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藍川芥

 這個夜晚,接通了許多線索,紛亂之中,硬是擠出了,一條線。

ㄏ─桃色蛋白質

 華麗女主持人帶著訝異的表情向女歌手問到,妳與他熟稔不到兩個禮拜,如何斷定他就是陪妳走完未來的另一半?

 俏皮女歌手用她一貫女主持人的自信表情回答,因為我們都寂寞,所以相愛。(身旁的主持人露出被擊潰的表情)


ㄒ─瑠璃の島

 小女孩瑠璃在小島的邊緣哭紅著雙眼說,上帝奪走了人們某些東西,是為了讓我們懂得學習和珍惜;但是祂這次未免也奪走的太快了些,在我們毫無預警的情況下...

 竹野內豐那一貫散發憂鬱男人味的氣質,讓整個小島變得更加深藍,海是寂寞,島是寂寞,人是寂寞,上帝奪走了親愛,所以他們相愛。

ㄨ─廣告間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是親密,愛是疏離...

文/藍川芥

 「這算是一種邂逅嗎?....通往秋葉原的電車上,我從醉醺醺的老伯手中,救了"她"」
 「這樣很好啊!加油喔!你已經達到了我們無法突破的境界。」
 「SOS!緊急求救!剛剛收到小姐寄來的謝禮,是一對杯子...不行,我的臉在發燙,要冷靜...」

 在日本最大吐苦水聊天室2CH(http://2ch.net/),暱稱731電車男的男孩,發出了求救訊號,許多「為愛苦惱」的網友們,紛紛給予意見及鼓勵,讓羞澀膽怯的御宅族男孩,突破了繭居的世界和心房,終於用誠意與真心感動虛擬與現實的你我,歡愉地抱得美人歸。

 週六下午,衝著山田孝之和導演村上正典(尤其他導過水男孩)的口碑,在宛若被電車附身的電影院裡,欣賞完這部人稱「網路原生最強戀愛物語」的電影《電車男》。老實說,我應該是中日劇的毒太深,尤其在這部集笑點與現實與愛情於一身的電影前,有幾幕還真的讓人感動得起雞皮疙瘩加鼻酸!

 其實這部電影之所以賣座,除了導演、演員與劇本的優質之外,它如同一杯不起眼的白開水,在我們思緒與身體極具紛亂躁熱時,給予了安定,以及「原來沁涼的白開水還蠻好喝」的感覺。這年頭其實有許多與網路、虛擬相關的電影,例如《電子情書》、《駭客任務》、《想飛》、《五月之戀》、《網交甜心》、還有著名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電影好像不好看...)每個階段的電影,都關乎到當時的網路或者社會生態,它創造了許多不可能成為可能,也讓許多可能成為不可能。它也許營造了御宅族的春天;但卻也使得情色和某些愛情觀念的扭曲;它造就了許多年輕致富的奇蹟,但也讓許多網路公司一夕之間泡沫化;它讓全世界人類的距離縮短了,但是它卻讓親近的人變得陌生。

 所以,我想談的便是最後一點,網路使陌生人變得親密,但卻使週遭的親人變得陌生。這是很調詭,卻又繼續風行的現象不是嗎?《電車男》裡從沒出現任何人的父母親(只有幻想以及幫憂鬱男送飯的一雙手),只有愛瑪仕小姐有稱得上友人的友人,甚至有兩位網友(倦怠期主婦與拼事業男士),其實是同個屋簷下的夫妻。他們在聊天室裡是無堅不摧的戰友,什麼心事都能聊,什麼人情道義掏心掏肺在所不惜,但是為什麼在現實的人際關係,卻變得薄弱?也許,現實之中,我們都少了那麼點勇氣,去多說一些心事,作多一點溝通吧!

 除卻網際網路,其他的科技撤除了世界的藩籬,但也相同的帶來了親人之間的疏離。因為手機用來聯絡客戶,視訊用來開會,人人房裡一台電腦,臥室是客廳兼廚房,電視購物還能「不出門就享用用天下貨」,深不可測的科技世界,暗藏著許多新鮮與驚奇,所以每個人變得很愛家,很愛自己小小四五坪的房間的家。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藍川芥(2002.5)

在眼的入口標上沉睡的門牌
腦卻不停的轉
音符在門口徘徊
我跟著旋繞 思緒成呆

就這樣哼著歌
無原由的 一曲一歲月
舊識的歌名是一壺陳年老酒
你在空氣中徘徊

徘徊的香醇 嚐起來
有點苦澀的回憶成災
我將回憶包起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前些陣子,我寫了封信給P;更精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上個禮拜的某一天,我在極度思念又極度陌生的狀況下,用鍵盤敲下了些文字,接著拿給一位毫不相干的陌生人,透露我要給P的心事內容─一位和我同姓,身材略顯瘦弱,也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男人。不過我想,我寫的東西他應該看不到,或者就算看到了,也不會立即有「這筆下的人,好像在說我」的聯想。

 其實,許多人對我來說都曾經親愛,也曾經陌生,我開始有想寫信給諸位「親愛的陌生人」的想法,或者我開始對於那些陌生的人們產生了親愛的感覺,也是來自於P,一位影響我極深,但又看似渺小輕淡的人。有許多話,我真的不知如何當面的跟他(們)說,或者也許這輩子都無法靠這張嘴,發出聲音,搭配表情,來表達給他們知曉。所以我用寫的,也許,哪天在適當的時機,我可以悄悄遞給他們看,亦是無妨。

 親愛的又陌生的P,「你最近好嗎?」我想,我不得不用這個既禮貌又可以暫時緩和緊張情緒的發語詞來作開場白。我當然知道,你會跟我說,「哪有什麼好不好的分別?日子不就是這樣的過!」但是,許多已然知道的話語,就算聽了上百次,還是像母親煮的「比不上外頭餐館,但卻有家鄉味」的菜餚一樣有味道。只是,要再聽到這個「味道」,不知還要多久?畢竟我們已經是那麼的陌生。

 從朋友的朋友的口中知道,你又傷了她。我一直認為,男人打女人真的是不好的行為,我也不想想像你打她的時候,你們各自頂著怎樣的表情?操著怎樣的語音口徑?只是覺得,這個陽光美好的清晨,我竟然是在這種景況下想起你,真是有點煞風景。也或許,真的只有在你幹了這類事情的時候,才能在我的舊記憶堆當中,翻出屬於你的親密檔案,一個包含了斥罵、衣架、嚴肅、傳統思想等的隱匿檔案。

 其實,我是極度厭惡你的,然而,我們之間又像是有命定般的關係在牽扯著,那種所謂親愛的形容詞,是建立在類似儀式性的關係而來的嗎?我有時不禁懷疑,「遠離」莫非真是沖淡罪孽記憶的最佳方法。也許,若沒有那種儀式性、道統性的關係,我們會是徹徹底底的陌生人,我不會想認識你,你也永遠只是個在我通過剪票口時,偶爾幫我剪票的站務人員。也許,那樣陌生的關係,會比較好。

 不過,都跟你說這麼多了,不妨就繼續說下去。

 你看過最近一部電影《巧克力冒險工廠》嗎?說真的,它真的是KUSO到極點的好萊塢商業電影。對了,我忘了你不看電影的,尤其是院線片,甚至,你應該不曉得什麼是KUSO這個用詞吧?總之,冒險工廠的主人威力旺卡,他常下意識說不出的那個詞,偶爾我也有過類似的情形,不過沒那麼嚴重就是了;另外,片末的處理還蠻感人的,你看了,應該會懂我在想什麼。

 還有,你看過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嗎?在我的記憶裡,你成天看報紙、關心政治與樂透彩,應該沒時間看書。就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是,你根本不會去碰「書」這種東西,所以你應該不曉得春上村樹是誰。那也無妨,我是假設說,若你有時間去看,更積極一點呢,搭配著哲學或心理學的書來解讀卡夫卡與他父親的死的關係,你也應該會被掀起一些隱藏在就記憶堆裡的曾經的感覺吧!

 那我們談更流行、更平民化一點的好了。你應該知道周杰倫吧?他的一首招牌歌叫做〈爸,我回來了〉,有空真的可以好好研讀一番,它對於你年過半百的人生,應該會有所啟發;還有,你覺得他愛不愛他媽?我覺得那張《葉惠美》的專輯名稱取得很屌,他一定很愛他媽?那P先生,你愛你媽嗎?你愛你的另一半嗎?或者說,你懂得愛是什麼嗎?

 我想,若你懂,我就不用寫信給你了;若你懂,我們不會變得如此陌生才對;若你懂,你懂嗎?有生之年,我們應該肩併著肩,靜默地,好好看場電影才是。

 外頭的陽光已然刺眼,你我的關係像被日光曬得溫暖的斑駁的牆面,九重葛纏繞得美麗又多刺,孽子般的身影從巷弄通過,我瞥見如雨如汗的眼淚。極端厭惡,親愛的陌生人;我在欲走還留的吞吐間,敗給了仁慈的嘔吐。我無法臆測你全然的心思與想法,也許是空,也許是美麗,也許是海,也許是漠地。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文/藍川芥

 前些日子,五年級的老大哥老大姐們,風風光光的開了個「五年級訓導處」,屬於六年級的我們(我承認我是),也終於在查理王的號召之下,開闢了屬於六年級世代的「六年級大會堂」。如果對我們的曾經有許多回憶想要分享;有許多的人要懷念;有許多的情事要傾訴,我想,這個園地會是茫茫網海之中,極具凝聚力的世界中心喔!

 所有六年級的同學們,可依各班別去簽名加入,詳情請至「六年級大會堂」參觀一下,便知道這個園地的主旨及可愛之處。網址再打一次:http://blog.yam.com/sixty 除了六年級之外,四五七八九等年級,也列有特別席,都可以去那逛逛,聯絡情感喔!:)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憶中最近一次這種「除了什麼什麼之外,什麼都不想做」的情形,應該是在上個月底的某個早上,應該是清晨,或者說夜晚也行。反正,事情也是在我一覺醒來(應該是失眠)躺在床上時發現的,那時候的窗簾比現在拉得更緊,初露魚肚白的陽光根本微弱的跟游絲一般,想游也遊不進來。整個屋內只呈現比黑色更淡一點的深藍,有放著音樂,還有微微地電扇葉片刮著風的聲音,沙沙沙沙,規律的響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場永無止盡的時光穿梭,追尋

文/藍川芥

 那是一個除了什麼什麼之外,什麼也不想做的下午。

 一個颱風過後的下午,外頭的烏雲散開了些,陽光透過窗簾小小的縫隙穿透過來,然後很安然的落在紅色地毯上。我睜開了眼,算是醒來了吧!然後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地看著地毯上金黃色的陽光。也不想起身,也不想整理一下昨晚被我隨手弄倒一地的書本,也不想聽個輕音樂,當作精神的提振劑。我只是靜靜地看著陽光。

 這種情況,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並且乘以上二十幾個年頭那麼多日子來算計的話,少說也雷同了好幾十天,或者好幾百天有了吧!我不知道,反正一定有就是了。什麼事情都不想做,除了什麼什麼之外的這種情形。像是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只想唱歌﹔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只想揍人,或者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只想全世界的人都消失等等,許多既現實又超現實(光怪陸離)的想法,我都曾想過,但至於到底我有沒有去作這檔事,我也忘了,只記得那種感覺。

 記憶中最近一次這種「除了什麼什麼之外,什麼都不想做」的情形,應該是在上個月底的某個早上,應該是清晨,或者說夜晚也行。反正,事情也是在我一覺醒來(應該是失眠)躺在床上時發現的,那時候的窗簾比現在拉得更緊,初露魚肚白的陽光根本微弱的跟游絲一般,想游也遊不進來。整個屋內只呈現比黑色更淡一點的深藍,有放著音樂,還有微微地電扇葉片刮著風的聲音,沙沙沙沙,規律的響著。

 當時我很虛弱的躺在床上,像是經過了一場大戰一樣,全身疲累。我試著將眼睛張開,咬咬自己的手指頭,確定自己還活著之後,接著我確定自己的腦袋瓜還能運作。不過,那時我除了「想見她一面」之外,真的什麼事情也不想做,就連腦中再度閃過唱歌、揍人,或者全世界的人都消失等念頭,也都喚不起我一絲興趣。我想那個清晨,應該是那種想法最極端,二元對立最強烈的一次,真的什麼事都不想做,連翻身都礙著我想念的片刻,這才知道,失戀是那樣的痛苦。

 所以在那之前,以及在那之後,雖然也發生過了許多種「除了什麼什麼之外,什麼都不想作」的類似情況,但是情況都沒有再比那次強烈、偏執過。於是,我今天發生的狀況,也比不上上次的深刻,那我還發什麼牢騷呢?只是一個必要吧!我只是覺得必須舉一個例子來說明一下類似的情況,然後繼續下面的陳述,只是恰巧不巧的最近一次的類似狀況,就是我覺得最「嚴重」的一次。或許未來還有更嚴重的時候,但我想總是不要為了愛情才好。

 於是我這個發慌的下午,到底是除了什麼什麼之外,其他的事情一律不想做呢?老實說,那種感覺不是非常的強烈,以至於我無法很確切的說出我到底想要做什麼。但是仍然是有感覺存在的呦,只不過尚需要某種東西來幫助開啟與刺激罷了,類似是鑰匙的東西。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2003.3)

 當我決定以順時針的方向畫下牠,然後將牠置放在某個藍色海邊的公路上時,感覺外頭的陰雨都放晴了。而思緒就是在正常順序的黑色筆劃中慢慢的跟隨,慢慢的期待,然後整理、修正,最後很成功的要到了一個微笑。

 第一次看到Arita,是在《鬥陣七人組Jam Films》(由七支十五分鐘的影片組成)這部電影裡。最後一個短片就叫做《Arita》,由日本的岩井俊二(Shunji Iwai)執導,廣末涼子擔綱演出。這是一部非常「詩意」的電影,很寫實,但是也帶點魔幻的感覺。而那魔幻的感覺,是一種精神上的解構與想像,任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例如廣末燒毀Arita後,Arita焦成兩個頹喪的人形),都可以藉由電影類似夢境般的安排,讓潛意識再現,滿足導演自己,也撫慰觀影者的心靈。

 在心緒不定的時候,我試著從意識層面去挖掘一些可以填塞缺口的東西,然後很有邏輯的合理化一切事情。那不是一句話便能支撐也許是信念的東西﹔也沒有一篇文章可以全然的代表我發表心情。尤其今天上課還體會到一個重要的概念:「人無法藉由語言來完全的表達思想。」於是便從詩意當中,從電影裡頭去尋找可以代表心情,並補救「缺口我」的影像。

 Arita從主角小時後便常出現在主角的筆記本、作業簿、圖畫紙裡頭,那是獨一無二的,伴隨著現實中的她,以及心靈中的她一起成長。那是很令人羨慕的,尤其在這想要微笑的當下,一切作為人類的慾念開始用盡各種辦法想搶奪牠,想要擁有牠,哪怕只借五分鐘都好,都好讓我借放一下今晚的心靈。

 Arita的身體夠承載另一顆心嗎?那牠還飛不飛得起來?如果將牠燒毀,會不會出現三具焦黑的頹喪人影?另外牠會不會復原?復原後會不會用詩的姿態微笑?我想,牠永遠不會變成我的,借了,也必須要還的。因為那是導演的,那是女主角的,就算我可以對電影擅加詮釋,也無法將意念變成可口的點心籠絡牠。

 所以我可以擁有自己的Arita嗎?要是怎樣的形體?要到哪裡去尋找?它必須是一個生物嗎?還是任何能縫合慾望或潛意識的缺口的東西都行?包括毀滅?其實,紛亂的思緒繞著順時針的黑線條行走至此,雖然還得不到確切的答案,但也總算「筆直」多了。於是我又為黑色ARITA描上了藍邊,整個意識在穩定中微微放晴。

 時候到了,也夠微笑了。我無法直指今晚的心情在莫名個什麼勁?總之下雨天,心情不適合外出,不適合吃麻辣鍋﹔它適合擁抱,適合書寫,適合畫一個屬於自己的Arita微笑,然後找自己!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原先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就漸漸很少聯絡,現在重新來部落格寫文章,認識一些人,竟也有幸被點名玩這個遊戲,還蠻開心的。因此,無論如何再忙,也一定要實現點我名的Yiling的願望,寫出五個自己的怪癖之後,再點名另外五個人!

文/藍川芥

1.吃東西常留最後一口

 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屬於怪癖的一種。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吃東西常留最後一口。有時候會覺得最後一口好像很髒,或者「不是我原本吃的東西」的感覺。這真的是很純粹而從表面找不到原因的怪癖,也許心理學可以幫我解釋這個怪異的行為吧!

 說到吃東西怪癖外一章,喝鋁/鐵罐製的飲料,用嘴巴直接接觸瓶口喝了之後,側邊一定會殘留些下嘴唇遺留下來的液體,小時後覺得那樣好髒,所以喝了一口之後會再舔一口,將那留下的液體舔乾淨。好怪的習癖,還好現在不會了!

2.不准別人碰鼻子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怪癖吧!只因為鼻子很容易過敏,輕輕一捏、稍稍一撞,就會顏面神經開始發作,然後狂打噴嚏。所以我很不喜歡別人碰我鼻子,我對這個忍耐度極低!所以更不要跟我玩「摸到鼻子當鬼」的遊戲!:)

3.東西擺正講求對稱

 應該很多人都有這種視覺影響生理,生理再影響心理,以致於渾身不對勁的怪癖!不論是作圖、擺設、甚至是聽覺、觸覺,只要左邊稍微重一點、右邊稍微歪一點,都會覺得非常怪的將他調到最平衡為止。有一次人都踏出大門了,結果回想一下剛剛閃過哪個光景,覺得不對勁,還折返將他擺正再出門。「回家再擺正就好了啊!」可是我忍受不了拖那麼久的時間,我會整個人怪一整天。

4.寫作一定聽音樂

 像藝人錄音,有人會準備特殊飲料,有人喜歡將燈關掉,有人一定要脫鞋,這樣一來才能將狀況調整到最好,音質才會優美。我寫作的時候也一樣,一定要聽輕音樂,不能有歌詞的,這樣腦子才能順暢的運轉,思緒與感覺才能整個醞釀出來。不過寫比較輕鬆的文章就可以聽「有歌詞」的歌曲,就像現在。

 又要說到聽音樂外一章了,國高中的時候,看書一定躺在床上看,也一定要聽音樂,而且還要有歌詞的(因為當時根本分不清)。有人說,這樣怎麼唸得下書?不好意思,我當時就是要聽音樂才唸得下書。不過,這種神力現在已經不行!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午後的天空開始陰沉,天漸漸掉落彷彿會壓死人的雨。你說,少穿黑色的衣服;我回答到,黑色是有其代表意義的。穿亮一點的顏色表示心情很好;穿暗一點的顏色表示心情甚差,我沒有很多暗色系的衣服,所以黑色也象徵著由淺至深,各種摸不透的的糟心情。

 不信基督教的社長燒了冥紙給信基督教的婆婆,我突然想聽周杰倫的黑色幽默;剛放晴的天空在我步入了電梯之後才從我快閃的記憶中亮起,最後一朵烏雲應該已經移動到公司正上方,它應該很快就會飄走,我的心在壓壓的字裡行間奮鬥,忘了確實驗證。

 塞完許多餅乾之後,因飢餓而發的胃終於得到舒緩,步出黑色建築之後我踩到了今晚第一個黑色夜影。地上有幾處積水未乾的窪地,猛地踩下濺了我一身,噢!我忘了今天穿著黑色的衣服,不過直覺總會有一次準確,百分之一的機率,算準就在今日。

 終究我還是步上了返家的樓梯,樓梯的轉角掛著十五瓦的黃色小燈,燈在晃動感覺鬼影幢幢,從落地窗外看出去的夜顯得格外蕭瑟。我用黑色的LUMIX FX8拍下了穿著黑色衣服的我。絕美,對著窗向某某某懺悔,今日不該說黑色的壞話/你的沉默不語/殺死了我許多思念的腦細胞/這樣是有損健康的/還好你遞給我了魔法般的笑。

 《點燃生命之海》的蘿莎,在業餘的廣播主持當中,點了首歌給鬥志高昂,一心求死的勒蒙;死與目前的我的意志搆不著邊,但那音樂真的會讓人有安祥至死的錯覺。點這首歌給今天的你和我,給今天的困窘與黑色衣服,那首歌就叫做─〈黑色憂鬱〉。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時間壓縮得實在沒時間可以好好將最近看過的電影心得完整紀錄,更重要的是,看過電影之後若沒有馬上將感覺紀錄下來,靠著回想來重新塑造心境,那對上了年紀的人來說是會出人命的,所以簡單寫一些札記,也算對自己的視網膜和腦神經有個交代。

a.平躺與追逐的戲碼

 這兩個「動作」,可說是電影或日劇裡頻繁到讓人覺得悉鬆平常,但卻又絕對不能少肢體語言。《NINA黑眼圈》的NINA躺在床上想像他日本卡漫式的謀殺計畫;《CQ2》的叛逆少女瑞秋,躺在床上想著他的母親,他的未來,或在夢中起舞;《網交甜心》裡的上戶彩,躺在衣櫥所構築的情色天地裡,聽著十歲的小男生跟她說理:「世界充滿著無限深與無限黑暗,但是當我們盡力去了解成人世界後,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讓我們一起去探索網路的情色世界吧!」。當然,還有很多的戲劇都少不了「躺」這個動作,它是一種過渡,但也是一種看著劇中人的沉思反觀自己的沉思的反身性表現。

 若是追逐的戲碼,那就更是不勝枚舉了。像是《最愛她》,《nina黑眼圈》,《關於愛》,《五月之戀》,《千年女優》,《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Friends》、《東京愛情故事》、《長假》、《好想好想談戀愛》等等等等,有的為愛而跑,有的為憤怒而跑,有的為了演戲而跑,有的為了其他目的而跑。他們跑得費心費力,姿勢也非常優美,但我永遠對「追人」這個橋段,存著很深的懷疑─現在手機不是很發達嗎?人走了,打通手機就行啦!尤其是日劇裡,非得追得汗流浹背、面紅耳赤不可,若是追中帶笑,笑中還能帶淚,那就更為完美了。

 不過我後來悟出了個道理,平凡之舉又能感動人心,這就是影片想要傳達的不是嗎?而這種最好處理的感人模式,豈能讓它缺席呢!

b.陪我走到世界盡頭

 老實說,小說真的比電影好看。每當我看得入神,鼻頭一陣酸楚時,畫面就像抽取式面紙立刻被抽換,真是搞得我哭笑不得。看電影的時候,必須自己去想像中間省略的橋段,來完整整部電影的意念的時候,我不知道這樣的電影算不算好?或者它是另一種手法,我不得而知,只覺得沒那麼感動。不過後來到書店又翻了一下小說,重新看了些對話及電影為提到的末微之處,才驚覺它是極富人生哲理的一個作品。

 ─摩摩:「微笑是有錢人的東西。」、「因為他們有錢,所以很幸福,所以微笑。」;爺爺:「不是這樣的,人是因為微笑,所以才幸福的。」
 ─塞納河喜歡橋,就像女人喜歡手鐲一樣。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喜菡文學網第一屆散文獎佳作


文/藍川芥

3-1.台北二一

下午三點十分,我步出藍川大店於河的左岸緩緩前行。左岸印象在陽光的曝曬下,阿宏的愛的機車被蒸發,俊的親情與微微的男男之戀被蒸發﹔小瑾的眼淚和花園被蒸發﹔所有的擁抱蒸發,所有的親吻蒸發。是啊,我繼續前行,在第三十三個街角處轉彎,進入了紅色小酒館的紅色巴檯前的紅色的妳的面前。牆上的英文字改成了「在失憶的城市裡,愛情是唯一的出路。」我說,世上的快樂總是那樣永恆的短暫,他們以及我們,真的,滿適合蒸發的。

3-2.盆地通行

我說,要通過這個盆地,從西到東,抑或是從北到南,戴上耳機通行是安全的。由於這個城市正逐漸變形當中,我們可以明顯從下半身是破西裝褲上半身是魔術隊McGrady的1號球衣並搭著大便顏色的小牛皮鞋的胖哥哥這身穿著﹔坊間書刊集大優與大劣的兩極化狂賣現象﹔〈香草把噗〉的歌曲從視訊妹妹的口中唱出,並喚醒了都市人的集體記憶下樓向汗流浹背的賣冰老人買了一支冰﹔還有車停在路邊都會不翼而飛地只剩下殘破外殼和貼著小小標籤的色情電話。從以上總總還有總總以外的總總來看,盆地通行確實需要戴上耳機,而且,越大越好。這樣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才能安心,才能靜靜的想自己,作自己。

3-3.雨中的桂花釀

從南庄回來,我遇見了來自南庄的男女。你們為什麼來這個地方?你們的穿著明顯與這城市極度吻合,像這城不可或缺的小齒輪般原地旋轉工作著。可我一眼就能看出你們來自南庄,因為你們的笑還殘存著一絲絲山上的雨滴所漾出的甜蜜,像桂花釀。行道路上,桂花香隨著他們的身影飄搖於坊間巷弄,然而氣息漸漸微稀,然而有誰知道他們想不想回家,然而山上的雨下的很大,然而山下的男女,只能在頹廢的人造公園旁,用親吻回憶,並靜靜地喝下一百CC瓶裝殘存的桂花釀。

3-4.結界

應該是日本語的翻譯,也就是所有原本相通聯的人事物頓時間各自結成了小小地域,像裹著大氣層或者糖衣一般,牢不可破且無法進出。這個詞,是從日本卡通上面得知的,當天堂的靈魂使者來到地獄幫忙閻羅王打破結界之餘,除了日式幽默外,就是一次次符碼化的再現現實、象徵現實,或者神話著現實。早晨的陽光和煦,然而從那一戶、另一戶,以及上頭那一戶走出的人類們,每個人的臉上裹著光鮮亮麗的厚厚的彩妝,就像糖衣一般,有的笑得假裝,有的面無表情,有的眼眶裡還留著謊稱昨夜被煙醺了一整夜的眼淚。而陽光開始和煦得飢餓。

越光鮮的地方總是越容易存在著結界,我又挖出這個世界,企圖逃跑的一個矛盾。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A.投籃機

投籃機氾濫的這個時代,一種發洩以及暫時放空的習癖被妳全然窺見。被妳全然的窺見並沒有什麼不好,因為妳或許也被習癖所傳染。我們就這樣,擁有雄心壯志的投著、好勝的投著、無意識的投著、累癱了的投著。兩個人,快樂的投著。快樂構築在專注以致於麻痺所逃逸出的強大能量而圈置出的小柏拉圖世界。

文化工業並沒有想像中邪惡。今天手癢癢的,這幾天忘了尋覓投籃機,投籃。

B.金像獎

我忘了它了,國軍辦的。其實我沒忘了它,只是有些排斥的不想去寫它。無心嗎?只是你要求我在反骨的悲傷下像作一百八十度的迴旋般寫出正面又極具陽光性的文章,噢!你知道那種不能隨心所欲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的心裡糾葛是如何的彆扭以及不安嗎?

可是他們就吃那一套,可是他們就愛繼續光鮮著腐敗下去,可是他們就愛在衛星的邊緣捧著假的衛星環繞,可是他們就愛..

C.象形文字

筷子娃娃的正面繡上了我的妳的英文名字,白色的線條在紅色的衣裳上特別顯眼。筷子娃娃的背面繡上了看不太懂的象形文字,一個圈圈裡有橫的閃電、五條直線彎彎曲曲的躺著。我猜一顆蛋還有比較確定的「水」。都呼之欲出了我還似低能般露出傻傻的表情問著妳這中文系的小女子那到底是什麼?

「噢!原來。」這個聲音出現的同時,妳喊著我傻瓜的同時,我們的雙手捧著筷子娃娃的同時,我們共同營造著許久未見的四目相接的同時,我們都傻傻的笑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咕嚕咕嚕咕嚕/我喝著你的嘀咕/自從你離開案前許久之後/我接過你喝過的瓶口的口水/是誰謀殺誰/小孩還來不及出生/這場官司還要耗費/三萬光年的路途到達你的星球/去開打

文/藍川芥(2002.11)

熱天陽光
斜角七十六度入射
像建築物的瓶身矗立
x軸六十 y軸四十
度量橫 公分
坐落在案不知名的方位
像點名 
隨時起立不得抗拒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步行二十多公里的貓。叼著/發光的魚狀的仙女棒/也不稀罕上頭條的用一聲「喵」/睥睨一群人套上狗鍊在吠叫/貓說牠想與我們 合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2002.9)

一張大頭照在等待
車來人往 淨空的街道
就當作是半夜冷清
所有的路燈鬆懈多角度的探照
努力用溫黃。配合
你上衣的色調

也沒有剛剛駛進耳中的轉播車
用噪音強調 這城市即將變的美好
也沒有絡繹不絕的人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天的路邊的麵包店被襲擊了,明顯的單眼皮,頭上戴著耳機,右手是爵士樂的黑膠唱片,左手拎著一串義大利麵。他的嘴上咬著一個黑森林蛋糕,正面碰上了100%的女孩。我敢肯定他是村上春樹沒錯,他這次再度因為貪吃而錯失了表白的良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1.欺騙大作戰,計時開始。

2.今早的精神喊話是:「一日之計在於晨,萬歲!萬歲!」、「我們是白領勞工中的無名英雄。」

3.對面座位上的男士,一身淺藍條紋狀襯衫,配上鐵灰色西裝褲,手裡撐開通訊雜誌像聖旨,腿上一只ipod隨身聽,兩串白色的耳機連上耳洞。有好幾個都這樣,他們是複製人,正閉著眼睛作精神暫歇性宣示的串聯發功。

4.年輕人讓了座位給爺爺與小女孩;前一秒仍有許多人盯著年輕人看。爺爺向小女孩說:「摩天輪快到囉!待會就可以飛高高!」,小女孩說:「你清楚一點好嗎?人又不會飛。」」

5.麥當勞的M是微笑標幟,一群人盯完年輕人之後,改盯麥當勞。

6.等了一個禮拜「我回家後打給你」的電話,實在忍不住的撥了第四通電話給他,卻在一秒後反悔掛斷。她的失蹤極其詭異,我確實不能貿然行動,必須靜靜等待奇蹟出現後,心花怒放的機車表情。

7.一群人盯完麥當勞之後,改盯我下車。下車的同時,正面走來一位長髮飄逸,裸露著香肩長腿妙齡女子。她雪白的頸子上反射出了好多雙飢渴的眼珠。

8.上樓的電梯極為搶手,另一台在各樓層運載垃圾當中。你是男士,請爬樓梯。那個被誤認為男的「男的」將對方的手拉進他的左胸乳房上。這是第一個性徵,至於第二個,麻煩請用力撫摸我的心。

9.今天是星期四,應該是星期三吧?電腦螢幕右下角點兩下看看就知道了。你恍神嗎?還是騙我?騙走了我的自信心之後,然後可以多欣賞我一天,多騙我一天?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雨天,躲進住處附近的百貨公司。一邊拍掉身上的雨水,一邊隨著電扶梯迴旋攀升。三樓的轉角豎立一顆人工許願樹,樹的旁邊有商家貼心準備的小桌椅、小卡片、小繩子。只要將想對父親說的話寫下,別在許願樹上,他會不會看見不知道;但或多或少像是一種節慶式的儀式,也像是一種心理的安慰作用。

 父親節到了,母親急忙的撥電話給我,要我快點打電話給父親祝賀,她說都下午了,沒一個人打回去,「他好像在等著什麼似的。」母親是很關心父親的,縱使曾有不愉快的過往,但母親總是試著改變看事情的角度,試著散發她愛人的勇氣。

 我除了跟父親說了聲「父親節快樂!」之外,並沒有多說什麼?也不是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有些在心裡面的話,在我們輕忽飄邈的對談間,總找不到對的時機說出口。那是一種傳統家庭式的美麗與哀愁吧!我們明明很想念他,可是卻找不到適當的方式去展現。就像我明明想寫些什麼,卻在五彩繽紛的許願樹後方,拿起相機,遮住臉,為的是掩飾一些莫名的慌張。

 「祝 爸爸/身ㄊㄧˇ健ㄎㄤˋ/ㄨㄢ事如意」
 「爹地,你又老了一ㄙㄨㄟˋ了,祝您88節快樂」

 那些卡片上,有祝福,有錯字,有中英文交雜,有畫得像鬼一樣的爸爸,不過那都是每個小孩對父親最真摯的祝福。至於我呢!我始終沒有留下想對父親說的話,也許是許願樹放在百貨公司裡,真是太商業導向;或者我提起勇氣開始寫下去,會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我選擇躲,隱匿勇氣,最後還是將心裡紛亂的斷句,暫時擱下。

 我恨他?我妒忌他?我錯怪他?我厭惡他?

 都過了。

 我想,我還是愛他吧!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藍川芥

 等待電影開場前的二十分鐘,從長春路右轉伊通街,直走個差不多三百公尺,我被那滿天像魚鱗般的旗海給吸引住。入口的上方綁著紅色布條,白色粗楷體一千級字寫著「四平陽光商圈 行人徒步區」。

 那裡的燈火通明,人們悠閒的走著,他們的衣著樸實而不華麗,像是家鄉夜市,或者是日劇廟會裡常常見到的景況。繁華熱鬧的台北城裡,有這一處規劃過的樸實之地,在原本老舊的巷弄間,又營造出一點現代性的都會感,著實給人目不暇給,又想跟著魚貫的人們走一回的情懷。

 約莫六年前在附近的報社實習時,就曾來過這個徒步區。那時徒有紅磚道,就讓人覺得風雅十足,在裡面逛的感覺,就像參加什麼節慶一樣,就算人潮擁擠,也會被那些滷豬腳的味道、餅舖味、汗臭味,還有人情味給吸引得捨不得離開。

 旗海如魚鱗般層疊而連綿,藍色的天空透過旗幟的縫隙捎來了清爽的味道。人潮魚貫進入,像浪在奇妙的巷弄之腹探險,是悠游,也是陶醉。風輕吹旗海,魚鱗閃閃發亮,入口像魚在微笑,整個街弄都在游泳。在藍天下,在大海裡,我遇見了夏末午後的,自在快樂。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藍川芥

 房間的佈置一直停留在百分之七十,最後百分之三十是最重要的,那也許像是極具精神標語的slogan,總要謹慎的選擇裝置,才會讓房間符合自己所想要的風味。

 尤其是那扇光禿得要命,斑白的簡單幾何圖案組合成的窗戶,讓人看了是極不舒服,嚴重影響到美觀以及睡眠品質。所以前幾天到WORKING HOUSE買了塊桌巾,自己將它裁成適當大小,用雙面膠粘得天衣無縫,還真的有那麼點風味不是嗎?

 颱風天的窗被扇得陣陣作響,死白的光透過斑白的圖形刺傷眼睛;剪條桌巾變成窗簾,光透過窗溶化成一片流蘇,因雨天而悶的心情頓時開心了起來,眼也變得柔緩。

 實在受不了沒有相機的日子,硬是用快壽終正寢的相機拍下它,接下來要換兩面白禿禿的牆了,趁這兩天弄一下,希望房間快點佈置完畢!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酸甜飽滿而成橙色,而成歲月

文/藍川芥


 「那個時候,總會有日出的朝陽,也常仰望夕陽晚霞,不過,那是因為我們的存在....我們走在天空底下,就像沐浴著橘色夕陽的橙樹,同學的臉也被夕陽染紅。」

 日劇《Orange days》的開場與結尾,就像橘子拋出的弧線般圓滿,從偷摘橘子而被主人臭罵開始,到靜謐地摘下黃澄的橘子,它隱約象徵著我們的人生,是那麼的冒險刺激,而須回歸到平順綿長。不論是社團、學業、愛情,亦或是工作,我們都必須親自去體會,才能知道什麼是酸甜滋味,才能突顯象徵活力的橙色歲月。

 擅長處理「殘缺的愛」以及「老少戀」的北川悅吏子,這次再度以《Orange days》重整日劇迷的感官與信心,這部有點類似《愛情白皮書》加上《跟我說愛我》再版的青春日劇,成功的擄獲新一代與上一代人們的心靈,由此可見人們對愛情的渴望或想像,其實是不分身體殘疾與年齡高低的。因為愛情的模樣,是那麼的簡單,卻又那麼的難以探索全貌;觸動愛情因子的元素在那些「經典對話/畫面」中被再度挑起,它提醒了我們,「愛,其實是平凡,而等待我們去發掘與創造的。」

 《Orange Days》由日本當紅偶像妻夫木聰(飾結城櫂)與柴奇幸(飾沙繪)擔綱演出,男主角由妻夫木聰那笑容可掬又充滿陽光的性格來詮釋,其實是再好不過了,若是看過電影版《水男孩》的人,一定深有同感,因為他不只演技平實不造作,最主要還是他那迷人的笑容,連男生的我看了都被他活力的朝氣所感染,可想而知他將是未來日本影視界的當紅小生。

 至於柴奇幸的話,最早則是在北川老師的作品《從天而降億萬顆星星》認識的。也許是她在劇中酷酷的表情,加上她在《愛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裡的悲情演出,一時間還蠻難將她與「青春活力」聯想在一起,雖然她將《Orange days》裡的聽障者沙繪詮釋得不錯,不過好像看起來與妻夫木聰有那麼點的搭不上來的感覺。我覺得演過《請給我愛》的菅野美穗來詮釋,也許會蠻不錯的。

 不過總的來說,在唯美的畫面、緊湊的劇情,經典的對白營造之下,《Orange days》仍然拉出一線長紅。尤其若你也看過《Orange days》,絕對無法忘記最後一幕當紗繪第一次開口對櫂說:「路上小心,櫂...」那當下,櫂的眼裡泛著閃閃瑩光的動人景況。那時的清晨明晰,畫面溶化在短短幾個音節裡而漸趨靜止,靜止時的眼眶閃爍,呼吸卻又那麼深遠漫長,愛就在那對望的眼神與繾綣的鼻息裡,我們是多麼的感同身受,因為日劇刻畫出了我們渴望浪漫的慾望圖像,它是一種情緒的出口,也是一種助力。不可諱言的,看了日劇之後,多少都會讓人產生「勇敢愛」的革命情懷。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