼你們,也因著自己無法時時刻刻陪伴在你們身邊而心生惋惜。想要你從莫名之中逃脫;想要挪去你心中的游移;想要讓你的心堅定;想要讓你了解什麼是可貴,什麼是真理。太多的想要在抓取一個希望,然後自己也差點被惱人的鬼影給挾持。社會的爭戰在成就另一場洗禮,我欣然接受挑戰,保衛你們,並和你們一起。

-良善の秋-

風揚起的髮線,是一種畢卡索也無法描繪的美感。達利說他會瘋狂的畫法,但秋天只需要良善的線條,成就和平中的素淨,以及女孩優雅般緩慢的姿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愛,能遮蓋一切的過錯。」你相信嗎?我是這麼深深相信著,就讓我們和好吧!

 簡報上的訴求宗旨,讓我嘴角露出了微笑。這是我現在接觸的環境,接觸的人事,接觸的認知,以及接觸的美麗任務。無論是正職的工作、兼職的工作等等,縱然開始進入了朝九晚五,有時還必須趕赴另一項任務的開會而忙到很晚才回家。但總覺得,這樣的工作任務有趣多,也做得心甘情願多了。至少,那是在一個有目標有理念,為著公益,為著所有台灣人謀求幸福的工作團隊裡獻上一己之力,總是滿開心的。

 很幸運的,上帝給了我喜歡的工作,工作地點離家和教會都很近。另外也有機會參與市政府和台北靈糧堂合辦的耶誕節系列專案。我要說,有同事的感覺真好,能夠一起聊天,一起分享生命,一起在作一件對的事(雖然當中確信偶有摩擦),真是非常喜悅的一件事。另外和同是基督徒的夥伴們籌劃專案,更讓我見識了什麼叫做「在談笑與歡娛的氣氛之中」擬定出一個美好的計畫藍圖,那都是因為我們對LOVE的理念不變,尤其那理念是從 神而來。

 這兩天回到家都已經超過半夜十二點,身體免不了疲累,但還是很開心。帶著開心的情緒寫了篇電子報稿子,然後現在繼續寫這篇日記與大家分享,我是很累啊,但就是很想很想寫下,很想將這樣的美好時光紀錄下來。

 今晚不想文謅謅,就是很白話的寫著自己的生命仍持續在成長中。不過夜深人靜的同時,我總還是想到了這陣子每個夥伴們的近況,許多人遇到了一些瓶頸,也遇到了些阻礙,但因為最近事情多了起來,我無法一一的親自聆聽與積極付出,可總還是深切的為你們禱告著。希望痛苦、罪過、私慾、一切的攔阻,都因著耶穌的鞭傷得著醫治,希望哭泣、失落、傷害、一切的破口,都因著耶穌無私的愛得著痊癒,並且重新站立起來。

 看著簡報上那「和好。LOVE」的字樣,我真的衷心企盼望禮拜四能看到大家「與神和好,與大家和好,與自己和好」的歡樂出現。因為還有很多任務等著我們去發揚愛,等著我們一起去完成;因為我不想只滿足於現在的快樂,我想要和快樂的大夥一起沐浴在,天光灑下般的無盡歡樂!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人的一生中,當有比生命更寶貴的東西,那就是全心全意的去愛人....」─《日本沉沒》。

 除了節慶,除了特定某人的生日之外,每個人的生命當中,總有幾個特別的時間、特別的日子,會那麼不經意的浮現在腦海,要我們回味,要我們比較,要我們檢視這陣子以來,自己到底改變了多少?成長了多少?

 因為作圖,以及整理文章的關係,常常會翻閱到去年,甚至是更久以前的照片或書信。當然,看到每一樣「過去的東西」,總會很自然的想起那時的畫面,說過什麼話,作過哪些事。有傷心悲苦,當然也有歡娛的美麗時光。

 約莫像是現在這種夏末秋初的時節,去年的自己可以說是遭逢了人生中很大的鉅變。當一個最親愛最親愛的人,都可以瞬間離棄時,你會發覺那就有如《日本沉沒》宣告不到一年的時間日本全島會沉沒的惡耗,對人世的一切,包括人際、工作、家庭、健康、未來等等,都將伴隨著瞬間離棄。

 但是,當時我卻流著眼淚呼求上帝,「從哪裡跌倒,我就要從哪裡站起來;我對愛失望了,那可不可以告訴我什麼是愛?我要從愛裡再站起來。」

 的確,當我們切慕的呼求時,祂就會給你想要的答案(祂給的答案多半是從他人口中,或其他事情中去應證)。那開始從悲傷中走出的前半年,是一段接受愛,以及摸索真理的階段。那時的哭泣,除了因為受到了許多關懷而感到窩心外,當中其實還包含了對神的試探與不了解。接下來的三個月,我來到了台北靈糧堂,開始進入小組,也接受了裝備課程。那個時候,是屬於穩定的接受愛,了解愛,以及了解真理的關鍵時刻。我想,如果沒有那個時候的進入小組,我的生命不會那麼快被翻新,也不會那麼快就復原。不過,那時候,我仍然不敢去翻閱之前的照片或書信。

 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得傷越大,經歷的傷痛越多,一但觸摸到真理的時候,信心的轉變也會成正比的加大。但是至少,最近這兩個月的自己,好像從谷底攀爬至高峰一樣,經歷了許多美好的事情,也獲得了意想不到的許多恩澤。所以當我獲得了想要的工作機會,作品陸續得獎後,我竟在大馬路上忍不住開心得眼眶泛淚,像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降臨在我身上」那種單單的喜悅。因為我覺得自己還不配得到,自己還不夠好,卻何德何能的領受了好多奇妙的事物。

 但是,祂就是這樣在一年的時間應許了我,治療了我,也讓我從生命中翻轉,由接受愛的那一方,慢慢轉變成可以付出關懷,也給予愛的那一方。

 現在有好多人找我幫忙,有的是職務工作上,有的是幫忙找首歌,有的是作張表格或卡片,有的是意見上的詢問,還有心情不好的訴苦,還有我最喜歡的請我代禱等等。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變成可以給予關懷,大家也都信任我,會將他們的某些事情交付在我身上的那個人。時間來得太快,我有時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復原?有時候,我當然也會覺得要幫的忙好多,壓力有時也很大。但是,這不就是我當時跟上帝要求的─「請讓我了解什麼是愛」嗎?

 所以當我昨天看著《日本沉沒》這部電影,聽著電影配樂〈Keep Holding You〉,然後感動著日本停止沉沒,光從雲的隙縫中露出久違的光芒時,我真的很想很想像男女主角一樣,付出自己的生命,付出自己的愛,哪怕是救活一個人,得著屬世的任何一個人,都好。因為「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都應該有獲得喜樂、追尋希望的權利。」;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親愛的天父先用愛拯救了我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