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人生中最大的快樂是什麼?那莫過於和親生骨肉之間的互動,所編織出的歡笑淚水。」

 如果說它是同志片的話,那一定如法國媒體所說的,「它大概是近年來唯一不用靠裸露而大賣的同志電影!」老實說,我自己對同志片是滿排斥的,尤其是男男之間。所以要我自己掏腰包走進電影院裡觀賞一部同志片,那的確是非常的「希奇」。我並不預期它是不是會有裸露的鏡頭出現,但就是衝著影片介紹所強調的,這是植基於同性戀的話題之上,實然是探討親子之間互相包容、互相體諒的愛,所以我在經過了好一陣子之後,終於還是接受了它。

 查克生在魁北克的一個傳統家庭裡,五個兄弟中他排名老四。在聖誕節誕生的他,一直被父母視為上天所恩賜的特別禮物,尤其是表面嚴厲、心中卻對他疼愛有加的父親。然而,在男人世界中長大的查克,很快便發現自己的與眾不同,他顯然並不是父親心中所企盼的男子漢。查克深愛著他的父親,因為這份強烈的愛,使他不得不在成長的路上埋藏自我,好使自已看來更符合父親的期望…。只是當街坊間盛傳查克其實喜歡同性時,查克的父親對此非常難以接受,父子倆於是面臨了痛苦的抉擇…。

 出埃及記二十章12節有言:「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的地上得以長久。」其實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就一直想到我和父親之間的關係。查克的爸爸親吻查克,或者帶著他到處兜風旅遊的畫面,送他禮物,又會一起歌唱、擁抱的畫面,在我和我父親之間,應該只停留在我五歲之前住在花東的那段時光。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搬回嘉義之後,關於我父親的印象就是充滿了嚴肅、生氣、冷漠,還有斥責的眼神。雖然到了現在關係是好了一些,但那仍好比瘋狂的Electronic和Bossa Nova要兜在一起,還是困難重重。我常常會懷恨,也常常覺得父親做的很多事情都是錯誤的。聖經雖然教導說,父母親就是 神在地上的代表,我們當尊崇、侍奉父母的誡命。但我還是不知道如何去化解雙方的界線?或者說,彼此坐下來好好聊聊,不只是我聽得進他的話,而是他也能聽進每個孩子想要向他傾訴的每句話。

 無關乎性向的議題,其實很多孩子在成長的階段,就如同查克一樣,會想要迎合父母親的期望,希望達到他們的要求,討他們歡心。但是,並不是每個孩子都願意這麼做,更何況是,沒有爸爸媽媽的孩子們,他們連取悅的機會都沒有。這種問題在於中國以傳統儒家精神為出發點的國家,但現今卻走上離婚率超高的時代,應該更感同身受才是。

 「你怎麼忍心把你的孩子丟下?」
 「你怎麼忍心將自己的未完成,原封不動的轉移到孩子身上?」
 「你怎麼忍心拋下你的父母?」
 「你連家人都不愛了,拿什麼去愛這世上其他的人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今天起,我教你們信心這個字怎麼拼?R-I-S-K,RISK,信心就是冒險。」-腓力‧曼都法(Philip Mantofa)牧師

如果說才藝品品格營是讓我們凝聚在宇宙中心,那大專挑戰營無非是讓我們從宇宙中心走出去,帶著冒險的信心,至最深的黑洞,拯救那些如枯骨般的靈魂們。

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從何寫下這些日子以來,滿滿的收穫與感動。而當中更摻雜了無數的挑戰與試探,有關於人心的、靈魂的、身體上的、精神上的許多爭戰。因為台灣相信上帝的人真的好少,就宛若「台灣人快要在天堂絕跡」一般,於是領袖的爭戰特別大,傳揚福音的事工特別難。但是我們總是這樣的走了過來,在既定的異象與使命當中,完成了階段性的宣講,而下一個階段,便是讓這群領受到福音的人們,回到學校,回到職場,將福音傳出去!

這些天,我們的身體好累,但靈魂卻很滿足;事工輕鬆,但淚水卻特別特別的多。每次每次的講道,我總是哭泣,我總是想到我的過去,更想到我曾經愛過的許多人們,他們仍然不快樂的生活著,仍然照著自己的力量在無法捉摸的人世中掙扎著、或暫時的快樂著。好幾次,我想幫助他們,想帶他們來認識耶穌,但總是因著自己還沒準備好,尚有傷口需要愛來包紮,所以遲遲不敢走出去。但接受了許多來自小組的關懷,經歷了幾次營會,天父真的是將大大的愛的恩膏澆灌在孩子身上,我就是閉上眼,在地上靜靜流淚地聽祂這麼對我說:「孩子,是讓愛傳出去的時候了!」

是啊!是擁有極大的勇氣,去冒險,去宣揚福音,把愛傳出去的時候了。因為Jason Ma牧師是這麼的告訴我們:「不斷禱告、擁有純淨的生活、擁抱熱情,委身於這三件事,神便會使用我們每一年得著一個人。」當然,按著台灣有97%的人口不認識主的景況下,每一年只得著一個人是不夠的,我們要的是三十人、六十人,甚至是千百人才行。於是乎,從校園、從職場去宣揚福音才會那麼極其迫切,也極其重要。

「神給我們最大的神蹟,不是說方言,不是醫病趕鬼;而是salvation,救恩!」我們接受來自神的恩膏,不只是為了證明祂真的與我們同在,而是希望我們能帶著這份見證,帶著從 神而來的大愛,去挽救世上每一個失散的靈魂。

在這次的營會服事裡,很感謝神讓我遇見神蹟(受洗剛好滿兩個月的禮物),一個先知性恩膏的傳福音見證,以及聖靈的直接降臨(那就像電玩遊戲一樣,經驗值直接增個幾十倍快到破表)。但這也讓我更清楚知道自己未來的使命在哪裡,那無非是帶著冒險的信心,一本聖經,和白紙黑字,將愛與福音大大的傳遞出去,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直至地極的每個角落。

很多朋友一定會發覺我變得不一樣了。這是不是有點瘋狂?或者有人可能以為我著魔了?甚至是有點怪力亂神起來?那我想告訴你們,這樣按著真理的瘋狂我願意(聖經有哪個不是真理?),這不是怪力亂神,因為上帝不亂也不怪,而我親自感受到聖靈的充滿更不是把戲。至於我是變得開朗或是變得更加沮喪或是一整個迷信(我還是聽音樂看電影打屁開玩笑偶爾學台客說話),你們應該能夠分辨得清楚。這就是從 神的愛而來的改變,只要你將自己完完全全的交託給祂,罪就會被赦免,你就會真的遇見祂,就像我這次神奇的經歷一樣。

那一定是有一個奇妙的任務賦予在我身上,才會讓我那麼快的領受到這份恩膏?或是迫切需要我去執行吧?當然,不只我一個人,我相信這次在場的許多人,還有那些大專院校的宣教士們,也都領受到了許多來自 神奇妙的作為。

「我們是淡江大學,我們的異象是,馬偕從淡江上來,我們要從淡江出去...」

「我們是桃園的銘傳大學,我們的異象是,要恢復禱告的祭壇在學校裡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1.
咖啡進入體內,咖啡杯開始透明,陰影開始透光,什麼開始進入,什麼也開始,在外蒸發。

2.
外表安靜的時候,內心其實是跟外界連結,且起著很大的化學作用,姑且不論那化學作用是好是壞;外表不安靜的時候,內心其實是更直接的暴露在世界的風暴裡頭,有時,一不小心,關於安靜的什麼就會突然被淹沒,化學作用開始失調,而感到一些空洞,或者需要更多的類似靈糧的填滿。

3.
沒有 神,「擁有」是個咒詛。因為確實,很多外在的屬世的事物你一但擁有之後,很多內在的屬精神、屬靈的層面會從快樂迅速的下滑。到達無知、索然無味、甚至空洞,然後再繼續下一場關於永無止盡短戰歡娛的追逐中。你的快樂是不是好不容易獲得之後,然後又短暫的消失了呢?這樣週而復始的人生,意義到底在哪裡?

我知道自己的人生與永恆在哪裡,只是每次我感動落淚的時候,總是想到,你或是你們,能夠在我身旁,靜靜聆聽,單單依靠,多好!

4.
夜晚的鞦韆盪得老高,歡笑聲尖銳得像要劃破雲層,就要透出光,或降下藍色的河流來。我這樣歡笑,但心跳頻率挾帶著快速翻頁,像乘坐「2046」的列車,將時光回溯到那幾個定點。在現實世界中,我總是容易受環境影響,不管是人事物,會因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或者有強烈「睹物思人」的超強感應力,以至於多半安靜的想事情,或變成了一種「穩重」的藉口。

5.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文/藍川芥

MEW。Symmetry|樂團。對秤性

心在地表遊走,外加點起伏|靈魂在第三層天飄移,服貼在如雲軟嫩的皮膚

自然力,秤重,無狀態|超自然,遙遠,座標無法親臨的定位

房間躁熱,貓慵懶|冷氣在冒汗,唯一的儆醒者

ipod瘋狂運轉,白在褪色|音樂聯繫思維,想念在人間蒸發

大嬸要抽出腳踏車,其他的車全倒了|然後我站起來,說,我幫你吧!

謝謝!表情木然的她走了|不客氣,表情木然的我又再度坐下

在化學藥品店的椅子上,偷窺|十二點鐘唯一的路人從玻璃櫥窗外說,大方點沒關係

我是唯一|你也是唯一

流星流逝天際|活水活現心海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Past--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偷偷將封鎖的你解開,像是能夠讓你呼吸到世界最新的空氣般,更新一下我最新的暱稱,讓你知道,我過得很好。因為我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而你一定更不知道要與我說什麼,於是便持續,這種慣犯的躲藏儀式。

關於躲藏,關於封鎖的事件,隨著信主的關係,已日漸減少。但是,那種潛藏於內心,有如犯罪因子的遺毒,仍或多或少的殘留於體內,然後會出現爭戰,會賭氣,甚至比起以往有更不好調整的心緒狀態。

關於工作是這樣,關於家人是這樣,關於感情也是這樣。許多時候,我感覺到現狀的裹足不前,需要更多的愛,更多的滿足。一切的一切,彷彿列車行進間,那窗外如棉花漂浮的雲系,既美麗,又挾帶著淡淡的灰色哀愁。想陷入,又想逃離,想看看什麼藏在雲朵後面,也想一把抓了就疾走逃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你是在探索秘密嗎?探索秘密前,要先探索那個人的靈魂。而探索靈魂,則需要先了解所謂的內在。」(燦爛時光─馬迪奧)

 好久沒有一部片,好看到令人難以下筆,就算是看了第三次,我還是不太知道該從何談起。因為那故事太過深刻而壯麗,因為情緒已非白紙黑字可以清楚描摹。但是這次我選擇寫下來,因為剛好情緒需要一個出口;因為剛好,我想要說說什麼。

 義大利大導演馬可圖里歐喬達納(Marco Tullio Giordana)的《燦爛時光》(The Best of Youth),片長六小時零六分,。緩拍的鏡頭運行著詩意般的長篇小說,光影纖細的補抓成就著美好的影段。《燦》片裡濃縮著《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藍色情挑》+《國王與皇后》+《變奏曲》的影子,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期待與失望,鮮明與無奈等全都道盡,整片反應著義大利以及人們的歷史命運,而最大的宗旨除了探索人們深藏的秘密外,無非是遙遙呼應尼古拉以及姪兒安德烈的那句話:「眼前的一切,真的很美好!」

美好之一─Fausto Leali〈A Chi〉

 馬迪奧和喬珍在投幣式點唱機點前深情相望的那景,一直都是我最喜歡的橋段。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場景會令我再三動容,硬是要把浮士托尼利的〈A Chi〉(誰能)找到,然後反覆的聆聽,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那氛圍中,好像靈魂都飛離了身體浮到半空一樣。那是一種心有靈犀的感動,就算什麼都不說,也可以透過眼神的接縫,讓靈魂都因著歌曲而溶化,然後交合在一起。

 我喜歡那種感覺。那種彷彿戀人,什麼都不作,只是襯著音樂坐著對望一個下午,也感到心滿意足的感覺。「我喜歡看著你,因為看著你的益處,遠遠大過了看著自己的益處,所以我願意失去能感覺自己存在的感覺,只想單單望著你,感覺著你。」我一直在尋找這種感覺,而且是持續的,不是短暫的激情。而我也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這樣的美好,因為我現在是這麼的信靠祂。

美好之二─馬迪奧之淚

 馬迪奧和尼古拉知道父親病危的消息,連夜飆車想趕赴見父親最後一眼。因著情緒的失控(這對馬迪奧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馬迪奧與脾氣也甚不好的茱莉亞在車內大罵,後來馬迪奧終於在路邊停下車,氣得奪車門而出。尼古拉追著他問「你是怎麼了?你回答啊..回答啊..回答啊!」馬迪奧轉過身來,但當時的他已經泣不成聲、淚流滿面。

 表面堅強、個性古怪的馬迪奧,一直是其他人「調查」的對象。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也許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思意念。他的眼淚、他的不安、後來對美拉莉的欺騙,甚或是謎樣般的死亡,隱約暗示著當時義大利人們的孤僻、孤獨、對未來對自己的捉摸不定。然而,居住在台北城的我們看著電影的同時,是否也依稀感覺到,我們身旁有好多的馬迪奧。他們不知道在想什麼,他們的行為不定,甚至行蹤成謎。「自由的代價竟是死亡。」這是一種調詭,美好的電影讓我們知道了,應該適時的侷限他人的自由,愛他們,也拉他們一把。

美好之三─母親擲書的傷心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文/藍川芥

 「看見的,看不見了。夏風輕輕吹過,在瞬間消失無蹤,記住的,遺忘了。只留下一地的微微樹影....」(幾米─月亮不見了)

 每個人都有一個,或多個鍾愛的事物,也許是書籍,也許是宗教信仰,也許是親人,甚至是愛人送的小物件。那鍾愛的事物,宛若慾望的象徵,獲得了,滿心歡喜;失去了,卻也心如刀割。

 鞋子不見了。友情消失了。母親的笑顏不見了。溫暖不在了。網路不見了。彷彿世界毀滅了。地球再也開不出一朵小王子的玫瑰花。似乎自己也慢慢地。不見了。

 由臺北市政府社會局補助台灣愛鄰社區服務協會「白絲帶工作站」針對青少年所拍攝的《鞋子不見了》,正是一部從「網路症候群」出發,進而延伸出更多社會議題的關懷短片。它讓我們了解到將「慾望」擺錯的懊悔後果;也帶我們重新檢視,什麼才是我們應該珍惜,應該多「定睛看顧」的事物。

 《鞋》片敘述一位單親的高中生陷入網路電玩,藉此逃避現實生活中變化的故事,本片邀請了金鐘獎女配角得主楊潔玫飾演片中男主角阿光的母親,透過平實、溫馨、感人的劇情,讓青少年、父母、師長和社會大眾對「網路症候群」有一個絕佳的提醒與省思。

 前PC HOME的總經理李宏麟曾經說過:「網路是一個鏡址,網路上的怪現象,就是網路外的眾生像。」根據「2006台灣青少兒網路使用調查報告─探討國小三、四年級上網習慣」調查報告發現,國小的中年級學童學期中平均一週花在電腦網路的時間至少有10小時以上;學童在學期中間上網主要是玩線上遊戲佔34%(此查詢資料其實只佔19.8%)。於是我們看到許多青少年沉溺於網路世界,在虛擬的電玩世界中尋找自我價值;在氾濫的色情網站中尋找短暫的感官慰藉;在繭居小屋中尋覓《電車男》的夢幻戀情;在交友、網拍、無邊無際的瀏覽頁面中,巴望著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尋找快樂。但是為什麼,慾望就像填不滿的洞,愈深入,但也愈空虛;好像得到了什麼不是嗎?但實際上卻也失去了什麼呢?

 所以我們看到片中的主角阿光,想藉著網路來暫時的逃避現實世界。網路電玩的「琥珀靴」比同學的白布鞋還要值錢;與冰冷機器的感情比家人、同學還重要;羽球打不好沒關係,電玩打得好就好;學業輸人不要緊,虛擬爭戰一對要讓人人「叫我第一名」。但是我們看到阿光一心想在電玩世界中建立自己的信心秩序;卻不斷的在現實世界中失序。況且就算阿光知道自己不應該再沉溺於網路世界,但是心這麼想,身體卻不這麼作。慾望的牢籠,總像撒旦對抗著天使,靠著「自己」,永遠無法順利逃脫。

 不能靠自己,那要靠誰呢?靠父母、學校好好的教育孩子;靠朋友應相互的關心砥礪,讓現實的世界比虛擬世界更受歡迎;靠媒體負起社會教育的責任,杜絕不好的網路風氣;並靠著造物主給予人類的愛,去化解一切的罪惡、加倍關心現在的青少年,解救每一顆需要被愛澆灌的心。

 琥珀靴不見了;白布鞋找回了。敵人不見了;朋友親近了。月亮出來了,母親的笑容像天堂降臨的慈愛光芒;阿光笑開了,我們都應該捨棄罪惡的慾望,擺脫虛擬、回歸現實,教真愛定睛擺上,讓世界被重新迷戀。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窗的外頭是一片海,海的外頭,是另一片,更大的海;宛若你的眼波,那樣探尋不著,卻又讓人甘心墬入,而,著迷。

是寫景,也是寫你,是現在,也包含著過去。在列車朝著東方前行的時候,有關於記憶的什麼,總是和著鐵道聲自然而然的出現。沒有痛苦,也沒有掙扎,今天的藍天和大海,就像當年那樣的蔚藍,所有關於海洋的故事,都像是《燦爛時光》那樣夾雜著記憶層層,有詩的密度,卻也保持平衡的,太美麗。

傷疤都已蛻變成了瑰麗的紋路;你的笑語,你個歌聲,被太陽融化後,就被風帶走了。然後,風又會帶來另一個開心的笑語,燦爛的笑容,和會讓人流淚的歌聲。你說這是人生必經的峰迴路轉嗎?是啊!那就欣然接受吧!接受這上帝賦予每個人相同的法則所激越出的不同華麗,然後彼此的欣賞,彼此找出生命、信念與靈魂裡的相同之處,好好的,讓我們在一起。

風在窗前揚起如記憶飄搖的鯉魚旗,我想念你,想祢,也想你。這些文字對你來說,好像太遙遠,好像真的太深了。但是沒關係,總有那麼一天,你會看懂的;又或者,我會被你馴服而寫出另一種專屬你能看懂的文字。總是,若我們的靈魂一樣的藍,一樣的美麗。什麼不可能的,都會變成可能。

離開藍天和大海的七十二小時,重複聽陶喆的〈太美麗〉二十七次。過去太美麗、記憶太美麗、現在太美麗、遙想也太美麗。讓美麗充塞腦海無邊無盡,愛是美到底的甜蜜!


(陶喆 - 太美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