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能聽見,我心靈裡的聲音嗎?

文/藍川芥

視覺:白色陽光映照淺藍湖水|透明雨水洗滌紅色血液
聽覺:葉加瀨太郎(提琴遊唱詩人),舒眠|Blackmail+Lee Buddah(Indie),重節奏振奮
嗅覺:大片綠色植物加向日葵|前段燒焦而後轉為橘子香氣的香水
味覺:檸檬水|加糖黑咖啡
觸覺:順著秀髮滑落的觸感|天使的光環
速覺:漫步在雲端|明快的滑板高手

劇情簡介:《雨鱒の川》(RIVER OF FIRST LOVE)《最後一次心動》(Off Beat)

 日本/德國;東方/西方;中長景/近特寫;輕管弦/輕電子;緩拍/明快,這兩部電影雖然有著不同的國情背景極拍攝手法,但可以確定的是,兩部電影配樂的精采度與影片本身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它們同樣是探討與「心靈」相關的題材。有死亡,有重生,有人性的悲哀,但歡愉的氛圍遠遠蓋過沉重的意念,就像《最後一次心動》裡男主角Crash所點的那杯「加糖黑咖啡」般,苦澀中帶點甘甜,那也是他選擇面對的人生。

 看《雨鱒の川》的時候,讓我聯想到了其他日本片的影子,青梅竹馬如《愛相隨》、《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以及古早的《東京愛情故事》裡的完治和里美;女主角瘖啞則想到了北川的《跟我說愛我》、《Orange days》(也許這樣,所以挑選了同是《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中的女主角綾瀨遙來單綱演出),愛在河邊畫畫的小男孩,讓我想到了《百年物語》裡男主角為松島菜菜子畫的那幅仕女畫,同樣是在河邊完成的;而整天的遊山玩水,《水男孩》絕對可以與之匹敵。許多的聯想加在一起,我們可以發現,青澀的元素、初戀的甜美、心靈的相通、愛情的珍貴,是導演磯村一路所想要傳達的意念。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一切都該從下午的MSN對話說起,暱稱「二姐玩遊戲中」的二姐,和藍川芥有了一些天馬行空、雞同鴨講的對話,在一連串的摸索試探、交鋒鬥智之後,到底是誰耍了誰?誰又耍了心機?請看以下對話:

二姐玩遊戲中 說:

二姐玩遊戲中 說:
我 二姐

藍川芥 說:
誰?

二姐玩遊戲中 說:
二姐

藍川芥 說: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文/藍川芥

 貓總愛在男孩每次進門的時候,繞到他腳邊摩蹭。旋轉、輪舞、輕輕躍起,用那小巧而靈活的貓掌,像要祈求個溫暖擁抱般輕輕在他手臂上抓啊抓!貓毛都沾黏一身了,卻也透明得好看。撫摸貓的身子,彼此都獲得了些溫暖後,男孩習慣性的進房,聽音樂、看書、寫寫東西,偶爾作有益健康的哭泣;立燈的黃色光線會落在白色的牆上一整晚,音符會在男孩睡去的心靈漂浮洗滌,另一個早晨的白色光線再度穿透塵埃照射到男孩將醒的臉龐;翻過身,眼球下意識的汩動,而沾黏貓毛的外套,也習慣在地毯上默默地見證這一切。

  *     *     *     *

 那個在大學時代曾經是風靡全校的男孩,現在正研究室旁的樓梯間,用流利的英語和遠在新加坡的親戚對話。清澈的眼眸中帶著點細細的紅色血絲,不嚇人,反而給人一種堅定又神秘的感覺。他的談吐還有見解,比同年紀的男孩女孩都來得成熟,也可以這麼說,他的經歷比其他男孩女孩都來得特殊與坎坷。三個鐘頭後,他在師大夜市陪友人吃飯,自己沒吃,偶爾說說話,而大半的時間都是靜靜地陪伴;七個鐘頭後,男孩買了蛋糕,在耶誕晚會結束當晚,約了三五好友到咖啡店聊天。這是很早就計畫好的,用談心的方式度過耶誕夜;只是,當晚他卻什麼心事也沒說,還喝了杯燒焦而苦澀的摩卡咖啡,眼中紅色的血絲在夜裡顯得有些驚慄,似乎什麼將開始在無奈中四溢橫流。

  *     *     *     *

 因為分數過低的關係,男孩被分發到台東去實習教書。當他知道這個消息時,心底非常的難過,因為那裡的生活和台北實在相差太多,不僅遠離了原本熟識的人群,也遠離了他心所寄託的教會,這著實讓他苦惱著未來的一年將如何度過。每個晚上,當男孩站在漆黑的海邊時,風與海的聲音,巨大得像從宇宙中心傳來。他說,那樣的景況像世界只剩下一個人,整個海岸線頓時即將被那些聲音震垮的感覺。直到某個假日返家時,男孩翻閱起國、高中的日記,才驚覺發現,他曾經在那裡面寫到:「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要到東部去生活,想在安靜純淨的地方,讓心重生肆放。」因為灰暗的心想獲得解放,所以上帝就這麼的安排,這不是最好,但卻必須;如何走到美好的未來,如何讓心靈完整,除了靠自己,更需要靠祂。

  *     *     *    *

 凌晨三點,男孩寫下了祈禱日記,用他最傷心、憤慨,又無助的神情與上帝對話。《王者天下》裡的貝里昂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幾近絕望的時候,重建起捍衛耶路撒冷的堅毅信心;而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比被愛情遺棄、被世界遺棄、被生命遺棄還來得可悲?重建信心著實好難好難!那個晚上,友人傳給男孩World's End Girlfriend的〈We Are the Massacre〉這首歌,「我們都是慘敗者」,他們有著相同的遭遇,有著難以平復的心緒,他們對愛情失望,對人性感到卑微,對於那些來往行人的眼神感到睥睨且噁心。「但,親愛的男孩們,就讓心靈好好的難過一天吧!明天過後,重新振作,貝里昂行,你們也行。」

  *     *     *     *

 男孩們聽懂了好似來自祂的這句話,他們決定惺惺相惜,相互扶持,用青春的血液重新燃起對愛、對生命的信心。這是男孩們寶貴的友情,在真正的愛情尚未到來前,他們用肉身與傷痕累累的心靈,堅強的反覆的練習著愛與珍惜。從睡夢中醒來的男孩再度穿起了外套,踏出從宇宙中心捎來涼風的新的早晨,透明的貓毛在衣服上微微飄動,像蝴蝶自蛹輕展彩翼而後飛起,飛得又高又遠,旋轉、輪舞、翻飛,直至宇宙的中心,最後終於變成了藍天中,最透明無暇的一朵雲。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米白色羽毛外套,藍色牛仔褲,adidas布鞋,卡其色的背包右肩左斜;女孩綁著俐落的馬尾,額前稀疏的瀏海隨風揚起,隨即又落在她白淨的臉龐上。那是個充滿夕日陽光,優雅的下午;然而女孩的雙唇緊閉,右手緊握著前方背帶,些微快步的前進時,表情不時慌張的回頭瞻望,她在看什麼不得而知,我將眼神移至她來的方向,什麼也沒有,除了路旁的樹葉飄動外,唯一稱得上不像線索的線索,就是她黑白分明的汩動的眼珠,以及髮絲經過時,暫留的美麗弧線。

    *     *     *     *

 從那個高度的教室窗戶望出去,是這個季節難得見到的溫暖風景,就像我難得來這裡,難得的還包括了我潛藏許久不安的情緒。不安的情緒是出發至半路才突然升起的,卻也不是那麼想逃避,如同紅色的樹葉飄落衣領內,該遇見的便會遇見。少了一些極端的意志上的動作,保持著含蓄並散發微微熱量的前行,來時的痕跡會有些光亮,而遠望夕陽的眼神也會透徹的說明一切。

    *     *     *     *

 戴上隱形眼鏡,用最大的表面積觀看世界/你的漫長等待比起節慶展演的男女都來得真切/我想起那喜歡操弄文字在動物與色彩間流轉的女孩,真的像白色的綁著金色鈴鐺的麋鹿那樣酷/喜歡缺陷美的人正大量成長當中,那是血液中鼓譟不安的因子,時代就著因子宣稱進步/想向許多人說聲聖誕快樂,無奈喝著鮮奶亂撞的唇舌正甜得崩解中,連喉嚨都要甜啞了/看不懂的文字是武裝著真正意識的挑鬥,無法進入我的真實,卻又碰觸了最真實的美感,這是人生的功課,沒有為什麼/就如同巧合只是個巧合,沒有為什麼/光線灑落地面纏繞寒冷的雙足,沒有為什麼,就讓祂纏繞著走,只要尚有一丁點溫度/即可

    *     *     *     *

 我在眾人閉目的時候舉起了手。是的,在那個當下,我只是想到了我的母親,一定是她帶我來這裡的,以她生命的宣告還有慈愛的靈魂。睜開眼時,手邊多了張黃色的決志卡,要決志什麼?該如何決志?我有半刻的困惑,又立即聽從了美聲的吩咐,擁抱了他,也微笑向她。將它收進包包,藏在最內層的角落,用內心最幽暗的書房親讀,等待亮窗開啟,投遞向【】。除了黃色的決志卡,今晚內心的書房,又多了張藍色的手工卡片,我感覺到你手心的溫暖,還有你專注的祝福神情,我知道我們都在谷底,但這個谷底卻是唯一能攀爬到天堂的谷底。我們都會疑惑怎麼突然就來到了這裡,但怎麼來通常是沒有線索的,抓牢美麗的線繩往上攀爬,這是泯除線索的唯一方式,畢竟惱人的,常來自於自我的過度傾想。

    *     *     *     *

 泯除線索,不像線索的線索。忽然間我又想起那個夕日陽光映照的午後,白淨的女孩從我眼前走過。她長得不漂亮,但臉部的每個線條,以及慌張卻顯得閃爍動人的眼神,竟透露著那個下午,我唯一見到的真實。

 她住在附近嗎?走上紅磚道後,她要去哪裡呢?她幸福嗎?或者即將面臨人生重大的抉擇?如同電影緩動框景,車輛及來往的行人都慢了下來,鏡頭聚焦在她舉足的adidas布鞋上;鏡頭由下往上直搖至她白淨的臉龐,背景音樂響起Amanda Rogers的〈No Surprises〉,而馬尾仍隨著音樂的旋律,持續不規律的擺動著。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在我的認知中,南方的聖誕節,其實是五彩繽紛的裝點多過於白色雪景的,甚至能這麼說,在亞熱帶這地區,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冬季可言。然而,雪花飄不到我們的城市,但聖誕老公公即將來到的綺想,仍是夢幻般的縈繞在眾人心頭。

今年過耶誕的氣氛似乎比往日濃厚,也許是退伍的落差所造成的錯覺,但不管怎麼說,街旁的火樹銀花,各商店街的耶誕裝飾,或者各種有關耶誕的促銷活動,讓我這個幾乎呈現半冬眠狀態的生物,也嗅到了那麼點─耶誕節來了─的氣氛....(mo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連結:
http://www.oui-news.com/color/2005/12/white_dolls.html
青春個性體之七彩放送台:http://www.oui-news.com/color/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未來看起來充滿黑暗,其實是因為前方的光芒太過璀璨閃耀,以至於太刺眼而迷失了方向。」

 這是日劇《愛相隨》最想傳達的訊息,也是為什麼我頗愛看日劇的原因,因為大部分的日劇都是「喜劇收場」,而且它又可以比電影呈現更多的末微之處(不像台灣連戲劇愛拖戲又不夠精緻),所以每天看一集,每天都有愉快的心情,每兩個禮拜就又有新的日劇上檔,只要有習慣去觀賞,其實也可以從中得到像電影般發人深省的啟示。

 《愛相隨》與《愛的力量》劇本同出於一人,他們有相同的元素,角色設定平實不誇張(沒有身體殘疾,沒有特殊行業),故事簡單卻具張力,發人深省的對話,底襯浪漫動人的配樂,往往給人深刻印象,又能達到反省自身,重燃信心的效果。

 它是一個關於青梅竹馬,在他鄉相遇住在一起(這種住在一起戲碼太多了,長假、三十拉警報、春浪漫、NANA等都是),然後在生活點滴中發現真愛的浪漫故事。不過,男主角阪口憲二(飾小八)在內心戲的表現上,真的差強人意,完全被戲劇女王松隆子(是瑞穗)給比下去,所以支線故事的鋪陳,反而比主線來得有趣而深刻。

 從夢想成為小說家到名編輯的心路歷程,松隆子將它演得真實而動人,當她下定決心當個編輯,而將自己的小說燒掉;或者說出了「以夢想為追求目標」、「未來是燦爛耀眼的」這幾句話,我發現,年紀越長卻越容易被這種「白開水式的吶喊」所感動。當然,其他配角的表現,西村雅彥(飾不破圭二郎)、千葉真一(飾小說家山崎翔)、長谷川京子(飾央子)等在職場、自我內心、愛情上的詮釋,都也有著「未來燦爛耀眼」的元素存在,所以劇中人雖然多少有生活艱難與缺陷,但內心重建的力量卻很完整,所以這齣日劇真的很陽光勵志,而我也相信,「身邊都是這種人」的環境,是可以自己尋找得到的。

 沒有人相伴的時候,就是靠著許多其他的型態,例如電影、戲劇、音樂、偶像、信仰、書籍等來獲得心靈上的滿足與成長,但我還是覺得,要獲得真正的快樂與人生方向,還要要多接觸人群,而且是接觸磁場相近,能帶給你不同想法,正面的,夠依靠的人。

 戲劇呈現的銀幕,因距離而帶出了思索的美麗線條;偶爾仔細想想,哪個曾經或現在與你靠近的人,其實正引領著你前往陽光燦爛的日子而不自知?像《愛相隨》的小八和瑞穗一樣,到後來他們竟發現,愛就在咫呎相隨。越熟悉彼此也會產生越多的摩擦,無論情人、朋友、家人,忍耐摩擦時的疼痛,勇敢的面對一切,我相信,每個摩擦都可以在信心引燃的極點,產生燦爛的花火。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還好憂鬱來得快,去的也快。當心情唱著「機遇之歌」,並在容易受氣候影響的當下,天空眷顧的出了個大太陽,偶有夾雜的細雨紛飛,倒也讓我感覺清爽,小小雨絲如雲如霧般習來,讓我回想起山上就學的日子,還有那個早晨同時出現的,三道彩虹。

1.夜晚八點,遇見奇士勞斯基

在淡水也有相同出租的店家,我在現在的住處也找到了一家。我很少租片的,因為很少我喜歡看的片,或者說,我喜歡看的片,在這裡很少租得到。我是為了找《沒完沒了的夏天》還有《四月物語》而來的,但如我所預期的,並沒有找著。

從每個影帶的縫隙望穿過去的景緻,細長的,總讓人有窺視、朦朧,像膠捲的格與格之間所醞釀出的浪漫節奏。將身子往右前行,每個縫隙就往左移去,像《東尼瀧谷》慣用的橫搖鏡頭;還有也許是《愛相隨》、《經過》或者許多發生在圖書館、出租店的愛情故事,這時候腦海中倏地響起了《藍色情挑》中每個突發點所出現的交響樂,我就這麼順手的挑了奇士勞斯基的《機遇之歌》以及《情路長短調》。

格與格之間的幻動仍在那些川流的顧客身上上演著,我從隙縫中穿了過去,沒有磨擦,沒有任何的不適,隨即步出了店家,就這樣消失在繁華而深沉的街頭。

2.正午十二點,遇見你與妳

兩年前,離開了809R,暫時告別學生生涯;兩年後的今天,我沿著光的味道,重新回到了809R。兩年前,我是研究助理,她來找老師;兩年後,她成了老師的研究助理,換我回來找老師。

這個時刻的光線依舊,透過窗、透過書香,以及師生討論的絮語所流洩的光線非常的迷人。你們從我身上有發現什麼不同嗎?我從你們身上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同。關於「學長,你還記得我?」、「退伍後變帥」,或者「過幾天是老師五十歲生日」的話題,都可以像昨天我們才剛見過面,今天討論起來可以格外熟稔而熱絡不是嗎?所以關於昨天的昨天以前我們發生了什麼事,都不再是那麼重要了;反倒是,我們的記憶與情感,靠著三個熟悉的便當與笑語,就這麼接續了起來。

我是刻意的不去想起關於妳的一些事,但這個正午的氣氛真的美好,所以我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接續過去的記憶,想了妳一下。無傷大雅的,窗外的景緻依舊美好,那個我搬來的電腦銀幕早已沾染了一層灰,書是越來越多了,而我和他們的見面,應該還會再持續一陣子吧!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文/藍川芥

那是一個,應該有著浪漫樂聲的街頭,而它的確是
有甜蜜的笑語,有詩意的冬景;有喧囂繁華,也有冷然的交錯
當第一片緋紅的櫻花飄落,藍天不僅是藍天,而
時間也不再只是一條線

風鈴清脆的響起,碰撞著人來人往,模糊的背影
這個城市的這個時刻,是適合用默片的方式來細數情感的
我這麼輕輕的撫摸著它,並跟它說
噓....就請你先行離去吧

一個凝視的週期,在作最深藍的調色
可以是天藍的舞姿,也可以是深藍的靜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還記得《奉子成婚》裡,讓竹野內豐愛不釋手的那台小車嘛?聽說那也是漫畫《魯邦三世》(我是小時候打電動認識他的)裡跟著主角衝鋒陷陣的座駕,今天逛domeauperes網站的時候,突然發現這款可愛的小車─義大利的FIAT 500,圓滾滾的頭燈、圓滾滾的車身,圓滾滾的內裝,加上捲軸掀背式的設計,我真的懷疑MINI系列是不是師承於它?總之,真的是讓人愛不釋手。

印象中FIAT的車型,給我的印象並不怎麼好,就像Mazda在出現3、6系列之前,我也是對他們硬梆梆或者太過有菱有角的設計頗不以為然。直到方才了解到,原來這款FIAT500系列,來自義大利FIAT集團,生產於1957年,是小型、標準化、功能性的廉價產品,由於它擁有玲瓏小巧的外形,所以被意大利人稱為Topolino,即「小老鼠」之意。

因為逛到domeauperes網站(法文的),發現了他們好像有幫FIAT作從裡到外的設計,外型當然保持小巧傻傻的可愛模樣,只是在一些手把、頭燈、或者座椅、儀表盤上作更優質的設計,彷彿讓人置身於溫暖的小天地理,整晚睡在裡頭,聽著舒服的音樂,都心甘情願。

愛上Mini Cooper之後,又喜歡上了FIAT 500,圓滾滾的小型車,總是給人一股擋不注的吸引力。像一位擁有優美弧線的女孩,帶著地中海的藍天,鹹鹹味道的海,用不熟悉又風情萬種的語言,在挑動我們想與之共舞的神經。是的,我的目標就是要擁有一台小型車,擁有的第一天晚上,一定要睡在車上,聽DIdo、Cocorosie或者Macy Gray,打開天窗看星星。嗯!就這麼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omeauperes FIAT 500:http://www.domeauperes.com/domeau/domeauperes.html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過去,回到未來
(剛好發現這篇,po上來,想說,以前怎會寫出這種怪字句!呵~)

文/藍川芥(2002.12)

耶誕昨天的小雪花
從夏天的海底開始
醞釀昇華
墬落款款
從天而降的靈氣
撼動一片銀色的溫情
這是有情人的氣象預報
喃喃 喃喃
連頻道都是鎖碼的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文/藍川芥(2003.2)

 「這是最後一次寫信給你了,你曾經問過我,為什麼我總是看起來心情很好?因為一個人掃地時,我會把自己想像為清道夫,而且是金牌清道夫,地球沒有我不行,連外星人看到也會豎起大拇指﹔當我在海邊游泳時,我會想像自己在跳水上芭蕾,四周有很多觀眾,還有一位很帥的救生員,如果這時候溺水,也會是一種幸福....你不回信給我,我可以想像你已經不需要我,並且每天都可以過的很快樂,但願春天、秋天,以及冬天,都會變成讓你愉快的夏天。」

 李心潔的音樂偶像劇,由鈕承澤執導,描述一個墾丁女孩(Mango,李心潔飾)與台北的電台DJ(Michael,周俊偉飾)在某年夏天邂逅的故事。整個故事很清新寫實,節奏輕緩,對白雖然不多,但是表情或是情緒的刻劃非常的細緻,這種話外之音再搭配藍天大海的取景,其實給人的感受是更為遼闊並具有想像空間的。雖然結局沒有安排兩個人在一起,但是你還是可以感覺到整個音樂劇的陽光與正面意義,因為Mango就算到了最後在大海邊喊著:「我已經不再愛你了。」但是她的笑容依舊很燦爛、大海一樣的藍、沙灘一樣的安靜,她的內心才是真正沒完沒了的夏天。

 「當你心情非常不好的時候,不妨閉上眼,像是時空轉移,讓自己暫時的飄到另一個國度,一個自己最想去的國度」、「聽說在飛機經過的時候對著天空大聲許願,你的願望就會實現」前面一句是Michael在電台心情不好時對聽眾所說的一串話﹔後面一句則是Mango教Michael讓自己幸福的方式。他們兩個,其實都是能讓自己心情愉快的人。然而相較之下,或者說牽涉到愛情的比重,Mango對於Michael的付出是相對的大了許多。當Michael心情不愉快時,他找上了Mango﹔但是當Mango心情不好時,他卻總能自我安慰,就像《名揚四海》裡的美麗一樣,很陽光、很獨立,雖然他們不求助於人,但也不顯得冷酷孤傲,因為當他們心中又充滿了夏天的歡愉時,他們會主動的將那閃耀的陽光分享給週遭的人。

 總覺得有些人很幸福,因為他們受到的幫助比自己付出的多,自己很羨慕那種模式,但是卻得不到,也承受不起。自己寧願為值得的人付出多一點點,看到對方幸福快樂,自己也會很開心。其實,最幸福的人應該就是那種時時都能調整自己的心態,然後很快樂的去作每一件事的人,偶爾遇到了困難與挫折,自己就像魔法師一樣,變個魔術想像自己在旅遊,想像自己正從事一項很艱鉅但是會很有成就感的事。每一個人都應該修行這道魔法,在北方充滿冬天的孤寂城市,何時能看到每個人的臉就像向日葵一般,在每一個日子中點妝夏天,然後也互相感染這份陽光的氣息?在愛情、友情、親情裡,我正不斷的學習這道魔法,像是剛啟蒙的小孩子一般,要一股傻勁。

 我們的心中,都應該像個藏寶圖,預定個「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那是終點,也就是一片藍色大海和夕陽。就像Mango畫給Michael的尋寶圖以及拍立得照片一般,這個地方你可以重複的來,要人陪或者自己一個人都行。在屬於不是原罪的自私當中,讓自己開心並不會獲得任何掌聲,也不會讓別人打從心裡面感動,就像我這麼寫,也只是為了讓自己感動,為自己塑造個沒完沒了的夏天。每個人都是自私的,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則,就如你能在四季裡生存,我想要永遠的夏天,愉快除了自然感應之外,最堅定的便是自我打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思緒都是可以串聯起來的,包括過去,以及過去的過去。勇敢的想起當時寫這篇的景況,勇敢的面對這接踵而來的一切,原來才知道,失望很容易,而快樂其實也可以很容易。我記得那時候看了兩次,在很高很高的樓層中,想像著很遠很遠的藍色大海,那是一種自我陶醉的想像,也是失去什麼的時候,再快速擁抱什麼的練習。不斷地,不斷地練習,陽光和大海就開始習慣了我們的心緒,我們的心緒也會習慣怎麼傻笑,怎麼邀請夏天的灩儷進駐!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文/藍川芥

廣播、Cindy Lauper、黃色的燈、涼涼的風。夜晚裡,喝著Cruiser甜酒,藍莓口味,這個屋裡沒有太大的波動,一切是那麼安靜,偶爾窗簾像呼吸般騷動,臉龐像被淡淡的香水親吻著。

思緒變成小小的,但是無限延伸的一條線,好像可以繫上天上最小卻最明亮的一顆星,或者,緣著酒精透亮的美麗淡妝,潛入筆直的深藍裡。

混濁得夠,或者洗滌。總之,甜甜的酸楚,夾雜著微醺的濃烈,藍色的意象是確定,我便可以盡情的翻騰,其他的,就儘管交給天外之手,為身塗抹漸層的藍色的圖騰。

雜訊、女伶、模糊的海報、清晰的瓶身。這樣的景深很美好,像在這很深很深的夜裡,卻有著再清晰不過的透明感。所以我可以安眠,不管是在淺藍的海面上,或是蔭藍的深海底,藍色的酒精會暈染我的鼻息,穿梭在心的舞蹈間,然後溶入缺乏著什麼的紅色血液中,達致一種光都會欽羨的透明境界。

靈魂醉已經半醉,可他卻說了入冬以來最有藍色風尚的一段話。什麼都在清醒中,什麼也都在蔓延著藍色的軌跡中,就讓這個深沉而安靜的夜,這麼深沉而安靜的,深藍下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雨水緊貼著玻璃窗,霧氣擁抱透眼的晨景;瓦斯燈守護著街,溫黃安靜地擁抱黑夜;歌聲輕喚在耳邊,小男孩擁抱著小女孩。你們一定都感受到了輕輕的撫慰,像湖面剛剛泛起的那絲漣漪。

 自己算一算,心情平靜維持了兩個禮拜,會這麼盤算,也是因為擔心下一個週期性的憂鬱好像快到來。因為一堆事情卡在一起,理不出個正確的方向,然後往最適合自己的地方前進。所以本來題目要寫〈冬雪〉、〈酸梅〉或〈紅眼睛〉的,但是想想那鐵定又是憂愁加三級,然後寫個怪裡亂氣的死雜記,所以我突然想到,你們今天玩的擁抱和讚美遊戲,缺席的我好生羨慕,因為我正好需要溫暖,像一帖隨身的暖暖包,無顧忌的,想要就要。

 一堆事情卡在一起,關乎到自己的未來和人生方向,前後順序還有輕重緩急搞得我已經快失序,所以在等待什麼可以為我解開人生的關卡之前,還是找了很多事情作。不過,昨天的法國片《孩子》真是一部食之無味,想都想不透它為什麼會得獎的電影(恕我對達頓兄弟不禮,不過劇照很優,決定採用),還有前幾天看的《哭泣的沙皇》也是,活像個費解的舞台劇。錯過了王信智的第二本《Dream Case》創開Party還被主人親自打電話唸了一下,我真的要誠心的說聲抱歉:「因為我鐵定Party不起來。」

 休息夠的時候想往前跨出一步了,才發現不知道應該跨哪一步,每一條路都有可行性,但每一條路也可能遭致慘痛的毀滅。「在自己很煩擾的時候,千萬不要現在自己的城堡裡照自己的方法作了,這樣只會更煩惱,於是走向人群,找到對的人,聽一些不同的意見,這樣才是正確的解決之道。」是啊!本來想說今天去找S談談的,但是因為幾天的失眠,加上作息顛倒,使得今天白天根本無法出門。

 晚上出門的時候,腦子裡一直盤旋著今晨的怪夢,還有關於憂鬱症的那些故事和人們。而且,當煩擾來襲時,腦子的記憶力不知道是變強還是變弱,總之,會憶起很多「片段」的字句或畫面,但是每個字句或畫面都不會很長。譬如「距離真的是感情的一大考驗」、「我如果能待在那家咖啡館應該很不錯」、「高捷又破了個大洞+嚴淑明搞丟百萬戒指的新聞標題」、「《一瞬之光》第八十頁有一個不錯的對話」、「離全家便利商店不遠的OK便利商店有徵人的海報」、「你怎樣都餓不死....往那方向去就對了」等等。當然,侵擾我的句子在躺上床的時候更多,真的就像「雪片般飛來」,所以我才需要一輛溫暖的鏟雪車,為我鏟出一條明路。

 聽著廣播中女孩點給男孩的〈離不開你〉(陳小春),女孩說沒有男孩她會死;Macy Gray唱著〈I try〉、Dido唱著〈Thank you〉我忽然想到我應該try些什麼?感謝些什麼?劉德華的〈相思成災〉怎麼讓我聯想到「成熟得過氣」這個字眼?上網查詢了「擁抱」,才發現,原來我們以前都愛死了五月天的〈擁抱〉這首歌。就著房裡的立燈,我在這些音樂的迴盪中想著一堆事情, 底襯著廣播的聲音:「我遇見了舊情人,在超級市場裡,我們輕輕擁抱一下,沒有交換電話.....」還有偶爾穿插進來的「每次見面時,一定先來個深情擁抱」這個句子。

 你說你們今天練習閉眼讚美的遊戲很溫馨,同性之間的擁抱多了份惺惺相惜的溫度,擁抱的時候輕輕在他耳邊訴說著鼓勵的話,我可以想像那種為擁抱加溫,眼眶泛紅的畫面。就像昨天那部《孩子》,唯一讓我感動的地方,也許就是那對孩子般的男女,在片末相知相惜、抱頭痛哭的畫面。謝謝你剛剛又打電話來提醒我早點睡,明天好趕得上和S的約談。當然,我相信沒有事情比「愛情」更難摸透的,所以這個人生方向的事情應該不會很難解決。

 謝謝你,下次見面的時候,一定要深深地,擁抱你!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蹲下是為了下一次的躍起;冬天是為了等待春天的美麗;電影院的黑暗在醞釀靈光一閃般情緒的燃起;沉澱是為了凝聚撼動生命的驚蟄。從早晨的曙光乍現,到黑夜的狂風暴雨,一天當中就有無數的氣象萬千,何況是長久的人生。

 沒有錯,這是我寫的,比起昨天寫的,是不是多了些深度和羅曼蒂克?但是我現在要的不是羅曼蒂克,而是真實的感覺。剛好今天H問我為什麼說她寫起文章來總是很真實?又怎麼真實?我說她的文字不假太多修飾,點出很多我們平常疏忽的人性的細節,也勇於把生命中隱密的那部份放到檯面上來。

 「不怕那些隱私會得罪人嘛?」
 「不怕!但是也因此造成人際上的某些破局?」
 「那麼為什麼還這麼寫?」
 「因為這是我自己人生的功課!」

 其實,從她身上學到了很多,雖然沒有繼續追問為什麼那是她人生的功課?但也許就如她曾說到的觀念,人生真的有太多無奈和艱難,這個人在前一秒還是你的摯愛,也許下一秒轉身就離開;這當下的風景維繫著幾個人的默契和知覺脈絡,但過幾年再回來時,還有相同感覺的會有幾個?H寫下那些故事,藉由文字自我沉澱,自我治療,然後將自己的思緒往淡淡的憂傷轉為正面積極的能量,於是,她每天都能重新出發。

 那是愛自己的表現吧!縱使我知道H不信基督,但她卻相同的能作到「善待自己」的表現。雖然我也不信基督,但是相同的,我喜歡朝有愛的方向去。

 「人生已經很苦了啊!必須這麼作才能活得下去。」
 「是不是成功的人都這麼的樂觀呢?」
 「並不是!成功的人當然還是有分樂觀與不樂觀的,只是他們的共通點在於"堅持"。」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你踢它,它也不會倒下來,它可能會跑走開。」設計這盞燈的Frank Neulichdel這麼打趣的說。一直以來,我就很喜歡燈,尤其是灑落著溫黃,且清澈明亮的燈。那除了讓人有溫暖的感覺外,也是獨處時,也許親吻著你,也許安撫著你的可愛的朋友。

 這盞漂亮的,會走路的立燈名叫Wally,設計自Frankie,外面是用織布包裹著細長的類似cable線的長條狀物編成。所以當你碰它的時候,它會擺動,像一個特殊的生物在走路(感覺像水母),或是狐狸跳舞。極簡舒暢的空間,擺上幾何圖形編成的立燈,光影的交錯會增加神秘感,像樹影晃動,也像另一個具有影子的生命在陪伴你。

 所以以前採訪過Cassina的總經理林憲能就說過,「選一盞好燈,能陪伴我們一生﹔隨便選盞便宜的燈,只是一種消耗品。」所以選擇獨特、時尚,又有趣的Walker Lamp,應該會讓自己的家變得更活潑,且具設計感。在網路上瀏覽到這盞燈,真的覺得它很漂亮也很特殊,就用半生不熟的英文翻譯一些資訊,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上,與喜歡的朋友分享。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Frankie網站瞧瞧,英文的,並不會很難懂,有耐心想懂,就會有耐心想看下去。希望你們也可以找到欣賞的燈喔!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那張可以舒緩緊張情緒的CD已經送人了,不然就可以在當下播放出來,他的心情會好一些;或者,送他也無妨,這樣回家之後,就不用藉由安眠藥或線上遊戲來麻醉自己。才知道,那男人的微笑,或者每個人微笑時所擰擠出的笑紋,也許是哭泣時,不小心遺留下來的。

 他和小花去接我時的開朗,以及在漆彈場衝鋒陷陣的神采奕奕,就像冬日的朝陽,給人很溫暖,且容易親近的感覺(至少比起我一定是這樣)完全看不出他是個憂鬱症患者。回程時他跟我說,「這是我好幾個月以來,正常起床,也是精神最好的一天。」然後還留了電話給我,因為住得近,也許可以跟他聊聊天,或一起去讀書會什麼的,因為他說他很害怕獨處。

 一路上他跟我說了很多,關於他車禍、住院、憂鬱加躁鬱、服藥,以及女友突然離去的事。老實說,那時候我真的有想逃避的感覺,不想聽那麼多,只是將注意力轉移到車外那妝點起繁光點點的城市。如果有隨身聽,我會將耳機塞在耳上緊緊的,也許播放Colleen或者Her Space Holiday的音樂,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許是不想說些很敷衍的話,也許怕觸碰到自己敏感的心緒,但又不知所挫的想讓他好點,畢竟哭泣,可真是會壞了一整天的好心情。我當時心裡面這麼驚慌的想著。

 一直有記住「發人深省」的句子的癖好,這時候我想到了兩句話,第一句來自教會的朋友送我的書籤上─「如同水往低處流,往愛多的地方前去吧!」;第二句是Mori借我的《一瞬之光》裡─「無法愛自己,就無法愛別人」這句。還記得上篇《愛轉身才開始》裡那段話:「知道怎麼寫還不夠....擁有回憶還不夠....當回憶成為我們的血,凝視與姿態終於內化完成。那一刻,彌足珍貴....」所以,那兩句看起來簡單又易見的句子,對沒有那類回憶或者沒有關於愛的經歷的人,他是無法認知愛是什麼,也無法深深體會那種「流程」對我們來說有多重要。

 因為我經歷過,所以我知道他的感受,受傷時會以自己的行為換取別人的關心,會有得失,會有付出與回報的計較,他那麼渴求愛,不論是愛情、親情,或者友情,就在那個夜晚的城市的密閉的小車的漆黑空間的當下;但因為我也認識到,「無法愛自己,就無法愛別人」因為我自己正將心力全部放在「愛自己」之上,所以不是不幫他,而是怕自己的愛給了出去,自己復原的心,就會立刻又缺了一角。要填補那個缺口,真的是很艱鉅的任務的,何況是關於「愛」的工程。當然,因為愛自己是不計較得失的,不計較得失的愛,才是真正的愛,這是一種練習,也是一種正確的能付出愛給別人的方法。

 那天晚上要上樓前,又先到巷口買了鹽酥雞,配個左岸的香草巧克力咖啡,準備拉肚子也無妨的犒賞自己的五臟廟。當時又遇見了那位看來二十出頭的女孩,等著對面賣廣東粥的年輕人打烊下班。這應該是第三次我見她這麼耐心等候了吧!不論是下雨天、艷陽天,或者這麼深的夜裡,我都可以想像他們待會在另一個小攤前吃著熱食,然後開心的聊天的笑靨。一個燦爛,一個靦腆,寒風都抵不過雙手緊握的溫暖,那應該就是愛吧!

 愛自己就是接觸許多正面的,陽光的,愛的故事。在不麻煩他人,也不虐待自己變成獨居老人的狀態下,這樣是最好的。然而,當自己真的無法幫自己時,就要朝愛多的地方去。我知道哪裡有,可以告訴你往哪個方向去;只是很抱歉,目前我這裡沒有,沒有夠熱情的暖度,那麼,還請耐心等待吧!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文/藍川芥

 前幾天在《青春紫羅蘭》與《愛轉身才開始》這兩部電影的抉擇當中,我選擇了後者。理由其實很簡單,因為想看一些比較正面,且能豁達人心的劇情;明明知道《青》片是一部揭露人性,會讓人心情不舒服的電影,所以我也不虐待自己、自討苦吃。

 果然這次判斷正確,《愛》片的內容雖屬小品,但是會得獎不是沒有原因的,曾經擔任過演員的亞諾‧維亞德自編自導,電影中所發生的部分情節其實也是導演的真實體驗。它不單單刻劃了愛情的甜蜜與酸楚,一些小細節的處理,一個愛慕的眼神,一個爭執的理由,或是一個不得不分開的不成熟想法,都這麼的貼近我們的眼球,像一個小小的魚勾,就這麼勾起了我們心海裡的深藏記憶。

 片中安端(Julien Boisselier飾)是一位喜劇演員,法國典型的瀟灑單身漢,對於愛情表面上毫不在乎,內心卻寂寞,並且渴望真愛的到來。他與女主角卡菈(Julie Gayet飾)在地鐵上邂逅,因為眼神的傳遞,互相有了好感,進而竄燒愛的火苗。就當戀情美好的展開時,老天卻開了這對戀人一個玩笑,他們在生活上有了些歧見,而且卡菈其實是位愛滋病帶原者。面對這些難題,安瑞選擇了離開,因為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正當煩惱縈繞心頭之虞,思念之情卻也不斷的接踵而來。「到底要活在回憶裡?或者和卡菈在地鐵重逢,再次來過?」這個念頭讓安瑞不知所措,於是他回到家鄉問了父親的意見。回程中,他在火車上讀了一小篇父親送給他的書(作者Rainer Maria Rilke,書名: Les Carnets de Malte Laurids Brigge)的一段話:

 要寫一個句子,
 你必須見識過城市、人與事,
 認識動物,明白鳥兒如何飛翔,
 花朵如何在早晨綻放;
 你必須回想起異地的行跡,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