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今天天氣,陰雨,但有百分之八十的機會看見彩虹;玫瑰花剛從小王子的星球運來,善良之人可以看見紅色,作惡之人只會見著花開一朵狐狸的嘴臉。約會取消,難得在家悠閒看八點檔的惡作劇之吻,卻插播一則李雙全的自殺案件;那麼戴上耳機,暫時逃離新聞報導的殘酷世界好了,正享受著耳機那端傳來的羅大佑的〈舞女〉,才憶起今早那親愛的誰,淚眼汪汪的說著:「羅曼菲走了!」

 我們常常會有個疑問,為什麼許多善良的人總是過得艱苦且早逝?壞人卻能逍遙自在,還活得長久?上帝到底在開什麼玩笑?我無法直指這種「惡作劇」的背後有什麼象徵意義?但我們也不難體會到,人生的多變、世事的無常,總也令我們看清更多的現實,且能體會這些慣常的「惡作劇」是要使我們反過來會心一笑,而非常常無奈苦笑。

 以上,是我每個禮拜都要製作一份電子報裡,必須寫的編前文案,而這次的主題剛好就是「惡作劇」。其實,我對此感覺很深,所以才將主題拉到部落格擴寫。我們的身邊,常常會出現許多巧合,是好的,是壞的,包括上帝的惡作劇在內,其實都是一種慣常,也是安排好的人生試煉。惡作劇就像是除了句點之外的任何標點符號,有逗號的停頓,有刪節號的未知與唏噓,有引號的再強調,有破折號的再說明;更甚者,還有最符合現代人生情境的火星文符號,這樣的宣稱時代在革命,也這樣的宣稱時代在頹喪。

 這陣子以來,也是嚐到了許多惡作劇戲碼,選電影選了之前看過的同一部《安琪狂想曲》;在沒有戀情的時候必須每個禮拜寫一篇關於愛情的電子報;自認一輩子不可能當個優秀的演講者,卻天外飛來在眾人前授課的機會;坦蕩蕩的寫篇對方一輩子也看不見或不知道我在寫他的文章,結果被對方找到還成了非常好朋友。以前我會認為,這純粹只是巧合,但是當巧合一再發生,或者你仔細想想這些巧合串聯起來所要給予你的人生試煉是同一個子題時,那巧合當是一種原本就佈局好的安排,只是,端看自己的想望、行為,以及自由意志,會帶領我們自身走到什麼樣的世界。

 有些事情的發生,我們真的無法在一時之間就得到答案,就如同羅曼菲為什麼這麼早就離開人間?李雙全為什麼選擇自殺?我們為什麼會遇在一起?我們為什麼又即將陌生?有時候很刻意的去想,其實根本想不到答案,因為想,只能掌握一個大原則;而發生,才能讓你全然的相信,美麗惡作劇的安排。

 現在我每天花很多時間在處理想的「程序上的問題」,而不期待將每件事情想得透徹。想一想什麼應該先掌握先了解,想一想什麼可以不用那麼費盡心思的想?想一想長期以來慣犯的問題是否已經解開?想一想現在的想法和以前有什麼不同?每天花很多時間在想,在回妳的信,每天花時間溝通世界,也花時間在昇華我們的靈魂。我覺得這樣的想,這樣的對談是良性的,雖然我們還是面臨生活上的許多惡作劇,但我相信我們會越來越能因應。

 「如果我喜歡你這個人,我會邀請你,但我邀請你的時候不會超過三次,這個原則是避免惡作劇的失落感。」、「因為有過經驗,所以懂得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的以免造成誤會與曖昧。」、「時時提醒自己往有愛的地方去,先愛自己才能愛別人的原則」、「尚無法作到無條件付出前,保守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的原則」

 很感謝上帝知道我現在處於自療、不太主動與人深入談話、又需要釐清一些問題的時候,惡作劇的派來一位有相同病史,也急須釐清自身問題,但又會主動訴說的朋友來到我的生命中。許多的對話是健康的,有些我們曾經思考過,現在拿出來重新洗牌一次;有些我們頭一次遇到,那一起想辦法解決;每天均衡的輸出,均衡的輸入,均衡的憂傷,均衡的快樂,均衡的惡作劇。所以每天都能安然的入眠,這亦是這陣子以來最大的福氣。

 不知道明天還會有什麼惡作劇的事情發生?但我相信我們皆能安然的度過。因為我們知道如何找答案,知道要怎麼身體力行。雖然我們都太過於敏感,但也因為如此,我們比其他人都更能了解人的本質、生活的意義是什麼。(用心體會與付諸愛)。且讓世界就這樣的繼續,惡作劇下去,我們當會練就泰然的,以笑臉回應!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文/藍川芥

怪怪才子王信智(Kiefer)為了迎接他即將邁向更飛黃騰達的一年,所以在4/1當天擴大舉辦了愚人節真派對。(其實他的生日是4/3,但是4/3禮拜一太憂鬱,所以提前到禮拜六的愚人節舉辦,讓你有愚中帶HIGH!HIGH中帶愚的雙重快感!)以下是真派對當天的或動文案:


Zabu 愚人節 一日遊

4/1 行程表

Part 1
【Dream Case 祕密結社 No.3 之 Kiefer生日 愚人節考試】

誠摯邀請喜愛王信智Kiefer文字的朋友們
於愚人節星期六 偽學院派對 參加 Dream Case成績評量

當日前三十名登記考試同學 可得到Ajin設計的限量棒棒糖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一邊聽flotation toy warning的〈best boy electric〉,一邊整理今天的照片,在大量鮮明的節奏加上一點古典味道的旋律環繞整個溫暖臥房的同時,我也一併用溫暖的思緒回想著這一天。好像,找不到更適切的形容詞來形容這天的種種了,天的忽晴忽雨、公園裡的孩童笑語、美麗餐廳前的新郎新娘,以及我們天馬行空的對話,那根本就是充滿孩子氣的一天。

 如同你說的,孩子氣並沒有什麼不好,而我也極度贊同,能夠在一個人面前展現出孩子氣,或者說,展現出最真實的一面,那真是上帝給予的難能可貴的福氣。所以認識我的許多人,多半很難將我與「孩子氣」構聯在一起,除了說你們認識我不深之外,另外一種說法那就是,我覺得無法在你們面前展現出真實的那部份。

 所以說,重點並不在於是否真的要有孩子氣這個特質,而是剛好我們都有這個特質,且能夠在對方面前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那一小小段路程會瞬間變成愛麗絲的仙境,一個夜晚理應華麗的燈光,也可以湊合出莫名的剪影遊戲,或者斑馬線的吵嘴,或學對方的慣用語句,或者嚇服務生來個認真的倒數計時,都變成了一種極度寫實的時光倒流。

 嗯!說時光倒流好像又太可悲了一點,因為在我們的血液裡,是真的就一直循環著孩子氣的因子,那覺對不是譁眾取寵或華而不實的過分做作,而是真真切切原本就藏有的,只是我們在「文明高度發展出嚴謹而具世俗道德高標準化」的現今社會,實在必須捨棄,或者藏好這種「一不小心就邊緣化」的形象,否則好像就無法活命,否則就好像無法受到認同。

 所以我說你怪,你也說我怪,可老實說我們心知肚明,這是一種最舒服且適切的狀態,像雲在空中飄,像你愛在後面看人的背影走路,像我可以恣意的拍照還說朱銘的雕刻像樂高玩具。那別人怎麼看也無關緊要,因為我們鐵定會異口同聲的說:「啊,你不懂啦!」

 當然,這也是極度似曾相識的感覺,可以這麼無厘頭,可以這麼天南地北,可以非常有默契的培養出「孩子氣的革命情感」。但是,為什麼後來我在他身上已經找不到,或者在我身上也找不到這種感覺與默契?我正在思考,也重新學習當中。畢竟這過程當中,一定是發生了什麼維繫上的誤差,而慶幸的是,現在有一個很好的環境與導師可供我學習。

 孩子氣過後,我們還是會很有禮貌的談些深入的話題,會說請、謝謝、對不起,會關心對方,會替彼此加油打氣。嗯!這種唇槍舌戰之後的彬彬有禮果真會有那麼點轉不太回來,不過這也才是成熟中夾帶著稚氣的最佳表現不是嗎?我知道你會說是的,而我也相信我們都會同意讓這種寶貴的因子繼續長存於我們體內,因為我們是懂事的,因為我們是神永遠的孩子。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文/藍川芥

1.

雨伴隨雷聲下在第七世界的清晨,Color Filter唱一曲〈Rainy Morning〉,春天正式到來。鋼琴、電吉他、鼓聲、女聲,共同交錯出若即若離的美感聲線,像這個昏沉又明晰的天,像這個渾沌又清爽的天,有淡淡的憂愁,也留了一絲淡淡的恬靜。

2.

從黑色轉為白色,現在是需要彩色濾鏡將思緒的光拆解的時刻。紅色代表深深擁抱,黃色是街燈,藍色是充滿透明句點的記事簿,綠色在此代表憂鬱。橘色說他想念粉紅,靛色與天空藍鬧脾氣,深咖啡在趕赴一場婚禮,五號灰色票說印刷廠的倒閉事件與他有某程度上的關係。

3.

這裡的文字不健康,成為這些天常說的一句話。這個空間像心情的沉澱室,是心靈的停屍間,各種色彩被拆解的躺在各樂曲的琴鍵上,等待一個指尖輕按,將他們反彈回健康的世界。所以,閱讀請小心閱讀,我沒有準備閱讀指南,若產生瘋癲狀況,本人一概不負責!

4.

請給我一些時日,我會救你們出來。在那莫大的悲傷漩渦裡的人們,尤其是我的親人朋友們,請原諒我的暫時的冷漠,我很愛你們,但是我必須先自己站起來。Endless Word,請給我一些時日。

5.

詩人徐志摩用咖啡隨身包沖泡一杯文學革命/女星宋慧喬用牛奶浴泡出了台灣男女的尖叫聲/隨著咖啡粉與奶粉的出線,基努李維吃了口咖哩飯後說/他的電影最具感官與生活的美感,於是咖哩粉大賣/還有瓶瓶罐罐的杏仁粉、四神粉、薏仁粉等等/無時無刻不在用各種方式,搶攻美好人生的排行榜....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文/藍川芥

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的,只單純侷限於這一天的某段時間的某個時刻裡,單就那份感覺而言。

所以說,我篤定自己有喜歡傾聽的性格,而且是非常挑剔的傾聽性格。畢竟要強迫一個喜歡安靜的人聽一些叨叨絮絮的不對耳的話題,甚至是在這些叨叨絮絮的不對耳話題中硬要給個強顏的回應,那整個過程根本就是一種浪費生命。

所以更別說先主動開口講話了,除了一些受迫性的非常場合,除了對已經建構起信賴感者外,否則我寧可花那些時間在想自己的事情,經營自己的生命之上。而對於她今天的神采奕奕,或多話,或精神亢奮好了,有人解釋說那是嚴重憂鬱者常有的慣性表徵,有人說那麼多話是一種破壞女性美感的缺陷,或者有人就直說,話多很吵。

當然沒錯,要一個喜歡安靜的人面對話多,或者說精神亢奮的女子,那是一種極為慎重的冒險。不過,當你抓對了對方那千萬分之一愛挑剔的神經之後,冒險會轉化為一種亢奮中的和平,所以我會開始回嘴,表情會多了些,腦筋變得靈活,每一字每一句都多了些真實與舒適感。

不過,話題為什麼總是會枯竭呢?在我回想著那引起似曾相識的感覺的記憶時,我又再度陷入了安靜之中。那是一種必然嗎?或者只是習慣之後的澹然?而其實,我們還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談,還有許多情感可以建立得更深厚,只是在我突然驚覺該談而未談,該傾聽而未傾聽,該了解而未了解之時,你已經失聰,或者說,你也已經抓不到我那千萬分之一,挑剔的神經。

今夜的晚風徐徐,有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話語和熟悉的台北城。那個冒死要多話,並且被冠上可能有嚴重憂鬱症的女子,依然展現得神采奕奕的東聊西扯。不過關於這份感覺,容我以眨眼表示,另外一個想平反的就是,安靜者雖討厭話多者,但是她的話不吵,而我也喜歡聽。當然,這只侷限於這一天的某段時間的某個時刻裡。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文/藍川芥

 「這裡是海的,台灣的,甚至是世界或宇宙的中心;我坐在臨海的大樓裡,聽著檸檬氣泡水的音樂,吸引著波特萊爾的巴黎的憂鬱,然後看著夕陽,用仰式,持續的漂在海與天的邊界上滑著水;我就這麼順從的成為他的俘虜,讓它用永遠的橘黃色票,溫柔的貼在我的下眼瞼。」

 嗯!什麼鬼?其實,這只是全然的錯覺。標題摘自一位高中生的一篇文章的一段話,蠻發人深省的。我忽然想到我高中時代不曉得在幹嘛?他們的筆調還有思維頗為成熟,而我可能連什麼是赫爾蒙都搞不清楚。那時候唯一比較有印象的是高三要聯考時因為跟自認為瀟灑的男孩在搶一位自認為健康迷人的女孩,結果搶贏之後又被甩,導致必須蹲在補習班的命運。

 回來看看那句蠻發人深省的話,適用於任何年紀,任何世代,赫爾蒙也許只有多少之分,但錯覺卻永遠巨大的存在。

 所以這裡有好幾棟大樓沒錯,但它不臨海,也不是什麼台灣或世界或宇宙的中心。檸檬氣泡水的音樂裝在冰冷的電腦裡,巴黎的憂鬱,必須走段路,沿著與捷運線平行的巷弄,來到「人文氣息」的代表地標─敦南誠品,才能窺知,喔~原來這就是波特萊爾,而事實上好像沒憂鬱到哪裡去。

 文藝青年的名號會是錯覺,去誠品或星巴克會變得有氣質是錯覺(金玉堂和養樂多真的也不錯啊!),在辦公室認真辦公是錯覺,平靜的微微抽蓄的皺紋的笑臉是錯覺,訂書機訂在三十頁的白紙黑字的預算的文案的活動企劃也是錯覺,禪定是錯覺,MSN是錯覺,詩解壓縮後也是錯覺,錯錯錯錯錯到唯一僅知道赫爾蒙作怪而產生的錯覺不是錯覺。你如果被繞口令般的文字搞到產生幻影,那也是錯覺,因為你不懂得抓取文章中精華中的精華。

 算了,我只是無病呻吟,呻吟說辦公室這位置真的很怪,或者呻吟說,辦公室的位置我真的坐不住,會有忐忑不安的情緒產生,會重複無所謂的動作,並因為反覆動作的浪費時間而造成更大的莫名煩躁!總之,我還是要朝我的SOHO邁進,不然我必須建構更大的錯覺來說服自己待得住辦公室,那真的比高中生的思維還不如。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雨天聽The Innocence Mission是最好不過的了。

在一個不用上班,所有事情告一段落,天有些陰,心情有些低,但卻可以無限時間的窩在床上,聽一下午的The Innocence Mission,其實是人生中還算幸福的享受。

其實我是比較喜歡《Now The Day Is Over》專輯的,那些過往的事情的確已算過往,但是當〈Over The Rainbow〉、〈Moon River〉或者〈My Love Goes With You〉又從老舊記憶中被重新翻唱時,低緩溫柔的歌聲,配上鋼琴、吉他等輕輕的伴奏,空間會有溫黃透光的明度,而心情也會暫時獲得安撫。

聽《Befriend》專輯時,樂風轉為輕快,聲音多了點甜度,如同〈Beautiful Change〉歌名一樣,過去的已然過去,而現在應該懷抱著愉快的心情,來個美好的改變。不過老實說,我真是有些忘卻了「友善」是什麼,或者必須在這個年紀,重新定義「友善」是什麼?

我突然非常同意「將期待放在人身上,是會有很大的失落感」的這句話。所以當聽到〈I Never Knew You From The Sun〉或者〈Look For Me As You Go By〉的時候,會有所感傷,會心有戚戚焉。因為那美聲是真實,那歌名的宣告是真實,快樂與失望,也都是建築在「友善」而來的真實。

嗯!所以下一步要怎麼走呢?在一切達到了某程度的標準,當自己所會的都漸漸應用在日常或工作上而有那麼點小小竊喜時,我還是需要比較友善的對待,來維持一定的思緒,一定的感知,和一定的人生方向。不過,我怕我會繼續,對人失望....

雨天聽The Innocence Mission是最好不過的了,因為那是一個可以把所有人都想像成友善的氛圍,像上帝所希冀的仁慈與善良,也像陽光灑在罪惡與歡慶的每個角落的公平。也許今天下午太閒了些,不知道要作什麼,或者根本不想要作什麼,才會進行這單純聆聽、發想、沉澱、再出發的必要過程。

三月天了,太陽還是快點出現,這樣對整個世界比較「友善」,也會對我發呆一個下午過後的明天有所幫助。至於現在,好好聽The Innocence Mission仍是比較安全且適切的選擇,至少對心,對情緒,對毛細孔,或對方才對嘴接觸的瓶口的吻痕等來說,真的是這樣沒錯!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因為工作需要,又必須省錢的情況下,所以只好用自己的FX-8,借朋友的咖啡館,花一個下午的時間,作攝影師的白日夢。

常常東拍西拍,只是很少拍自己,偶爾自己拍自己,手伸得再長,頂多切到胸部以上。這個下午,朋友幫我拍了幾張,會發現平常指使別人怎麼擺姿勢的自己也會顯得彆扭,然後會看到很少出現的下半身姿態。

較寬鬆的牛仔褲,配上摺起袖子的襯衫和白色NIKE球鞋,那到底是怎樣的姿態?有光打在明顯的皺摺的明暗線條,應該就像黑膠電影的粒子,一種逼近寫實卻又有種無法達到完美的記憶質感,相較於西裝畢挺,我真的比較喜歡這種打扮,和情感,和生活態度,和未來的想像,都有密切關係。

這個下午的陽光和煦,咖啡館內的咖啡香好像溶入了影像內,照片多了舒適的質感,自己也多了點生氣。這裡以後要辦講座,而我一定會讓這計畫實現,在這之前多多練習輕鬆的姿態,反覆觀察,我想凡事一定能順遂的達成。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文/藍川芥

 嗯!網誌或作品被刊登,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小小的驚喜,所以在此作個紀念,也感謝凱洛小姐的推薦,才能讓我們的「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登上三月號誠品好讀,在此九十度鞠躬謝謝她!

 希望大家有空可以多多支持放送台,多去那晃晃,也盼望有朝一日,我們可以集結這些作品出版,用自己的力量,幫自己發聲,讓更多更多人喜愛我們的寶貝放送台。大家還不吝惜為我們四個人鼓鼓掌吧!:)

 「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網址:http://www.oui-news.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2.26|17:55

拍《廣告副作用》裡的一篇文案當教材,〈泳裝集體搶灘事件〉。我可能是要跟學員說明文案的內文可以各種文類混合搭配著寫;又或者,我只是想像能否在場慫恿大夥一起著泳裝練習搶灘;其實是自己的心快擱淺的徵兆吧!那天冷風颼颼,心態與此有關!我猜....

2.27|0:51

我翻PPAPER,心動的文案徵人頁面,不過作罷。接著看到〈青春的容顏哪兒也不想去〉這篇,賣什麼是必須看到最邊邊最小的文字才知曉,懶得看,因為不買,當時只是想讓眼光盯著女孩側邊臉上那點白色的乳狀物,一直看一直看。

3.2|0:24

看《如果.愛》,關上燈坐在灰色地毯上斜躺著抱枕看,據說用此種姿態可以讓眼淚以最自然而優美的姿態下滑。不會真的有流淚與痛苦的感覺,還會欣然的發笑,深呼吸過後,下一秒一切恢復正常。不愛的終究不愛,愛的依然憶愛。那簡值是當個傻孩子的傻夜晚哪!

3.4|16:15

籃球賽,想到了「那是唯一可以忘掉煩惱的方式,你懂的吧?」這句話。這歷史紀錄上的一句話,是極為淺白,但又極富深意的一句話,可以套用歷史上伏爾泰的樂觀主義,也可以冠上叔本華的悲觀主義。那天可以說上帝與我們同在,而且我是真正開懷。只不過我真的不習慣五人打五人的擁塞視角,走出校園,我會過頭用鏡頭捕捉了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那個下午。

3.7|20:10

記憶大量空白且壞軌,前一天看《深海》,有一個區塊是MUS的《dominar_la_fame》,另外一些區塊必定是大量的廁所混雜著夢境,並且有打字打字打字打字的畫面產生。是不是說了好幾次快死了快死了的話?鐵定有的。因為就是因為快死了快死了的感覺造成記憶大量流失而空白的,那我又想起了他人給我的一句話「都是你自找的。」

3.8|9:46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看《深海》之前,我知道因為李欣芸幫忙配樂的關係,連帶著電影的英文名字就用了「Blue Cha-Cha」這幾個字,另外我還想到了張學友的〈深海〉這首歌,還有買票前發現櫃檯旁一堆深海的電影海報讓人想偷。

 看《深海》的時候,我發現這電影真的很「鄭文堂」,對白不多,配樂好聽,運鏡緩慢行進於寫實與象徵當中,擅長捕捉動作與情感的細膩之處,但是我已經有點不習慣這種「研磨式咖啡」般的節奏與步調,還好結尾仍算美好。

 看完《深海》之後,套用蘇慧倫於劇中常說的那句話:「我就是無法將腦中的那個開關,關掉。」所以精神還在彌留狀態,整個世界彷彿和我隔絕般,一直到現在還是。於是腦海中開始出現《生命最後之旅》、《夏之雪》、《藍色情挑》、《藍色大門》、《夢幻部落》、《沒完沒了的夏天》、《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如果.愛》等等片中出現的海。我想著他們的共通處,還有「海」這個題材或場景為什麼百拍不膩?後來想想,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海就是人生。

我們原本都只是簡單的,一片海

 如果硬要牽扯到我們生命起源的話,其實母親的羊水,就是孕育我們生命的那片海。溫暖,平靜,孕育著未來不可知的神秘感,這也是讓我們喜歡看海的緣故。

 所以每個人都喜歡看藍色的大海,平靜無波,或微微海浪閃爍著夕照的波光粼粼。而我們的感情,原本也是單純得如那片海,所以佩玉(蘇慧倫飾)會說:「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就深深愛上了對方)。」、「我只是喜歡和你在一起,我哪裡錯了?」;而小豪也會說:「愛妳....愛妳啦!」、「相信我,一切都會很美好....」這些話。

 人都會渴望情感的依附,喜歡簡簡單單的愛情,然後起先會輕輕的用手觸碰,感覺有夕陽曬過的溫暖,更進一步會想一躍而入那宛若母親羊水的大海裡。可是越往海裡跳,才知那片深藍的深不可測(尤其那句女人心似海深更是貼切),那是一種難以逆轉的深淵,是孕育靈魂的夢境,也是一種人生的必然,經過。

潛入深海的必然,經過

 「人生有所缺陷,那是必然的經過。」看著佩玉(蘇慧倫飾)、安姐(陸奕靜飾)、小豪(李威飾),以及玩具商人(戴立忍飾)的人生,有的剛起步,有的世故,有的憂鬱,有的天真,他們演的是市井小民,是他們自己,也是觀影前的我們。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懂得什麼是愛,他們懂的愛有著各自定義,所以人生的愛情才會像跳恰恰,忽前忽後,忽快步忽轉身;所以愛情也才會像深海,翻騰、彌留、平靜,且殘酷。

 如果我們互不說話,但是能夠擁有世界上共通的感知的話,那必然是擁有「佩玉」這種人格的因子,以及可以探到深海靈魂的一對眼神。佩玉是個很典型的女性,許多女生和她一樣,會因為某種單純的感覺全心全意的喜歡上對方,將對方看作是藍天,而她自己連著藍天的大海。但事實上人心並沒有那麼單純,或者說單純但並不那麼契合,再或者因為必然的世俗化因素必須變得不單純所以難以契合。交往初期只看到海平面的美好,交往之後才是真正潛入深海進行靈魂之旅的開始,所以容易受傷,或必然要受傷,或必然有憂鬱症,或必然有關不掉的眼淚和想念。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其實我對網路活動蠻冷感的(如同很少到別人家串門子一樣),因為要看很多說明,還要花一些時間,但是這個遊戲和「寫自己怪癖」好像一樣,所以這個我會。當然因為好友Nicole不路小弟點我的關係,不回太對不起他們了,所以以下就來解答:

1.原來我也會改裝

去年六月之前,是持續在個人新聞台寫文章,後來發現部落格這玩意兒,功能多、版型靈活、介面又具人性化,所以就將店家移到部落格來。

不過,XUITE的版型,實在很不合我的意,所以就花了很多時間在改版面,一下子調版面大小、改Banner、放mp3 flash,額外加些連結資訊。其實在改的過程會想說,我幹嘛這麼拼命?沒辦法,想要獨一無二的寶貝,就是要花老本時間去栽培。後來改一改還挺滿意的(不過過陣子想換成無名那種橫式的版型),才發現,之前學的一些雞毛蒜皮技術,拼湊著用,原來自己也能成為改裝高手。

2.它讓我認識很多朋友

這是一定要的。因為工作的關係,讓我開始在部落格上找寫手,凱洛、黃小黛、Yiling、方祖涵、小眼睛先生、Boyethan、美代子、紅色妮可、25togo、天使蛋捲等等,都是因為這樣而認識的。另外因為很少串門子的關係,所以另外一批部落格朋友,就是來我這留言的網友,族繁不及備載,下次有什麼感謝名單要寫,我再來一一列出。

總之,部落格上的朋友都很友善,很可愛,會給鼓勵,也會給安慰。當然,原本就認識的朋友,也會因為部落格而更認識我,他可能會找到「為什麼我看起來頗安靜」的原因;也會找到讓我發笑的神經!

3.帶我出國聽音樂

原本只聽華語流行K歌的我,以前常會對我妹說,聽這什麼鬼?後來才想起,自己國高中時期也上沉浸在Air Supply和Brain Adams的音樂下長大的。

時隔十幾年,終於在Mori小姐每天聽每天聽每天聽西洋音樂的感染之下,勇敢的投入西洋音樂的懷抱裡。後來因為部落格的關係,又找到了小奧斯陸和OR的部落格,加上還是Mori傾囊相授eMule軟體的強大功能,所以我現在大部分只聽西洋樂,北歐的,電子、靈魂、硬地。其實部落格上面人才濟濟,每個人皆有每個人的專業領域,發揮一下時光轉移的想像力,無時無刻都像在國外旅遊聽演唱會,很棒!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妳是誰,妳是誰,忘了愛過我,
心為妳醉,心為妳碎,為妳執迷不悔。
愛曾經存在或只是我的感覺,
怎麼妳會忍心,把我忘記!

文/藍川芥

 親愛的D,終於,我利用昨天晚上一些事情告一段落的空檔,將早就燒錄好的電影《如果。愛》開啟來看了。其實你說得還真準,那是一部讓有類似經歷的人看了會動容落淚的電影,所以不瞞你說,我真的有掉淚。你要說那部電影催情也好,蓄意鋪陳也罷,但就如說書人池珍熙一開始所說「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電影。」所以電影也大部份寫實著人生,這也是為什麼我那麼喜歡看電影,在失意或落寞的時候還是要看電影的原因,因為會有惺惺相惜,從中找到一些新方向的感動。

 其實,看完之後,我一直在想應該用什麼方式來寫影評或感想比較好?後來我將影片中的一些話先謄下來,除了上面那句,還包括了「明明是你聲音,是你背影,你用陌生的眼神,讓我沉默....」;「在很久很久以前,妳擁有我,我擁有妳;在很久很久以前,妳離開我,去遠空翱翔,外面的世界很精采....」;「從此以後我就很害怕睡著,害怕在夢裡....害怕在夢裡,每次都要傷心一次,每次都要失去妳一次,妳明白嗎?」以及經典的林見東式發洩「我恨妳我恨妳我恨妳我恨妳我恨妳....跟我走跟我走跟我走跟我走跟我走....」這句。但後來我還是思緒混亂的不知道如何下筆,加上肚子一陣痛,所幸就爬上床先歇著。

 今天身體上的痛好像和往常不一樣,胃部用熱熱的手撫著,還能消去一些疼痛,但是靠近心的地方,其實應該就是心沒錯,卻這麼的持續隱隱作痛起來。用手去揉,心的疼痛並沒有消退,翻個身不要去壓迫心臟,仍然是沒有效果。我當時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心若一直痛下去,應該會死吧?!那要是我就這麼死了,我這篇文章該怎麼辦?還有一些沒有作的事,沒有說的話,該怎麼收拾?不過後來心想,要是檢調單位來查明死因,發現我最後一篇文章是2006.3.3的〈如果。愛〉,而且只打了電影上面的對白的話,他們應該也會了解我為什麼而死,也知道我的掛念和遺憾是什麼吧?

 不過就在我要死之前,忽然就被難聽的音樂吵醒了,心想為什麼我的MP3裡會有這麼難聽的音樂,這是我不容許的,於是就起床將檔案刪掉,然後就坐在NB前,開始了這篇沒太多構思的信體式文章。

 老實說,我無法確定這世上到底男人比較愚蠢,還是女人比較愚蠢,而這裡的愚蠢包括了,苦苦等待的愚蠢;被太過光明或太過黑暗的未來所灼傷眼、蓋掉視線的愚蠢;錯過後彼此傷害、重逢又彼此傷害的愚蠢;以及只有現狀,沒有回憶的愚蠢。很多人都是這樣,前人已經有那麼多例子給你看了,還要以身試法的去嘗試,我不知道為什麼?

 還有關於回憶這檔事,為什麼許多人只是讓回憶就只是回憶?或者根本忘了有回憶這件事,尤其在你可以試圖的和回憶接縫起來,可以去改變些什麼,讓現在成為未來更美好的回憶的時候,要讓他再次的溜走?這是我看假裝失憶的孫納(周迅飾)和一直挽救回憶的林見東(金城武飾)最大的感想,「回去未嘗不好,可是我現在就是不想要。」所以兩個愚蠢的人,終究要用遺憾或痛苦來襯托兩人曾經真摯的愛情,才能完美的演出愚蠢這個角色?而這又何苦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文/藍川芥

這是一個關於剛起床的臨時發想,正確一點的說,應該歸類於半夢半醒間的發想才對。

聖經故事中,羅德之妻因為回頭看了索多瑪城傳來的鶴唳之聲,於是從人類變成了鹽柱那一類。

祖先的祖先當中,也許有一位是曹丕時代九品官人法中的上上人等。

國父將人分為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三種,但明明知道是錯的還去作這類,國父應該是撤徹底底放棄了他們。

人類屬於動物界的哺乳綱的靈長目的智人種。
菠菜屬於植物界的被子植物門的石竹目的菠菜屬。
雨果說他屬於悲慘的世界,瓦格納跟進,尼采說「瓦先生純粹是我的疾病」。
異鄉人愛上了卡謬的《異鄉人》,但他說他其實比較屬於日本歌姬米希亞所唱的〈冬季的異鄉人〉。
小孩只把世界分為睡眠與遊戲區,
大人們則將睡眠分為性愛睡眠區、哭泣睡眠區、失眠睡眠區;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