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像夏日的柳橙汁;像仲夏夜的燦爛煙火;像封面那白皙透亮的光線,捎過背光的邊緣直接親吻肌膚、輕繞瞳孔、再穿入心底。那音符如光線微粒侵襲,所到之處無不歡欣鼓舞。憂鬱的展露了笑顏;悲傷的眼淚幻化成夏天美麗的花朵;歡欣的更加歡欣,心不隨之起舞,都難!

 初聽Advantage Lucy,會直接的聯想到Mondialito,但他們不若Mondialito那般冷靜空靈,反而是在略帶沙啞而甜美的歌聲中,注入了歡慶的元素。若要為Advantage Lucy的音樂下定義,可以很敷衍地為他們貼上「澀谷系」的標籤,但和典型澀谷系那種開心無傷花俏的聲音,還是可以察覺到些微的不同。

 出道前的Lucy,已經產出過九張作品,95年成軍的Lucy,迷倒眾生的原因不外乎那可愛如小孩又略帶沙啞嗓音的Aiko。所以無論是多麼輕快活潑的曲風,讓他唱來還是略帶了成熟且淡淡憂傷的味道。不過,整個來說,那種憂傷無傷大雅,因為太過完美無暇總是離真實的人生有點距離,百分之八十的歡樂加上百分之二十的憂傷,正好可治療現代人強加於身的美麗缺陷。

 默契音樂的文案推舉〈Anderson〉一曲,說它跳脫而伸縮自如的Fizzy小喇叭縱貫全場,外加咆哮的電吉他醒神程度不在話下;然而我還是比較青睞如〈Everything〉、〈splash〉、〈planetaria〉這類慢板而悠揚恬靜的曲風,尤其是〈Everything〉一曲,開場的搖鈴聲直接搖醒我們陰鬱已久的靈魂,接下來加入的輕盈電音以及進行曲般的節奏鼓聲,更如俏麗名伶拉著我們的手跳起輕快舞步,髮絲在飄揚、衣裳都旋開成碎花片片,熱鬧,又甜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Advantage Lucy已經確定來參加今年暑假的野台開唱,所以此次野台有他們的加入,勢必會讓這個夏季掀起一波高潮,因此喜歡Advantage Lucy真的可以去現場感受一下那甜死人之後再被沙啞嗓音輕輕包裹的獨特氛圍。他的魅力會讓你忘了你的存在,而當你忘了自己的存在的時候,那你便是愛上他了!

 我在右邊的FLASH播放器放了《Echo Park》(2005)專輯的三首歌,另外也放了《Oolt Cloud》(2001)專輯的三首歌(Oolt Cloud、Sakuranbo、hibikasete),可以聽聽看。而這頁面最下方的則是《Station》(2000)年的〈shuumatsu〉,總之,我的部落格已經被Advantage Lucy包圍了,就是這麼好聽這麼愛,大大推薦!

◎默契音樂:按此←  |  ◎出過全碟:按此


advantage Lucy - shuumatsu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從mori那發現的玩意兒!
  Gabbly是一個線上即時聊天的「小視窗」,適用於各個網站。
  只要輸入網址,就可以和正在瀏覽那頁面的其他網友聊天(或看他們的對話)
  方法很簡單,就是在
http://www.gabbly.com/這串網址後面加上要觀看的頁面網址
  譬如說你現看我的網頁網址是
http://blog.xuite.net/a_jay/blueriver
  那麼在http://www.gabbly.com/這串網址後面加上上面那串網址,按ENTER
  就會跳出一個小視窗,便可以和現在閱讀這份網頁的人聊天!

  所以,大家可以試試按→這裡←就知道怎麼玩了啦!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如果你是關心社會,想讓世界更美好的人,你應該看這部片;如果你是新聞系或傳播相關工作的人們,除了當年必看的《大國民》之外,現在你更應該看這部片!

 由喬治克隆尼出資自編、自導、自演,並在此次奧斯卡金像獎與《衝擊效應》、《斷背山》同為角逐桂冠的《晚安,祝你好運》,其實是一部仿紀錄片的電影。導演刻意以黑白底片呈現復古美感,除了讓觀影者彷彿置身50年代山雨欲來風的詭譎氣息外,更藉此烘托了男主角愛德華蒙洛(Edward R. Murrow,大衛史翠森飾)的崇高形象。

 《晚安,祝你好運》是描述美國50年代恐共氣氛下,威斯康辛州的麥卡錫參議員趁勢崛起,隨意指控、誣陷無辜同僚及官員,讓全國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人人自危。就在這樣風聲鶴唳的環境下,六名哥倫比亞電視台的記者挺身而出,揭穿麥卡錫製造恐怖,壓迫媒體和人民言論自由的卑劣行徑。儘管被國家機器強力打壓,但六名記者仍嘗試扳倒麥卡錫,希望成功捍衛真正的新聞自由與民主真意。

 我本身是學新聞出身的,離開學校幾年,再看此片,其實感觸良多。當年上新聞學的時候,曾義憤填膺、慷慨激昂的寫下許多評論,並希望有朝一日能秉持所謂的「精確新聞」、「深度報導」、「新聞倫理」,作一個真真正正的新聞人。後來我到過電視台、報社實習,也從學長姐、同學當中了解到,新聞工作的「現實」真的是與老師所教的「理型世界」差之千里,尤其是在號稱全世界媒體密度最高的台灣這個小島上。

 台灣的電視節目,或者新聞報導,我覺得一直以來都沒有進步,煽色腥的話題依然當道;扒糞、揭露的新聞依然是頭條;人民「知的權利」以及新聞「第四權」的觀念依然界線模糊;只是感覺新聞台跑馬燈的來回交錯更靈活了些;然後政府有天應該會同意新聞台可以跨足報名金鐘獎戲劇類獎項。

 這部電影的適時拍攝,除了呼應麥卡錫五十年檔案大曝光之外,其實也間接的給予我們現代光怪陸離的社會一個當頭棒喝。資深媒體人楊照、張大春、唐湘龍、莊開文;知名政論家江岷欽、胡忠信都一致熱血沸騰,大力推薦;甚至連一向內斂的前立委沈富雄都大聲叫好?工運領袖鄭村棋更是直接點名李濤與鄭弘儀,「建議」他們兩人都該好好「研究」一下這部電影。我才在想,裡面其中有多少人,或許仍是造成現代台灣媒體亂象的共犯結構之一呢!

 我無法直指台灣的媒體應該怎麼作才能從亂象中走出來,因為我相信他們都比我更清楚怎樣才是對的,什麼是客觀與公正的報導,什麼是純淨新聞,什麼才是所謂的新聞,我想他們一定比任何人清楚。只是在上下交相賊的這個時代,沒有人敢像記者艾德華‧蒙洛(Edward R. Murrow, 大衛史翠森飾)和他的節目製作人佛瑞德‧芬德利(Fred W. Friendly, 喬治克隆尼飾)一樣,敢仗義執言,敢維護正義與真理。我指的是,真正具有影響力的那些媒體人。

 感謝喬治克隆尼為新聞/傳播系拍了一組好教材,我相信那定是他不希望這個世界再繼續這樣「瞞天過海」下去;最後,引述電影最後,愛德華.蒙洛那段扣人心弦的演說作為結尾(當時他的節目已被調至冷門時段),相信定能更清楚了解到此部電影的精神所在:

 「那些認為"人們不會看這節目,他們不感興趣"或"他們滿足現狀,漠不關心"我只能說,以一個新聞記者的觀點,有足夠的證據反駁他們的主張。」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2002.5)
 
 ps.我沒有不開心,這是四年前寫的了!
  我沒有Blue....想,以後還是不要PO舊文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麼久以前 天際是終點
  有關月亮的身世 裁進線裡
  牽引每個人的眼 用每天
  勾勒著謎樣的謎樣的解
  就這樣繞圈 也成就了永遠

  三葉蟲的傷口 沒有人懂
  顯微鏡發明以前 巫婆是仁慈的象徵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文/藍川芥

 「我望著他,他的眼睛現在正對著我看了,他看著我。我們互相凝視的剎那,一陣熱從我體內擴散,雖然如此我還是直視著他,直到最後他移開視線,清了清喉嚨。」─《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是17世紀荷蘭國寶級畫家維梅爾(Vermeer)的名畫,後來由崔西.雪佛蘭(Tracy Chevalier)透過觀畫而虛構了同名小說,並由彼得韋伯 (Peter Webber)拍出此部電影。畫中女孩葛里葉(Scarlett Johansson飾)原是17世紀繪畫大師維梅爾筆下「家中的女僕」,少女因為心儀大師的才華及天生對藝術的敏銳,有機會接近大師,女僕工作時的身影神韻,激發維梅爾(Colin Firth飾)的靈感,最後她成了畫中的模特兒。

 為什麼一個女僕配戴珍珠耳環?或者說,一個女僕戴上珍珠耳環,為何能流露出超凡的神韻?「妳和孩子們不是這個繪畫世界的一部分,你們本來就不應該是;而她卻是。」其實這也直接道出了主人維梅爾後來對整個世界的價值觀,甚或映照出畫裡所應呈現的本然真實,而單純的女僕與象徵純淨無暇的珍珠耳環,剛好成為了意義背後的象徵符碼。


 這是一部「觀看─被觀看」,「凝視─被凝視」的電影,而這些觀看與凝視,建立在當時階級、貧富、曖昧,以及女人與女人的週旋鬥爭的元素底下,更顯得逸趣橫生,也益顯重要。

 如果真有所謂的「心意/心靈相通」的話,我想,眼神與眼神的交會,將是第一個決定接下來的,言語是否依然重要?階級的原罪是否可以超脫於聖潔的空氣中?愛與永恆是什麼?以及白天與黑夜的界線是否應該撤離等的重要關鍵。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像從新奇星球秘密偷摘來的新奇品種;美麗的糖衣點綴上五彩繽紛的螞蟻上樹;濃郁的焦糖味從鼻尖甜入心裡頭;捧在手心上的重量,充滿了紮紮實實的幸福感。

 虛有其表。不!一口咬下絕不是入口即溶的消失得無影無蹤。青蘋果與螞蟻上樹在進行一場糾纏不清的戲碼,味蕾與濃郁焦糖在完成本世紀最強烈的纏綿。當感官系統透過交感神經與靈魂達到一種無法言喻的境界時,暗通款曲成為了正當化,開啟永恆記憶的鑰匙。

 常常會用一首歌來紀錄某年某月的某個時刻的心情與光景。但這次換成了「美式焦糖蘋果」。

 最近常常有機會到師大夜市吃宵夜,成員大多是教會的小組員。其實就是一群很好的朋友般,能夠在每次晚崇或小組後一起分享心得,一起談心聊天,喝著小麥草汁,配上附近買來的鹽酥雞或水煎包,那其實就是再幸福不過的感覺。

 當一個群體有了能「共同溝通的語言」以及「基本的對人生與這個世界的認知」的時候,你會覺得舒服,會有安全感,會無所保留,也會真誠的對待。當然前提是,你認同這樣的溝通方式與對未來人生的看法,否則這種「聚會」會宛如一場例行性的「快樂公式」;每次的話題永遠是表象的、繞著迴圈的迴圈的解答;散場後的腳步依然沉重,而心一樣是莫名的空虛。

 除了嘻笑怒罵之外,也多了關懷、細心、真誠分享、與許多正確建議的話語。聚會除了聯絡感情之外,仍然在藉此更認識我們的人生,認識我們的世界,認識「Tea Shop」外來來往往的那群人,以及「住在我們內心」裡慈愛的造物主。

 那天我們在「Tea Shop」旁的「卡若魔波」買了一顆美式焦糖蘋果,四等份,一人一個。這樣的甜度有點過頭,不過也因為甜得過頭,才能延續感覺,才能印象深刻。當一顆心重新灌溉了愛與正向的思維與善良與光芒之後,你會變得細心,或原本細心的也會將那份細心放在更正確的事物上。

 人都渴望被關懷、被需要、被讚美、被喜愛;人也都有著關懷、給予需要、讚美,以及喜愛他人的本能。那些不是忘了或消失了,只是無法正義的伸張,或無從遇見那所謂「對的人」與「對的環境」。不過我很高興遇見了他們,那不只是遇見了一群很活潑,很會玩,很會歌唱炒熱氣氛,或很會帶給人感動與安慰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我從他們身上看見了不斷的更新、想學習與喜樂的渴望與動力,以及來自於上帝的慈愛。

 那份甜度一直延續,構連著生活的種種,還有意義的翻新。昨晚的「卡若魔波」老闆和隔壁的某某老闆因為客人排隊問題在爭吵,不過那就像是世界正常運作或板塊正常碰撞的釋放能量。我想,蘋果依然會大賣,人潮依然像朝聖般湧入,因為就像我喜愛的小組與信仰一樣,「美好事物,人們本來就喜愛;更何況它是幸福的象徵,且表裡一致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聽蔡依琳新專輯《舞孃》裡的一首歌〈假裝〉時,腦中一直閃過曾經寫過的這首詩(或稱詞)裡面的最後兩句,「走必須走的很尊嚴/離開也必須離開的很假裝」所以將它稍微修改了一下,放上來。只是想說,從前的我,怎麼會那麼悲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2002.5)

  粉領族的妝 在喝口茶後變得更淡 
  她喜歡坐在巴檯的位置 盯一幅畫
  嘆幾口氣 讓淚貼著粉底 溶化

  夜歸的少女 吃了半碗牛丼飯忘記付錢
  她喜歡在上課途中 多來一趟
  徒然張口 試著裝入更多失望

  那對情侶 喝了交杯酒後不說話
  眼神喜歡在望外的視野 故做姿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文/藍川芥|照片/藍川妹

她說。巷口的玻璃櫥窗,有十八世紀巴黎的美。你可不可以為我買下它?我想從裡頭,安靜的,對著一個最深邃的目光,化妝。

##

她說。陳奕迅唱〈這個地球沒有花〉是錯誤的示範,這容易引起全球花農的集體遊行,香港會被花梗淹沒,陳奕迅也會無處可逃。

##

她說。噓!我跟你說一個秘密。其實地球人只認得某名牌包包上的圖騰,他們稱它叫做花。我到KTV其實常常唱那首歌的,噓!陳奕迅真的是無辜的,看他那張臉就知道了!

##

她說。「你是不是認為這天底下還有比我更好的女孩?口口聲聲說我是最好的,那第二好的呢?再嫌哪!再嫌哪!」午夜的留聲機靜靜地放,反覆,底襯著童稚般的笑聲。甜蜜蜜。

##

她說。「人在面臨幸福時會突然變得膽怯,抓住幸福其實比忍耐痛苦更需要勇氣。」你今年幾歲?怎麼一臉愛睡?好,你閉嘴!給我三分鐘搖一下頭。你真悲慘....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那是一個心願,希望能和媽媽一起上教堂,肩併著肩,一起唱歌,一起透過上帝的慈愛,重新認識彼此,並用心靈溝通。

小時後曾去過幾次教堂,應該有玩遊戲,也「被迫」聽詩歌,唯一比較清楚的是,媽媽會跟小孩子講聖經的故事,並彈著一手流利的好琴。

小六之前斷斷續續的學琴,上了國中之後就開始和那些豆芽菜說掰掰,然後會要媽媽換掉她的詩歌,改聽當時流行的王傑和AIR SUPPLY。

從來不知道拜拜或者信基督有什麼用處,因為我覺得音樂、文章、電影,甚至是心理學或哲學的理論,都比祂們來得立即且有用。我總是相信自己的判斷,相信書裡面所謂的真理,或者依據成功者的經驗,依樣化葫蘆的解決自己人生上遇到的一些困頓。

然而,當一些難題重複的出現,當從前的解決方式已經無法那麼純然的再次解決問題時,關於什麼是永恆真理,以及什麼是可以真正徹底的解決任何問題的想法再度萌生之時,一些巧合(更正確一點說是命定的安排)讓我再度的遇見了上帝,並用很深很深的情緒想起了媽媽。

關於真理的追尋,或者心目中那唯一"真神"的選擇繁多,不要問我為什麼選擇了上帝。我就是相信祂。那也許可以追溯到母親的原生家庭的良善,他們同一血脈的聖潔,還有他們外顯的品格,默默教導的影響,最終還是讓我相信了上帝。

那都是一種既定的安排,為了更多的祝福還有幸福的未來在鋪路,像約瑟的故事。讓我們在困頓中仍懷抱希望,讓仇視的相愛,讓誤會的重新建立起共識。也讓我重新體會了母親的人生,和埋藏在她心底多年的故事。

總之都是因著上帝而來,所以今年母親節最大的希望,便是陪媽媽一起上教會,而願望也真的成真了。

長老教會的氣氛沒有靈糧堂的活潑,多了些許莊嚴,而且解經禱告唱詩歌全部都是用「道地的台語」。雖然我有些許的「狀況外」,但當小朋友獻唱母親節的詩歌時,那全場唯一的「國語發音」,自然讓我回神了不少。小朋友的歌聲宏亮,表情可愛,偶爾的放槍成了活絡氣氛的笑點。媽媽也在成人組的獻詩班裡面,但是因為離她太遠,無法好好聽一下傳說中的「女高音」是怎麼一回事的好聽!不過我真的相信,有其母必有其子,她唱的詩歌一定好聽!

媽媽,辛苦了!這不僅是這一天、這一年,甚至包含著過去十幾二十年我無從體會的辛苦的總合。所以今年的母親節,我用我的身體力行,陪著她一起上教會,除了讓她知道我終於也成了神的孩子之外,還希望與她用更純淨的神的話語交流,並體現未來的幸福人生。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繼上次放送台登上〈三月號誠品好讀〉之後,五月份的藝文界,又多了一樁值得紀錄的美事!是的,你沒有看錯,那就是同名部落格以及七彩放送台的部落長─紅色妮可─攀上了野葡萄,一舉搶攻2006年五月號《野葡萄文學誌》的「部落長報到」頁面!

仍然堅持以神秘側面曝光的妮可,堅持用文字與美麗的版面「作自己」。凡是講求完美的她,對於每一個動作與步驟都非常的要求,尤其是版面的編排上,她更是有自己的秀逸感官與獨特美感。

根據第一手消息指出,紅色妮可在現實生活中最大的興趣,如同貓兒一樣,都是「愛睡覺」;但是當她抓到滑鼠進入虛擬世界之後,她的興趣搖身一變成為「玩部落格」!

樂於接觸新玩意兒,開發新議題的紅色妮可,除了是許多網友們跟隨的對象之外,也是我的頭號友情贊助大盤商。舉凡電風扇留言版,計數器,訪前連結等等,都是出於她的私相授受。如果沒有她的指導,我想我的部落格仍然處於陽春不可讀的階段,所以在此也要大大的感謝她才是!

希望喜歡紅色妮可,或想多多認識她的朋友,可以去買一本五月號《野葡萄文學誌》來看看,或多多到她的部落格晃晃,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小驚喜喔!最後祝她,有朝一日成為部落格大紅人,並且順利的出書!AND,我一定要拿到她的第二本親手簽名書,這是我畢生的願望之一!嗯~至於第一本親筆簽名書到哪去了,有腦袋的聰明的網友們,就自己想囉~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文/藍川芥

像綠色草原上的蹬羚,像黃土地上的清澈河流,聲音乍洩的時候,如光劃過黑暗大地。那是上帝給他們的情歌,也是要藉由這群孩子們,傳頌給世人,永無止盡的愛。

WATOTO是孩子的意思,他們是來自烏干達一群愛滋遺孤組成的兒童合唱團,平均年齡6-18歲。WATOTO也是一項充滿願景的希望計畫,是為了非洲的人們,也是為了幫助親人死於愛滋的那些孩子們。

「We are here, You are here!」我還是偏愛舒緩如詩的慢板歌曲,因為在靜緩的歌聲中,世界好像都緩步至於停止了般,我可以更清楚的看見他們在貧脊大地下哭過的面容,可以更仔細的探著他們黑色皮膚底下流過的沸騰的鮮紅血液,以及開懷,以及上帝所賦予他們的深深的愛。

他們的歌聲,也讓我想起前幾年在「貢寮海洋音樂祭」上演出的《夢幻部落樂團》的那群泰雅族孩子們!他們的皮膚是小麥色的健康,眼神透露出純真的靈氣,笑容燦爛,但也有著每個人背後的一段故事。原住民或者弱勢族群的議題,在前幾年曾被大大的重視,但是現在似乎又失去了那股聲音。當然,往好處想,應當是那群孩子們受到了政府的重視,給予了足夠的教育與補給;但是,壞的一方面也可以說是,原住民或弱勢族群的議題,只是政客手上操弄的一顆棋子,像煙火釋放,瞬間燦爛,又瞬間的殞落消失。不過,我依然選擇相信前者。

聽著WATOTO的歌聲,歡樂的時候群起鼓舞,悠揚的時候靜心體會。雖然音樂會早已結束,但那個夜晚的聲音,仍然,一直來,一直來,來到我的心中燃起了希望與溫暖。雖然在那個殿堂裡感受到愛與和平的只是少數的幾千人,但我相信,每個人發揮自己的氣力,去感染身邊的一些人,這個世界不應該會是這樣的破敗與自私。

上帝賦予了他們天賴美聲,他們賦予了我們充滿愛的夜晚。縱使夜終究要深沉,身體終究要入眠;但靈魂注入活水,安靜就不單單只是片刻的安靜,而生命也就不單單只是,一個人的生命。
__________________


WATOTO網站:
http://www.watoto.com/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在一個小小房間裡,將透明的胸口上的窗戶打開,將心捧在手上,置放在有光黃色的茶几上,歇息。

有一個小小的意念,從眉睫跳上髮稍,和白色的雲系,跳了一場圓舞曲。緩慢地,輕柔地,用弧線在說明著一種可能的與不可能的,將行的與捨棄的線索。

有一個小小的詩歌,帶著遠方的藍海的琴來,有潮汐聲,鳥啼聲,有愛人輕喚的耳語,和天上流進心底的雨水聲。

在一個小小房間裡,收拾置紙簍裡的無端喧囂,舖成一個心圖,讓靈魂行走。in a little room的樂聲圍繞平躺著,什麼都消失了,什麼都靜止了,什麼也都悄然生成著....


Fra Lippo Lippi - in a little room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那是個神采奕奕的一天嗎?我似乎已經不那麼清楚確定了。吃過午餐後,從一個安靜的巷弄轉入另一個年輕人魚貫而入的場所,是靜謐瞬間繁華,也是簡單瞬間複雜。這是台北的「不連續性」,或者說「斷裂式」的連續性亦可,那可以直指路線與路線上各種風貌的不同景緻,是行道樹的各種裝飾,也是在這都市的各種人心。

我很喜歡師大夜市的巷弄,晚上的繁華,有家鄉或下港的味道,那裡的耳語嘹喨卻單純,笑容也多了份親切感。它與永康夜市有那麼點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這裡比較少有西裝男與套裝女出沒,或者說,上班族來到師大夜市,也會被淹沒得看起來不像老練的上班族。

而白天的師大巷弄,像個懂事的小孩,總會在喧騰一晚之後,又會復歸原有的寧靜。那天的陽光和煦,街道安靜,鳥兒輕啼穿過樹梢,綠葉透光灑下一片蔭藍。女孩緊握母親的手,似乎有那麼點不情願的愁容,一個她呼嚕嚕的講著手機,一個她依然緊握著手,轉了兩個街角後終於露出了笑容。那是懂事的小孩應得的回報,而她的心底也就此多了一枚,開心的記號。

所以那是個神采奕奕的一天嗎?似乎是的。但,又的確不那麼全然的是。一個小時後,置身西門町,那是曾經友人說過他與火星人見面的地方,是極樂之城,也是心情離奇頹廢,人群魚貫消失的亂步地獄。

這個地方,像是東區的年輕再加強版,雖然是一個歷史繁華的記憶地標,但總之,我就是一整個非常的不喜歡。這裡的人種眾多,每一片眼前望出去的風景,都是無數的高壓拼貼。繽紛絢麗、五光十色、新大樓與舊建築參差坐落,人與人用一個氣氛包住一個氣氛,讓感官嘲哮!

就像看似有目的與意義的HIGH過頭的慣常空虛一樣,就算是路過,心情也會被牽引得瞬間愉悅,然後再瞬間失落。至少,在我身上是非常明顯的不適,因為我曉得這樣的喧鬧在我的人生上應該不會產生太大的意義,那絕對不會是《愛情,不用翻譯》那充滿詩意愛情的街頭;而是畫面浮現出《夢幻部落》和《疾走》裡,那兩位失序少年的倉皇臉孔。

假日午後,我從一個在製造我歷史意義的安靜巷弄,轉入一個曾經是他人歷史記憶的繁華街町。從電影院出來後,華燈初上的迷眩,差點讓我無法回神的靈魂飄離。一邊想著電影的情節,一邊投射那天下午魚貫湧入林志穎簽唱會並摸一下他的千萬法拉利的人們的臉孔。他們是那樣的歡樂,但我卻怎麼的憶起了,稍早在師大夜市巷弄偶遇的,略帶愁容,但愈顯安靜的臉孔!


Camera Obscura - Books Written for Girls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Jay:

這些天,你過得好嗎?雖然和你一樣不多話,但我也和你一樣,默默的觀察著別人,也默默的陪伴著你。在那個不起眼的街角,行人踏過的紅磚道,在一個個你走過的白淨櫥窗前,駐留;然後轉身,前往下一個你想去的地方。有電影院,有書店,有教堂,還有任何蘊含著愛的地方。

這個世界像空氣一樣存在著,但熟悉的味道卻漸漸消散,一個個記憶,就像在鏡前一樣模糊。人們的身體肢展得活躍,面容漂亮,你說你在看不清楚他人眼神的時候,就欣賞他們的姿態;在看得見他們的眼神的時候,就輕輕凝視他們的眼神,可是,為什麼你還是常常眼神空洞,或者望穿了一個又一個的身形,然後自己的眼神都飄往哪裡去了?是遙遠的藍色大海嗎?或者充滿著星光的天際?我也許知道,但又不是那麼的確切的清楚,或許下次,你讓我好好凝視著你的眼神一下,不說話的,然後可以放一點音樂,我想尋找一下你,黑色瞳孔中存放著關於愛的地方。

嗯!我知道你會喜歡這樣的,什麼話都不說,像《燦爛時光》裡的馬迪奧和喬珍一樣。不是觸電的感覺,而是靈魂像泉水不斷湧出的相互流轉,那是一種美感,也是活下去的力量,像永恆不變的真理,也像上帝的賦予。

所以關於真理是什麼?關於自由是什麼?關於靈魂是什麼?還有關於愛是什麼?我想你這幾天都在忙著和他們作朋友,想真正的了解他們,而往後亦是。這樣沒有什麼不好,會有另一種辛苦,但我喜愛你這樣作,全部弄懂了,然後再去愛所該愛的人,帶領所該帶領的人,就像你母親的一生一樣,有許多阻攔,但卻也醞釀而散發了許多的恩慈。

你說,看著《霸王卸甲》和《愛情對手戲》,雖然有時還是感動得淚眼盈眶,但心中卻有些說不上的莫名的空缺。也許,那是因為你漸漸的了解了什麼是愛,於是你會開始對世俗所造作出來的愛,產生一些衝突。你擔心你往後會對這些影像產生鈍化,或充滿更多衝突,那並沒有什麼不好,因為你的愛與認知,本來就不是框限在片段不一的電影或戲劇裡。那就如同人生並不是由他人所界定,也不是需用他人的眼光來看自己,因為你還記得一句話嗎?在人身上找希望,只會產生更多的失望。也許未來所定義的好看的電影,或者好看的舞台劇會少了很多,那樣真的是好的。因為就像真理,他原本就是「窄」的,不容易尋見與穿越。

所以,你的外貌和以前看似一樣,可我發覺,你的心底真的開始的在轉化,消匿了些自負和頑固,轉變了看事情的角度,重新學習愛與付出,也懂得在捨棄與追尋當中作選擇。不過,你還是真的,多笑一些,更好!

看著你的文章,聽你為我選的音樂,閉上眼,輕輕憶起你的眼神。那當中藏匿了好多好的的心思與秘密,不容易去洞悉,但是我有耐心去一一叩門。因為我希望你在為我付出之前,我就先為你付出多一點;你在為我歌唱之前,我就能先展露笑靨在你面前。這是母親的教導,亦是來自愛與和平的上帝之家。

今天的天空,露出了久違的星星,周圍的雲系被星光暈開成一片一片的湛藍,宛若你所希冀的藍色大海。你的眼神不是空洞,只是太過遙遠。遙遠的想親臨大海,遙遠的想追尋著那普世通用、亙古不變的唯一真理,所以才會那麼的與眼前的一切,格格不入。

不過,我是懂你的,在你失望與痛苦的時候,有我讓你依靠;在你想哭的時候,我會靜靜的看著你,什麼也不說。我要同你知道,通過真理的窄門,本來就是會充滿痛苦的,先是身子,然後也許心也會隱隱作痛,不過沒關係,我說過了,我會陪你的。用眼神,用擁抱,以及母親所賦予我豐富的愛陪伴著你,直至眼神靠岸,直至愛溫暖大海開滿彩色的花,直至風流轉花香親吻你,乾淨的,愛笑的臉龐。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