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出神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宛如虛晃,但眼球所及的四周,卻是一片慘澹的白色,白得太過頭了,讓人分不清是想像是現實?哪兒是屋的樑脊?哪兒才是真正的牆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這是搬家後的第一篇文章。

 在一個沒有網路、沒有電視、沒有床的夜晚,我躲在小小的空房裡,像是下水道的老鼠。不管外頭街上有多少生物在晃蕩、在歡樂,我逕自點盞小燈,播點輕音樂,擺上小桌子與幾個空書櫃,希望用一點歡娛的心態,來慶祝這有點詭異的白色空房。

 其實一直到晚上十一點為止,房間內仍是空無一物。房東很好心,將屋子整個漆成白色,最早看房的時候,我便是被那午後夕陽渲染的米白色給吸引,當下便預定這屋子,希望它在我精心佈置之下,能夠成為長時間居住的優質空間。

 我是在昨晚搬過來的,搬來時已經很晚,客廳堆滿了物品,凌亂地讓人有些心煩。於是簡單盥洗之後,在房間裡擺個床墊便準備就寢。我先在地上坐了下來,一邊拿毛巾擦乾頭髮,一邊習慣性地想想今天發生什麼事情,像是防毒軟體定期掃毒一樣,仔細檢視今天是不是有哪裡作得不妥。想事情的同時,擦完的毛巾順勢先丟在一旁,下意識地抬起右手肘靠上了床墊,接著是臀部、右腿。翻個身,然後整個身體便成大字型地躺在床墊上。出神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宛如虛晃,但眼球所及的四周,卻是一片慘澹的白色,白得太過頭了,讓人分不清是想像是現實?哪兒是屋的樑脊?哪兒才是真正的牆面。

 這樣的白,頓時間讓人覺得恐怖萬分。

 隔天上班,便迫不及待的跟同事講了這詭異的體驗,身體被顏色給團團包圍的經過。其實,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說說也就算了,因為就只是房間還沒擺設,看起來太過於單調以致餵養了視覺上的不舒服罷了。

 隨後,我們陸續的工作,短暫的打混,接著又陸續的開會。很讓人搥胸頓足的是,開會的時候,又讓我第三次聯想到那白色的恐怖。「你知道其實每個人一生下來,都像純潔的白紙般的惹人喜愛的。我們可以融入那個白色,可以賦予色彩,也可以任意抽離;只是長大之後,甚至是閱歷更加豐富時,白紙看起來像原本有許多黑點卻被漂白得死白的顏色,他們道人是非、流言蜚語,隔牆必須有耳;諜對諜貼著牆壁游移身軀後,就要開啟傘蜥蜴般大耳朵裝置,聆聽深層的世界。他們像是患了非受迫性被害妄想症一樣,潔白的外表底下正進行著各種暗色系的鬥爭。」

 真是無聊透頂,該死的白。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綽號兀鷹的流浪漢說:「每個人對聲音都會上癮,上癮也是一種徵兆,有人會隨之搖擺;有人抖腳;有人傷心;有人快樂,聲音是直指著靈魂,甚或超越對或錯的某種東西。」語畢,流浪漢用右手食指,在鍍有莫那魯道的二十元硬幣上,輕輕地彈出清亮的聲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遙望下雪的山崗/一時忘了自己的方向/走進雲霧的迷茫/尋找傳說中的極光/天空紅得發燙/山頂白得沁涼/我看見傳說的極光/圍繞在我的身旁」--極光(Voter)

 在〈極光〉的歌聲中入眠,在〈When will I hold you〉的樂聲中醒來,也忘了昨天是為了什麼不快?為了什麼疲累?不知不覺便昏沉入睡。醒來後的腦袋有點重,像夏天熟過頭的果實,裡頭都藏有詭計多端的蟲,他啃食掉了些東西,又排出了些東西,一切顯得渾沌而迷離,迷離而略顯亢奮。

 綽號兀鷹的流浪漢在窗口說:「亢奮的原因,多半是積累了過多壞因子所致;它是種徵兆,但也有可能是好兆頭。譬如說,你即將要走運了喔!因為我有吃掉蟲的能力。」

 將浴室門關上,蓮篷頭滲出大量的水,淅瀝嘩啦地落在赤裸的身上、腳上、瓷磚上;將公寓的門打開,右側來車按了聲喇叭,過了左邊街道後,又連續按了三聲喇叭。騎上機車,夏季熱天的馬路,隱約地發出因為被曬傷而導致龜裂的聲音;接著是汗水不停地從毛孔竄出,心跳則略顯急促。

 「嗶!嗶!」悠遊卡剩四十一塊,一群高中生穿著著體育服,喧鬧地快我一步衝上天橋。果真,青春就充滿了活力,人一多,說話的分貝也跟著提高許多。車門打開,車門即將關閉。聽說救護車的聲音有八、九十分貝那麼高,報導說它危及了患者與路旁住家的健康品質;我想,捷運列車關門的警告聲,似乎也不惶多讓。

 車門打開,車門即將關閉。「嗶!嗶!」悠遊卡被倒扣三塊。

 「請插入紙鈔,悠遊卡加值中。」加值的同時,則讓我聯想到信用卡和i-cash卡,因為沒有真正看到金錢,所以漂亮的卡面掩蔽了我們小小的罪惡感,還有那看似電玩遊戲上「本來就不是真的」數目字。報導有言,現在的小孩子平均負債廿三萬,也許聽刷卡機及收銀機的聲音正蔚為流行。

 綽號兀鷹的流浪漢說:「每個人對聲音都會上癮,上癮也是一種徵兆,有人會隨之搖擺;有人抖腳;有人傷心;有人快樂,聲音是直指著靈魂,甚或超越對或錯的某種東西。」語畢,流浪漢用右手食指,在鍍有莫那魯道的二十元硬幣上,輕輕地彈出清亮的聲音。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想我應該就此睡去/然後用夜視鏡清晰地繼續/未完成的一場夢/未完成的脫離軌道/未完成的飄搖/以至辛希亞星球的河邊/赤裸雙腳/赤裸我們的愛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2003.4)

午夜的月
揪住日光的帷幕
光源意識
忽隱忽現
潛入星星的腳步
被地球的球鞋店
用規格化的尺寸
拉回地面

半空中那白色的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藍川芥

 這個世界,有很多看不見的影像,聽不到的聲音,觸摸不到的心緒,在分秒中成千醞釀,在分秒中瞬間消失。像十字路口來往的人群,在綠燈的時候匯集成密密麻麻無名的蟻,然後在紅燈時淨空得像夜晚緘默的街。下一秒,車輛通行,你會看到更高階的火蟻流竄,再來是雀,或者黑馬,甚至是豹。綽號兀鷹的流浪漢說,「快步行走是免除類似本質的東西被奪取的方式,免除列名,免除死寂;甚至那類似本質的東西,其實就是靈魂本身。」

   *   *   *   *   *

 夏天午後的街熱氣升騰,霧濛濛一片讓人看不清視線。我直接聯想到─曝曬過量陽光而滿溢於皮膚表面的油。聖嬰現象的關係,讓每年的夏天越來越炎熱,因此街上行人稀少,多半是車輛佔據整條馬路。

 紅燈的時候,一群稀少的人當中更稀少的人朝車輛前去─分別是發傳單、賣玉蘭花,以及搖晃廣告看板的小市民。他們忘卻熱與怒罵,不怕車禍與死亡,多半,我替他們感憂傷;偶爾,我卻為他們感到快慰。也許是那副默默工作的頑強德行,讓我想起《在黑暗中漫舞》及《愛在瘋煙四起時》的主角。他們幻想自己是歌舞昇華中的演唱者,車輛是他們的朋友,喇叭充當天生樂手,每一條動線劃成小步舞曲,幸福像是綠燈亮起時,映照在他們身上的Spotlight。綽號兀鷹的流浪漢說,「他們喜歡歌唱,聲音很好聽不是嗎?你看那人搖下車窗大聲吆喝了,吆喝其實是誠心讚美!他們都愛孩子,也彼此相愛的!」

   *   *   *   *   *

 接近傍晚的時候,永和美麗華戲院的對面滿是人潮,今天是星期六,他們不在家休息,不去郊遊踏青,他們圍著公所看板,抄租屋資訊。一連八天了,我從開始的興致勃勃到今天的意興闌珊、心生倦意。這年頭租房子比中樂透還難,在滿滿「不好意思!已經租出去了喔!」、「已經有人訂了!」、「你太晚了,再試試別家!」的聲音中,我彷彿聽見永和地區在一天當中,漫佈著一萬句這類相同的話。搞不好有十萬句這麼多?或許有百萬句才對。

 那些聲音在另一個時空流竄著,我依稀可以感覺得到,卻又不那麼確定。

 小市民像我一樣滿頭大汗的停在路旁,不知所措吧!也許仲介公司的老闆都曾這樣對我們說過,「我都還沒通知別人,這可是第一手資訊喔!」沒有別的事情比找房子更刺激又更耗時的了,我們三組八個人看同一間破房子的時候,真是既尷尬又可笑,那些聲音再度從某個時空浮上檯面,聲音說「他媽的,你當我們是什麼?」綽號兀鷹的流浪漢點點頭說,「你們的演唱聽起來,像極了月光下蜿蜒的河流。」

   *   *   *   *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日復一日了,我們進行著一場交易,我給錢,你給這個世界一個聲音,謝謝光臨,歡迎再度光臨。轉身步出便利商店,發票在陽光底下顯得刺眼,對折再對折,藏進口袋。一堆數字被熱模糊了幸福的線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步出捷運後的五分鐘,第二個巷口的便利商店的第二排麵包櫃前,發現了鞋的蹤跡。慣常性的看了看麵包之後,就轉到冷飲櫃前挑選飲料。如果昨晚熬夜,導致今天全身躁熱,就選個茶飲;若是精神飽滿,就挑選乳製品。挑選完畢再右轉回到麵包櫃前,重新認真的思考一下,今天的早餐是否要跟昨天一樣。
 
 步出捷運後的五分鐘,紅色地毯外的藍色地毯外,發現了鞋的蹤跡。慣常性的放下包包、脫下襪子,換上家居服,隨即坐在地上打開電視與電腦。用耳朵管電視、用眼管電腦、用髮算計需不需要先洗個澡,成為多工填塞腦部焦慮症的典型。如果身體乾爽,精神還不錯,就明早再洗;如果身體非常疲憊,有瀕臨死亡的感覺,馬上就洗。

   *   *   *   *   *

 你看我的眼神充滿了冷漠,像冷飲櫃前起霧般的水氣,我們沒有必要正視對方,就像你遞上發票時,沒必要用指尖輕觸我的手心一般。日復一日了,我們進行著一場交易,我給錢,你給這個世界一個聲音,謝謝光臨,歡迎再度光臨。轉身步出便利商店,發票在陽光底下顯得刺眼,對折再對折,藏進口袋。一堆數字被熱模糊了幸福的線索。

 你的聲音在我的腦海裡漫遊著,昏沉迷離,睡著死亡。第三則夢的故事,廣告公司為奶奶的告別式作比稿;第一則夢的故事,我帶著你哥的前前女友在妳父母的婚禮途中溜出去兜風;第七則夢的故事,殺手與女店員聯手嗑光粉紅色包裝的食物,殺手是我,而女店員是妳。每天都有新鮮故事,但結尾的對話方塊越來越袖珍了,嗯/是/好/對啊/可以/不要/嗯/好/親愛的晚安/掰掰/(晚安吻一枚)。

 我在想妳的時候睡著了,我在想你的時候死亡了,我們在聽不到對方的聲音的片刻,我必須這麼強調著,我是愛妳的。

   *   *   *   *   *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生命是鼻/靈魂是具有嗅覺的/出口的光是玫瑰的孩子/充滿了純真香味/也帶著頑皮的刺向我揮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生命是鼻
靈魂是具有嗅覺的
出口的光是玫瑰的孩子
充滿了純真香味
也帶著頑皮的刺向我揮舞

當刺劃過皮膚表層
生命並不會終結
但靈魂卻為渾然而起的煙硝味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死亡烘托出的愛情美學

文/藍川芥(2003.7)

 忘了是什麼原因,讓我冒了個險,將電燈給關了,然後就躺臥在床上看著桌上那發光的四方格子,佯裝在電影院,看電影。一個人看電影是危險的,在最舒服而毫無警界的狀態下,陰鬱的靈魂容易跑出來,不是更陰鬱,就是無法完整的再裝回整個軀體內。總之,在想獲得一點心靈安慰的同時,就要冒一點落入萬丈深淵的危險。

 那是一部電影、一本小說,但我覺得它處處充滿了詩意。雖然在剪接上容易讓人時空混淆,但或許這是作者的用意,想讓觀影者的思緒延伸至無窮止盡的天空,於是我被暫時拉離地面,拉離人間,然後坐了一趟心靈之旅般地輕柔典雅。『沒錯,拉離人間。』當潛意識在不知不覺中偷溜出來,或者靈魂以一種上空俯瞰的方式探視著整個人間時,我從那浮光掠影中察覺到一種美好的愛情,一種超脫世俗道德、超脫軀體、超脫遙遠距離的愛情。它先讓我們看到了「愛情意志」在三個人身上是不可能安然自在的共同擁有,但那是在人間﹔後半段它藉由「死的意志」帶出了愛情是可能昇華成為三個人共同維繫的情感力量,然後不需要身形相隨,只需要一個追憶、一個信念、一張照片,還有劃過時空而表露於信底與眼神之間的空氣之中。

 在人世間的愛情是充滿著苦痛的,我相信那是不變的真理,所以電影中『我戀愛了,我該怎麼辦?我好痛苦,但是我想繼續痛苦下去。』這句話,便成了志桓、景熙和秀仁三個人對愛情共同的體悟。這種體悟象徵著人世間的愛情,也象徵著同樣身在人間的每個人,只是索幸有人了解了這層道理,而有人則繼續流轉於那既危險又美麗的愛情迷宮裡。我不能確定了解到這層道理的人是否在愛情路上就會走的比較順遂?但我相信,兩個擁有共同信念的人,比較能攜手突破重重難關,擁有他們自己的幸福,但這也只是「比較」而已。

 真正的「最高級」,我不曉得為什麼,總是需要以「死亡」來烘托出愛情的至高無上,像是日劇《美麗人生》、《從天而降億萬顆星星》﹔電影《新不了情》、《悄悄告訴她》等等,我們看著劇中人物一個一個的死去,油然而生的卻是對劇中愛情的推崇有至,甚至嚮往、感嘆起來。是因為那種愛情在現實生活中很少見?是它們道出了真正所謂的愛情意志?還是我們其實都蠢蠢欲動,只是意志在燈亮起的那瞬間馬上魂飛魄散?其實,人都少了那份勇敢。

 我是不勇敢的,在我還能觸碰到你的身影的時候,我無法像它們三人一樣,因為死的意志而帶出了友情以及愛情的昇華,而我相信劇本若不安排「死亡戲碼」,他們的愛情就只是「戲」。吉本芭娜娜曾經說過:『人的一生,如果不品嚐一次絕望的滋味,就無法看清自己到底真正放不下的是什麼,也不知道真正令自己快樂的是什麼。』我嚐過見不著你的痛苦﹔我嚐過失戀的痛苦﹔我嚐過追求的痛苦,但是不是我還沒嚐過「你永遠從人間消失」的痛苦,所以我還不懂得如何對待你、如何處理這份愛情?哎..好難喔!愛情永遠只是趨近於百分之九十九的追逐,但卻無法真正達到百分之百的圓滿,置身愛情的人們都很痛苦,但是人們卻想繼續為愛痛苦下去,或許這就是真正的愛情。

 就像一種永遠達不到的欲望一般,人在出生後就永遠在追求著許多欲望,工作、愛情、學業、人際關係、幸福快樂、自我等等,而這一切往往只有在死去時,當人在回歸到未出生前的狀態,或者說未經內/外化的階段時,才能真正與欲望相契合。所以景熙以及秀仁在面臨死亡的時候,才能那麼坦然的面對三個人的「一份」愛情,才能超脫性別界線、超脫時空距離,然後達到最後的欲望滿足。雖然他們都含淚,但不可否認的,那兩封給志桓的訣別信,確實充滿感懷與幸福﹔至於尚在人間的志桓,導演很巧妙的帶過他看待愛情的思緒而直接結束電影,我想那是因為人間的愛情思緒比起空氣中那單純的愛情極為複雜,而難以有個完美交代的緣故吧!

 如果時間真的能拿起個時鐘就往回轉幾圈,一切就恢復幾小時前的光景,那你會想往回撥幾個小時?《漂流教室》裡的淺海這麼地說過,『是誰讓時間這條線不斷往前的....於是我們只能學會把握當下!』也許,這真的是面對愛情時最妥善的處理方式了,畢竟他與結花漂流時空於過去與未來,打破了時間的線性規則仍必須承受愛情的酸甜苦痛,於是尚在人間而無法完成「死亡美學」的人們,仍然只能學會「把握當下」,然後盡量達到欲望愛情的百分之九十九,而剩餘的百分之一,在死亡來臨時,就會是你的了,如果那時還有愛的話。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於是化名 在/一樣的夜 黑不一樣的城鎮/一樣的心 碎不一樣的街/安靜的樂 譜孤寂店面/吉他的弦 斷音域八度之遙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2002.5)

喧囂的球賽在落幕後冷清
落單的汽笛鳴不出一點聲音
你的歡呼原本乘著氣球而來
卻破碎在耳邊安息

零亂的草皮有破氣球的殘骸
螞蟻可以在下面躲雨
孩童當它是點綴夜色的美麗
這份禮物卻拼湊不齊
心的完整 未來神奇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忘了或故意,你說不說實話,我說不說實話,他說不說實話。我舉手,我說的都是實話。

文/藍川芥

入眠之前,你忘了或故意不給我個晚安吻;
在一個晚安吻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看Orange days的完結篇,我想讓甜美的感覺向後延伸;
看Orange days的完結篇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下車,深眠也許能讓我的腦筋清楚一些;
在下車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喝水不吃晚餐,歌聲的脈動之中也許藏著那一點小小疲累的反骨性格;
在歌聲來臨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安分,我沒有耐不住性子,只是找不到更好的方式來表達,本人有事要離席;
在離席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講話,我必須閉住嘴巴,才能將自己吞回去,因為一定有一個真正的自己,委曲求全地躲在自己的體內,企求著和自己相會;
在閉住嘴巴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閉嘴,嚴肅中帶著綜藝,綜藝中帶著堅持其實很累,我猜,一天之中有一半的累來自於打擊空氣中凝結的結晶;
在敲破結晶之前,你們忘了或故意不讓我知道我是誰;
在我仍知道我是誰之前,我忘了或故意不深眠,因為那樣可以更想你一點;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What's Your Function in Your Lif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變態五星級》在觀眾熱烈反應下,首先在神秘場占上一席寶座;《下妻物語》在今年香港電影節引起小小轟動,會場外大排長龍,而且還有身著娃娃裝(Lolita Look)的少女們捧場。

 實在不得不佩服日本新銳導演在電影風格上的突出表現,剪接緊湊,過場流暢,場面調度也有令人驚艷之處。我想或許跟這兩位導演(關口現+中島哲也)原先皆是廣告人有關。他們跨足電影界之後,運用本身的廣告運鏡、剪接風格,加上豐富想像力和不按牌理出牌的創意,在現實中加入卡漫般的對話與想像,往往給人「靈光一閃」(AURA)的視覺效/笑果。

 電影節的兩部賣座好片,其實傳達著單純又重要,但卻容易讓人在整場歡笑聲中遺失的意義。What's Your Function in Your Life?你人生的任務是什麼?正是貫穿這兩部片的主軸意涵。

 從殺不死的妻子、兩個專門蒐集屍體照片的殺手二人組、三個怪怪的同志好朋友、擁有鳥爸爸的四人家庭,無限創意的廣告公司女主管和他的催眠師情夫、下妻縣的娃娃裝少女和暴走小太妹。雖然情節有點誇張乖誕,但是他們始終在探討著所謂「人生的任務」、「人的意志」、「自我價值」等議題。

 只是我們看著電影捧腹大笑的同時,抑或是笑完之後,會不會回過頭來檢視電影所要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是什麼?天馬行空的想像性,能否象徵意義的指涉到我們的心靈,然後產生一種比對與反芻,我無法清楚確知。只記得某位電影大師講過,「電影的每個鏡頭,或者每個影段,皆是有意義的。」的確是如此不是嗎?殺手見人就說What's Your Function不是沒意義的,當一個語句重複出現時,笑點也該被移置於暗喻、警世寓意才是。

 所以從廣告公司女主管和他的催眠情夫,讓我們看到現代人的自負,以及一股腦兒的為了堅持而堅持。從家裡有一個鳥爸爸也暗指著現代人遇到挫折就敗退,眼光短淺、悲天憫人的性格。於是導演藉由小孩口中說出了這段話,「人生是短暫的,任何事情都可能瞬間改變。與其憎恨,不如換個角度想,我們也跟著那樣作。」是不是給我們這些「作大人的」打了一個大巴掌?

 相同的,《下妻物語》裡的娃娃女桃子(深田恭子飾)遇到了金髮暴走女草莓(土屋安娜飾),其中雖有許多爆笑場景,但背後也衍生出許多社會議題。單親家庭、個人心理弱智化與迷亂性、懵懂盲目、奢華風、自我實現等問題,其實都深藏在這部慶賀式的影片當中。尤其電影裡的深田恭子大倡洛可可風(kokoro),並且一身的娃娃裝(Lolita),更是在日港台三地掀起了娃娃族風潮。

 從Lolita心理而言,其實Lolita不單是一種服飾潮流,更是年青人表達情感需要的方式,或是彌補自信不足的自我保護武裝。一如發展心理學家艾力遜指出,年青人正處於「自我認識與迷亂」的階段,他們往往擁有童真與夢想,有擺脫現實規限的渴求,需要尋找自我,因此以不羈和野性挑戰傳統,期望得到別人關注、了解、認同和真正接納。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951年,患有氣喘的23歲醫學院學生格瓦拉(Ernesto Guevara)與死黨阿爾貝托(Alberto Granado),載著滿滿的家當與憧憬,跳上屌車(諾頓500重型機車),從家鄉布宜諾艾利斯出發,揭開一場貫穿南美大陸,總長超過一萬三千公里的壯旅。他們目睹、並體驗了自五百年前殖民者登陸以來,這塊土地所承受的種種創傷、苦難、與不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藍川芥


 切‧格瓦拉說,「我在想,革命是永垂不朽的。」

 我在想,切‧格瓦拉是背負著什麼樣的使命,並在當時的大時代下醞釀出革命的胸懷,成為古巴,甚至是整個南美世界的偉大人物?

 我在想,我們的一天都是平凡的。

 我在想,我若騎上小了好幾號的諾頓500,開始我的環島之旅,那我會否也成為革命鬥士,醞釀出無限的革命情感?

 我在想,那只是一種意義與精神上的召喚,我們的抗壓性極差,或者說明白一點,我們根本毫無抗壓力可言,電影的激勵作用都轉變成反身性的鄙視作用了,我們只能靠不斷的推崇對方來掩飾,自己的哀傷。

 我在想,天空下雨、下雪;騎車滑倒數十公尺;與愛人離別;進入蠻荒或未知地域;或者是對方拿著槍頂著我們的頭時,我們還有沒有勇氣往前挺進,或者學習格瓦拉向敵人說的,「你是來殺人的。開槍吧,膽小鬼!你要殺的是一個男子漢」?

 我在想,我們的熱情與勇氣才被射殺了!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片山頭縈繞著的不再只是泰雅族人的歷史記憶、詩意情懷,而就像大海,我之於你的情感,那些過往記憶,還有深深淺淺的美麗影像,也在觀看的同時快速陷入那片波浪裡。所以我想念小米田,也想念起你﹔我有點想遠離這裡,只跟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天氣:晴

文/藍川芥

 意識到今天是個艷陽天的同時,已經下午時分。今天的天氣一反常態,一反我以為仍會像前幾天那令人心情陰霾的陰天,而那些烏雲就是十足陰魂不散的鬼魅,要走不走的,與我的心緒僵持不下,不過那都已經過去。於是我從暖烘烘的被窩爬起,然後接了通自以為的「Morning Call」,我用懶洋洋的聲音說了一聲「喂~」,並且準備用少許的任性之姿跟你撒撒嬌,想要將前幾天累積的壞情緒寄放在你那邊一下,可惜那不是你。

 不管怎麼說,今天仍是艷陽天。尤其當我騎著車穿過那黑夜白天都很美麗的橋時,我幾乎聞到了海的味道,鹹鹹的,像是會用最純真的笑臉逗人開心似的,將我有點憂鬱的情緒都一併的埋入那藍色大海裡。而天空也是藍色的,那平常身著厚重裝備的雲朵也改換了一身輕裝,米白色的,像傳說中泰雅族的小米田一樣,風一吹來的時候,它便搖曳身形並且輕柔的唱歌,像情人對著情人唱的歌曲般動聽。

 我在圖書館翻閱著各種可能成為我論文引言的書籍時,腦袋裡面還迴繞著那美麗的景象,以及那醉人的歌聲。躲在憂暗的地方是最適合「神遊」的時機,尤其當我拼命藉著低下的瀏海以及厚重書頁掩飾我不屬於這個時空這個地點的這張臉時,我可以將憂暗的空間場域變換成曾經去過的電影院,而手上那本關於「原住民」的故事,更催化了我對那電影的懷想情緒。

 那的確有某種魔力存在不是嗎?自己看過了一次,與你又共同看了一次。《風中的小米田》唱出了上一代戀人的悲歌,也唱出了下一代戀人的絮曲,那片山頭縈繞著的不再只是泰雅族人的歷史記憶、詩意情懷,而就像大海,我之於你的情感,那些過往記憶,還有深深淺淺的美麗影像,也在觀看的同時快速陷入那片波浪裡。所以我想念小米田,也想念起你﹔我有點想遠離這裡,只跟你。

 只是,當我回過神時才想到,那不過是個「童話式的寓言」而已,不是嗎?那種美麗的片刻記憶,也只存在於少數人的片刻記憶裡,偶爾被搬出曬曬太陽是健康的,我與山上小米的距離,以及我與妳的距離,那麼近又略顯遙遠,風一停,陽光不再耀眼,然後我就會從童話式的寓言、你的溫暖核心裡,再度脫離。

 在我回到現實的時候,才發現手上拎了本《全球化與後殖民》這種艱澀又難讀的書本,厚重的灰塵挾帶著那麼點令人做噁的味道,而我還是很反骨的將它帶走。也許它吸引我吧,尤其是一些反抗意味濃厚的字眼,它們可以和童話式的寓言調和,然後我的心也許會平衡點,這樣一來,暫時的騙自己也可以騙的徹底一點。

 是騙過了一個下午沒錯,但接著夜晚很快的到來,在看著日劇「Power of Love」的同時,我又因為一個聯想,想起了那個電影,想起了你。廣告人壯吾藉著客戶的產品發表會,將茴香種子別在氣球上,然後等待儀式開始時將氣球釋放到藍色天空。他說,他希望那氣球能從東京飄到金澤,飄到他喜歡的女孩家裡,因為那女孩喜歡茴香,壯吾喜歡看她喜悅的樣子,也喜歡自己為她高興的樣子。於是之於我而言,茴香就像風中的小米,雖然我不是原住民,但是它存有著我倆的共同回憶,尤其看著你聽完〈小米田唱歌〉之後的滿足表情,笑容像極了純真的小孩,很令人窩心,也很令人動容。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育部九十二年度文藝創作獎散文組優選

  「起立、敬禮….老師好….坐下!」、「我是八度耶!我怎麼可以讓我心愛的老師失望呢?」、「找不到小米田啦!找不到小米田啦!老師說,小米對我們泰雅族人是很非常重要的耶!」當我再度翻閱起《風中的小米田》的電影簡介時,心中又浮現了山上那群淳樸的泰雅族小孩,以及認真教學的老師。曾幾何時,我們也是這般單純的上課,很聽老師的話,有時精神上還會產生些極度崇拜的錯覺。我在夜晚吹著風,寫著小米唱歌的文章,一切是這樣的熟悉而遙遠,有時候我都差點忘了自己仍是個學生,一個身處於社會場域與學校邊緣的學生。

六月十一日:天氣晴

  時序入夏,外頭的太陽早早升起,陽光灑得屋內一地金黃。鬧鐘還沒響,我早已被室內漸漸升高的溫度給熱醒。氣象預報總算不再騙人,今天明顯是個大晴天,而我的腦袋依舊因循著日夜顛倒的生活作息然後昏沉不已,意識尚未清醒前,只記得今天上課要看一部電影,然後寫「期‧末‧報‧告」。也正因為「期末」這兩字,才讓我驚覺今天是研究所生涯的最後一堂課。

最後一堂課了,才剛回過神來,意識便開始與各種學校的、社會的、過往的、未來的等等複雜影像交互重疊。「我到底在學校學了些什麼?」、「接下來我又應該做什麼?」、「我當初為什麼要唸研究所?」、「老實說我真想快點出社會賺錢。」我騎著車趕往學校的路上,腦袋瓜開始有種迴光返照加上互文性的連鎖反應,我開始注意平常不太注意的街景、行人、紅綠燈,很下意識的想到從私領域穿越社會場域,然後到達學校的多種弔詭與無奈之處。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來的百年,作自己愛情的導演

(五年前寫的)

 第三部曲「平成篇」以2000年的現代為背景,松?菜菜子飾演的橫山千代是純子的孫女,四歲時母親離家出走之後,就由祖母撫養長大。

 在一流出版社工作的純子,拜託剛假釋出獄的拳擊手八代進次(渡部篤郎)幫她簽墮胎同意書,卻被剛認識的進次苦勸絕對不要墮胎。之後接到多年無音訊的母親病重消息,便和進次同赴美國,共譜了一段感人戀情!

新時代女性自主權更提高

 劇中松?菜菜子飾演職場上的女強人橫山千代,代表著現代女性意識的抬頭,並且夾帶著後現代年青人們的叛逆性格。婚前懷孕、與有婦之夫談戀愛、墮胎、隨便找人簽墮胎同意書,這些行為,其實是在傳統日本社會不被允許的。姑且不論千代追求愛情的方法對或不對,但相較於大正、戰後時期的日本女子,對於愛情不再是「媒妁之言」、「患難見真情」,而是能運用「自由意志」作愛情的排列組合。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患難中編織的愛情彌足珍貴﹔短暫的失線只為等待下一次的穿線

(再三強調,五年前寫的)

 第二部曲「戰後篇」,描寫戰後的故事,戶倉彩的女兒橫山純子仍然由松?菜菜子飾演。在戰後東經一片混亂中,小學老師純子在偶然的機緣下,被日君軍官廣瀨和雄(大澤龍夫)所救,進而相戀,然而廣瀨在向純子求婚後,就離開日本為了韓戰到韓國去了…

短暫的男女平等社會

 大正、昭和時代初期,日本原就是個階級社會,戰後才逐漸演變成全體都是中產階級的平等社會,但是這個平等社會的歷史,只維持了約三十年。檢視這時代較具代表的愛情,女生就像純子一樣的溫柔婉約,而男生就像和雄一樣風度翩翩,男女可以自由選擇自已的愛情,可以為真愛而結合。

 這種短暫平等的社會,可能來自於戰後日本人口結構的重組(父母親很多戰死)或是歐美平等觀念的對內灌輸等因素,因此在傳統觀念流失以及新教育政策的實施下,男女可以彼此拉進工作、教育、愛情等等的距離,使的一種唯美、優質愛情可以在此蔓延,共譜短暫的「平等戀曲」。

患難中的愛情彌足珍貴

 很多人都聽過一句話:「患難見真情。」尤其,在戰後紛擾的年代裡,要能真正遇一個可以倚靠、可以信賴的另一半,其實很難。因為「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戰後時期的人,心理抗壓也許很強,但是相對的煩惱也較多、背負的時代包袱也比較重,要完全了解一個人很難。所以一但遇到談得來、可以倚靠一輩子的人,大多數情侶都會很珍惜彼此的愛情,從一而終的廝守在一起。

 愈不容易得到的愛情愈彌足珍貴,愈是苦盡甘來的結合愈讓人深深記憶。純子與和雄象徵著劃時代的兒女,在戰後的滿城飛灰中惺惺相惜,就算遇到再多困難,還是想盡辦法要在一起!反觀現代的愛情,充斥著一夜情、性伴侶人數、交過男/女朋友的總數、不適合就離婚、再婚或不婚等觀念。雖然專家有言男/女朋友可以「多交、多換、多比較」,但這是因為現在是一個「多選擇、低命中」的時代,才會提倡這種觀念﹔戰後日本比起現在,仍是屬於「低選擇、低命中」的時代,所以對真愛才會特別細心選擇,才會特別彌足珍貴。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愛需要堅強意志,更需要坦然面對

(再三強調,五年前寫的,自己看了都覺得好怪好硬)

 由日本TBS電視台策劃的2000年年度大戲「百年物語」,日前以高收視率落幕。此劇之所以掀起高收視狂潮,女主角松?菜菜子的演技魅力自然是主因之一,但是由百年歷史所鋪陳出來的各種時代愛情,更讓人好奇的想檢視、想學習,縱使時代在變,愛人的心總是千古不變的。

媒妁姻緣,講求門當戶對

 千金戶倉彩(松島菜菜子),因為意外落水,被佃農子弟八代公太(原田龍二)所救,倆人因而相知相戀。但戶倉家為了還債,逕自決定將彩許配給富豪橫山平吉(山口祐一郎),婚後的彩飽受暴力和凌虐,雖然一度想要離婚,但為了戶倉家的面子和遵從婦道,依然忍氣吞聲的堅強活下去。她相信沒有愛,還是可以苦撐下去,但再次遇到公太之後,才發現真愛是甜美的。

 以前的媒妁之言,就好比君無戲言,父母親有權決定子女的嫁娶,而且還要講究門當戶對。雖然彩受的是高等教育,知道追求真愛比門當戶對來的重要,但是在大時代的道德與保守風氣之下,還是不能兩全,所以她選擇了家人,放棄了真愛。

 現在的社會,講究的多是自由戀愛,門不當、戶不對也沒關係,只要有愛就好。但是最近流行的相親結婚,在現代思維加上傳統方式的運作下,婚姻也可以很美滿,因為相親等於是一種篩選,而不是硬逼。所以媒妁姻緣或門當戶對並不是不好,最重要是個人要有自由選擇權,雖然方法老,但是觀念不老就好!

傳統家庭與愛情

 在傳統觀念裡,家庭顯的比愛情重要,婚姻是為了擁有一個完整的家,這也是當時人生的最終目標。英國十六、七世紀的愛情觀念是:「婚姻的目的不是讓男人和他妻子彼此親密,而是合聯起來履行公民社會的義務,謹慎地管理他們的家庭,審慎的教育他們的子女。」(Restatement of the traditional position in The Lady's Magazine,V ,1774, p.240)其實是許多傳統社會民風純樸、觀念保守的寫照。

藍川芥Aikaw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