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Sous Le Soleil D'ete
夏日陽光下

─貓背著書包快樂的上學去了。在那個陽光被樹枝篩出畢卡索圖樣的秘密時節裡,秘密的背包裡有秘密的熱褲和衝浪板,有情人送的小花,還有心形的太陽眼鏡。今天一定要試著躺在藍色的海面上,因為那個誰說過的,服貼於陽光與海的中間,是愛得正好的感覺。

─整個夏季都在拍照,好像剛從黑暗的桎梏的地底出來,花花世界總讓人眼界大開。遠的、近的、補白多一點、景深拉長點。重新學會觀察世界的每吋肌膚,並且用心觸撫他,那是美好的。就是太過安靜了點,看著你的影子在光線下移動,視覺暫留的軌跡彷彿正發出什麼窸窸窣窣,屬於那年夏天的聲音。

─那些人們正唱著聖歌呢!七彩的琉璃瓦片,真的是從彩虹工廠製造出來的吧!紅色的歌、綠色的歌、藍色的歌,以及白色的歌,你興奮的不知道該唱哪一首。就微笑好了,因為微笑的樣子就像極了一首歌。花和蝴蝶都來了,還有貓與熊,他們從太陽的國度拉了一條線送給你,他們齊聲唱和,「這朵金色的太陽,就是你今年夏天的風箏。」

─夏天也適合躲在家裡,看《Orange days》和《藍色大門》,聽陳綺貞和Monster Movie,計畫工作與旅行,聞一下曬過陽光的海報的味道,親吻,依偎,然後用汗水擁抱。你說我們還會一起度過很多個夏季吧?過幾年後再將〈Journey〉拿出來聽,一定要在地中海的船上,然後一起吃著冰淇淋。這個約定很不錯,眼神告知著不發一語的靜默的最好的時光。夏日陽光下,你和我的靈魂在微風輕吹的窗邊飄動,像向海的風車,佐蒲公英的流蘇,打勾勾。


Tu As Disparn
你消失了

─貓和小鴨同學騎著單車從海邊回家,旁邊的路標寫著「夏天出租,最後三天」的字樣,從熱褲流下的海水滲入路標旁的石礫堆中,嚴謹一點的說,應該是蒸發才是。單車先是爆胎,然後在尋人幫忙的時候失竊了。小鴨同學說要請鴨霸爸爸開車來接送,貓一聽恐懼,在驚慌失措之下,急忙的跳到了藍色的海裡。這次他無法服貼在海平面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今年掉落的第一片楓葉。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我以為這裡在賣高級傢俱呢!」

 「應該有賣高級的瓷器組才對喔!」

 友人的友人頑皮的向店長調侃了幾句,總之,怎麼說都還是「高級」啊!

 其實這個坐落在民生社區中的咖啡店,據說今年七月才像貓一樣巧巧進駐,若沒仔細看到店頭招牌或遮陽棚上的「Cafe Ballet」這幾個字,乍看之下,還真的會誤認為格調高尚的傢俱館。尤其到了晚上,透過大片絲質帷幕,再透過大片透明落地窗灑落出的溫黃燈光,像是上帝之手在揮舞著。黑暗的夜晚中還有一個溫暖的地方可以落腳,任誰都會備覺溫馨。

 「你看那弧線完美的立燈,像極了可人的窈窕女孩!」

 「還有那個柔軟的灰色沙發,身體陷入之後,真的就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舒服得令人"無法自拔"?」

 「咖啡香就不用說了,看那些無線上網的人們,頓時都化身成為了古代莊園裡的文人雅士。」
 
 「我最愛烘培區那兩面的藍色牆壁了。尤其白色的光線打在藍色牆壁再折射到白色wedgewood瓷器時,讓我想到了Mew的靈魂音樂snowflake。真的,被類似雪片的光弄瞎了眼,我都甘願。」

 *    *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配樂:flash mp3 player 第1首 candy land)


文/藍川芥

 燈像燃燒卻靜止的火,牆垣靜止斑駁,窗簾靜止動,地毯靜止退化,Comforting Sounds的樂聲流洩在最飽暖的時刻靜止演奏。北歐進行著永晝,南方正練習永夜的動作,時間殘破得像一條線,輕輕可跨越,輕輕可剪斷,飽滿與缺少,擁有與失去,怎麼了與不怎麼了,緊握了與丟棄了...

白色天使。黑色撒旦

 我們將他們分別別在鑰匙圈上,你適合祝福,我適合咒詛。純粹適合白色,多慮適合黑色,天使不是顏面傷殘或是鹿,撒旦也不會輕易裸露真實的面孔。因為他們要融入人類的世界,第一步便要學會偽裝術。所以也許天使的靈魂在我這,撒旦的魂魄在你那,也也許他們都只有軀殼,靈魂是我們賦予的奇幻意象。

 相約在天晴不晴的時刻,將他們拆了吧!天晴,或不晴,黑白的線繩糾纏一塊,而他們的靈魂四散。且讓祝福的能祝福,讓作怪的能作怪。

不悶。悶

 澳洲的鯨擱淺兩百隻,集體死亡;網路斷線;熊掉了一身毛強迫減肥;黑面琵鷺的保育與撲殺;帶著一隻蚊子入睡的惡夢侵擾;全部都是英文版的恐慌;老闆的悶燒鍋快炸了;起不完的疹子與掏不完的耳朵。

 你在我快翻了意識形態的桌的時候,撥了通電話來。是啊!我知道你悶壞了,而我也正要開始悶了起來。悶是沒來由的對不對?其實是有原因的,只是我們因為強調著淡忘那個原因,而讓它成為一種說不上來的情緒。也無須追究了,太依附感情的動物,是必須享受也必須承受的。我們只好默默度過,默默經驗一切,默默拯救。就讓我們彼此討論著空氣的凝重程度,以及拉住彼此的衣角開始。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上一個闔眼前,天空還是蔚藍;下一個睜眼時刻,我已行走於秋季濡濕的陰雨天裡。城市的善變像季節的空氣的流動變幻,腦子需要新的刺激來活絡甦醒,心需要溫暖的安定。

 「我愛你啊!SAM。」女孩從門口出來後,轉過頭面對那店家許久,一片葉子飄落的時間吧,我在經過她身邊時,聽她從口中淡淡地吐露了這句話。

 她再轉身踩下第二個階梯時,離開時的影子輕輕靠在我背上,而我的右腳也正好踩入了店家的灰白色地板。那女孩一定是對店內的某人深愛不已吧?也許是那某人不在,或者剛分手了也不無可能。

 (叮咚!鏡頭快速的倒轉!)亂了亂了,亂七八糟!「對白」其實是不能這樣用滴....

 原來,SAM是一家自創品牌服飾店的店名,它坐落在熱鬧東區的安靜巷子內,前身是一家古典的咖啡館。雖然整個空間重新裝潢、粉刷,但是牆垣地板都仍依稀可見「上一段的優雅歷史」餘留的斑駁痕跡。這時我在店內發現了可愛的手繪卡片冊子,上頭正是一位紅髮少年,對話框浮現「我愛你啊!」的字樣。

 謎底於是揭曉,「我愛你啊!SAM。」將這句話的精神回歸到每個設計師的腦海裡,他們對於作品的心力投注,不論是店內的風格陳設、衣服、袋子、卡片、小飾品的renew、remade,無非是獨一無二且用藝術品的眼光在完成每樣作品。他們純粹靠著hand-made,結合藝術與時尚,重製現代以致於後現代,翻新原有衣物的剪裁及款示,給喜歡追求自己風格,崇尚多元多變的年輕人另一個不錯的選擇。設計師(郭明錚、何佳興等十幾位)就是基於這種能將藝術回歸到實質生活的應用上,展現在對SAM、對於自己作品的熱愛。

 那裡的衣物經過手工再製之後,呈現出俏皮活潑的風格,就像白色的空間中多種顏色的點綴,會讓平淡的生活(或過於規矩的穿著)有新綠的感覺。當然,本人的年紀已逐漸脫離年輕,更甚者,太過撲克的臉孔,實在和俏皮的衣物搭不上邊,所以並不敢輕意嘗試那些衣物。不過,在那感染活潑溫馨的氣氛,的確是足以讓人年輕個好幾歲!

────────────────────────────

店家:SAM UNDERGROUND GALLERY
地址:臺北市敦化南路一段177巷14號1F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在牆上畫上一橫之後,又集滿了一個正字。佈滿正字的牆很華麗,華麗到彷彿覆蓋而後窒息的昇華快慰。記不得是第幾次在下過雨後的城市的房間失眠醒來?就算是記得(或數出)第幾次,也是一種過度傷害腦細胞的舉動。

 簡言之,這是一種慣性的無形迴圈,像這樣明明心裡面嚷嚷著「我是來自淳樸的鄉下的孩子,只是在城市的邊緣繞圈觀察。」但我們的身子與心靈早就陷進了城市漩渦裡,厭惡它,又愛上它,城市裡的每一個風景背棄我們,城市裡的每個人又親近我們。都已經分辨不清你們的任何表現了,像是言詞、眼神、親吻、依偎、笑臉等等,都可以像照片一樣恣意拆解、恣意美麗。在迷路的當下,我們為什麼還留在城市?

 文字可以被情感烘培,情感也可以在十分鐘過後,成為冷卻如石頭般的麵包;
 你是那樣決定的吧?今天怎麼會有這麼突然的變革?
 十九、二十、二十一世紀的景緻都融合在這個時空當中,仔細觀察,還會有十八、十七、十六世紀,甚至更早之前的流行痕跡呢﹔
 昨天的笑容到哪去了?你說被生病偷走了;
 往下的電扶梯,就是有人攀扶著往上走;
 那位作曲家非常專心於他的創作上,除此之外,什麼都不專心;
 你的眼神不是透露著欣喜而感動嗎?我卻必須從一百個理由中挑選最能撫慰自己,你說不出口的理由;
 貓偷了狗骨頭,狗佔據貓常去的紅色消防栓,也不是交流情感,只是為了好玩;
 為什麼一邊是酒精,一邊是聖經,這不是相牴觸的嗎?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屬於第二類,善道的黃種人的S小姐,快樂的在書店翻閱了她喜愛的時尚雜誌,聽了溫馨的貓音樂之後,便踏著愉快的腳步,準備步出如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在大銀幕中所勾勒出的出口界線。

 誰都料想不到,就連S小姐自己也覺得詫異,正當右腳理直氣壯地跨越界線時,警示鈴聲突然響起。每個人都在心底暗忖,「這鈴聲好久沒響過了。」、「沒想到那女人看起來和善,卻是個手腳不乾淨的小偷。」、「她一定會找很多理由辯解。」、「我不應該以異樣的眼光看她,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到底她有沒有偷東西。」

 「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條碼未消磁?要不要仔細找找看?」通常,遇到客人發生這種情形,店員總會表現出「顧客至上」的和善態度,然後輕聲細語地問話,藉以展現公司的服務品質以及收攏人心的效果。因為靠近門口周圍的其他客人,正眼睜睜地看著兩造的說法並抱著評判性的態度在觀看呢!

 「我找過了,沒有耶!」S小姐其實因為旁人的眼光盯著她很不自在,所以急忙地就說出口。

 正當她嘗試著第二次越過墨汁塗鴉的出口界線時,她的步伐不像第一次那樣理直氣壯了,因為她根本沒有仔細的去找過,當然她心裡面很明白,自己沒有偷任何東西。

 「嗶嗶嗶!嗶嗶嗶!」倒楣透頂的S小姐,再度遇上瘋狂咆嘯的警示鈴聲,而且這時塗在地上當界線的墨汁,瞬間變成了笑不攏嘴如泳池般大的嘴的愛笑鬼。四周的客人這次可是毫不遲疑地就將頭擺向了S小姐的方向,好多對眼睛瞪著她,眼神也由疑惑轉為犀利。

 店員這次搬出了凜然公正的氣度,看著牆上「偷一賠十」的鐵律,想著「狼來了」的故事,很義正詞嚴的對著M小姐說:「這位小姐,妳....妳該不會是有東西忘了結帳吧!要不要再仔細找找看哪?」

 一陣秋風從S小姐的額前吹過,稀落的瀏海讓整個場面更顯尷尬。這次S小姐終於不顧旁人的眼光,為了自己的尊嚴認真找起了未消磁的條碼。她翻找了許久,像貓一樣用爪子將整個包包都快抓散,正當她感覺旁邊的人越來越靠近她,彷彿好幾面牆自動地向她壓來的時候,S小姐終於在袋子最秘密的地方嘆了長長一口氣,「找到了!就是這個,罪魁禍首就是它!」─那是剛分手的情人,在多年前送她的書的角落的條碼,她一直藏得好好的,像護身符那樣帶著,就連她的情人也不知道。

 「可是,我帶著它走過了許多店家,為什麼先前都沒響過,卻在這時候響起呢?」S小姐邊打量著疑惑邊走著,正眼沒瞧其他顧客(他們的眼總會迅速地移到原本閱讀的書上),也沒有注意到拉斯馮提爾在一旁補著界線的顏色,就這麼快速地離開了這個場域,來到陽光閃耀的十字街道。

 這讓她聯想到早上剛上完的重度折磨的精神分析課程,整個人茫茫然地癱在陽光底下,有種快蒸發的感覺。情人離去後,有條碼的紙張在袋子裡與各種物品相互磨擦,黑色的直線還有數字彷彿被拉斯馮提爾塗上白色油漆般漸漸淡去。護身的安心作用沒了,情人早已離開。S小姐再度從秘密袋口將條碼取出,放在唇邊輕吻一下後,便將它放在陽光燦爛的十字路口的正中央,然後翩然地轉身離去。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地球上有許多的人,應該說是靈魂。那些攜帶著靈魂的心而緩緩行走的人們,在一望無際卻又蜿蜒崎嶇的地表上牽著手,試圖找到地心服貼的姿態;從他人而至於自己的美麗景緻中,視野這樣的遼闊,目光暫留,靜止之中,末微之處總是有那麼點唯美的疼痛,像長髮掠過,留下的0.1公分的傷痕,不偏不倚的服貼在臉龐,在心上。

1.乾淨的親吻

 捷運轟隆隆的軌聲與窗外夕陽西下的美麗景緻呈現不協調的姿態,將視線左側吵嘴的男女的畫面往下摺,右側是一個小女孩玩耍地撲上小男孩的身上,笑著親吻他。沒有忌憚、純真而自然,在旁的媽媽也跟他們親吻了起來。有些幸福的畫面只是暫時,唯有親情與貓走過的姿態是一貫的真實的乾淨。

2.直到最後那天

 河岸留言聽張懸,彷彿那是當晚地球的心臟所在地,有淡淡的風吹過心房,有孤獨而美麗的船擱在心海。她唱〈討人厭的字〉,我的腦海浮現美麗的鉤子;她唱〈畢竟〉,畢竟我們都這樣渴望什麼,渴望鑽進她的歌聲中,獲得一個晚上的安慰;她唱小安的〈憂愁〉,「若不是因為你,我怎會如此憂愁....」;她唱〈直到最後那天〉,我想著現在的景況,似乎只剩閉上眼睛是永遠。

3.東區藍天

 將藍色的天舖在地上,眼睛終於親吻到了白雲。樓是永恆的矗立,天灰在一瞬間。藍色飛行物強眼過土黃色的地表建築,我們都視淫美麗的景物,卻沒有一點氣力以服貼地表的姿態拾階而上,帶著經過時挽留的美麗笑容,掬一瓢更接近心海的藍。

4.背影

 電影《錯身》裡的一句話:「看著一個人的背影,那是一個離他最近的距離。」妳看那個女子的背影是不是很美好,像是黑暗中散發微微光亮的螢火蟲,視覺的直視錯置了距離的貼近感,整個城市都被她散發出來的光芒的感覺這東西佔據。我認識她,我不認識她,這都無關緊要;許多東西需要切割,然後重整。我只知道,那晚城市的人們只剩她有心跳,因為我是如此真切的感受到。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那是一個適合作夢的季節,由於空氣夾雜著某種髮絲氣味的因素,腦波常會呈現不正常的振幅,許多人變得易感而容易作夢。有人夢見路旁的樹葉提早掉光了,樹枝就像地獄來的小娃的手,那麼美麗的晾在天上,但又直接了當的奪走了些什麼,光線的亮麗色澤、藍色的天空,空氣的行走,以及情感的駐留。什麼都不見了,只剩下宛如小娃的手的樹枝,在天空,美麗的譏笑,一點也不敢鬆懈的持續,這個動作。

 將身體靠近排球網是非常危險的,但是從這個視角看過去,每一個方格的風景排列得整齊而美麗,世界像是這般井然有序的進行,但卻仍擺脫不了被網住的命運。秋天的涼風徐徐,來打球的人變多,將身體靠近排球網果真是危險的,但就是有種想被網住的悸動。因為以側身的姿態倒下後,會有秋風襲過的舒暢,也會有類似被你擁抱後的疼痛,痛與快樂相互抵銷的心境,會如同秋天的景色,寧靜而思緒綿長。那個下午,我便是以眼睛首先觸網的姿勢,死了五分鐘,在那裡。

 只有椰子樹是面不改色的始終佇立在那裡吧!三年的夏天過後,三年的秋天來了,三年的你的影子,像被椰子樹葉篩過的陽光那般搖曳而明晰。不是什麼都沒變,只是思緒在強作感性的維繫運作。所以只要稍稍咳個一聲,靈魂就會被秋風吹走,軀殼其實是空的,情感變得虛無,畫面都是假的,你粉紅色的臉蛋也搭不上來自南方的艷綠色。

 這是一個適合作夢的季節,夢與事實相反;夢是事實的徵兆,什麼都是事實,什麼都變得虛無。秋天山邊的橘色天空,將金針花海抹得橘紅,海邊吹來藍色的風,銀色的鐵道傳來旅行的笑聲。什麼都不會變,但事實上什麼卻變了。多年後,你的髮絲流轉而斑白的飛過我眼前,我認不得,那是正常;若我認得,那不是因為秋風傳來髮絲的香味,而是它殘留了我些許思念的思念罷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呵-呵

 當他離開你,可以歸咎於他不夠了解你;當然,換個一針刺中你心臟的說法,那就是你徹徹底底失去了連蒼蠅都不鳥你的魅力。巷口的公貓咪,當年還是個風度翩翩地貓爵士呢!也不知道母貓咪是怎麼想的,她就這麼轉頭離開,還變成了音速小兔

 公貓咪站在百貨公司的玻璃櫥窗前,望著色澤黯淡失去光鮮的自己,他已經不想研究母貓咪是怎麼變成音速小兔然後飛快離開,因為他從熊寶貝、嗨小豬、哈拉狗等身上,盡可能地了解到愛情的殘酷法則,於是他說他要先學會愛自己。看著他這麼的懂事,我過去摸摸他的頭,還賞了他根魚骨頭和七彩梳子─這些是剛從魅力百貨公司的三樓的右邊第五個專櫃買來的。

呵-文字香氣區

 那裡的每個中文字、英文字、日文字等等,都像香水般散發著各種香氣,經過了心靈測試機鑑定你屬於哪一種人格後,蜜蜂姑娘就會挑一些適合你氣味的文字,可以吃下去,別在身上,或者依照自己的思緒,排出想要表達的文章。

 跩文實在是不被允許的,在這個已經充滿裝飾的世界裡頭。人不同此心,心不同此文的作者好多好多,所以大象老闆也提倡說真話運動,「你必須有所保留,但是其餘都是真切的文字。」當所有的文字都很真實的排列好之後,不加其他佐料,都可以深刻地感受到文字裡散發出的魅力香氣。

 在這個區域裡,我待了很久,好多年了。將大象老闆的話咀嚼了一番,還挑了幾個可以增加自己身體味道的文字。我想我寫的都是真的,是有所保留沒錯,但魅力的氣味會一直的累積,持續飄香,於是怎樣我都不想離開。

呵-影音靈療室

 持續在那黑色的有如夢境開始前的場域看電影,也有好多年的時光。在學校上了光頭博士的課後,才讓我真正了解到怎麼看電影,怎麼體會電影裡面的語言。我先說一下昨晚作的夢好了:

 「和貓咪小姐約好了下午三點要一同搭火車前往南方的國度,但三點之前我接到了通電話,熊女孩說他想吃剉冰。於是我在車站旁的冰店麻煩老闆幫我剉一碗冰,要加黑糖的。可是老闆剉了一碗冰剉半天,怎麼剉就是剉不完。於是我生氣的將那碗加了好多豐富的料的剉冰搶了過來,直接拿去給熊女孩吃。」

 「回到車站已經三點,奔上月台火車正好開走。以貓咪小姐的個性而言,為了親人他勢必會準時離開。於是我落寞的走回站內,覺得很懊惱。但是就在經過了第二排的木造椅子時,我發現了貓咪小姐身影蜷縮在左邊椅子的一角,落寞地用不像他平常說話的口氣對我說,他想等我。」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整個城市正在慶祝一個節慶
房裡卻像一幅畫那般寧靜
偶爾電扇吹起了山嵐
像你的手撥弄窗簾 也
輕滑過我的髮梢與臉龐
就這樣被哄了二十四小時
仍感覺陌生
陌生到咖啡都別過了頭
還不小心著涼而 感冒

穿著咖啡色衣服的我
以及咖啡都一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ave in a crazy world》-Corrinne May

文/藍川芥

 雨天的光線褪去了金黃而顯得白皙,透過窗簾灑在白色棉被包裹著白色的夢境的我。拿起喇叭像蓮篷頭一樣,歌聲透過網狀物,灑下一絲絲足以潔淨心靈的水花。

 Corrinne May的歌聲溫暖而且清澈透明,給人很安定、soulful的感覺。就像白色的溫暖光線,即使是在黑夜,或者容易讓人陰鬱的雨天,也能夠像他那首歌〈Save in a Crazy World〉一樣,讓我們在瘋狂的世界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靈光,安全地度過每一個可能讓人心傷的時刻。

 Corrinne May是新加坡人,卻在異地美國闖出名號,她渾然天成的創作才華更感動了民謠之母Carole King及超級製作人Babyface。蔡健雅的〈默契〉,以及張韶涵在「海豚灣戀人」裡所唱的〈Journey〉都是出自Corrinne May之手。

 非常感謝。沉靜湖水藍。介紹的這張專輯,也感謝一些朋友在這段時間大量介紹好聽的音樂給我。不但有轟得腦暈讓人不想傷心事的搖滾樂,也有這類像貼心的好朋友的溫柔暖語。這讓我察覺到,原來除了許多好聽的K歌之外,比較小眾或非主流的音樂,就像非好萊塢電影一樣,也能質地精緻亦感動人心。

 右邊的Flash MP3 Player(1-10)可以聽到她的第二張專輯《Save in a Crazy World》的十首歌。另外Vienna Teng的幾首歌(13-15),經由音樂大宗來源,沒有音樂活不了的Mori小姐的強力推薦,據說比Corrinne May好聽,不過我覺得兩者的樂風好像不是很相同,但絕對都是屬於「白色」溫暖系列的Soulful音樂。



ps.如果有好聽的音樂,也請多介紹給我聽,謝謝!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時間只是經過,剛好留在這裡

文/藍川芥

 領著兩張徵文得來的公關票,換作兩張小小的電影票和贈品,帶著時間的記憶,緩緩地步入電影院。「噓!我要安靜的看電影了,用很深的情感去看,你可能會不習慣,但是我覺得我必須以這個姿態來處理當下的這個畫面和情緒,也許你也可以試試看!」

 (畫面淡淡開始)

 時間只是經過,剛好留在這裡
 安靜,可以讓一個人看到他自己

 (畫面淡淡經過)

 沒有感情,寫再多的書也沒用
 「你只會用電腦啊!」
 人生有所殘缺,那是必經的過程

 (畫面淡淡經過)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太血腥會反胃,太情慾會反胃,太幸福會反胃,所以看這部電影竟要花兩次的心理準備,才能將希望的元氣注入自己的血液裡,並鼓起勇氣告訴自己,我充滿了遺憾,但不後悔。

 在人間失意,但仍心存良善的人,便能獲得到天國打工的機會。男主角健太(玉山鐵二飾)因為鋼琴演奏失志,由衣(香理奈飾)因為肇始弟弟發生車禍而自責,他們同樣在天國打工,因為心存感懷,便有幸地遇到了過世的鋼琴家翔子(竹內結子飾)和弟弟。過世的人懷念在人間的人,翔子希望情人瀧本(香川照之飾)能為她,以及未來的許多戀人們繼續燃放「戀火」(獨特的煙花,能夠在空中流洩像橘色的眼影,殘影許久),弟弟也希望姐姐能夠堅強的活下去。因為愛,很多話來不及說出口;因為愛,錯過了彼此感動的機會;因為愛,所以哭泣,所以渴望,所以才懂什麼是愛。

 回到人間的健太,在草原上彈奏了一曲和翔子共同完成的〈永遠〉,配合著瀧太燃放著的「戀火」,廣場的所有人停下了腳步,沁心陶醉。夜色下的草原晶瑩拂動,天國的翔子也透過窗簾飄搖的窗看到了戀火。音樂結束,戀火的殘影仍在空中飄絮,宛如悸動的心情久久不能散去。當年的誓約來得晚了些,但我卻可以看見他們的感情濃烈,那是時空所無法抹滅。

 就是這樣的,颱風經過的午後,一個人準備了兩份點心,兩杯咖啡,用兩人份的愛,看一個人的電影。沒有什麼曲折的劇情,沒有華麗的鏡頭,也沒有經典的對白,它就是簡單而婉轉地傳述「我們要心懷希望,願望就能實現」的意念。就是這樣的,你連希望的機會都不給,還有什麼願望實現的可能?

 所以信念也只是信念,我倒是抓取了劇中那種為了愛情,為了人生,為了過去的錯失而努力的精神。在天堂的打工,就像自我的心理調適一樣,凡是存有良善的心,往好的方面想,許多事情努力的去爭取,就算是遺憾,也不會有任何後悔,因為我們從極大的挫敗中走出來,我們會是懂愛的人。

 就將這段期間,當作在遙遠的旅途的天國打工,我們在書堆中翻閱美麗的詩篇,為他人吟唱感動的歌曲,在綺麗的風景中獨處,在藍色的海邊吶喊。我們會遇到許多心情的轉折,但是別害怕,路的盡頭會是回到人間的亮處,那裡會有希望,有琴聲,有月光,也會有下一個懂我們的人欣賞著我們眼裡的璀璨戀火。

 「赤鬼君!和人類好好相處,快樂的生活吧!我恐怕要和你分開一段時間,我決定了要從這座山裡走出去。你我來來回回,人類很介意,也許會不安的。這樣想想,決定了出去旅遊,長而遙遠的旅途。但是我,不管在哪裡都會想念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文官方網:http://movie.www.infoseek.co.jp/feature/tengokunohonya/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

a.什麼意義

 在所有來賓的掌聲之中,我從氣質女星的手上接過了獎品,她的手非常的溫暖,和我過於寒冷的身體形成強大的對比。底下的人叨叨絮絮地不知在指點些什麼?攝影師拿起鎂光燈朝我丟過來,迴避不及便鏗鏗鐺鐺被擊中了臉部還有手。這是一個極度喧囂的首映會現場,我懷疑那些人真的適合來看這寂靜而感性的電影?而我也甚至懷疑起我自己,拿什麼勇氣前來會場,還要配合著人生昇華的美麗來展露片刻的笑顏?

 過於矯作的華麗,喧囂出內心的寂靜,人生的喧鬧的電影,頓時成為我感官上拒絕感動的默劇。就請淨空會場或給我兩張票,其他的那些以及那些,包括上述的模擬,我都不要。


b.光與影

 小小舞台的前四分之一和後四分之三,成為強烈的對比。明與暗;少數與多數;展演與觀看;喧囂與寂靜;過分真實與真實;外在的表象與內在的心情。

 你這樣安靜地躲在角落裡,隨著音樂晃動身體的頻率有些微的不協調;喧囂的樂音一震一震的撼動地板,感覺像是很沉穩的某某人的心跳聲,身體周圍一公尺的時空,頓時變得寂靜而安詳。我是這麼感覺著我身體周圍一公尺內的我個感覺,以及身體一公尺外的你的感覺。再遠一點的那些人,甚至最前方的樂手的心理感受,應該會越來越快樂,因為成正比的關係,那兒是喧囂與華麗的樂園,我們則位處寂靜與孤獨的中心。時間經過得緩慢,愛情的痂會不見嗎?而光線何時才會逆轉?


c.慾望拉扯

 婚宴的酒席熱鬧異常,我們像是踩著亮麗的舞鞋前來,每句話搭配著每個表情,都是眉飛色舞的過於真實。「真的,大家高興就好!」這重複N遍的話,從幾分醉意的新郎官嘴裡說出,確有那麼點加強訊號,硬是要人感動的意味存在。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